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化

侯立虹:虎文化蕴藏的民族文化自信——虎生肖系列感悟(6)

2022-04-12 10:22:4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侯立虹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虎年,伴随虎生肖红火,又激荡起虎文化的阵阵波澜,而由虎衍生的带着鲜明虎色彩的虎文化,是中华民族土壤成长发展的文化,蕴藏着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和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彰显着人民群众创造的自豪和为人民群众服务的自信,这种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文化自信,就是“四个自信”文化自信的一部分,凝聚着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自信力量。

  虎文化的昂扬向上基调,源于虎的威猛勇敢性格和斗争精神,更源于中华民族勤劳善良不畏强暴的传统和文化底蕴,所以虎文化往往释放出民族自信的鲜明特征。可西化渗透泛滥和历史虚无主义猖獗之时,居然连这小小的生肖文化都不放过,宣扬什么娘炮文化,灌输什么逆来顺受、认命认气的心灵鸡汤,即使像武松打虎的经典故事也要抽取斗争精神为民除恶品质,修改为四不像的嬉闹逗乐,尽管这股歪风在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崇尚敬重英雄斗争中受到驱除和打击,但残渣余孽仍未彻底肃清,阴魂不散不时泛起余毒的涟漪,所以把握虎文化的本质特征,提高驱邪除恶的斗争精神,展示弘扬正气正义的力量,凝聚文化自信和民族自信,也就显得非常之重要。

  虎文化的首要特征,是反映在祈盼吉祥追求美好生活的正气自信。吉祥乃吉利与祥和,即古人所谓“吉者,福善之事;祥者,嘉庆之征”,也就是凡事顺心、如意、美满,都有好兆头,故而吉祥对于追求光明幸福安康的中国人来说,好比水之于鱼,天空之于鸟,空气之于人,所创造的包括虎在内的种种吉祥符号、吉祥物、吉祥图腾,旨在摆脱疾病、瘟疫和死亡的畏惧和由此产生的迷惑,是民族凝聚力的最初表现形式,并随着历史发展逐步凝炼成为吉祥文化。由于虎一直是权力和力量的象征,是最有威慑力的吉祥物,人们对虎始终充满敬畏崇拜之情,加之我国不少民族历史传统中,都把老虎作为开天辟地之神,人类繁衍生息之祖,认为“天地之如月,风雨雷电之生威,无不化生于虎”,把老虎当作吉祥图腾、吉祥寄托,尤其是专门以虎前额的花纹巧妙创造一个“王”的汉字,表达虎的至尊地位,这种种崇虎的文化意识和文化现象,不仅使虎文化成为吉祥文化的一部分,而且经过从新旧石器的岩画,商周的青铜器,秦汉石雕,到魏晋南北朝壁画,唐宋诗画,乃至明清小说的漫长历史演化与发展,不同视角的虎形象活跃在多种领域,发掘虎本性和特征,及其影响和改变人们生活的虎文化,既让人们充满对美好生活的期盼,也给人们带来平安吉祥的自信,更表现出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和绚丽多彩的品质。虎文化以其给人们祈盼和力量,增强人们生活自信和追求美好生活的吉祥属性,成为中国文化传统的重要的组成部分,彰显着民族文化的正气之本,折射出民族自信的力量。

  虎文化的最本质特征,是凸显虎英勇斗争和驱邪之刚的正义自信。崇虎文化,突出表现在老虎的斗争精神,不仅它的卫士地位,是靠林中拼搏和天宫打斗赢来的,其王者身份更是打拼得来的,没有老虎向狮子、熊、马连续挑战的胜利,没有老虎赢得与鬼怪斗争,就没有它头上的王字,而没有它赢得的王者地位,就没有它的生肖地位,人们崇虎是崇敬它的斗争精神,它的奋斗勇气,崇虎文化表达的是,人们不应只看到虎的王者形象和生肖地位的风光,更应该看到老虎为之付出的艰辛。虎文化也表达人们用虎以勇敢与威严阳刚之气,驱除家庭火灾、失窃和邪恶等一切邪恶,留下“家中有虎不怕邪”的俗话,也传下老虎有“镇宅神虎”之说。战争年代绘制虎头的盾牌可吓阻敌人,和平年代虎走入寻常百姓家,成为人们生活的特别伴侣,诸如每岁五月寅日夫妇别寝不敢相语的避寅习俗,山西送老虎枕头的育儿风俗,陕西送布老虎的育儿风俗,湖北土家族祭祀白虎,湖南土家族医治小孩尺风病驱赶“白虎”等说明老虎已成为风土民情的重要组成部分,而陕西华县一带流行“挂老虎馍”的婚姻风俗更是有趣,因为此馍分公母,公老虎馍上有个“王”字,表示男子当家为王,母老虎馍中有对飞鸟,表示妻随夫飞,每个老虎脖子前还有一只小老虎,表示祝愿新人早生贵子,人们借虎表达了良好的愿望。

