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司马南身后闪出一匹大黑马,把联想掀了个底朝天

2021-12-06 10:53:08  来源: “易经实修”微信号   作者:徐明天
点击:    评论: (查看)

  司马南的七期视频撕联想射出的8支利箭,无人能阻挡。

  但联想就躲闪,不作回应。

  然后发动270家媒体从侧面围攻司马南。胡锡进、秦朔、朗咸平齐出动,扣帽子、打棍子,说司马南反对改革开放,搞激进主义,打击民营企业家,云云。

  不过,有关方面就放开了对联想事件的评论,更多的自媒体加入到事件的讨论,联想向美军赠送电脑被挖出,联想还是滴滴的大股东,滴滴也进入了保险行业,一个个大瓜都捋了出来。

  杀出的最大一匹黑马是张捷。张捷中国科技大毕业去中科院工作,他的祖父是著名地质学家张文佑先生,为中国找到石油和铀做出巨大贡献;外祖父是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赵九章先生,是中国的空间科学和卫星事业的奠基人;其父张肇西先生是知名原子核物理专家,也是中科院院士。正因为这个原因,中科院的事情他亲身经历了很多,对联想改制的过程中发生的事情拥有第一手的资料。

  张捷财经观察关于联想已经作了九期,有人评论:“最精彩的不是司马南给我们揭开了联想的盖子,而是张捷教授带我们进入到了罐子里面,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一直被隐藏得很深的世界”。

  以前的人们大多关注单个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很少有人系统的思考过国有资产流失的背景问题,也就是说国有资产为什么要卖,那些买的人又是哪里来的钱买,他们又是通过什么套路贱买的,这些套路又是谁教给他们的,这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关心的核心问题。

  张捷不但还原联想问题的来龙去脉,还还原了那个国有资产疯狂流失的大时代的来龙去脉。

  张捷教授的视频老徐每条都看,原想等他节目作完了再梳理评论,不过看了“青云札记”的总结和归纳,再加上老徐补充的内容,就是下面的内容。

  国有资产为什么要卖

  这个问题很简单,缺钱。张捷教授说他在中科院工作时候的工资是一个月不到一百块钱,但是上下班坐一趟公交车是三块钱,也就是说一个月工资不够上班的车费。那时候通胀很厉害物价飞涨,钱贬值的速度非常快。毛主席时代几十年保持价格稳定,怎么主席去世之后就物价飞涨了呢?

  起因是洋跃进,详细情况可以百度一下。简单说就是国家要引进外国的先进设备发展经济,本来是计划引进50亿美元的设备,但是有人一定要引进800亿美元的。但是,设备买进来不是说立即就能开工生产的,得建厂房修道路保障电力供应原材料供应等等,完善好所有配套才能生产。把钱都买了设备了,结果没钱搞配套了,设备成了摆设。

  所以那时候到处缺钱,最后没有办法,超发了400亿人民币以解燃眉之急,通胀之路就此开始。但是最终问题还是没解决,无数机器被封存了起来任由腐蚀风化,还连锁反应引发了更多的问题,这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非常巨大和深远的。

  这就是国有资产流失的大背景,到处缺钱怎么办,就鼓励下海,鼓励经商,鼓励办企业,再不行就卖老本,这就是八九十年代的时代风貌。不知道那个失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但是我们通过张捷教授给我们讲的几个故事,应该能悟出点什么。

  那些买的人哪里来的钱买

  那时候谁能买得起国有企业呢?大家都是靠工资过日子的人,谁不知道谁啊。空手套白狼就是唯一选择了,所以收购资金的来源五花八门,用国家的钱买国家的企业,是很普遍的现象。只不过是想尽办法把这个实质掩盖起来,通过各种眼花缭乱的手段,编织一个合法的外衣。

  张捷教授讲了潘石屹的发家故事,非常有意思。潘先生先在鸟不拉屎的长城脚下签下了一块地开发房地产,怎么付款呢?他去中关村众筹,估值四个亿,每年25%的回报,而且用美元支付,在那个外汇稀缺的年代,对企业产生了巨大的诱惑,四个亿很快就到手了。

  要开发房地产自然就认识了他后来的亲密伙伴任老板,手握四个亿的潘石屹,对任老板甩过来的两个亿合同眼都不眨直接盖章给支票。潘石屹拿着图纸就开始卖房子了,房子卖多少钱呢?3000-4600美元一平米,这可是1993年左右,这种天价房谁会买呢?

  当然是卖给香港人,香港人为什么要买呢?给中介高额提成。提成有多高呢?给60%。有钱能使鬼推磨,香港当时楼市正火,各大中介大造舆论宣传,潘石屹的房子就这么卖出去了。套路深不深?潘石屹就是在中国的企业家里兜售这种发财秘籍的鼻祖。

  套路是谁教给他们的

  大家一起分果果,不花钱就把国家的都搞成自己的,各种套路是谁教给他们的呢?张捷教授提到了一个人,基辛格的东方事务助理,一个犹太美国教授,划重点,是犹太人,他在中国开了一家叫做孔明咨询的公司,这个教授有个小助理,叫唐骏,就是后来当上微软公司亚洲总裁的那个唐骏。

  张捷教授还说,当时中央学校几个人就在中关村讲课搞培训,题目就是国有资产是发财的机会,教他们如何去套国企的资产国企的钱。

  结合美国搞垮苏联的套路,我们把这些人这些人连起来看,就会发觉一切都是有计划有预谋的。怎么掏空社会主义国家的财富有很完善的理论准备,早就设计好了陷阱让你钻。美国提供各种理论,派出间谍在中国寻找代理人,很多人为了发财就甘心充当了美国的代理人。

  循环控股套路深

  这些人如何侵吞国有资产?

