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文竹:深沉的呐喊,沉痛的呼唤,《血性》在阐释什么?

2017-10-31 09:41:3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文竹
点击:   评论: (查看)

  《血性》

  作者:张望朝

 

  旧社会,

  血性是一碗有毒的卤水,

  杨白劳在坟头,

  黄世仁在炕头。

  后来呀,

  血性是一包愤怒的炸药,

  雕堡在上头,

  董存瑞在下头。

  解放后,

  血性是搀扶后一次温暖的招手,

  老奶奶在这头,

  雷锋在那头。

  如今啊,

  血性是一把护妈的水果刀,

  流氓在里头,

  警察在外头。

 

  深沉的呐喊,沉痛的呼唤,血性在阐释什么?

  ——读张望朝先生现代诗《血性》

  文竹

张望朝先生现代诗《血性

  张望朝先生的《血性》这首诗读了已经有些日子了,但却久久不能释怀。对于诗词,我是始爱终弃,青春年少的时候,诗情画意的东西也曾情有独钟,试着写过各种版本的蹩脚诗,终因才疏学浅,不能胜任而放弃。

  诗人不光要有情商,还要有敏锐的视觉,高度的理论,以及审时度势的深邃思想。任何一首具有生命力的诗文,都脱离不开诗人写作的时代背景,以及诗人对社会的认知和评判。

  诗人大多是情感丰富,爱憎分明,热爱生活的理想主义者。他们把酒言诗,踏雪赏月,极具浪漫主义情怀。诗人是理性思维与感性思维的叠加者,他们借物咏志,见景抒情,生命无时无刻都在绽放着光彩。

  人生的喜怒哀乐,荣辱得失都是诗人的精神财富。清·吴乔在《答万季野诗问》中说:“意喻为米,文喻之炊而为饭,诗喻之酿而为酒。”一首诗歌的创造无不流淌着作者心灵的血液。《毛诗序》里讲:“在心为志,发言为诗”;“诗是会呼吸的思想,会燃烧的字”;(克雷)“诗之外有事,诗之中有人”(黄遵宪),由此可见,能写出《血性》这首诗的作者一定是有血性的人。

  ‘血性’一词在现代汉语词典里的解释为“刚强正直的气质。”用俗话说就是“刚正不阿”。在过去,无论是奴隶社会,还是封建社会,亦或是解放战争时期的红色年代,血性都是一种被人尊崇膜拜,钦佩赏识的一种精神追求,因为他充满了满满的正能量。尤其是男人,如果没有血性,会让人联想到身体虚弱,精神萎靡,圆滑世故,道貌岸然,八面玲珑,见风使舵的汉奸太监一类的人物形象,因此,血性不仅是气质,它还是一种人生价值观的显象。

  仔细数来,具有血性的大都是英雄豪杰一类的人物,比如说秦皇、汉武、成吉思汗,唐宗、宋祖、楚霸王,陈胜、吴广、梁山将,屈原、岳飞、女孟姜,袁崇焕、文天祥,关羽、张飞、武二郎,还有我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具有血性的人数不胜数不胜枚举。有人会说流氓土匪是不也是有血性的人,笔者在此义正言辞地声明,这种人不是有血性,那是尿性。

  血性不是男人气质的专利,很多女人也具备这个特征。比如说花木兰、穆桂英,李清照、蔡文姬,尤三姐、杜十娘,还有江姐、赵一曼,向警予、刘胡兰,他们身上都具有一种大义凛然,神圣不可侵犯的血性。

  一个人如果没有血性那就意味着逆来顺受,随波逐流,见风使舵,见硬就卷。没有血性的人要么是无用的书生,比如说孔乙己,要么是愚痴的草民比如说阿Q,要么是视财如命的贪官比如说和珅,要么是奸佞的小人,比如说秦桧,要么是有奶便认是亲娘的汉奸卖国贼,比如说汪精卫。