  虎文化的最鲜明特征,是弘扬虎的精气和打虎文化褒贬交织的憎爱分明自信。虎文化最显著特点是憎爱分明。中华民族炽烈成风的崇虎文化,是虎的吉祥寓意和虎的驱妖护人能量的综合反映,有着深厚的历史根基和人文根基,既体现于很早就形成崇虎风俗,也植根于深厚的崇虎情结,常常是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的标志。既有虎生的荣耀,东周时期就以虎年虎月虎日为大吉大利,甚至把夏禹、老子等当作虎年生长的异人,我国崇拜虎的民族很多,以彝族为最甚。他们的十二生肖以虎为首,在其民族的史诗《梅葛》中,虎头作天头,虎尾作地尾,左眼作太阳,右眼作月亮,虎须作阳光,虎牙作星星等。也表现在屈原把以虎年虎月虎日生为尊耀,其名作《离骚》开篇即云:“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也有虎威的弥漫,这表现在“画虎于门,鬼不敢入”(《风俗通义.祀典》)“画虎于门,左右置二灯,像虎眼,以祛不详”(《搜神记》)的虎门神威力,镇宅、镇墓的石虎的遣神役鬼、镇魔压邪、治病求医,民间不仅借助虎的威力祈虎赐子、佩虎保安、画虎镇邪,给小孩戴虎帽、穿虎鞋、睡虎枕、围虎兜、抱虎玩具等,祈愿健康成长,还盛行以虎为地名、人名,历史上京城以“虎”而称的街巷胡同有近20条,还有老虎庙,神虎桥,虎坊路,因邻近虎坊路而得名“虎坊里”,难以计数。打虎文化,特别表现在孔子过山东泰山,见到一个妇女在坟墓前哭得很伤心,让子贡前去询问得知,此女的公公、丈夫和儿子都被老虎咬死了,孔子问她为什么不离开这里呢,妇女回答说因为这里没有残暴的征税,于是孔子发出“苛政猛于虎也”的感叹。著名的武松打虎的故事,源自施耐庵所著的《水浒传》,也发生在山东,武松回家探望哥哥,在离景阳冈不远的酒店里吃饭喝酒后准备赶路,店家因为冈上有只老虎,已经伤害了二三十条人命,劝他别走,武松不听,乘着酒兴大步走到景阳冈下,果然看到“最近景阳冈出现了老虎,凡是来往行人,最好在中午时分成群结队过冈”的告示,还以为是酒店老板为了让人到酒店住宿吓人的玩意儿,结果真的遇到一只吊睛白额的猛虎,武松奋力与虎搏斗打死老虎,成为为民除害的英雄。更重要的是,虎文化进一步把老虎演绎成害人和黑恶势力,有了伸张正义的驱虎、伏虎、打虎,有了降龙伏虎的英雄,打虎文化便与英雄文化紧紧联系在一起,成为英雄文化和革命文化的一部分。

