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上海“红楼”:圈养十几名性奴,手段残忍无比,“保护伞”令人咋舌!

2021-12-05 17:54:48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李淮安 程维 巨云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 (30).jpg

  上海小红楼案细节公开!

  2021年伊始,随着一桩大案的尘埃落定,上海市杨浦区许昌路 632 号火了。

  这个地方很邪乎,不管是在公开发行的纸质地图、电子地图、淘宝可送达的区域列表上,你都找不到。

  它另有一个名字,叫做——小红楼。

  因为这幢楼的第一层为极浅的赭红色,时间一久,颜色褪去,一楼的外观色泽,显得更偏粉红一些。二层及以上,为黄色,日照久了,这些黄色退化成浅鹅黄色。

  上海人将这幢楼,形象地称为:“红楼”。小红楼坐落在黄浦江北侧,外表上看起来普普通通,甚至有些破旧:

1.webp (31).jpg

  2019年9月后,一些上海市的一些市民,对杨浦区许昌路、惠民路路口的一处只有6层楼高的房屋,表现出了特别浓厚的兴趣。

  不过,目前听说过上海这幢楼的人,基本上只有上海人,或上海本地人。他们步行或开车经过此地时,都会止不住驻足观望,或行注目礼。另一些人,则干脆聚集在路口,用上海话聊起这幢楼,争论、争辩一些有关这幢楼的故事或传说。

  01

  赵富强到底是何方神圣?

  1973年,江苏泰兴农村赵家三兄弟中唯一娶妻的哥哥收获一名男婴,作为两代单传的独苗,这个婴儿被赋予振兴家业的期待,被取名为“富强”。赵富强的出生并没有给这个家带来转机,资源依旧枯竭,但所有好东西都是先紧着赵富强吃喝穿用,姐姐必须让着他,照顾他,包括她的婚事也被考虑过作为给赵富强娶妻的交换。

  80年代中期,初中还没毕业的赵富强为了出人头地离开学校辗转江苏、上海等地一边打工当学徒一边学习裁缝技术。随着时间推移,他拿回家里的钱越来越多,先是重建老宅,尔后装路灯、接济村民、修路,每次回家阵仗也越来越大,开几辆豪车摆道,带几名面容姣好的女伴。

1.webp (32).jpg

  【赵富强老家新宅示意图】

  有知情人表示,村里人都知道赵富强发迹后的钱来的不干净,但“人家有本事”,还乐善好施。这也达到了赵富强想要炫耀的目的,“年幼时家里穷,村里人看不起,现在哪怕自己掏钱,也要回去显示自己在上海混得多好。”

  但没人知道,他大义散财的背后是靠无数租户和女人的血泪堆积起来的。

  02

  小裁缝,大野心

  2000年,刚到上海闯荡的赵富强还是一个小裁缝,为了最快地抓住最赚钱的行业,立足上海滩,他走了一条一本万利的捷径:皮肉生意。

1.webp (33).jpg

  【赵富强自拍】

  时至今日,这个行业已经被各种好听的词汇所取代,运营也越来越“正规”,但赵富强依然延续了最古老的法则。

  他最早推下海的“小姐”是自己的老婆,然后通过老婆结识了很多农村来的打工妹。

  在那个PUA还没有流行的年代,赵富强不厌其烦地向这些刚刚进城的少女们讲述自己的妻子如何“献身赚钱”,实现人生价值的故事。

  对于不相信的,他会将她们强暴、殴打、拿裸照和视频威胁,甚至在她们的隐私部位刺上“赵富强专用”。

  然后把她们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积攒了一定数量的小姐,他又租了两个小门面,开了两间发廊,一个叫“旺盛美发店”,一个叫“双双美发店”。

  在这里,每次交易只需150元,小姐没有分成,全部上交。在这样的低成本开支下,赵富强很快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彼时上海城市正迅速发展,投资商铺是有钱人的首选。赵富强也开始转入商铺租赁生意,他从就近的杨浦区门面房入手,靠着豢养的打手,没花一分钱,控制了杨浦区的1000多家门面房。

1.webp (34).jpg

  这样黑白通吃的买卖,赵富强在上海做了将近20年,可查的获利接近10亿。当然,这种勾搭不可能被司法所允许。所以赵富强借用手下的小姐们,进行性贿赂,构建了庞大又复杂的保护网。

