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安生:与读者闲聊

2022-11-16 10:57:12  来源: 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公众号   作者:安生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和大家分开一个月。

  曾经写过暂时分手莫踌躇,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意外。

  这段时间,知乎、微博、星球,还都正常。

  微博上阅读个位数,知乎上没有赞的,基本都是被屏蔽了。

  各个平台的标准是不一样的,有些内容,知乎发不出的,微博能发;微博发不出的,知乎能发。

  星球发一些独立的内容,很少,很有限。毕竟,星球的主要目的是保持联系。

  两个平台同时发,能看出两个平台审核员的标准的差异。

  我原先在微博上的号,得罪了菊花公司,被封。说是违犯国家法律,其实这之中有多少私货,只有各平台自己知道。同样的内容发在知乎上就没问题。

  同理,有些涉及医疗公司和核酸公司的话题,涉及晋凉公结局的话题,在知乎上就困难。在微博上就宽泛得多。

  今年以来,关于菊花公司的负面话题越来越多了。其实原来也有,不过要么被水军淹没了(知乎),要么被平台封号了(微博)。

  今年这些声音能发出来了。疑似因为菊花公司利润下降了,削减公关费了。水军所编裁员了,给各大平台的咨询、公关费也少了。

  许多事情,背后都有经济原因。

  河南郑州某社区书记没出席女儿成人礼,同一个公司的两个号一个捧,一个踩。左右互搏,为了流量。

  流量为王的时代,有流量就有利润,至于说的什么,并不重要。越耸人听闻越好,越吸引眼球越好。嘴上都是那啥,心里都是生意。

  当年抗日剧容易过审,于是一系列的抗日雷剧。什么手撕鬼子、裤裆藏雷、手榴弹炸飞机、锄头砸飞机、射箭打鬼子、和尚打鬼子、尼姑打鬼子、小孩都用弹弓打鬼子……

  赚流量加洗钱,反智狂欢。

  现在,抗日雷剧消失了吗?消失了,也没消失。抗日雷剧少了、没了,变成另一种形式投胎转世了。

  假设全国14亿人,每人每天清醒的时间为16小时,其中4小时可以用于休息。那么全国每天的流量是56亿小时。每人每天大约都要看看中央台,按每人1小时计算,中央台每天的流量大约14亿小时,每个月420亿小时。

  我的号,每个月大约4-5篇长篇,每篇长篇按1小时,1.5万人阅读计算,大约6—7.5万小时。如果阅读量达到2万,就是8—10万小时。

  相比全国总流量1680亿小时,实在微不足道。不过,要想继续增加阅读量,内容就要进行大规模的调整了。

  一要吸引眼球。据有关调查,中国互联网的主流网民的受教育水平是初中,年龄在35岁甚至更低。这种情况下,给他们讲一些比较深奥的内容,比如马克思主义,比如阶级,比如帝国主义战争,比如滞涨,是很难吸引他们二次转发的,不如直接灌输能够刺激仇恨、恐惧、狂妄等激烈、极端的情绪的内容。二要政治正确。如果达到每篇10万+,每月40-50万小时甚至更高的流量,自然就必须考虑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全球如此。《王牌特工》之中,一群美国南部的教徒在教堂里礼拜,大声叫嚷“洪水、艾滋病……是上帝之怒”,这就是当地的政治正确。特工哈里哈特起身离去,激起一名愚蠢的女教徒的不满,后面就是血肉横飞教堂大战……多说一句,教堂大战,教堂中疯狂的教徒全部死亡,自然让人觉得幕后黑手残忍。但是,另一方面,那些疯狂的教徒也不能算心智健全的人,他们完全能以上帝的名义对其他人干类似的事情。这样狂躁的蠢货,自古就很多,不然也不会有中世纪。周兴、来俊臣是坏,他们是蠢,他们的数量远远多于周兴、来俊臣。

  两者结合,需要能传播什么样的内容,或者说,能传播什么样的内容呢?

