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小说:第二阶段共产主义(十一)

2020-01-14 14:33:5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杨德宇
点击:    评论: (查看)

  从村城搬迁的第二天开始,村城市委市府除了要继续做好各区镇的搬迁工作,还要负责从北京上海及省城来的移民物资的搬迁工作。省城的移民物资比较简单一点,汽车可以直接开到宿舍楼下,北京的移民物资需要从村城车站转车,而上海的移民专列则需要在平川车站转运。当然,无论是村城车站还是平川车站,专列一到达,马上就会有车辆和人员安排转运工作。这给了这些远道而来的移民一种回家了的亲切感。

  这天上午十点不到,负责村城车站接车的人们已经齐聚车站。村城火车站位于村城北面,车站规模不是很大,却是一个非常现代化的车站。车站候车大厅宽敞明亮,在大厅的墙壁上,有两个巨大的电子显示屏,一个在播放着电视节目,另一个则滚动着列车的相关信息。功率强大的太阳能空调,保障了大厅能够冬暖夏凉,四季如春。当然,村城火车站并不是一个常规的或者说常设的车站,它的定位功能就是一个旅游车站和货运车站,就是说,当要走旅客或有货物需要运输的时候,列车才会在此停靠,就像今天这样,所以在一般情况下,火车是不在此停靠的。

  上午十点十分,北京发出的第一列客货混编专列抵达村城。专列一到达,广播里立刻传出播音员甜美的声音。“从首都北京来的各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大哥大姐,弟弟妹妹,各位亲爱的同志们,这里是村城车站。村城市热情欢迎来自北京的同志们。请各位移民同志先卸下车上自己的行李物品,然后,到候车大厅,领取你们的住房钥匙。请村城迎接的同志们帮助卸车。谢谢大家。”

  马博马斌兄弟俩也在迎接专列的队伍当中。在第十四节车厢,兄弟俩很快找到了父母和爷爷奶奶。“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欢迎你们来村城,欢迎你们成为村城人。”臭小子,你们倒先成为村城人了。”马向前说。 就是嘛。”兄弟俩笑了。 哎呀,我的乖孙子,你们好吧。”奶奶王玉华说。 奶奶,我们好着呢。”马博回答道。 兄弟俩都晒黑了,但看起来更加结实了。”母亲宁欣然说。兄弟俩点点头笑了。 这就叫劳动锻炼人嘛。”奶奶高兴地说。 爷爷奶奶,您二老这两年一点也没见老,还是和原来一个样子。”马斌说。 傻话,哪能不老呢。不老就成妖怪了。”奶奶笑着说。

  马博说:“奶奶,你们一定会喜欢村城的。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城市。” 是,我们会喜欢的。”奶奶点点头说。 爸妈我们先卸车吧。”马博说。在货车厢,一家人在村城接车的人们的帮助下,一起抬下了爸妈和爷爷奶奶带来的各种物品,床柜子等各种家具,冰箱电视电脑等各种电器,以及大量的书画衣物被褥等。兄弟俩不让爷爷奶奶动手,但他们是当然闲不住的,兄弟俩只好让爷爷奶奶拿一些轻一些的物品。最后,马博从车厢里把他们家的长安牌小轿车开了出来。汽车里,依然放着许多的物品。根据规定,金银首饰(藏品)古玩字画小汽车之类的物品都是要上交国家的。

  马斌说:“爸妈,爷爷奶奶,你们还有什么东西没有带来的吗?” 你这孩子,能用的东西,有用的东西当然不能拉下了,那会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也是对国家极端的不负责任。”马向前说。 东西扔掉容易,但扔掉在扔掉了资源的同时,也在制造着垃圾。就说我们这长安牌电动汽车,虽说不是很新,但质量却是很不错的。你说把它留在北京,北京是不需要那么多的。那么怎么办,能够扔掉吗?显然不行。还有爷爷奶奶的这许多的家具电器,这些家具可都是实木的,扔掉了多可惜,这些留着,你们以后不是一样都可以用吗?再说,如果有人需要,我们也可以调剂给别人一些嘛。”妈妈也说。

  马博说:“爸爸妈妈说的对。能用的东西是绝对不能扔掉的。”

  卸完物品,一家人又去帮助别人卸东西。

  移民们在前来迎接的同志们的帮助下,没用多少时间就从火车上卸完了全部物品。一时间,在长长的站台上,堆满了一堆一堆的各种物品。物品都卸完了,马博马斌挽着爷爷奶奶一起向候车大厅走去。

