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吴铭:我很喜欢胡大树——回味电视剧《特赦1959》

2019-09-04 14:48:15  来源: 立寒秋  作者:吴铭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部电视剧好看,让人回味无穷。除了喜欢听结尾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还有剧中几个人物,特别让人喜欢。

  我最喜欢的是功德林战犯管教所的副所长胡大树同志,这个角色好,真实、生动、有血有肉,演员演得非常好。

  胡大树同志,立场鲜明,嫉恶如仇。虽然有些鲁莽,对政策的理解也不那么到位,也犯过些小错。我之所以喜欢这位同志——应该叫前辈,是因为我的思想水平、觉悟水平,大约和他差不多,所以,容易和他产生共鸣。

  比如,黄维这个反动派死硬分子,听说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打了大胜仗,这家伙居然差点没气死。胡大树同志对于救治这个的反动分子,是不那么上心的,或者说,是盼着这个家伙快死的。看到护士梁冬芳要救黄维,胡大树却说,你要是不救,他就是自然死亡;你要是救不好,就是你害死的,希望以此吓住梁冬芳。除了因为黄维在管理所死不改悔之外,黄维在淮海战役的战场上,使用毒气,杀害无数解放军战士,我想,每一个解放军、每一个革命群众,都会对这种惨无人道的战争恶魔有这种刻骨的仇恨。

  我也同样如此。所以,当看到胡大树不愿意抢救黄维时,我很有同感。甚至,我还有这样的想法,如果我遇到了蒋家的后人,遇到湖南军阀何键的后人,遇到马步芳的后人,我到想问问他们,你们怎么看待你们先辈残杀共产党和革命群众的事?你们真的就那么心安理得吗?你们没有一丝愧疚吗?你们不欠中国人民点什么吗?

  我们现在缺乏的,就是对阶级敌人的这种刻骨铭心的恨!我们自然不应该把前一辈的仇恨记在其后代身上,因为我们是共产党人。但是,我们不应该忽视,这些反动派的后人就不把他们其前代的仇恨,记在我们身上!

  胡大树和战犯蔡守元曾经共同赴西南战场,开展敌工工作,就是劝降蔡守元的老朋友。任务完成得不错。因为这项任务,胡大树和蔡守元成了朋友,关系自然要比胡前辈和其他战犯的亲近一层。胡大树会搞“不正之风”,他让蔡守元保留了自己算卦用的罗盘。老实说,如果是我,可能我也会这么搞,虽然我也知道这么搞不对。

  大约是电视剧的倒数第二集,在王英光、梁冬芳的婚礼时,胡大树故意从前排跑到后面,坐在一位美女身边,还拼命给这位美丽的女子送花生、瓜子、糖果,大献殷勤。我们的这位胡前辈,这是在追女孩。眼光不错呀,胡前辈,那女孩确实很好。我想胡前辈肯定成功了,然后,生出五六七八个聪聪明明、健健康康、白白胖胖、漂漂亮亮的小娃娃,有男有女。革命家庭,人丁兴旺,多好。他们应该是60年代初结婚,而我国一胎化计划生育是改革开放后实施的,胡前辈夫妇有足够的时间生出这么多娃娃。不过,给的镜头太少,不能让我看到结果,有些遗憾。

  胡大树和贺政委争论,贺政委说这些战犯必须改造好,这是毛主席交给我们的政治任务。胡大树说,要是这些反动分子能够改造好,我就爬上房子学鸡叫!这样打赌,说明我军的上下级关系,多么融洽、团结,下级可以这么和上级讲话,这不就是“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吗?

  今天,有好多军队单位,片面强调所谓上下级关系,甚至还讲什么“服从是军人的天职”这种只有国民党反动派才讲的混账话。在军队中,政治民主、军事民主、经济民主,我党我军的这个革命作风,已经很难看到了。谁敢向领导提意见?谁敢和领导争论?下级的调职、评优、转岗、任务分配甚至住房、家属随军、子女就学等一大堆事,都要由领导决定,“一级管一级”,下级有一大堆把柄抓在领导手里,有很多事要求领导“栽培”“关心”,谁敢得罪领导呀?提意见,自然更不敢;平等、民主,自然不敢想;即使是搞群众路线教育期间,也不敢想。坚持我军革命精神、优良传统和光荣作风的人,肯定要得罪领导,肯定吃不开,肯定是不懂事,肯定是混不好;而个人主义者、别有用心者,逢迎拍马、行贿受贿,巴结领导,自然混得好、吃得开,这就形成逆淘汰,大大败坏了我军风气,导致腐败从生。军队是不能搞小圈子、不能拉拉扯扯、不能搞人身依附,而三大民主不再,军队上下级关系如此分明,自然,如胡大树和贺春年那样的团结、融洽的上下级关系,也就无法再现了。

  如果有问题——不管是私事还是公事——找组织就能公正合理地解决,谁还愿意搞小圈子、拉拉扯扯、人身依附?谁不想堂堂正正、光明正大?谁不想做一个坚定的革命战士?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