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春雨

2020-03-26 11:20:2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当代阿Q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夜,睡的晚。清早,醒来已经是早上快到六点了。天命之年后,也不知咋搞得,无论睡得早晚,早上醒的都不迟,今天还算是迟的。

  这几天,天暖和,晚上都不拉窗扇。醒来后,听着风吹的窗扇子,咣当咣当地响个不停。心里想要坏事:老伴觉轻,有动静就惊醒。一般而言,人家是宁可听响也不起来关窗的。果不其然,赶紧起床到阳台上一看,窗子原封没动,纱窗照样被风吹得咣当咣当。默声嘟囔:猪脑壳,睡不着活该。

  “看什么,昨晚就下雨了。黑呀,也不关纱窗,咣当了半宿,闹的人家也没睡好。”老伴埋怨说。没接她的话茬,唉,一声长叹!

  站在阳台上,拉开纱窗,探出头。风冷飒飒的,天灰蒙蒙的,楼下马路都积水了。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今天春第二场雨。远处,东、南方向的塔吊大概不怕冷。也是,时下无论大小城市周边,假如没有几十座塔吊,都不好意思叫城市,自然县城也不免俗,所差的是塔吊的数量。由于这场新冠肺炎疫情闹的,工地暂时还没有完全复工,否则绝不敢晚上不拉窗。

  早饭后,估计天不下了,下楼上班,没带雨伞。经验主义往往搞错,结果又返了趟楼上。

  我他奶奶,楼前的马路被上班的汽车堵死了。马路又积水了。不过俺徒步走,可以走人行道,那点小水岂奈我何!但穿过马路的时候,就坏菜了,只能踮起脚尖,行草上飞,鞋面是不顶了。

  过了路口,心里骂道:妈的,城建土地部门太可恨,只知道收钱批地盖楼,咋就不知道治理下水道啊,那么点小雨都积水,我也是醉了。规划,看来是有规无划,还不及俺村过去的封建乡绅呢。马路上的下水井盖,盖子上两个铜钱大的窟窿,排个鸟水啊。

  马路两边的商铺彩钢瓦,被雨水打的叮当响。檐瓦口上,不住地排水,每股水不大,但积水就成了马路河了。城市硬化是好看,但渗水蓄水功能就成问题了,雨水不渗地表径流,而地下水开采越来越大,地下水不枯竭才怪呢!不过,俺村是全县丰水区,大不了退休回村住去。

  一路无话,马路上汽车拥挤。偶尔电车上的美女,骂几句不长眼的司机,开车不躲闪,溅了人家一身黑水。人行道上的步行族,裹上了冬季的厚衣,打着伞步履匆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