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库尔德问题是怎么回事?目前什么情况?

2017-09-29 09:19:56  来源:瞭望  作者:唐继赞
点击:   评论: (查看)

未标题-1.jpg

   在伊拉克中央政府以及伊朗、土耳其、叙利亚等邻国的强烈反对声中,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于9月25号如期举行了独立公投,并于北京时间27日晚公布了投票结果:92.73%选票支持独立。

  虽然支持票将以压倒性优势获得通过,但这次公投并没有法律约束力。

   库尔德问题是怎么回事?

  库尔德人是中东第四大民族,主要分布于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四国之中,此外还有少数散居在黎巴嫩和亚美尼亚等国

  在库尔德斯坦建立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国家,一直是各国库尔德人争取实现的政治目标,并为此进行了长年不懈的政治和军事斗争

  一旦伊库区宣告独立,不仅将造成伊拉克分裂,还可能使周边国家的库尔德人起而效仿,给动荡的中东局势增添更多变数,这是国际社会不愿看到的

  作者单位: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

  在伊拉克中央政府以及伊朗、土耳其、叙利亚等邻国的强烈反对声中,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于9月25号如期举行了独立公投,并于北京时间27日晚公布了投票结果:92.73%选票支持独立。

  虽然支持票以压倒性优势获得通过,但这次公投并没有法律约束力。因此公投并不会直接导致库区宣布独立。分析人士认为,面对伊拉克国内外齐声反对,当前实现库尔德人独立建国梦并不现实。

  库尔德人问题的由来

  库尔德问题是中东地区仅次于巴以冲突的第二大热点民族问题,以其复杂性和国际性闻名,其实质是库尔德人要求所在国政府承认其少数民族身份,扩大其民族权利,允许其民族自治或独立的问题。

  库尔德人是中东地区最古老的民族之一,是仅次于阿拉伯人、突厥人、波斯人的中东第四大民族。现今约3000万库尔德人生活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四国的交界处,被分划在四国之中。其中,土耳其1400多万、伊朗480多万、伊拉克450多万、叙利亚150多万,此外还有少数散居在黎巴嫩和亚美尼亚等国。也因此,库尔德人在政治力量、经济发展和与外界的联系方面都弱于所在国的主体民族。

  库尔德人有自己的库尔德语,不少人也会说所在国的主体语言如土耳其语、波斯语或者阿拉伯语等。库尔德人曾有过不同的宗教信仰,后来随着阿拉伯帝国的扩展,多数皈依了伊斯兰教。如今,绝大多数库尔德人是逊尼派穆斯林信众。

  库尔德人有着悠久的历史。公元前6世纪后,库尔德人先后被波斯人、希腊人、罗马人征服。公元7世纪阿拉伯帝国兴起并占领了该地区,16世纪时,作为库尔德人聚居地的库尔德斯坦被奥斯曼帝国占领。1639年,奥斯曼帝国与伊朗萨法维王朝签署《席林堡条约》,库尔德斯坦一分为二,大部分归属奥斯曼帝国,小部分划归伊朗。

  20世纪初,奥斯曼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协约国趁机瓜分其领土,不仅将帝国在中东的大部分土地划归英、法等国,还强迫当时在位的奥斯曼苏丹穆罕默德六世签署《色佛尔条约》。根据条约,奥斯曼的苏丹政府允许幼发拉底河以东、亚美尼亚边界以南、叙利亚和伊拉克边界以北的库尔德人占多数的地区脱离帝国的统治。

  1923年,土耳其国父凯末尔领导的革命成功后,《色佛尔条约》被《洛桑条约》取代。根据新条约,库尔德斯坦被再次分割,分别归属于土耳其和英国托管下的伊拉克以及法国托管的叙利亚,至此,加上之前被分割给伊朗的地区以及生活在前苏联的库尔德人,库尔德斯坦被一分为五。库尔德问题就此产生。

  由于历史上屡遭分割,库尔德人无论在哪个国家都属于少数民族,其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都十分落后,政治地位也明显低于驻在国主体民族,因此,在库尔德斯坦建立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国家,一直是各国库尔德人争取实现的政治目标,并为此进行了长年不懈的政治和军事斗争,但这一斗争从一开始就屡遭挫折。直到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美国打击和遏制伊拉克之后,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才获得事实上的自治。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萨达姆政权垮台后,库尔德自治获得了宪法和国际的进一步承认。