  我不能传播那样的内容。

  有蠢货私信我,说我为什么读者减少,读者数量不足,指责我从今年2月24日以来的立场有问题。这还用他教吗?如果想收割流量,该写些什么,我心里有数。即使会像激怒那个愚蠢的女教徒一样激怒他,我也要保留自己的观点。

  任何社会运动都离不开经济基础。一些人批评我接广告,他们是否考虑过,他人为他们免费提供万字长文,是否需要相应的回报?我需要未雨绸缪,积累一定的物质资源。

  但是,我不会本末倒置。

  这一个月之中,看了一些书,看了一些电影和电视剧。

  有一个截屏,很多人都知道。但是知道这个截图出处是《巴比伦柏林》的不多。《巴比伦柏林》可以认为是《我们的父辈》的前传,讲述的是1929年纳粹夺权前夕的故事。

  当时的德国,经济极度困难,警察局临时雇佣的女文员夏洛特要靠卖淫补贴家用。白天是临时辅警,晚上是性工作者,大家情况都差不多,见怪不怪,心照不宣。

  德国社会矛盾尖锐对立,处在十字路口,可能按照军人的意愿退回君主制,可能按照垄断资本和小资产阶级的意志进化为法西斯,也可能按照工人的意志转变为社会主义国家。最终,右翼势力联手,军人、垄断资本和小资产阶级结合,法西斯上台,重新武装,对外扩张。苏联默许下,德共被镇压。

  《巴比伦柏林》之中,纳粹分子冒充德共勾引负责政治警察犹太议员的女仆,伪装成自己遇害,让女仆配合他们,暗杀了议员,然后嫁祸给女仆和德共,并且要判处女仆死刑,杀人灭口。

  这些小资产阶级纳粹分子,或蠢或坏,或者既蠢且坏,不择手段,使用一切下三滥的手段,打击任何他们认为危害德国的人。这些人开始在打砸抢犹太人和其他左翼人士的过程中,获得一些财物和住宅,后来大概率在战争中伤亡。纳粹分子把单纯的女佣当用后即弃的工具,其实这些纳粹分子自己也是用后即弃的工具。他们这么想当炮灰,那就让他们去当炮灰吧!

  垄断资本获得大批订单,但是也由此成为纳粹的附庸。德国施行统制经济,一切生产行为全由纳粹计划制订。所有劳动力和生产生活必需品都受纳粹控制,议会被解散,垄断资产阶级虽然有钱也无法影响劳动者,更无缘插手政治,失去权势。一些人逃离德国,一些人老老实实低头为法西斯服务,两股战战,噤若寒蝉。

  当时支持纳粹上台的国防军军官,大多尉官升校官,校官升将军。肩上的星星不断增加,出人头地。升官之后,他们要为第三帝国上前线。本来德国的国力就不如美苏英,加上希特勒的指挥,前线节节败退,军官团压力山大。

  最终,相当一批军官不能忍受希特勒,直接发动政变。然而,大势已去。武装政变很快就被镇压,经过搜捕、拷打和攀咬,逮捕名单不断增长。最终,7000名军官被逮捕,4980人被处决。长刀之夜和720事件之后的大屠杀,是希特勒集团对国防军军官团施行的两次大规模有计划的打击,当年支持希特勒上台的军官,大概率没有逃脱这两次打击。即使逃脱了,还可能被当做战俘绞死。即使没有绞死,他们也要在盟军的监狱里坐若干年的牢。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或者说,报应不爽,这些人都是自作自受。活该!

  不知《巴比伦柏林》之中,那些出场人物的最终结局如何,估计大多都是悲剧。

  左派和正直的人,大概率活不过纳粹掌权时代。右派和纳粹,大概率在战争期间或死或伤,其中年轻人伤亡的概率更高。

  左派和正直的人,纯属无辜。右派和纳粹则是求锤得锤,心想事成。

  当然,有一些真正的坏蛋,在战后毫发无损活下来,比如《我们的父辈》之中那个党卫军少校。他诱奸女歌唱家,对方怀孕后又把对方逮捕,并杀害了对方。

  战争结束,他为美英服务,因为他有丰富的反共经验。战后欧洲,各国共产党势力抬头,美英需要他这样的鹰犬和爪牙。

  他们能够逃脱,真是非常让人遗憾的一件事。

  星球有人问我,是不是该出去生活。

  我一直觉得年轻人有条件应该经常出去走走,开眼看世界,深入社会而不是走马观花。

  看看国外是不是传染病泛滥承载,是不是要冻死在冬天,是不是极度反华,外国人是不是和中国人势不两立。

  也应该看看国外是不是人间天堂,完美无瑕,社会成员是否平等,人民是否可以真正享受宣传的权利。

  不出去,就可能陷于信息茧房。

  有对比,才有比较和分析。没有自己的判断力、领悟力,只能人云亦云。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尽信书不如无书,没有足够的社会经验,缺乏自己鉴别能力,书不如少读。

  至于简体中文网,流量为王,为了流量各种手段不用其极。有些时候,还不如书。

  开眼看世界以后,再决定自己的选择。

  那时的选择会更明智,也会更坚定。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