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鹏飞:真是邪门,一群汉奸居然网暴无辜学生

2021-12-22 17:25:50  来源: 吴鹏飞观点   作者:吴鹏飞
点击:    评论: (查看)

  毕业于武大的、上海震旦学校的教师宋庚一,在课堂上对南京大屠杀大放厥词的情景,肯定引起了某些学生的反感和愤怒,于是有学生录下小视频,放到了QQ群中。一位学生将群中的这个视频上传到了网上,引起轩然大波,校方立即行动开除了这个公母知。

  公母知是我发明的一个词,专门用来代称那些反中、仇共、恨祖、卖国的所谓公知。因为公知本意是指具有人民情怀、人类良知的公共知识分子,是个好词,可惜被一些中国的学者教授糟蹋了,为了拯救这个世界通用的好词,我发明了公母知用来讽刺男男女女的假公知。

  后来有善心的读者劝解我,说这个词不够文雅,有暗指别人是畜生的含义,建议我弃用。我觉得读者说得有理,也就从善如流,很长时间不再用这个词了。但这两天,看到宋庚一的视频后,我决定恢复使用这个词,同步恢复使用的还有王七蛋(指王八蛋的哥哥或姐姐)这个词。

  宋庚一这个王七蛋,因为这段视频的曝光,被开除,这本来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虽然人们感到意犹未尽,心有不甘。也就是我连续两天发文表达的意思,希望中国在条件成熟的时候,订立《反军国主义法》,就此法对日本国、对日本右翼、对日本政客进行长臂管理。

  我也希望,先在刑法中设立“否定南京大屠杀罪”,只要是公开质疑大屠杀和大屠杀法定数字三十万人的人,均可入刑。也希望就各种汉奸言行进行科学严谨的界定,订立《反汉奸法》对汉奸言行及时进行惩治,这一刑名和法律的订立,盼望读者中的人大代表向上提案。

  质疑经过南京审判和东京审判确认的事实和数字的,本来只有冥顽不化的日本右翼分子,后来,有一些中国公母知也跟着起哄,这是不可原谅的。中国人也将三十万同胞被屠杀的铁证如山的事实一笔抹掉,实在难以理喻,这样中国人应该称为畜生、渣滓才对。

  行文至此,我要再次提到张纯如这个名字,她美丽动人,生活优裕,却毅然提笔写下了震惊世界的英文历史巨著《南京大屠杀》,被翻译成15种文字出版。她在寻访幸存者、查阅史料的时候,被当年日寇惨绝人寰的兽行深度震撼,写作过程的心灵煎熬使她患上了抑郁症。

  后来在日本右翼势力的污蔑、攻击、死亡威胁下,坚持与之斗争,同时又深受内心煎熬与疾病折磨的她饮弹自尽,香消玉殒,时年仅36岁。我想说,我们一方面要与宋庚一这样肮脏的猪猡作斗争,一方面我们也要对张纯如这样的天使、圣女,人类伟大的良心表达敬意。

  我倡议,在南京为张纯如和提供了真实史料的拉贝、魏特琳、程瑞芳、贝德士,提供了唯一一份长度达105分钟的电影胶片的美国牧师约翰·马吉,还有良心发现记录真实历史的日本人东史郎、高岛市良、小原孝太郎、中岛今朝吾、本多胜一记者等人建一座纪念馆。

  也完全可以考虑为张纯如、拉贝单独建立纪念馆、城市雕塑、纪念广场。中国人应该表现出更加鲜明的爱憎。我本以为,中国人中间绝大多数是痛恨宋庚一这样的公母知的,没想到,有些人居然竭力为她开脱,更令人震惊的是,很多人竟然会人肉与网暴上传视频的学生。

  这些人里面大部分是汉奸,但也有一些糊涂蛋。这些糊涂蛋的一个观点是,老师无论如何,学生不应告密。这个观点很混账。第一,老师是公开课公开言论,就不应该怕展示,第二,学生只是上传并非举报,完全是宋庚一自己的言论受到普遍谴责和被开除。学生何辜?

  几年前,毕福剑咒骂伟人的视频被曝光,有一位名叫刘某洲的所谓将军,居然怒斥上传视频者,爱憎如此分明,令人十分错愕。这位刘将军对老毕骂领袖毫不生气,反倒拍案而起,痛斥他所谓的告密者,从武则天谈到文革,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结论是国人最善于告密。

  老吴我一介布衣也拍案而起,痛斥这样的奇葩将军。我说,这个结论未免武断,人类历史上告密最甚的并非华族。将军完全混淆了为公告发和因私告密的区别。如果都像刘将军理想的那样,那审判一切罪恶的时候,证人席永远是空的;反腐巡视组到处面对的将是鸦雀无声。

  还有一些糊涂蛋,认为言论应该自由,不能因言治罪。其实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任何国家的言论都不是完全自由的,都必须受到习俗、宗教、历史、文化、法律、政治的限制。比如在美国骂黑鬼、在法国骂拿破仑、在德国夸纳粹、在日本骂天皇等都将立即受到处罚。

  每个国家的言论限制、自由边界不一样。我们国家在习俗、宗教、历史、文化、法律等方面的言论限制并不比欧美国家多、并不比他们的尺度更严。宋庚一这个公母知之所以引起公愤,是因为她的言论伤害和侮辱了全民族的情感,这和言论自由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毋庸讳言,我国在政治方面施加的言论限制更紧一些。这是因为我们这个国家,因为历史的原因,要想强大,必须走政治精英治国、社会主义共同富裕、一党执政的威权道路,不能搞互相攻讦、七嘴八舌的政治言论模式,这当然使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人倍感不自由。

  于是他们常常用恶毒言论、春秋笔法攻击党、挑拨党群关系,一旦有人批评他们,立即就气急败坏、恼羞成怒,因为他们直接攻击共产党的言论受到限制,所以他们就用对大屠杀质疑等其他言论恶心党和人民。这也就是张抗抗、方方疯狂下流到极点骂人的原因。

  读者朋友们,那些人肉学生的人,如此多,如此嚣张,是这个冬至我听到的最寒冷的信息。这些人的手机号码,听说已经被公安、检察机关锁定。至少,他们侵犯人家隐私,至少他们触犯了治安管理法规。希望可以把这些汉奸拘留十天,让他们不要那么嚣张。

  当然,如果《反汉奸法》出台了,我相信这些王七蛋就会销声匿迹。他们不敢直接骂党,就骂英雄,立法保护英雄之后,他们就改成否定大屠杀,等到再立法禁止后,他们就会发布汉奸言论气人。总之他们咒骂党、国家、民族、祖宗的空间将越来越小。我坚信,一些大学的老师经常在课堂散布反党恨国言论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