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读懂《邪不压正》: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2018-07-16 12:22:32  来源:新青年2018  作者:青年慕兰
点击:   评论: (查看)

  故事分为两种:

  一种是讲王子救公主、革命如何胜利;

  另一种讲法是王子娶了公主之后,革命胜利之后··· ···

  姜文的《让子弹飞》讲的是前一种,《邪不压正》则是讲的后一种。

  一、无害的神像

  当伟大的革命家在世时,压迫阶级总是不断迫害他们,以最恶毒的敌意、最疯狂的仇恨、最放肆的造谣和诽谤对待他们的学说。在他们逝世以后,便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列宁·《国家与革命》第一章)

  一语成谶啊!

  李天然的师父被朱潜龙用枪杀害时

  为了把土地卖给日本人种鸦片,朱潜龙杀了师父一家,师弟仓皇逃亡。

  朱潜龙把灭门的黑锅扣在师弟头上,给师傅树立了高大的铜像,上坡上是漫山遍野的红罂粟,每年虔诚祭祀,自己跪在第一个,为自己赢得了尊师重道的好名声。师弟被描绘成欺师灭祖的小人,立了跪像,跪在师父面前。

  历史是如此的巧合,蒋介石背叛了孙中山··· ···,背叛者同样是把革命领袖的像挂起来,并堂而皇之地把自己描述成领袖衣钵的唯一继承者,到处招摇撞骗。

  二、天然的复仇者

  李天然是什么?

  用蓝青峰的话讲:

  你天然就是一颗复仇的好苗子

  李天然是个生而为复仇的人,是那个国破家亡时代,青年人命运的体现。

  师门被灭的那一天,李天然一身是火,奔向蓝先生的轿车。

  这个全身着火的形象非常具有象征意味,复仇者就应该全身带火,一块需要接受锻造的“好材料”,更应该全身带火。

  面对国仇家恨,青年人能逃避吗?正面攻击,李天然连子弹都能躲避,转身逃跑的时候,却被朱潜龙击中。

  这个隐喻暗示了,正面解决问题才是李天然的出路,倘若悖逆此道,他只能任人屠戮。

  主席说过:

  人不打虎就会被虎吃。

  要敢于斗争,敢于胜利!

  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

  那么,在丧文化遍地的今天,我们是选择做佛系青年,还是做奋斗青年?这部电影给了我们答案。

  我们再来解剖李天然,他回到北平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在屋顶上,这被部分观众形容为屋顶跑酷。

  其实不能这么认为,屋顶给李天然提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视角。如果把北平比作一个封闭的世界,其他人都是生活其间,服从北平城的运作规则,唯独李天然是超然事外,纵览全局者——正所谓,众人皆醉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

  他有飞檐走壁的绝技,可以在屋顶上俯瞰众生,看到日本的鸦片仓库,看到根本一郎在院子里歪曲《论语》,对国民进行奴化教育,他还能看到师父的神像被大师兄竖立在罂粟花海里,师傅是平生最讨厌罂粟的人,此时却在罂粟花丛中受人跪拜,成为了恶徒收揽人心的工具,同时旁边跪着一个“藏污纳垢”、受人唾骂的自己。

  这一切点燃了李天然的仇恨,但是,仇恨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看不清事务的本质。

  在电影中,虽然杀了根本一郎和朱潜龙,但是李天然不可能阻止北平沦陷,也不可能阻止汉奸、伪军遍地。李天然依然无法让人们相信,是朱潜龙杀了他的师父一家。而蓝青峰,也会被新的日本军官污蔑为汉奸。也就是说,他们的历史,实际上依旧是被抹黑、颠倒、篡改的历史。李天然依旧要以狗的姿态,跪倒在长城下。

  不理解政治,我们就难以真正理解命运,的确是朱潜龙和根本一郎杀死了师傅全家,但是他们的仇人并非根本一郎和朱潜龙两个人,而是整个日本军国主义和中国的汉奸文化。

  李天然能否实现,从一个天然的复仇者向革命者的转变?

  三、女性的物化与解放

  影片中有一位女性不得不说,那就是朱潜龙的情人——唐凤怡。

  她迷恋朱潜龙,一心想朱潜龙娶她,起初像旧时代的许多女性一样,习惯摆出这种受压迫的姿势。

  直到,她遇见李天然。

  李天然把她弄晕,并在她屁股上盖了个章。

  李天然告诉她,这样就能测出来,朱潜龙对她是真心还是假意。

  果不其然,朱潜龙得知此事,居然在六国饭店,当着国际友人的面扇了她一巴掌。

  法国绅士打抱不平,朱潜龙却说:

  我打我自己的女人,关你屁事!