  张教授还讲了一个循环控股模式。

  80年代末,中央党校那几个人的报告除了讲国有资产流失是发财的机会,还讲如何控股国有有企业,就是循环控股。a公司占有b公司50%的股份,a公司占有b公司50%的股份,只要董事长都是自己人,事情就好办了。循环控股还能变出钱来。两公司本来各有资金1亿,这1亿资金进行互投,帆布资金就各也了2亿,2亿变4亿。循环公司可以是多家,美国、日本的财团有上百家公司,进行股份和资金的挪腾,让你眼花缭乱,搞不清楚。

  中科院、联想、计算所就这么在柳传志手里左手倒右手,右手倒左手。后面又来了一个泛海,泛海拿走29%,接着给了柳传志9%。从联想那里,老柳这9%是看不出来的,但到了用的时候,这9%就用上了。当当李国庆的股份给了儿子,老婆把儿子的股份拿到手,就成了当当最大股东,就把李国庆赶出了当当。

  大家看看联想那些金融公司,光小额贷就有6张牌照,什么翼龙贷、拉考拉,一大长串,就是循环控股。胡锡进和联想还共同投资入股了一家公司,也是联想循环控股中的一环。

  国有资产是如何流失的?

  大家都知道,不论这些人怎么忽悠,必须有官员参与这些事情才能办成。比如联想要改制,国有资产流到柳传志这些人手里,后面必然有官员。

  张捷报出猛料,柳传志就是官。

  联想创业的时候柳传志不是计算所的科研人员,他是中科院干部处的秘书。他最初的职务是联想副总,也不是一把手。联想总工程师倪光南职位比他高,贡献比他大。联想将35%分红权变成股权的时候,柳传志是计算所的所长,是他自己把分红权变更成股权。撤消倪光南的职务,把他赶出联想,也是柳传志签署的文件,倪光南离开后,35%的分红权就变成了股份,本来属于倪光南的股份也就成了别人的。泛海那29%的股份不只是资产评估,还有为泛海量身订制,只有它一家符合条件。2年后泛海29的股份有9转给了柳传志。其他管理层也获得了泛海的股份,这就是循环控制,从而完全控制联想。柳传志和泛海是一家的。

  官员可不可以创办民营企业?可以。但你要辞去公职下海。深圳就有副市长辞职下海创业,企业办得很好。但是你任公职就不能办企业。柳传志也不是停薪提留职红帽子,他一直是官员,计算所所长是厅局级干部。官员把企业变成民营,自己和管理层那么多股份,拿那么多钱,就是贪污。

  张捷还说到了柳杨的高薪问题。杨元庆说,他拿那么高的年薪,是因为收购美国公司后,美国公司的管理人员年薪很高,杨元庆不能比他们低。张捷说,在美国,乔布斯只拿1美元年薪,很多美国老板是这样的。因为他们拿的是股份分红,股份分红就不低,就不能再拿高薪了。杨元庆已经拿了股份分红,是不能拿再拿高工资的。再拿高年薪就是贪污。

  大家看明白了,有些人口口声声说学美国,但对他们不利的他们就不学。拿了分红就不拿高薪,但联想就分红和高薪都拿。美国房地产有房地产税,但中国房地产市场化就不学美国的房地产税。美国的教育、医疗是福利为主,而中国却要教育医疗、市场化。美国的公务员不少,但是教师、医生、清道夫、警察、公交车司机是公务员,官员很少,没有科长、处长、厅长之类官员,选上市长,有人也是年薪1美元,当了市长还要忙活自己的生意。当然这是讲小市,几万人、几十万人的城镇。多伦多是国际化大都市,前市长福特也是1美元年薪,竞选时还承诺自己掏钱办公益。福特连任了好几届。福特印名片用了自己家的公司还被举报以权谋私。中国的官员就实在太多。毛主席的时候中国官员很少,一个公社十几个人,一个公社就是一个公安特派员。一个县机关200来人。改革开放有了这么多官,官员特权还那么大,贪腐那么多,好像也不是学的美国的。这些问题是深化改革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一段是老徐的感慨)。

  挤走倪光南就是为了改制

  柳倪之争,以前说是技工贸和贸工技之争。张捷爆料,这不是挤走倪光南的原因。真实的原因是,如果倪光南在,柳传志就没法改制。即使改制,拿大股的应该是倪光南,而不是柳传志。弄走倪光南,35%的分红权就变股权了。倪光南应该拿的股份就成柳传志的了。

  倪光南院士放弃国外的优越生活,带着资金带着技术回到祖国创办联想,这是为了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实现产业报国的理想。但是他没有钱学森那么幸运,他的技术成果和应有的股份被柳传志用各种手段给剥夺了。为联想发展立下汗马功劳的倪光南被扫地出门了,联想一步步变成了柳传志的家族企业。

  联想只是一个缩影

  青云札记写到:那个时代的国有资产流失是非常严重而疯狂的,这是一部人能够得以先富起来的真正原因。说好的先富带后富,二十世纪末实现共同富裕。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了,当我们重提共同富裕的时候,先富起来的这些人暴怒了。

  他们说这是极左,是民粹,是杀富济贫,是要搞运动,是破坏改革开放大局。他们这么理直气壮,大概是觉得屁股上的屎已经擦干净了。可是真的擦干净了吗?司马南只用几个视频就让联想沾满屎的屁股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张捷教授更是让我们明白了屁股有屎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伙。

  这个团伙外有美国人出谋划策,内有美国狗密切配合,里应外合掏空中国,这件事他们已经干了几十年了。有些事,我们认为是时代的偶然,事实却让我们惊悚万分,这根本就是有预谋的窃国。如果不清算这些奸贼们,怎么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怎么实现共同富裕。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