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张志坤:正确处理同新兴资本势力的关系越来越重要

2022-05-17 09:33:30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张志坤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在当今中国,作为一股重要现象,新兴资本势力的意见与情感变得越来越重要,只要他们高兴,许多事情都好办了,相反,如果惹得他们不高兴、不愉快,许多事情都要相当麻烦。

  这成了相当一些人、相当一些地方十分重要的一项工作,那就是通过各种努力,让新兴资本势力得到充分展示与发挥的机遇,努力做到让他们高兴,取得他们的认可,譬如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面向资本开辟各种绿色通道或直通车等等,有的地方甚至干脆喊出了要当好企业家店小二的动人口号。当然,上述这些工作的对象也包括公有制企业,不仅仅只是针对新兴资本,但新兴资本在其中显然占有十分突出和相当重要的地位,理由是民营企业为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事实上,我们不能不承认的是,在当今中国的有些地方、有些领域,新兴资本势力是不是高兴、是不是满意,已经具有决定性的意义了,已经远不是什么“大到不能倒”那么简单,而是具有操纵局面、左右形势、甚至是生杀予夺的决定性权力。譬如网络平台上几大门户网站,如网易、腾讯、新浪、搜狐,某种程度上还有“今日头条”等,这些网站对于相关舆论的取舍臧否就很说明问题,举凡他们所认可、所需要的东西,就大力推荐弘扬,而对于那些为中国说话,站在中国人民立场反霸反西化的东西,则往往就要予以压制、限流,直至屏蔽删除;举凡歌颂私有制、赞颂新兴资本及其相关势力的议论,尽皆畅通无阻、一路绿灯,相应地,主张公有制、批判资本主义的说法,则大都要都被铲除打杀。总体而言,各大门户网站依然是公知们基本舞台,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的正能量只不过是其必要的伪装与点缀,当然,各网站都有各自具体表现,但它们彼此之间的差别只有程度的不同,而没有本质的区别。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形,原因在于这些网站都在新兴资本势力实际掌控之中。从合理的政治逻辑出发,新兴资本势力也要打造自己的舆论阵地,也要牢固树起他们的自己的思想意识形态大树,这是确保其经济与社会地位的理论基础。

  从根本上说,对于中国的发展前途与未来前景,新兴资本势力有着他们自己的思想与价值诠释,在他们看来,中国梦就是个人发财梦,能个人发财就能实现中国梦,谁发财就等于谁实现了中国梦,相应地,不能发财就没有什么中国梦,因而,举凡一切有违他们发财、举凡一切对他们发大财、赚大钱构成障碍的东西,一概都要令他们不高兴、不愉快,都要引发他们激烈的反对和抵抗,这其中就包括中国抗疫中的“动态清零”政策。一个时期以来,“动态清零”政策之所以饱受攻讦,其深层原因概在于此。

  现在,中国新兴资本势力强大存在的客观性已经十分清晰地展现中国社会的现实当中,对此应该采取怎样的态度呢?

  最新提法是要“发挥资本作为重要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同时还要“依法规范和引导资本健康发展”。显然,这是一个高度辩证的思想路线及政策指针,将这一路线及相关政策具体落实到新兴资本身上,将发生两个方面的问题,其一支持,即新兴资本还要继续扩张,如此才能体现“发挥”的本意;其二是限制,“发挥资本作为重要生产要素的积极作用”这句话所没有讲出来的话外之意,就是资本还存在相当大的消极作用,还有出现不健康发展、恶性发展的可能,不然的话,所谓的“依法规范和引导”也就要无的放矢了,“依法规范和引导”之所以合理必要,原因就在于资本还客观存在不可忽视的破坏作用。

  既要支持,又要限制,如此辩证统一的关系之中,究竟何者为主何者为辅呢?

  有人主张对新兴资本还要大力支持,认为中国新兴资本势力还是太过软弱,应该进一步做大做强,理由是当今中国社会仍然是强权力、弱资本,从而导致企业家以其尊严为代价,而对一些官员低声下气、趋炎附势。他们对民营企业在推动促进中国经济发展方面给予很高的评价,认定民营企业“前途不可限量”。因此,他们提出的口号是“节制权力,解放资本”;

  有人主张对新兴资本要以限制为主,理由是今天中国无论是个体还是企业组织,在其语言、行为以及未来的愿景中,得到张扬的往往是金钱,似乎除了金钱外就一无所有,已经带有相当浓厚的“金钱原教旨主义”色彩。在这样的色彩之下,芸芸众生围绕资本为之服务,许多人甘为裙下之臣,已然形成空前庞大的队伍,这一队伍中有知识分子——这是其思想文宣笔杆子,有政府官员——这是其权力保障,有黑社会分子——这是其出警入跸的打手,等等,上述几种力量有机整合,在中国造就了数量可观的商业资本帝国,这就是那些所谓“大到不能倒”的东西。这样一种情形,就有可能要导致资本的“异化”,就要在相当程度上发生权力纵容资本、为资本推波助澜的问题,从而使资本释放出来的巨大能量,导致相关的资本势力为所欲为。建立在这样揭露批判的基础上,因此,他们主张今天的中国仍然不能忘掉民主革命孙中山先生的教诲,还应该“节制资本,扶助农工”。

  一方面主张要“节制资本,扶助农工”,一方面主张要“节制权力,解放资本”,这样两种主张的对立,折射出来的是资本与权力的矛盾关系。

  其实资本与权力这样的矛盾关系由来已久,在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上已经都有过十分精彩的演绎过程,也有过十分精彩的演绎结果。继续描述二者之间的矛盾运动属于学术研究的范畴,现实中的问题是,资本与权力在当今中国的矛盾对立统一运动具有怎样的未来前景,有没有一个谁搞定胜谁、乃至谁战胜谁的问题。

  就现实情况而言,权力与资本在中国谁主谁次的问题十分清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新兴资本势力也在共产党的全面领导之下,这是基本态势,也是可见未来的大势,对此不应该有什么怀疑。但不能否认的是,新兴资本及其势力不断做大做强,相应地,这股力量对中国社会的操纵能力及影响作用也越来越强大,这就使得正确与辩证处理权力与资本的关系变得日益紧迫。也就是说,搞好同新兴资本及其势力的关系已经不是一个经济问题,而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这个问题确实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了,甚至可以不客气地说,已经具有相当明显的颠覆性,其颠覆性依然表现为谁搞定胜谁、谁战胜谁的问题依然长期存在,并时时处于演进和演化的过程中。

  【文/张志坤,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