  当然,达官贵人们是不可能进出发廊的。赵富强迫切的需要一个高端的“基地”。

  03

  皮条客的自我修养

  2014年,赵富强买下了距离“旺盛美发店”和“双双美发店”不到两公里的杨浦区“许昌路632号”,铺上了红色的墙砖。

  并改名为创富大厦,成立了文化公司。

  他也摇身一变,成了一位在上海拥有1000多个商铺,创富大厦的控制人,《平安上海》栏目运营人等诸多头衔的成功商人。

1.webp (35).jpg

  此后,他频频邀请各级官员、名流在创富大厦里消费,然后拍下视频,以此威胁。

  这是网上流传出的红楼内景。

1.webp (36).jpg

  房间的装饰以素雅的白色浮雕,辅以银灰色装饰及软包皮质。

  墙上是暗金色软包,全房间以白色为底,亮金色线条及金色镶嵌为主要特色,凸显贵气。

1.webp (37).jpg

  通道的尽头,墙上挂有一幅长4米、高2米的油画喷绘,喷绘画面是,一位身材极佳的古装美女。

1.webp (38).jpg

  该巨幅美女喷绘所在的空间,是一个南北长约4米、东西宽约3米的接待厅。

  接待厅向北,是两扇深色桃木门,上嵌鎏金。

1.webp (39).jpg

  迈进桃木门,迎面而来的是几乎漆黑的会客厅。

  左右墙体,均以黑色大理石作外包围,内嵌横竖各6块白色装饰板,每块装饰板有鎏金细纹,装饰板中央,为方形凹陷的长方形鎏金色块。

1.webp (40).jpg

  小红楼6楼“1号套房”的卫生间吊顶,除了用“皇宫”二字来准确、简要转述其奢华程度外,很难找到第二个词来形容该卫生间的装修奢华程度。

1.webp (41).jpg

  天花板呈苍穹状弧形,上铺银灰色金属质地的垫底,上镶圆形或弧形的鎏金装饰物,再配黄铜件水晶吊灯,光线稍亮,就满屋金碧辉煌。

  除了装饰风格讨人喜欢,赵富强还留了三道暗门,以备顾客们的不时之需。

1.webp (42).jpg

  此外6楼的所有房间内的衣柜,均有几十件各式女性衣服,多以暴露的性感装为主,也有各类职业装用于角色扮演,以及一些胸罩、抹胸、束腰、丝袜。

  穿过2号房间的暗道,空间豁然开朗,这是一个可容纳14人住宿的集体闺房,装修风格依旧为白底嵌金,配以紫色软包、灰色床帘,有恬淡、雅致和轻奢的味道。

1.webp (43).jpg

  闺房如此雅致、有格调,也彰显了他们所服务的客人的尊贵程度。

  当然,如此高端的居住环境,让原来那批已经老去的“小姐们”住,显然有些不合适,客人们也不会同意。

  赵富强急需招募一批年轻时尚受教育程度高的女性。

  04

  权钱色交易,小裁缝的天梯

  2017年,父亲生意失败后,留美学生陈倩决定回国。公司破产并不意味着麻烦结束,父亲身上的官司迫使她急需找个工作维持生计并支付高昂的诉讼费。

  与此同时,注资上海万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赵富强接手了上海法治天地频道《平安上海》栏目运营权,他吩咐助理杨凯发布节目运营的招聘信息。这份工作解决了陈倩的燃眉之急,经过赵富强单独面试后她顺利入职“上海汇吃汇喝美食城”。

  工作地点在公司名下物业,浦西一栋六层楼高的淡红色建筑“创富大厦”里。大楼日常人员流动频繁,隔三差五有政商界官员干部来访,因此戒备森严,门口有退伍军人做保安,内部每个角落均布有摄像头,不同楼层不同房间都需要相应门禁卡才能打开。因此除了工作需要,陈倩在楼里行动是默认受限的,但她并未多在意。

  陈倩接待的领导,和她一起工作的同事们,都会认真夸奖赵富强“人傻钱多”,“是个大善人”。入职第一个月,陈倩还陪同赵富强回江苏泰兴,参观他为家乡捐赠的一条三车道马路“富强路”。她相信了赵富强编织的美好环境,“在这样的环境里,你不会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他布下的网,也到了收割的时候。

  这时她才明白赵富强是如何发家,小红楼里来往的达官贵人又到底是来做什么的——用性爱视频和大额欠条做威胁,赵富强要求陈倩履行“女朋友”的义务,成为他生意的垫脚石,也就是为他结交的官员、国企干部等提供性服务,送大额红包陪吃陪喝陪睡。

  陈倩想拒绝,却无处可逃,平时没注意的监控和门禁成为无形脚镣。直到2017年底,赵富强用过肩摔等方式对陈倩殴打一小时再强奸后,又让陈倩去领点补偿费,去银行取款的陈倩才找到机会拜托银行柜员报警。