  候车大厅里,人太多,座位不够,年轻的人们把座位都让给了年长的人们,他们则心甘情愿的站在大厅里。

  村城市政府办公室主任黎平手握话筒,高声说:“请同志们各自找位置坐下。下面我们请村城市委副书记、市长周婧同志讲话。”大厅内立刻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周婧从黎平手中接过话筒说:“来自北京的各位爷爷奶奶,大伯大妈,大叔大婶,各位兄弟姐妹,同志们,你们好。首先,请允许我代表村城市委市府,代表村城人民欢迎你们,欢迎你们来到村城,欢迎你们成为村城的新居民。”掌声再次响起。

  周婧说:“村城是一座刚刚建成的城市,也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希望同志们从此喜欢这个城市,热爱这个城市,建设这个城市。一会儿,请我们的工作人员协助北京来的同志们,做好上交给国家的物品的登记工作,然后,帮助移民同志们把家具行李物品等装车,搬到家里去。其它的,我也不多说了。下面,请工作人员为同志们分发钥匙。”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黎平说:“下面,我喊到谁,就请举手示意一下。我们的工作人员会把钥匙送到你们手中。”

  宁欣然说:“她就是市长啊?这么年轻。” 是啊。她就是市长。”马博说,“她很年轻。不过,她虽然年轻,却是很了不起的。您以后慢慢就会知道的。” 马向前……” 到。”马博一边回答,一边举手示意。工作人员拿着钥匙往他们送了过来,马博也迎了上去,双手接过钥匙。

  马斌说:“爷爷奶奶,你们干嘛非要住养老院啊,和我们一起住不好吗?” 爷爷奶奶住养老院好。那里才是老年人待的地方。”马博说。

  奶奶说:“博儿说的对。我们老了,还是住养老院好些。”

  分发完钥匙,黎平又宣读了住养老院的人员名单。并请住养老院的同志们上大电客。 同志们,”大厅里,一个约莫五十多岁的中年人从工作人员的手中拿过话筒说,“我的儿子跟我说,两年多来,村城人民夜以继日,顽强奋斗,为我们建设了如此美丽的城市。现在,他们在搬迁的万忙之中还抽调这么多同志来帮我们搬迁。我提议,我们的东西搬完以后,也立即投入到村城的搬迁工作中去。同志们说好不好。” 好。”移民们异口同声的喊道。

  周婧说:“同志们,你们的热情是非常了不起的,我代表村城市委市府谢谢你们,同时也欢迎你们参加到村城的搬迁工作中来,但你们一定要量力而行,尤其要注意安全。”

  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移民们把汽车古玩藏品字画存折等登记上交给国家,然后有条不紊地把各种物品搬上卡车,向着自己的新家赶去。

  在北京专列到达的同时,来自上海的专列也到达了平川车站,来自省城的移民队伍也到达了村城。这一天,北京上海分别开行了十几趟专列。明天,两地发出的专列还会增加。

  就在这一天,不光机关企事业单位全部搬迁完毕,许多的居民也搬进了村城。这一天的搬迁,依然平安安全。

  吃过早饭,黄晓蒙闷闷不乐地坐在沙发上。几天下来,许多人已经搬进了村城,他的家旁边,许多邻居也搬走了。人们都搬家了,他的菜也就越来越没人要了。看着家里许多没有卖出去的蔬菜,他显出一脸的无奈。这么多年来,他凭着自己的勤劳和省吃俭用,也算积攒了一笔不菲的财富。两年前,当他得知中国即将进入共产主义的消息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极其抵触的。自己这么多年来,种菜卖菜,养猪养鸡,苦比别人吃得多,累比别人受的多,难道自己这么辛辛苦苦勤劳苦干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财富,就这么化为乌有了?他不甘心,他想不通啊,这样也太不公平了。

  有时候,他也会产生怀疑,这共产主义真能顺利的实现吗?会不会有一天会突然实行不下去了?尤其听说,以后钱都不要了。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没钱还像个什么样子嘛。没钱,这个社会消费会不会就没有控制,没有节制,那样会不会造成浪费啊。如果这个社会没有顾忌,又能维持多久呢。以后,什么东西都是国家的,人们还会爱护它吗,还会像爱护自己的东西一样的爱惜它珍惜它吗?共和国1958年吃食堂,人们是知道的,甚至可以说是记忆犹新的啊,现在这么做,难道就不会像那时一样倒退回去?在这种心态的支使下,两年来,他仍然不辞辛苦地拼命赚钱。在几乎所有的菜商都在降低菜价,少收或不收别人菜钱的情况下,他却是反其道而行之,他的菜价是最高的,别人给他整钱,他不找可以,如果谁带的钱不够或少给他钱,他是不乐意的。当然,对他的做法,并没有谁去和他计较。