  虎文化的最耀眼特征,是虎文化渗透三教之深的传播和影响自信。虎文化的特别,是在释儒道都有特别的反映,此乃其它任何生肖文化所没有的。虎在中华民族原始宗教观中被尊崇为万能守卫之神。不仅儒家始祖孔子的“苛政猛于虎”流传至今,而且虎在道教观念里是通灵的神使,是道教崇奉的天神和护法神兽。有一篇《中华虎文化—历史中虎的文化元素》(体天墨道2019-12-19)传说道家祖师老子是虎的化身,以取虎名为吉,道号为“母虎”;道教创始人张道陵骑虎背,举剑祭起五雷符,驱邪逐崇,为人间除妖灭病;道家认为虎是天人相同的神兽,并把龙虎之气作为长生的标志,并把道家经典称为“龙虎经”,道家的炼丹叫做“龙虎丹”。佛家也尊虎,佛教中的萨垂那太子本着大慈大悲的精神以身饲虎,这种自我牺牲精神与中国禅宗思想相结合又发展为禅虎——使虎听经修道,修炼从善,其中最有影响的是十八罗汉伏虎说——弥勒尊者伏虎罗汉,自然也丰富了中国虎文化的内涵。儒释道三教,在中国影响深远,其与虎文化的相互渗透,促使了虎文化在传统文化中具有特殊的地位和作用。而西方吹捧的宗教和神文化,不只是束缚人、麻醉人,还是统治阶级压迫欺凌无产阶级的工具,也就决定了虎文化与奴性文化、跪舔文化的水火不容。

  当然,虎文化还有其它特点,但上述的四个特点足以说明我们的传统文化尤其是虎文化,不仅具有正气凛然的阳刚之气,而且蕴含着驱邪除妖保卫民众的斗争精神,既能带来气吞万里如虎的自信和自豪,也能滋养猛虎下山的刚勇和虎虎生威的精气神,充满着反对跪舔文化、乞求文化和奴隶文化的浓烈气味,散发着威武不屈的昂扬力量。这表现在虎文化聚集的反映在社会生活的文化自信,从小孩子一生下来常用“虎头虎脑”夸赞孩子的可爱,常拿虎子、虎崽、小虎、虎妞为孩子取名,为图吉利戴帽要戴“虎头帽”,穿鞋要穿“老虎鞋”,连肚兜也绣上个老虎头,到长大成人大步走路叫跨“虎步”,长得壮实叫“虎背熊腰”,精神旺盛叫“虎虎有神”,胆子大的叫有“虎胆”,本领大了的叫“如虎添翼”,若探险精神叫“敢闯龙潭虎穴”;从当了将军被誉为“虎将”,将军办公的帐篷叫“虎帐”,摆点架子就说是有“虎威”,能冲锋陷阵打胜仗的叫“猛虎下山”,耍起大刀来叫“虎虎生风”,扑倒敌人“饿虎扑食”,到旁观两方斗争以便乘机从中取利叫“坐山观虎斗”,使用计谋调动敌人的叫调虎离山,倒霉时被称作“虎落平阳”,人老锐气犹存叫做“虎瘦雄心在”,等等,人生从小到大,从建功立业到垂老暮年,都离不开这个“虎”字,充分表达了对虎文化的依赖与信任,也显示了汲取虎精神虎斗争品质的重要,验证了伟人关于“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的英明论断。再比如历史悠久的虎书画,既能成就众多名人大家,也淬炼出自信的虎气,虎的书法大家皆以“虎”字,表达虎啸风生、横扫千钧的骨力和潇洒俊逸、遒劲老道的功底,虎画家则把虎人性化、把虎当人画,还画出了虎性、虎情、虎心、虎意、虎思和对人生、对自然的感悟。据说唐代颜真卿《裴将军诗》的草书“虎”字,一笔而就,随意天成,遂悬于中堂镇灾避邪,暗喻一生通达顺畅、平平安安。而素享画虎盛名之清末任伯年,则画了个山洞口的老虎后半身,尾巴竖起,后脚一提一落,正在进洞的老虎,回击富豪让画半只虎的刁难戏弄,无情挖苦讽刺了富豪的傲慢,也显示了知识分子的傲骨和自尊。显而易见,虎文化,不只是虎生肖文化那么狭隘简单,是传统文化乃至民族文化自信积累的表达,也会聚集对中国传统节日、中医药乃至中国特有文化的自信,甚至增加对中国道路、中国制度、中国理论、中国文化自信的底蕴,它与那种对自己民族文化不看好,对自己国家道路制度不自信的人,无疑是一个巨大讽刺和鞭挞。

