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孙锡良:要重视“胡某宇失踪”一事

2022-12-03 14:19:2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孙锡良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要重视“胡某宇失踪”一事

  江西上饶致远中学15岁中学生胡某宇失踪已经接近两月,活不见人,死未见尸,光天化日之下凭空消失。

  像我这个年纪且有子女的一类人,听到此类消息时特别难过,孩子说不见就不见了,报案不是案,调查无进展,这等于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有两位网友给我留言,问我为什么不写文章呼吁一下?我回复他们:“我跟大家一样,都是小老百姓,说话顶不得多大用。”后来,躺在床上反复地思考这件事,决定还是写点什么,有没有用不重要。

  去年末,江苏徐州的铁链女事件闹得很厉害,当地事先也是不当回事,以为做几次回应就完结了事,结果呢?大到不可收拾。

  也许江西孩子失踪这件事在部分人看来还达不到那个影响度,一个人的事,能影响多大呢?

  最近几天,除了网络上看到许多猜测性文章之外,又听到诸多身边的传言,主要还是把网上的传言现实化,大家不只是疑惑,而且还表现出相当大成分的忧虑,对孩子们的安全不太放心。

  在讨论“胡某宇失踪”之前,我想旧事重提,湖南的“操场埋尸案”大家应该没有忘记吧?也是发生在校园,一位正义的老师突然消失,家属报案后,派出所也仅仅只做了笔录,并未做刑事立案,一个中学校长就这样把一起杀人埋尸大案隐藏了16年,这是多么大的悲剧啊!

  在该案被破后,人们纷纷高呼“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我又在想:为什么总是让正义迟到?早到不是更好吗?

  关于“胡某宇失踪事件”,至少有以下几个疑问需要得到明确解释:

  第一,这起事件会不会再次成为谜案?“操场埋尸案”之所以成为令人痛心的长期冤案,主要原因就在于当时并没有及时立案侦破,并不是所有案情都能碰到“特别的时间点”。胡某宇的失踪,所涉范围并不大,监控盲区也不多,应该不至于成为福尔摩斯作品中的奇案,拖得越久,破案的可能性会不会越小?

  第二,2019年是否真的发生过失踪案?据网传,2019年该中学也发生过一起女性失踪案,说是最后以赔偿150万元了结。到目前为止,关于此流传未得到任何方面的回应。本人暂时持怀疑态度,但希望看到当事学校和当地主管部门的明确回应。

  第三,网传致远中学某王姓化学老师跟失踪学生有某种纠葛关系,是否属实?这个关系据说还包含另一女生。传言如此广泛,有关方面为何不置一词?假若属实,此情节应该是失踪事件的关键点,或者说是侦破点。淡化这一传言,似乎表明地方对该事件的某种不重视。

  第四,监控视频是否真的被动过?到目前为止,警方也没有给出明确说法,对传言中事件发生后到过监控室的人也未给出明确对错的认定。唯一听到的说法是,监控有盲区,学校有责任,如果监控有删除,学校也有责任。删除监控,仅仅只是监管责任的问题吗?到目前为止,本人选择不相信视频有删除。

  第五,校园谣言的放大影响有关方面考虑过吗?胡某宇失踪已经近两月,围绕着这起事件的议论已经扩散到其它的人口失踪案例中,进一步放大了人口失踪恐慌情绪,甚至有人把人体器官非法买卖跟校园失踪事件联系在一起,坊间一听此传言便大惊失色,有越传越神秘之趋势。神秘到何种程度?说胡某的身体已经被化学溶解了。不可小视啊!不信谣是一种定力,但事件无进展,没有定力的人便会多起来。

  暂时破不了案,难道对传言做个回应也做不到吗?沉默是否都是好事?

  如何让这些传言或谣言不对社会产生更大的负面影响?

  最可行的选择是:尽快立案侦察,尽快给社会一个交待,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本人的建议是:省级公安部门介入。

  这件事,如果没有能力做到翻山、打洞、钻下水道、完整回看全县域视频记录,恐怕很难有快速找到真人的可能性,而要下决心做到这些,依靠该县已经可能性不太大。

  任何人都不要轻视这起事件,它绝对不是一般的人口走失,不要生硬套用立案条件,人命关天的大事,办好了,赢民心,办不好,失口碑。

  时间是否真的可以消化这起失踪事件?

  不可能,这事发生在校园。

  孩子的父母和家人一辈子都不会选择遗忘。

  身为孩子父母的天下家长也不会真实地选择遗忘,只会默默地记在心中。

  如果江西能快速找到胡某宇,不管是何种状态,我都会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对其表示感谢,真心的感谢!我对江西警方仍抱有很高的期望值!

  附言:

  1,江泽民同志的逝世是党和国家的损失,他的贡献将会铭记在我心中。

  2,三支亚洲足球队进入世界杯十六强淘汰赛,值得祝贺!有些人因为讨厌日韩而讥讽日韩足球胜之不武。我本人对日韩足球的成功表示佩服,能打进世界杯决赛,证明他们都比我们强,能打进十六强,再次证明他们更强。中国足球在冲出亚洲之前,中国人最好先打开胸怀,不要事事狭隘,仇恨也得有个边界,有不行的地方就承认。

  写于2022年12月3日星期六

  【文/孙锡良,红歌会网专栏学者,独立时评人。本文原载孙锡良新公众号“孙锡良B”,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