  如果说修养是一个人的内涵,血性则是性格的外延。有血性的人大多是有担当、有责任心、有正义感、有奉献精神、能舍生取义有抱负和远大理想的人。有的人看上去唯唯诺诺不一定没有血性,只是血性没被暴露出来,比如说杨白劳,他是一个普通劳动者,甚至是受地主恶霸欺压而不敢吭声的人,但是他内心仍然是具有血性的人,只是没找到合适的时机爆发,血性在他身上体现的是宁死不屈。

  血性一旦展露,定将铸就伟大,董存瑞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解放军战士,为了民族的解放事业,他用血性书写了不朽的人生。

  血性不只是铮铮铁骨,还是柔韧的钢丝,雷锋事迹人人知道,在这里血性变成了一种责任,一种爱心,一种文化和使命,雷锋精神世代相传,他的血性表现在大公无私,无私奉献的共产主义信仰的追求中。

  血性有时候也能匡扶正义,把邪恶扼杀,比如说护妈的水果刀,就是以毒攻毒,以牙还牙!

  血性具有时代精神和性格烙印,秦始皇统一六国,他的血性篆刻在长城之巅;汉武帝文韬武略,他的血性彰显在治国风采;成吉思汗则是血染疆场;唐高中胸怀大志;宋太祖腹有智商;陈胜吴广为民请愿;梁山好汉除暴安良;屈原岳飞铸就民族魂魄,孟姜女的眼泪千古流芳,袁崇焕文天祥为国捐躯民族精神世代扬,关羽张飞武二郎,千古英雄世人景仰,毛泽东思想在全世界绽放光芒。

  杨白劳是封建社会的牺牲品,他的血性是向剥削阶级无声的呐喊,是向压迫敌人掷下的投枪。

  董存瑞为解放事业牺牲在战场,他的血性绣成鲜艳的红旗在天安门城楼高高飘扬。

  雷锋的血性像小溪一样涓涓流淌,又像春风一样暖洋洋,喝一口溪水甘澈肺腑,沐一缕春风如躺温床!

  最可悲的是护母的尖刀,扎在邪恶者的身上,却痛在正义者的心房。警察流氓在特色社会里狼狈为奸,成了默契的搭档;流氓欺压良善,行为疯狂,警察渎职枉法,为虎作伥,流氓蔑法,丧尽天良。

  血性是什么,血性是宰杀邪恶的钢刀,血性是保卫家园的炸药,血性是仁爱者雪中送来的火炭,血性是被剥削者坟头摇曳的蒿草。一首《血性》诗囊括世间百态,书写百味人生。没有血性的生命,定将是任人欺压,任人宰割的生命;没有血性的民族定将贼寇入侵,自取灭亡;没有血性的文化,就像是被阉割了的太监,无论你怎样讨得主子的欢心,最终都难逃奴才的命运。

  封建社会有杨白劳的卤水在昭示剥削阶级的邪恶,红色年代董存瑞用自己躯体奠基了新中国的胜利,解放后雷锋用博大的胸怀,无声的大爱引领社会主义的精神世界,如今特色,却用带血的尖刀让正义喋血!

  没有血性的皇帝是傀儡皇帝,没有血性的男人是赝品,没有血性的文化就是风月场里的嘻乐!中国特色,我能问一声你的血性是什么吗?真的像诗人说的那样,是在人生绝望下用护妈的水果刀谱写的悲歌?莫莫莫!!!

  “优秀的诗歌,总是以个别反应一般,以局部反应整体。”《血性》一诗的作者用蜻蜓点水,跳跃式的思维,用递进式的写作方法和技巧,给读者解读了不同时代血性的不同含义和表现形式。百炼为字,千炼成句。诗歌的魅力产生于形象,辞约而内容丰富,语少而余味无穷。

  一首好诗,就是一杯醇正的酒,一碗清香的茶,一把锋利的匕首,一幅精彩的画卷!小诗里往往蕴含着大道理,血性中涵盖着人生的酸甜苦辣!

  文竹  2017.10.2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