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刘仰:当你做了贼,又面对满满一房间的钱……

2017-11-28 15:21:24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刘仰
点击:   评论: (查看)

  “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这是一个有典故、有出处、很文学的描述。除了爱情表白外,意思大致还可以认为是不那么贪心,做人要本分,要克制。道理都懂,多说就是废话。但是,当你面对满满一房间的钱,而你的目的本来就是抢银行,你该拿多少?这是电影《夺金四贱客》中的一个场景。虽然电影并没有展开这个情节,但我看这个电影时,看完这个电影后,老在想这个问题。

  一个过气的演员,一家四口,明天要去交取暖费。一个人到中年的拳击手,与性饥渴的相好商量开一个自己的健身馆加桑拿房。一个自视甚高的富二代,与父母闹翻了,牛哄哄地要自己开公司创业。他们三人素不相识。但一个变故打破了他们各自的计划——他们在银行的钱都没了!因为他们的钱都交给了银行的一个理财产品,这个理财产品暴跌。他们三人的理财顾问是同一个人。理财顾问被银行开除了。满腔愤怒的三人找到理财顾问,想用最残忍的手段弄死他,但弄死他也拿不回钱。比爱因斯坦还聪明的理财顾问说他是被陷害的,因为他照顾客户利益、忽视银行利益,老板不喜欢他,便制造了这个暴跌嫁祸于他。于是,他们四人决定抢银行——拿回自己的钱和尊严。

  

 

  这是德国电影《夺金四贱客》的开场故事。这几年看电影少了,以前看过些德国电影。总体感觉类似“德国制造”,有一种结实感和可靠感,同时不乏创意。《夺金四贱客》是一个不急不缓的电影。导演有耐心将故事讲得周全,但又随处可见零碎的、有意思的细节装饰。作为观众,我也有耐心跟着导演或高明或笨拙的大小花招,走到故事的尽头。事实上,某些镜头一出现,下一个情节我已经预料到了,不出二分钟,导演就会给我一个料事如神的满足。这就是我所说的笨拙的小花招。有时候我觉得这种笨拙是导演故意装出来的,因为它只是一闪而过。故事结构相当完整,故事展开的过程中,又留下很多未充分展开的细节,留给观众遐想的空间。比方说本文开头提到的:当你做了贼,又面对满满一房间的钱。

  笨贼的故事多了,《夺金四贱客》的“四人帮”并不是笨蛋,他们是各自本行的行家里手或人精。但对于抢银行他们确实是生手,这仿佛对应于他们被银行理财骗走了钱,在银行业务方面他们也不聪明。他们感到银行不公道,但没有合法手段讨回公道,即便有,隔行如隔山,他们也不会。只好在陌生领域采用最古老的方式。过气演员曾经演过的侦探电视剧成为他们主要的抢劫知识来源。最终他们成功地在银行移送现金的当天,进入了移送之前堆满现金的房间。

  房间里有多少钱?电影里没有说,从镜头上看,很多,房间里的架子上,钱都摆满了。当过气演员从后腰掏出两个提兜准备装钱时,导演特地用了一个好莱坞化的仰拍镜头,很潇洒,仿佛这些劫犯要大干一场。事实上,劫犯装钱用的提兜可能还不如中国小学生的书包大。两个提兜都没装满,影片的后续情节里多次明确说,一共200多万欧元。与我们在镜头里看到的装满房间的现金相比,这个数量不到十分之一。

  欧元大面值有100、200、500元,200万欧元并没有多少。从劫犯操作的可能性上说,多带几个大一点的袋子,两个大男人扛着大袋子出银行后门,汽车接应,一点问题都没有。保守估计,从房间装钱的总数到他们能够拿走的数量,放大5倍应该没问题,也就是说,他们完全可以拿走1000万欧元。做一个参照,200万人民币现金约25公斤,1000万人民币约125公斤,两个男人每人拿60多公斤,短距离行走没大问题。而且人民币最大面值100元,影片中欧元的镜头匆匆而过,从颜色看,大都是大面值。也就是说,200万欧元的重量在20公斤上下。我这样对于细节的想象探讨,只想问一个问题:他们完全有能力多拿走点钱,为何只是用两个不大的袋子,装走了200万欧元? 

  影片后面还有一个细节,三人给了被开除的银行理财顾问一个信封,说是他的酬劳。信封里有多少钱不知道,即便是最大面值500元一张,总数估计也不会超过10万欧元。也就是说,另外三个劫匪如果平分的话,每人大约有六、七十万欧元。我想,这可能是这部电影的关键。四名劫犯大致都算是德国的中产阶级,影片中还顺便表现了德国社会下层白人的糟糕生活。与之形成对比就是高大上的银行家,既赚钱满满又随便、尽兴地玩女人。影片没有一句口号,也没有一声谴责,但暗含了对金钱社会不公正的展现。笨贼抢银行是一个老套的故事模式,影视艺术应该教观众犯罪,或者让观众欣赏犯罪吗?过气演员当年如日中天时,演的是警察侦探,如今却反过来做劫匪,德国社会真的需要这样革命性的颠倒乾坤吗?

  影片前面没有具体交代三个人在银行里损失了多少钱。但按常规推算,每人六、七十万欧元,对于德国中产阶级来说,属于比较正常、不算夸张的数字。因此,劫犯面对满满一房间的现金,只拿走不算很多的200多万欧元现金,在我看来,表达了导演内心的一个声音:金融家、银行家们可以不仁,受害者不能不义。把笨贼抢银行的故事拍得有声有色,并不是宣扬犯罪,而是对社会不公的谴责。三个劫犯只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钱,比较而言,金融家、银行家的“合法”欺诈才是真正的犯罪。这使得一个犯罪故事有了正义的铺垫,而且还留下了含蓄的警示:幸亏过气演员以前只是扮演警察,而非真警察,如果真的使警察不得不变成劫匪,那么,这个社会可能就真的不得不要革命了。

  写完了,我还是在想,当我面对满满一房间现金时,我会怎样?

  尽看好莱坞电影不腻味吗?德国电影也不错的。当年有一部《罗拉快跑》,印象深刻。如今,又有德国电影来到中国,12月1日上映,身为资深电影观众,在此做个推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