  最近上海和吉林都是疫情汹涌,所不同的是,这波疫情的震中——吉林市,却已悄悄实现社会面清零。何为社会面清零呢?就是所有的新增都是来源于管控区,意味着病毒的传播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社会上已经没有阳性感染者。其实早在此之前,吉林下决心说要尽快实现社会面清零,只是并没有被人在意,还有人在冷嘲热讽和唱衰。甚至还有人扯上了地域黑,说东北发展差的原因,就是因为吹牛不上税。面对流言蜚语,吉林人充满上下团结、勇敢坚强、坦诚率直的自信。充满对中医药抗击疫情的自信,所以有了社会清零的战果。这个消息,让吉林人为自己的中医药自信热泪盈眶,也被淹没在上海的海量信息之中对比上海市与吉林省抗疫,从某种程度上说根本差别就在于中医药的运用以及对待中医药的态度。由于疫情严峻,很多上海市民最近都收到了防疫中药包,其中既有中成药,也有各医院自制的特色防疫方剂。可很多人却迷信西方的特效药“拒绝一切中药和中成药”,就连发放中药的一方,也发出“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清楚”,让大家“谨慎服用”的提示,也毫不自信。反观吉林,把控制疫情重点放在“防”,发挥中医药优势的“防”,为了早“防”将抗疫关口前移,紧急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我省新冠肺炎中医药预防干预工作的紧急通知》,指导各地合理划分两类人群,科学分类施治。长春中医药大学更是在《长春中医药大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方案(试行第五版)》基础上提供了奥密克戎感染防治方案(参自上海暴增7万人感染!但我更想说说那个悄悄“清零”的地方...,昆仑策研究院 2022-04-11)。抗击疫情2年多来,中医药以无数事实和疗效数据的独特疗效,彰显了抗疫的居功至伟,连外国都相信,可一些国人却对中医药的独特优势和有效性表现出特别不自信甚至否定,能不让人痛心疾首吗?

  前不久,有篇《解读<霓虹灯下的哨兵>的一组镜头》(昆仑策网 2022-04-06 )很火,火的原因就是,再现《霓虹灯下的哨兵》解放军战士制止美国强盗横冲直闯游行队伍的两种截然不同态度,一方面是群众对戴维斯野蛮行为和狂妄叫嚣的气愤,一方面是患有严重“崇美症”、“恐美症”的“眼镜先生”,拿与美国交易劝告众人别得罪美国人,一位青年工人耿耿正气的表态“天塌下来有我们工人顶着!”此中就反映着虎文化的自信,也是虎文化的现实解读,而在上海决战新冠疫情关键时刻,在一些人迷信美国的特效药,迷信洋人躺平的时刻,广为流传1964年拍摄的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的片段,具有虎文化自信和跪舔文化较量的深刻含义。因为与虎文化对立的,是中国100多年半殖民地屈辱历史在民族资产阶级及知识分子阶层形成的具有奴性“臣妾主义”,这种臣妾主义满足于一种为臣作妾的卑贱地位,自认为比美国、西方低一等、矮一头,面对洋人的胡作非为,不但唯唯诺诺大气不敢出,还振振有词阻止讥讽别人维护尊严和权益。此等充满奴性的“臣妾主义”,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的炮火下,特别是人民当家作主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建设新中国的豪气荡涤下退出了历史舞台,可随着西化渗透和历史虚无主义的猖獗居然又复活了,所谓“与美西方关系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不要让贸易战把中国逼左、逼保守了”的论调,就是货真价实的臣妾主义者,就是“眼镜先生”之“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与“还要同美国人做生意”恐惧的翻版。重温那位青年工人“天塌下来有我们工人顶着”的铮铮铁骨,重温来自人民当家作主的底气和来自居于领导地位的工人阶级的硬气,其实就是最好的释放虎文化的正能量。我们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为主的开放,与乞求性、依附性的半殖民地不可同日而语,我们坚持平等互利基础上与美西方的贸易往来,也绝不畏惧霸权主义所谓的制裁和封锁。伟人关于“多少有一点困难怕什么?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美帝国主义想打多久,我们就打多久”,就是真正充满虎气的自信,站起来的中国人民不吃洋人和臣妾主义那一套,就是虎文化释放的最根本的文化自信和民族自信。

  2022年4月

  【文/侯立虹,本文为作者投稿红歌会网的原创稿件】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