  可惜她的第一次逃离计划失败了。据财新网报道,当时陈倩身带淤青在杨浦区平凉路派出所等候,警察没有进行验伤、笔录等基本报案程序,还劝说她“这也不严重,而且跟着赵富强不是挺好的吗?”六小时后,赵富强带着陈倩母亲赶到警局,最后以家庭纠纷的名义撤案。

  “背叛者”陈倩的下场不太好,她被软禁在宿舍里,没收了手机。与此同时,赵富强决定要用绳子拴住她。事后陈倩向记者描述,“被拘禁期间,我连续十几天被强制注射催卵针,之后被戴上眼罩送到某个私人诊所取卵,没有注射止疼药。”这次取卵对陈倩造成严重的腹腔积水,住院一个月才治好,与此同时她失去了生育能力。

  后来陈倩得知,这不是赵富强第一次“杀鸡取卵”,被代孕的女人至少有三个,包括她在内两人都无法再拥有自己的孩子。她告诉财新记者,当初从她投递简历开始就已经被筛选作为“公关部”的新羊羔候选,招聘只是幌子,目的是寻找方便控制的免费小姐。

  这是赵富强最新研究出的致富方法,既可以卖卵赚钱,又能用以后出生的孩子拴住她们。

  05

  来自地狱的反杀

  诊所里的陈倩,因为连续十几天被强制注射催卵针,患上了严重的腹腔积水,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在对陈倩“杀一儆百”后,赵富强趁势对新来的女孩们定了规矩:陪喝一壶酒奖励500元,能够陪领导唱歌的奖励600元,边唱边跳的奖励900元,陪睡一晚奖励7000元到1万元不等。

  她们的家属也要住在小红楼里,男性充当打手,女性充当保洁,每人每月3000元生活费。

  此外,他指使林某在上海大连路开了一家名为“潇戈“的舞蹈学校,成为另一处性贿赂会所。而有上海户口的崔茜,则被“提拔”为经理人。

1.webp (44).jpg

  2017年,在这个舞蹈学校,崔茜被赵富强暴力取卵,患上了重度抑郁、焦虑症。

  赵富强则利用崔茜母亲赵敏爱女心切的心情,强迫其为私生子们报户口。

  因为拿到了上海户口,赵富强非常满意,对崔茜的看管也放松起来。2017年底,崔茜趁机逃离了小红楼,但赵富强发现后,马上派人在大街小巷播放崔茜的裸照,扬言要把她关到江苏老家。

  正是赵富强的步步紧逼,让崔茜决定破釜沉舟。

  2018年11月,崔茜母女向上海市纪委进行第一次举报,“控告赵富强强奸残害女性、使用钱色拉拢腐蚀干部”,但举报信没有引起重视。

  2019年初,崔茜又向杨浦区公安局报案称被赵富强强奸,要求离婚,这才以“强奸案”立案。2019年3月,赵富强与崔茜的离婚诉讼开庭。

1.webp (45).jpg

  法庭上,赵富强态度嚣张,“全程低头摆弄手机”,据说,他已经通过“内部渠道”,打听了案件走向。

  而另一边,法庭上的崔茜也豁了出去,以微信群发的方式,再次举报赵富强长期行贿、嫖宿,并实名列举多位政府官员、国企干部和警务人员。

  当时,正值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到上海的前夕,赵富强的保护伞,终于撑不住了。

  06

  最终的审判

1.webp (46).jpg

  但此时,赵富强仍带着最后一丝侥幸心理,留在上海。

  直到5月15日杨浦区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把他拉到办公室告诉他,“快走吧,马上收网了”。

1.webp (47).jpg

  他才匆忙带着4名女伴逃回江苏老家,次日被捕。经过上海高院终审,赵富强被判死缓并限制减刑入狱,背后13名官员、国企干部落马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至17年不等。

1.webp (48).jpg

  【卢焱审判现场(图源:《财新周刊》)】

  至此,这座由女人血泪铸造的无间地狱终于倒塌。赵富强万万没想到,他的倒台,竟然是自己严密控制的女人所一手策划的。

1.webp (49).jpg

  赵富强的案件被财新周刊报道之后,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惊心动魄。确实,我们难相信,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2020年。

  更让人惊心的是,赵富强通过强奸、取卵等等手段,让这些女性生下了好几个孩子。

  这些孩子大部分没有户口,也没有经济来源,甚至无法上学。赵富强死有余辜,可是,孩子却是无辜的。他的罪,不是坐牢就能还清的。

  【附录】

  杨浦涉黑大案显露全貌,法院判决未提“上海红楼”

