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社会

黑煤窑开在镇政府门口,太讽刺了

2021-12-22 05:18:03  来源: 侠客岛   作者:点苍&云歌
点击:    评论: (查看)

  不久前,山西孝义西辛庄镇杜西沟村发生一起非法盗采煤炭引发的透水事故,导致22人被困,2人遇难。事发后,吕梁市、孝义市两级纪委监委启动调查问责,孝义市委书记、市长、副市长被免职,涉嫌非法盗采的8名主要嫌疑人被全部控制。

  有媒体调查发现,涉事煤窑暗道入口距当地村委会仅100多米,与镇政府直线距离1公里;事发前,该煤窑安然经过数次督查,被两次举报,均继续生产

  黑煤窑能堂而皇之开在基层政府门口,到底是谁在撑腰?

  

  透水事故发生时,有25人在黑煤窑内进行盗采作业。一名获救矿工称,没有一点预兆,水突然就进来了,有工友呛了水,被捞上时已经快不行了,嘴里一直喊:“救命啊,我想孩子,爸爸快走了……”

  更可恨的是,事故发生后,黑矿主没有第一时间进行抢险救援,当即拍屁股逃离现场,致使救援队伍无从知晓井下构造和被困矿工位置,救援一度困难重重。

  据了解,发生事故的黑煤窑是2018年开始修建开采的。当年7月,煤窑被村民举报后暂时关闭。2019年,现任矿主出资收购。不久后,煤窑再次被村民举报,但矿主未受任何处理,煤窑也未被实际取缔。今年8月,经过改造的煤窑重新开工。11月初至今,已累计销售煤炭近2000吨。

  为了掩人耳目,这座黑煤窑在建造上颇费心思。它紧邻公路,外围设有2米多高的围挡掩护,煤窑出口装有液压门,覆以黄土杂草伪装。而在煤窑内部,还有一条170多米长、装有专门传送带的运输暗道,一间百余平米的大车间,以及案发时依然堆有近百吨煤炭的临时仓库。

  黑煤窑近在咫尺,当地执法人员哪怕再怎么后知后觉,也总能发现动静,更何况还有村民举报。但煤窑建成3年多,始终无人过问。

  

  孝义是山西“煤铝之乡”,西辛庄镇是典型的资源型乡镇。公开信息显示,该镇煤炭资源丰富,埋藏浅、易开采,上世纪90年代,全镇有证煤矿75个,2008年煤炭资源整合前有证煤矿24个。经过多番整合、整顿,现在西辛庄镇只保留了1个整合煤矿。

  应该说,经过前些年的整顿,当地煤炭生产规范了不少,一段时间内,黑煤窑销声匿迹,但如今为啥又死灰复燃了呢?

  执法人员称,山西部分地区煤炭质地较内蒙古、陕西更优,属稀有矿产资源。尤其今年煤炭量价齐升,优质煤炭价格高涨至2000元/吨,一些不法分子为牟利不惜铤而走险。黑煤窑因为可以躲避税收等问题,生产成本至多300元/吨。真是暴利!

  新华社报道称,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里,此次出事煤窑即通过盗采获利超百万元。获救矿工说,煤窑竖井下有七八个工作面,有时一晚能产近30吨煤,矿工单晚收入最高1000元,部分矿工月收入过万元

  敢做这样的非法盗采生意,光胆子大显然不够。有相关调研经历的业内人士告诉岛妹,此类黑煤窑经营分工明确,有商人开辟市场渠道,有地方团伙打好掩护,有村镇干部多方“协调”,还得有当地行政执法队伍内线予以“放水”。

  总之,盗采背后是完整的基层灰色利益链。有知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一个黑煤窑从开建到出煤,光购置设备、打点关系,保守估计都要1000万元,这些关系至少包括乡镇政府人员,县级自然资源、公安、矿业秩序督查等部门人员,还有个别县级领导

  12月18日,吕梁市召开打击盗采矿产资源专项行动动员部署会。市委书记孙大军在会上说,敢开“黑矿”的,必有保护伞,想当好“黑矿主”,必须要摆平与有关方面的关系,这是铁律,必须在全市干部队伍、公职人员中来一次大排查、大起底,坚决纠出内鬼,彻底清除干部队伍中的毒瘤。

  有保护伞才能安然躲过各种“风头”,执法人员检查黑煤矿时,矿主明确“意思”一下,检查人员就撤了,有的矿主甚至手握个别领导的“特赦令”,检查人员查都不敢查。具体到这次出事的黑煤窑,鼓风机、装载机、提升绞车、380伏电压线路一应俱全,远超一般意义上的小打小闹,背后的“保护伞”可想而知。

12月18日,多辆警车停在黑煤窑外。图源:网络

  

  2019年以来,孝义市先后开展过“打击私挖滥采冬季行动”“打击私挖滥采专项整治‘回头看’行动”“严厉打击非法违法采矿行为百日攻坚专项行动”,但明显没有根治。

  煤炭盗采案件屡禁不止,本质上是灰色利益对基层治理能力的侵蚀和挑战,导致利益链条上的各方联手抵制各类整治行动。虽然县级政府设有相关行政部门、执法队伍,专门对煤炭开采等资源型项目进行监管,但这些监管仍有空子可钻。

  比如,一般县级执法队伍人员有限,执法半径长,难以开展长期有效监管,而作为属地管理的乡镇政府却缺乏执法权。同时,受制于基层“熟人社会”的运行规则,乡镇政府不易进行近距离监管。岛妹曾听说一个案例,某乡镇干部半夜接到举报后,连夜赶到盗采现场,盗采者被抓了个正着。但仗着人多势众,盗采者居然对乡镇干部毫不理睬,开着大货车扬长而去。

  从根本上讲,要治理黑煤窑,还是要理顺基层行政治理机制,系统清理滋生灰色利益的土壤。比如,目前全国多地进行的基层综合行政执法管理体制改革,一个重要的改革方向就是执法力量下沉,在乡镇设立综合执法中心,让乡镇切实拥有执法权。同时,常态化的扫黑除恶斗争已大幅压缩基层灰色利益空间,但要彻底清除,仍需进一步规范基层权力的运行

  吕梁市委书记孙大军认为,一些地方私挖滥采由来已久,根本原因是有关党委、政府和监管部门失职渎职。对村干部与盗采分子相互勾联、沆瀣一气的,必须查处;对私挖滥采行为听之任之,不制止、不上报的,必须免职;对不掌握情况的懒官、庸官、糊涂官,也必须免职。

  说到底,煤矿盗采的背后还是基层政治生态、治理能力和效能的问题。只有让整治行动真正深入肌理,粉碎各种基层人情网、灰色利益网,黑煤窑才可能真正消失。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