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小林母亲昨天也走了

2023-01-04 16:49:1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谢广森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她是一名三甲医院的护士,姓林,病人和家属都叫她小林。

  2022年12月16日那天,我陪老伴去这家医院化疗,我们住在小林母亲隔壁的房间。小林母亲60多点,为肺癌中期。林母由林父陪着,他们边化疗边医治,住院快两个月了!林父,本人也是位肺癌患者,他手术后身体恢复的比林母要好许多。

  我们在住院部的过道上撞见时,他还友善地看我几眼,从其极为沮丧的眼神里似乎看出,他也有点知道我。我老伴是肺癌刚做完手术。而我也是一位癌病患者,但我是直肠癌,比他也许要幸运一点。但都是不幸的家庭,不幸的病员。有着几许惺惺相惜之意。

  几天中,我们在过道上虽见过几面,由于心情都不好和焦虑,双方也都没有交谈过什么。加上16日,住院部又有一位医生阳了,18日,我在家也高烧了两天,故而没再去医院陪老伴。

  我在家昏睡怕冷躺床3天,不日与老伴通话时便得知:该楼层又阳了3个护士和保洁工。后几天,乳腺科住院部的护士基本上也都阳了,只有一位内蒙的小护士没阳。

  化疗药物还没用到一半的老伴,阳了之后,半途不得不中断了化疗。而且病情连日加重,各种各样要服要注射的药堆积如山。胃口一点都没,医院订食的盒饭,送来一盒往垃圾箱里扔一盒。

  整个楼层的病员,老伴后来说大家都阳了,许多能撑住出院的病人都提前出了院。放开没几天,医院情况急剧恶化。新冠重病人蜂拥而来,小林护士的原乳腺科的住院部,便改为接受新冠重症患者的呼吸科住院部了。

  我老伴的病房里也住进一位67岁,已病得十分危重的老头儿,是温州人。进来时,由两个打扮时髦、花枝招展的女儿陪护。傍晚时分,两个女儿便飘然离开了医院,由一位女婿前来照看于他。其女婿睡眠奇好,入床后不管岳父夜间如何痛苦,如何彻夜剧烈地呛咳,连同要起夜小便,他就是蒙头呼呼大睡,好像与其毫无关联。结果只一晚上,这老头儿的被子、床单和病床上全是老头的浓痰和小便、大便。

  老伴与这样的病员同室,她也一样彻夜难眠,身体越来越差,不管吃不吃得消, 只得强行出了院。

  老伴没出院前,小林父母也相继中招。小林的母亲原本体质就很差,加上感染新冠病毒,已雪上加霜,命为奄奄一息。他们也很想出院,但已出不了院。于是我老伴出院后,他俩还一直住在那儿。

  老伴逃回家后,身体虽不符合出院条件,但心情总算好了一些,胃口也开了一些。几天下来,老伴比在医院里已好了些许。我每每想起她在医院时的那些情景,总有一丝欣慰——幸而及时逃出了新冠管控放开后,那已是人间地狱般的医院。

  老伴从医院逃回家还没过一夜,她同室的那位老头病友,便转去了ICU。据女儿多年的护理经验:认为中招后的他,这回命归黄泉,已是在劫难逃了。

  而昨天晚上女儿从医院回来,说小林的母亲已去世了!是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去世的。 是急赶紧赶地回千岛湖老家,可自家的车还没开到一半,她母亲的心就停止跳动了。

  小林母亲这次突然离世,绝对与这次拍拍脑子说放开就放开的政策关联很大。但一个小老姓的性命能算什么,去世就去世,如同在地上爬来爬去爬的一只蚂蚁,没了就没了,无声无息。往哪儿去讨说法、要公道?!农村人有句很无奈和中肯的话:对此你能怎么办?!你用石头去扔天空去?!

  小林护士这回肯定又哭得很伤心。因为她母亲还只有60多一点点。

  小林护士和我女儿是同事。女儿很佩服她,我也一样很佩服她。

  2017年,小林护士7岁的儿子检查出一种十万分之一的一种癌症。为了医治儿子这一绝症,3年里她陪着儿子走遍了全国所有名院、专家,倾其家中所有积蓄,和亲友们能借的钱,总共花了两百多万。最终人财两空。2020年,已皮包骨头的儿子,终天离她而去。也就在儿子患此病期间,小的林母亲和父亲又相继查出了肺癌。

  2019年我直肠癌手术之时,记得小林护士还特地来院里控望过我。那时她的儿子还在省儿保院住院。她与当时神情十分沮丧的我还聊了几句。其中有一句话如今我仍切记心中。她劝我说“世上一切天大地大的不幸之事,总会过去的,我们能活着的人都要尽量地活下去,把剩下的日子再过下去。”小林护士绝对是一位十分坚强的女子。不然就她这样家境的人,一般的女人还真要疯起来。

  小林护士现在的一个儿子还只有两岁,那天我陪老伴住院时,曾见到过小林一次,戴个口罩和帽子的她,我并没有看清她的容貌。4年前的3月份来看我时,当时新冠瘟疫尚没发现,为对我极为赢弱的身体负责,她也一样戴着个口罩。所以个儿足有166的她,除一双眼睛我感觉很温柔、善良外,她的相貌是俊是美我无法表述。不过我总认为她是一个极不平凡的坚强女子;是一个小老百姓人家的女儿;是医院里的一名小护士;是一位新冠放开管控后,深受其害的一员,是眼泪只能默默往自个肚子里流的一个平民百姓。

  在我43人的家族群里,在放开后短短的20来天里,在一些专家90%无症状;只是上呼吸道感染;只是一个普通感冒的过程结论下,已有6个30岁到70岁的亲友为此而命丧黄泉信息相继而至。

  让人无法理解和愤懑的是:各地火葬场上空那24小时连轴转而冒出的黑烟,依旧遮盖不掉高头讲章里那华彩飘渺的高光内容,和官媒们那国泰民安、岁月静好的声音。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