  【督君按】9月24日,上海二中院发布两则案情通报,去年引发杨浦“地震”涉黑大案由此显露全貌。而此前被坊间传的沸沸扬扬的“上海红楼”并未在判决中提及。

1.webp.jpg

  【卢焱审判现场】

  通报显示:上海杨浦区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受贿,贪污,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上海杨浦法院原院长任湧飞受贿、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6个月。

  而就在两天前,赵富强等38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依法进行了公开宣判。首犯赵富强多罪并罚,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37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到20年不等。

  涉黑组织罪行累累

  诈骗国资5400余万元

  赵富强案是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案件,其涉黑组织性质之恶劣,为近年来沪上罕见。

  法院通报中,该组织的38名被告人涉及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犯下强奸、组织卖淫、诈骗、强迫交易、受贿、行贿等多种罪行。从2014年6月至案发,该组织共涉及诈骗罪84起、强迫交易罪15起、敲诈勒索罪6起、寻衅滋事罪7起等,严重破坏了所在区域的生产、生活秩序。自2017年10月至2019年3月,赵富强采用暴力、胁迫等手段,先后对被害人姜某某等5人多次实施奸淫。该组织罪行之多之重,令人发指。

1.webp (1).jpg

  【赵富强审判现场】

  而在这些罪行当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自2004年起,赵富强纠集其他被告人,在从事商铺租赁过程中通过欺诈手段霸占垄断房源、暴力威逼解决租赁纠纷以扩充经济实力,特别是2014年10月起,赵富强组织还多次诈骗国有资产,价值人民币5400余万元。

  一个民间的恶势力团伙,何以能够诈骗巨额国有资产?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与赵富强有关的几起诉讼,可以揭露其作案手法。

  在2015年杨浦区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上海杨浦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起诉上海源丰文教用品有限公司,赵富强作为源丰公司委托代理人到庭。

  诉讼涉及的,是杨浦城投位于该区国顺东路的一幢房屋,面积超过8600平方米。杨浦城投称,源丰公司在2012年租下后,除首期租金外,连续3年拖欠租金达2800余万元,请求法院判令解除双方的租赁合同,并支付欠租和违约金等款项。

  2016年3月25日,杨浦区法院就该案作出判决,判令双方《房屋租赁协议》于2015年7月21日解除,源丰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系争房屋返还,且支付欠付租金2500余万元及其他相关费用。判决后,杨浦城投及源丰公司均提出上诉。2016年7月25日,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

  这起案件并没有随着判决得以解决,杨浦城投没能拿到属于他们的租金。今年8月上海二中院对有关案件的执行裁定书披露,2016年11月1日,杨浦城投向杨浦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中,杨浦法院对源丰公司名下财产开展了调查,扣划了源丰公司名下存款,仅12万余元,且未发现源丰公司名下有可供执行财产,于2017年9月1日裁定终结了这次执行程序。

  2017年10月23日,杨浦城投又以赵富强为源丰公司及潇戈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富强曾指示潇戈公司直接向小业主收取系争房屋租金,收取租金后既未交付源丰公司,也未交付法院执行,是转移执行财产,申请杨浦法院恢复执行,执行潇戈公司名下财产。

  杨浦法院立案恢复执行,在恢复执行过程中扣划了源丰公司名下银行账户存款,仅12.5万元。赵富强后又以源丰公司名义缴纳执行款200万元,以个人名义4次向杨浦法院缴纳执行款50万元、46万元、30万元、11万元。

  连续两次的强制执行,杨浦城投合计仅拿到了300余万元。

  政法委书记法院院长纵容包庇

  充当“保护伞”

  “自2015年8月至2017年6月间,赵富强组织为非法侵占系争房屋并牟取非法利益,以源丰公司名义将系争房屋转租给该组织实际控制的潇戈公司、易祥公司……以上述公司及个人名义向系争房屋的租户收取租金、保证金,至案发,造成杨浦城投公司损失共计2206万余元。”

  在(2020)沪02执复82号执行裁定书中,记录了杨浦城投作为证据提交的赵富强涉黑案的起诉书,揭露了赵富强组织诈骗国有资产的手法:以涉案公司名义把房产转租其他公司,再向其他中小业主收取租金,以至涉案公司名下始终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靠着这样的手法,即便是在遭到杨浦城投起诉后的两年间,赵富强组织又造成了国有资产2000余万元的损失,加上此前拖欠的租金等,合计造成的国有资产损失近5000万元。