  意识到自己被“物化”,唐凤怡下意识地向朱潜龙回扇了几巴掌。

  接下来,朱潜龙把她送至酷刑室,并拉出个烤焦的尸体,对她威胁道:

  在你屁股上盖章那人到底是谁,你说不说!

  唐凤怡终于明白,原来在朱潜龙心里,自己只是一玩物。

  于是,她背离了朱潜龙,选择暗中帮助李天然,并对李天然产生好感。

  但这一次,她没再摆出后入姿势。

  而是先把李天然弄晕,再把他之前盖给自己的章加倍奉还。

  最后,她反受为攻,将李天然搂入怀中。

  唐凤怡是个侠女,最后从城墙上一纵而下···

  有人说,革命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关女人和爱情何事?

  如果这样认为,是大错特错。

  投身革命即为家,在革命之外另辟一个逍遥港湾,将革命与爱情割裂,其本身就是对革命意志的消解,况且没有半边天的革命一定是不完整的革命。

  影片快结束时,李天然爱上了关巧云,表示希望跟她走,但是巧云没有接受。因为,从来只有“革命伴侣”,“冲冠一怒为红颜”,其本身就不是革命者该有的表现。

  巧云是旧社会觉醒的女性,是北平第一位通过做手术把“小脚”放大的女人。

  她为独立而奋斗,解放了自己的双脚,不去依托旧社会的男人。历史原型(可自行百度“施剑翘”)

  了不得啊,忍受巨大的痛苦,宁愿跛脚,也要把脚放大,这是对封建吃人礼教的公然宣战。

  手术有点急,手术有点大,但这个手术非做不可——从封建社会跨入到社会主义社会——华山一条道,别无选择。

  四、革命者蓝青峰

  蓝青峰要抗日,但他却不相信蒋介石。在1937年的中国,除了国民党,还有别的抗日力量吗?只有延安的工农政权。蓝青峰的同志们,都以黄包车夫的面貌出现。在近代史上,中共地下党很早就在北平组织黄包车夫罢工。

  所以,当日本人控制了北平城后,根本一郎在蓝青峰眼前,像演戏般屠杀黄包车夫,正是在炫耀军国主义碾压底层劳动者的力量。此时,摇晃飘忽的镜头语言,蓝青峰目瞪口呆的绝望表情,表现出蓝青峰的绝望之感。在随后赶来的记者的扭曲报道中,更是将历史记忆随意改写,将底层人民抗日的历史颠倒为成为汉奸的历史。

  作为工农政权代表的蓝青峰,必然要“杀掉”李天然的美国爸爸。亨德勒对李天然感情至深,可他也随时流露出对中国人的鄙视。蓝青峰养了他们十五年,但是他依旧充满优越感地说,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只是猴子。他无法理解蓝青峰让两个孩子为国牺牲的举动,甚至以此来侮辱蓝青峰。

  毛泽东形容司徒雷登说:

  “司徒雷登是一个在中国出生的美国人,在中国有相当广泛的社会联系,在中国办过多年的教会学校,在抗日时期坐过日本人的监狱,平素装着爱美国也爱中国,颇能迷惑一部分中国人,因此被马歇尔看中,做了驻华大使,成为马歇尔系统中的风云人物之一。”

  蓝青峰杀掉亨德勒,正是1949年司徒雷登回国事件的同构。

  革命,有可能会吞噬自己的儿女,

  不革命,将吞噬更多人的儿女。

  为了推翻大清,他的两个儿子,分别死于广东和上海。

  多年以后,他又来到北平,暗中收养李天然。

  李天然拿枪指着蓝清风

  在电影临近结尾,李天然原谅了蓝青峰,他告别了美国爸爸,开始理解革命者蓝青峰。蓝青峰在车上,“驾车涕泗流”,哭得一塌糊涂。

  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为《让子弹飞》里孤独的、遭遇背叛的革命者张牧之流的泪,这是为年轻人理解一个革命者的理想而流的泪。

  在传统剧作里,我们看过太多正邪相争、黑白分明。

  但,历史哪那么容易解释得清?

  邪不压正的结局,革命人物凋零殆尽, 用生命的最后一口气,完成了对青年一代的期许:国破家亡,生灵涂炭,将待英雄重整河山。

  最后以一首诗作为结尾吧:

  江上有奇峰,锁在云雾中。

  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