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刘琅:《风之谷》——世纪末的寓言

2018-02-06 11:45:1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琅
点击:   评论: (查看)

  风之谷源于日本动漫大师宫琦骏的《风之谷》,这本巨著开篇就写道:

  欧亚大陆西部边陲所孕育的工业文明,于数百年间扩展至全世界,并造就了巨大的产业社会,剥夺大地资源、破坏大气层、更肆意改造生命体之巨大产业文明……于1000年后臻于顶点。然而,却在“七日之火”后迅速衰退了下去。

  在我看来,这是关于未来的一个寓言。我并不关心主义,在人类能源即将枯竭这一背景下,任何主义都是苍白的。如果有一天,因为争夺石油和粮食,这个蓝色星球不再美丽,风之谷将是唯一的希望。

  不关心主义,并不等于实用主义。恰恰相反,我是喜欢辩证法的。北京开奥运会的时候,我正好失业在家,就把《小逻辑》、《德意志意识形态》和何新的文章重看了一遍。虽然不敢说明白,但也略微有一点体会了。

  历史已经证明了,官僚社会是一个短暂的历史存在。当然,任何社会形态都是有生必有死的,但是,官僚社会是一种托管的形态,托管者不能长期保持其阶级先锋队的性质,要么就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要么就蜕变。所以,在苏联东欧所发生的事情,也会发生在中国。当然,程度不一样而已。

  马克思说,过去的哲学家都在试图解释这个世界,而重要的是改造这个世界(大意)。我深以为然。这就是我为什么称风之谷是一个寓言,因为即使写过去的历史,我也试图着眼于未来。

  我是不理解钱钟书的,还有那位懂得吐火罗文的“国学大师”。在我看来这种没几个人认识的文字,跟“茴”字的四种写法有曲异工同之妙。我没看出他们的书里包容了多少深邃的思想内涵,或者如何关怀自己民族和整个人类的命运。如果只是摩挲和炫耀知识的碎片,又能够有多大的意义?当然很可能是我太功利了,希望朋友可以指导我。

  作为一个寓言,风之谷当然不比“推背图”高明。但是,从我开始写这些短小的文字开始,我就力图不去争辩对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比方说青蛙吃虫子,人类因此把青蛙视为益虫,但在虫子看来,青蛙绝对是大坏蛋。纠缠具体的对与错,只会越闹越糊涂。现在对毛泽东的评价,实际上就是如此。

  在我看来,无论你认为它是对或者错,对历史的进程都毫无影响。因此对错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你如何选择。

  所以风之谷讲的就是选择的故事。其实如何选择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会有这样选择。

  我是最讨厌抒情的。因为历史本来就是铁一般冷冰冰的。抗日战争前,很多人说中国会亡,也有人说中国会胜利。事实上无论结果如何,都只是表达了这些人的愿望而已,而愿望在科学上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在这里需要声明一下,风之谷只是我的读书笔记。无论是发展不平衡理论,还是官僚政治理论,或者是因果说,我都没有发明权。

  在我小时候,我常常到学校的后山去捡一种类似水晶石的矿石。这些美丽的石头当然也不是我造的,不过能够发现和采挖它们,已经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我相信“道一法万”的道理,除了来自马克思和黑格尔的思想之外,我还同时看佛教的书,甚至还包括黄易这样的怪力乱神。因为,如果真的存在绝对理念,那么它就应该是无限的。就像水晶一样,每一块水晶都是独特的个体,各有各的美丽。可是,也有它们共同的、自我生成和演化的系统,我希望能够找出这个系统,而不仅仅是把它们排列、归类进来。

  我真希望有明师指点,这样我就可以少走很多弯路。既然没有这个条件,就只好自己胡来,我还是按老办法,在风浪中学习游泳。在对历史的分析和预测中学习唯物辩证法。如果我对唯物辩证法的理解是对的,那么,事态的发展会给我证明。(百韬网刘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