  “2017年10月,被告人卢焱在杨浦区有关专题会议上获悉,以赵富强为首的相关公司和个人在杨浦区法院依法执行的一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中,存在故意利用案外的上海潇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等单位或者个人名义,采用暴力胁迫等手段,非法收取并转移巨额房屋租金等违法犯罪行为。2018年下半年,卢焱接受赵富强的请托,向时任杨浦法院院长任湧飞打招呼,要求关照该院正在审理的潇戈物业公司被申请破产案,使得该公司得以存续。”

1.webp (2).jpg

  【任湧飞审判现场】

  在对卢焱的宣判中,披露了赵富强组织之所以能够逃避法律约束的原因。任湧飞经时任杨浦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介绍,接受赵富强的请托,在终结潇戈物业公司破产程序等方面提供帮助,使该公司得以存续。

  卢焱与赵富强组织关系之密切,还体现在另一个通报的细节中:2019年上半年,被告人卢焱得知杨浦公安分局已对赵富强涉黑涉恶案件立案侦查,将上述情况向其通风报信。同年5月,被告人卢焱得知公安机关即将抓捕赵富强后,于5月15日上午在自己的办公室内约见赵富强,劝说其尽快离沪。当晚,赵富强等人逃离上海。次日13时许,公安机关在江苏省泰兴市将赵富强等人抓捕归案。

  “聚焦已办和在办涉黑涉恶案件,深入排查背后的‘关系网’‘保护伞’,坚持扫黑除恶与‘打财断血’同步推进,完善各部门协同机制,依法及时查封、扣押、冻结、处置、追缴涉案财产。”2019年7月29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6督导组向上海市反馈督导情况。

  当天,上海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杨浦区委常委、区委政法委书记卢焱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两个多月后,上海市纪委监委再度发布消息: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任湧飞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至此,赵富强组织及其背后的“关系网”“保护伞”均被扫除。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成果显著

  但还不是终点

  “每一个坐大成势的黑恶势力,身后必有人撑腰纵容。‘保护伞’‘关系网’一日不除,黑恶势力就一日难绝”,在去年12月的全国扫黑办首批特派督导专员培训班上,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这样说。

  与全国扫黑除恶斗争中打掉的许多黑恶势力案件一样,赵富强案的告破,同样印证了这个判断。“2004年起,赵富强纠集其他被告人,并在其统一组织、领导下,在从事商铺租赁过程中通过欺诈手段霸占垄断房源、暴力威逼解决租赁纠纷扩充经济实力,还通过长期行贿、吃请、提供嫖宿等手段,拉拢、腐蚀其所在地国家工作人员及国有企业有关工作人员。”

  但与一般的黑恶案件不同的是,这个黑恶势力团伙拉拢腐蚀对象的职务十分复杂。2007年至案发,赵富强为牟取不正当利益,由其本人或者通过他人向9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近200万元。

  除卢焱与任湧飞外,时任上海五环大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体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林锋与赵富强等人共谋,以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五环大厦租金差价,造成五环投资公司经济损失共计40余万元;时任上海黄浦公共租赁住房运营有限公司总经理江山、租赁管理部业务主管叶鹏晖与赵富强等人共谋,以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50余套公租房源,造成黄浦公租公司经济损失共计48万余元;时任杨浦公安分局殷行路派出所所长胡程浩、长白新村派出所副所长孙震东包庇并纵容该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均受到法律的严惩。

  “这些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本应自觉站在黑恶势力对立面,坚决与不法行为作斗争,却成为黑恶势力霸道横行的幕后‘黑手’。如此无所顾忌充当‘保护伞’,利用的是自身职务和职权的影响,危害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侵蚀党的执政根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4日刊登的一篇评论,再次强调了黑恶势力与“保护伞”对社会和国家的危害。

  自2018年1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截至今年7月底,全国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64831件,处理涉案人员77668人,成果显著,但并不是终点。

  在前不久召开的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郭声琨强调,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入决战决胜阶段。要坚持进度和质量要求并重、清积案和破新案并举,全力推进纵深攻坚,坚决打好专项斗争收官战。要严格依法办案,确保每一起案件都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要依法规范涉案财产处置,既“打财断血”,又保护合法财产、合法经营,有效服务“六保”“六稳”工作。要围绕扫黑除恶工作机制化、常态化、法治化,深入研究工作机制常转、工作平台长在、各方责任长立等做法,建立健全举报奖励、依法惩处、防范整治、督导督办、考核评价、组织领导等机制,加快推进相关立法工作。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