  昨天,时不时会有车辆开到他家门口,但却被他以让别人先搬给支走了。眼看着邻居们一家家都搬走了,他的心里真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难道这天,真的就这么变了吗?他仍然将信将疑。

  妻子朱丹收拾完厨房,走了出来。她看见黄晓蒙坐在沙发上苦着个脸,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两年多来,她积极地投身到村城的建设之中,为村城的建设做出了自己应有的努力。这两天,她又和儿子们参加到了村城的搬迁工作之中。对黄晓蒙的抵触情绪,她是极其不理解的。可以说,整个村城地界,乃至全国,像他这样的人几乎是绝无仅有的。对于中国提前进入共产主义,谁不会为之高兴,谁不会为之欢呼啊。她和黄晓蒙结婚十几年,说实在的,他这人并不坏,而且也非常勤劳,也肯吃苦,为人也谦和,可是她就是不理解,他的思想意识为什么就这么的死板僵化,这么的不开窍,这么的与这么伟大的时代格格不入。她当然也知道这两年,他爱占便宜的事情。为此,公婆也没有少说他,两年多来,她也不知给他说过多少道理,但你无论怎么说他,他就是一句也听不进去。这几天,整个村城都在搬家,他不光自己不搬,也不愿意去帮助一下别人。你叫他去帮别人搬一下家,他只知道叫累,是断然不会去的。当然,他人还算规矩,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有的时候,她也就由他去,懒得去理他。可是现在,搬迁已经迫在眉睫了,隔壁左右许多都已经搬走了,他却仍然这么抵触,真让她受不了了。 我说黄晓蒙,你这是干嘛呢?你还真想螳臂挡车,阻挡历史前进的车轮?你就不怕被历史前进的车轮碾得粉碎。”朱丹越说越气,“我看你这人真的不可救药。”

  但不管朱丹怎么说他,黄晓蒙就是不理不睬的。“黄晓蒙,你快起来,和我一起去帮别人搬家。”朱丹不由得气的提高了音量。 你别嚷嚷行不行?你让我休息一下行不行?这么多年来都把我累死了,你不知道啊,你就不能让我消停一下啊?”“我看你不是累,你是心里有病。”“你才有病呢。”

  朱丹正要出门,不远处,一辆小汽车开了过来,在她家门口停了下来。 朱丹啊,你要出门啊。”原大队书记现村城市委常委统战部长沈惠娜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与他一同下来的,还有村城市长周婧。 周市长,沈书记,你们怎么来了。我正要去帮人家搬家呢。”朱丹说。

  沈书记说:“周市长特地来看你们了。” 朱大姐,你好啊。”周婧说着伸过手来。朱丹赶紧用双手握住市长的手说:“周市长,您好。您那么忙,怎么还能让您来看我们呢。” 应该的。”周婧说,“黄大哥在家吗?” 在家呢。老黄,周市长来看我们了。”朱丹把客人请进家里说,“周市长,沈书记,你们快请坐。”见沈书记和周市长到来,黄晓蒙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此时的黄晓蒙,心里面不免有些忐忑起来,市长怎么会来的呢,我也没犯什么呀?

  周市长怎么会来到黄晓蒙家的呢?原来,昨天晚上,黄晓蒙的三个儿子,找到了周婧的家里,周市长当时不在家里,他们就一直在周市长家外面等到很晚,直等到周市长回家。“市长阿姨,我叫黄智达,他们是我的两个弟弟。真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来打扰您。”见周市长走下汽车,几个孩子迎了上去,大儿子黄智达说。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周市长亲切地说,“来,孩子们,上家里去。” 不进去了。”黄智达说。 那怎么行。走,上家去。”周市长把他们请到家里,给他们一人拿了一瓶果汁饮料。 谢谢市长阿姨。”黄智达说。“谢谢阿姨。”两个小弟弟也说。 你们来多久了,一直在外面等着吗?” 阿姨,我们是为我们爸爸的事来的。”黄智达说,“我们找了几个地方都没有找到您,只好上您家来等您了。实在对不起。” 别客气。你说说,怎么回事?”

  黄智达简要地向市长陈述了自己父亲的抵触情绪,希望市长阿姨能够帮助做做自己父亲的工作。“市长阿姨,我们真的为我们的父亲感到难过,共产主义多好啊,谁都想早一点进入共产主义,可我爸偏偏就是想不通。”

  老二黄智中急切地说:“市长阿姨,就请您在百忙之中抽点时间帮我们劝劝我们的爸爸吧。”“阿姨,我们求您了。”老三黄智国也说。 孩子们,你们都是好孩子。你们要相信组织,组织上一定会做好你们爸爸的思想工作的,我相信你们的爸爸也一定能够想通的。”周婧说。 阿姨,您答应帮我们了?”黄智中说。 当然了。”“谢谢市长阿姨。那我们回去了。”“我送你们。”“不用阿姨。我们路又不远,骑自行车一会儿就到了。”“那你们路上注意安全。”“没有问题的。谢谢市长阿姨。”

  周市长送他们出了家门,看着他们骑着自行车远去。

  周市长环视了一眼屋里堆满了的各种蔬菜,说:“这么多蔬菜啊。” 是啊,现在要菜的人越来越少了。”黄晓蒙不好意思的说。

  朱丹拿出了几瓶果汁饮料,分别递给了周市长和沈书记他们。 谢谢。”周婧说。 周市长,您还谢什么呀。”朱丹说,“你们百忙之中还来我们家看望我们,我要谢你们才对呢。”

  周婧说:“老黄同志是不是生病了,怎么看着象有些不对劲啊?” 没有,没有。”黄晓蒙赶紧回答。 他身体没病。他是精神有病。”朱丹说。 你才精神有病呢。”

  沈书记说:“老黄啊,这几天人们都在夜以继日地忙着搬家,兴高采烈地迈向共产主义呢,你怎么象打不起精神的样子呢。” 我,我是确实有些不舒服。”不口吃的黄晓蒙此时显得有些口吃起来。 不舒服就上医院看一看嘛。”周婧说。 没事,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了。”黄晓蒙说。

  周婧没有直接说明来意,而是说起了黄晓蒙的儿子们:“老黄啊,你们的几个儿子可是非常了不起啊。将来一定会很有出息的。”

  说起儿子,黄晓蒙显出高兴的样子。他的几个儿子聪明乖巧,可以说,几个儿子就是他的骄傲。“您是怎么知道他们的。” 哦,昨天晚上,他们三个找到我家,说共产主义好呢。”黄晓蒙明白了,周市长今天来,是因为儿子。他不明白的是,即使他们的儿子不找周市长,周市长迟早也会登门的。 老黄啊,我们知道,这么些年来,你们一家起早贪黑,拼命工作,种菜还喂那么多猪。我想问你一下,你们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呀?”周婧接着说。 当然是为了孩子们了。”黄晓蒙不假思索。 进入共产主义,你知道对于人类,尤其对于孩子们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从此进入了天堂,人们梦寐以求的天堂。人们从此就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这该多好啊。中国现在在全世界率先进入共产主义,这可是中国人民的福气啊。”周婧说。 我就是想不通,这样不公平。现在有钱的没钱的都一样了。这公平吗?”黄晓蒙终于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什么?你那也叫有钱?你能有多少钱啊?我看你还真不知道什么叫有钱,你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啊。”朱丹忍不住生气地说。 其实,老黄的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这看起来似乎也确实有些不公平。自己辛辛苦苦积累的财富说没就没了,心里总会有些别扭,有些想不通的,是吧。可是你知道吗,这样的不公平恰恰是为了以后的公平,是为了以后社会永远的公平。”周婧说,“现在有些人钱多一些,有些人钱少一些。可是谁又能保障谁永远富有呢?任何人都保障不了。再说了,人们要钱干什么呢?不就是为了让生活变得好一些吗?可是,共产主义就能够保障人们都过上美好的幸福的生活,这是多好的事啊。既然共产主义能够保障人们都过上好日子,既然人们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都有国家保障了,我们还要钱干什么呢?是不是啊?”

  朱丹说:“共产主义多好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什么都不用你愁,什么都不用你操心,政府都给你安排好了,多好啊。你怎么就想不通呢?” 我知道共产主义是要在全世界实现的,你现在在中国一个国家实现,这靠得住吗,会不会半途而废,到时候搞不下去了,又退回来?”黄晓蒙说。 你的担心是完全多余的。”沈惠娜说,“你看看人们的热情和激情,共产主义可能半途而废吗?不可能的。它只会越来越好。” 老黄啊,有些问题你可能还没有想通想透,这我们可以理解。但中国在全世界率先进入共产主义,绝不是中国一时头脑发热做出的决定,而是中共中央经过全面认真慎重严谨的考虑和评估的结果,因为中国率先进入共产主义,中国是有着各方面的充要条件的。进入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全世界迟早都是要进入共产主义的,这是一种历史潮流,谁也挡不住的。”周婧说。 如果万一退回来怎么办?58年吃食堂,不也是昙花一现吗?”黄晓蒙说。 你不管别的,我只问你,共产主义好不好?”朱丹说。 那还用说,当然好了。”黄晓蒙说。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就是想不通呢?”朱丹说。

  周婧显然看出了黄晓蒙的担心。“你是害怕现在什么都交给国家了,一旦半途而废,你会变的一无所有,是吗?” 我是有这个担心。”黄晓蒙说。 这个你可以放心。居民上交给国家的一切,包括金钱,金银财宝,古玩字画等等一切收藏,国家都是要做登记的。在这里,我可以向你保证,如果共产主义真的搞不下去了,你所上交的一切,国家都将完璧归赵。” 那国家能不能给我出一个手续。”黄晓蒙说。 这是肯定的。”沈惠娜说,“每个人,每个家庭所上交给国家的一切财物,国家都可以给你一个清单。”

  朱丹说:“老黄,你干什么呀,别太不像话了啊。”

  周婧制止了朱丹,说:“老黄啊,你的担心是完全多余的。共产主义不可能半途而废。你提到了58年,现在和那时相比能比吗?那时建国才不过十年时间,而建国之初国家是个什么状况,那可真是一穷二白,一贫如洗啊,现在呢,现在国家建国已经是150年了,现在是什么状况,和那时是完全不能相比的。不说中国目前的工农业生产水平,就是在半个多世纪以前,中国的工农业生产养活中国人都绰绰有余,今天的中国进入共产主义,怎么可能会半途而废呢?”周婧稍作停顿,接着说,“你有思想顾虑,这不怪你。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我们应该向你道歉。但现在把话说明白了,你就应该放下包袱,积极投身到这场伟大的社会革命中来。你这样做,你的妻子,你的父母,尤其你的儿子们,都会为你高兴的。” 老黄,该想开了。”沈惠娜说。

  黄晓蒙站起身来说:“周市长,沈书记,谢谢你们到来。我今天就搬家。” 想通了,这就对了嘛。”沈书记说。

  这时黄晓蒙的老父亲黄超南和老伴一起走了过来。“老书记,大婶,你们怎么过来了。”沈书记见老书记过来,连忙站起身说。黄晓蒙老父亲已经七十多了,老人以前是村里的书记,后来还干过副区长。 黄老书记好。老夫人好。”周婧也连忙站起身说。 周市长,您那么忙,怎么还要您亲自上门呢。”老书记说。 爸,妈。”黄晓蒙也站立起来。“你别喊我爸。我不是你爸。”老人气咻咻的说,“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不谙世事的东西。” 还不向领导们认个错,赶快把家搬了?”母亲也说。 大妈,您可不能这么说,黄大哥能有什么错啊。”周婧说,“他只是思想上有一些疙瘩,想通了也就好了。” 想通了?想通了吗?”老父亲说。 想通了,真的想通了。”朱丹一边赶忙说,一边向黄晓蒙做着眼色。“想通了,真的想通了。”黄晓蒙说。 想通了就赶快搬家。”老父亲说,“不然,小心政府把你送进大牢。” 搬,搬,我们马上就搬。”朱丹说。 黄大哥身体好些了吗?”周婧说。 没大碍,没大碍。”黄晓蒙赶忙说。 如果没什么大碍,那就早些把家搬了吧。我看湾里已经搬了不少了吧。搬到村城多好啊,我们的村城那么漂亮,到了村城,也不用你爱人每天做饭了,每天衣食无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多好啊。”周婧又转向沈书记说,“沈书记,你能不能安排一下,早些帮黄大哥他们把家给搬了。” 没问题,市长就放心吧。”沈书记说。

  这时门外恰好有搬家的车队经过,沈惠娜赶紧拦住了他们。周婧说:“来,我们一起动手。” 周市长,哪能让您搬呢。”朱丹说。

  沈惠娜说:“你没见周市长的手上都贴着创可贴吗,这可是搬家受的伤。”

  黄晓蒙说:“这些蔬菜也搬了吧。” 当然要搬。这么好的蔬菜送食堂嘛。”沈惠娜说,“哎老黄,这蔬菜要不要开个收条啊?”沈惠娜的这一幽默,惹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不要,不要。”黄晓蒙不好意思地赶紧说。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