  公投遭遇强大内外压力

  按照伊拉克2005年通过的新宪法,位于伊北部的库尔德自治区享有高度自治权,拥有武装部队,库尔德语同阿拉伯语一起被列为伊拉克官方语言。

  但是,在伊拉克前任总理马利基任内,中央政府与库区在石油收入分配和领土归属等问题上矛盾尖锐。马利基政府削减了对库尔德人的财政拨款预算,并对库区实施经济制裁。现任总理阿巴迪2014年上台后,这些矛盾不仅没有得到解决,2014年以来作为伊拉克抗击“伊斯兰国”中坚力量的库尔德人的武装组织,还首次控制了库区之外本来与中央政府存在争议的很多地区。

  地盘扩张强化了库尔德人的政治和经济诉求,也助推了库区摆脱中央政府控制、寻求独立的欲望。

  今年6月7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发表声明,宣布今年9月25日在库区以及辖区外的库尔德人控制地区举行独立公投。举行公投的范围包括库区三个省份杜胡克、埃尔比勒、苏莱曼尼亚以及由库尔德人实际控制的基尔库克省,共约占伊拉克领土面积的五分之一,是伊拉克的主要石油产区。伊拉克库区议会9月15日投票批准了当月25日举行的库区独立公投计划。

  库区独立公投计划接连遭遇伊拉克国内外多方异议和反对。伊拉克中央政府、欧盟以及土耳其、伊朗等周边相关国家群起反对,美国、联合国方面也均希望公投推迟。在库区内部也有人反对。公投计划遭遇强大的内外压力。

  9月12日,伊拉克国民议会通过决议,反对库区举行独立公投。决议要求总理阿巴迪采取一切措施维护国家统一,并同库区展开切实对话,以解决中央政府同库区间存在的问题。国民议会14日还以“威胁国家统一与和平”的罪名,罢免了同意基尔库克省参加独立公投的该省省长、库尔德人卡里姆。阿巴迪16日在接受美联社记者专访时说,一旦公投诱发暴力事件,中央政府方面将准备军事介入。阿巴迪强调中央政府不会承认公投结果。伊最高法院18日下令中止公投进程,以便审查其是否违宪。

  近邻土耳其长期视伊拉克库区政府为重要伙伴,双方有密切的军事、经济、能源合作,库区每天通过土耳其向外输送数十万桶原油。但自后者宣布举行独立公投以来,土耳其表示坚决反对,认为这是“不负责任的错误举动”,埃尔多安总统警告,此举将威胁伊领土完整、破坏地区安全局势,或将引发伊拉克内战。埃尔多安9月20日发表谈话称,土将考虑对计划举行独立公投的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实施制裁。另据报道,土耳其已从9月18日起在紧邻伊拉克的边境地区举行军演,这里正是伊拉克库区联系外界的重要通道。

  至于叙利亚和伊朗,伊拉克库尔德人一些政党曾与伊朗合作削弱萨达姆政权;伊拉克的主要库尔德政党与叙政府也交情匪浅,伊库尔德爱国联盟当年就在大马士革创建,伊库区领导人多年来一直反对居住在库区的库尔德人从事反对叙当局的活动。然而,伊拉克库尔德人的独立梦想依然未能得到叙、伊两国的谅解。伊朗外交部7月10日就已表示,反对伊拉克库区举行独立公投。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巴赫拉姆•卡西米说,库区是伊拉克领土的一部分。“伊朗立场是原则性的,没有改变,伊拉克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可讨论”。

  与伊拉克库区政府关系密切的美国也对库区独立公投持谨慎态度。出于在中东地区进行战略制衡的考量,美国长期以来一直支持库尔德人。但美国并不支持库区独立公投,希望维护伊拉克统一状态。国务卿蒂勒森早在8月11日就曾打电话给巴尔扎尼,要求库区推迟独立公投,与中央政府“通过对话”解决争端。有分析指出,美国担心库区强行推动的独立公投不仅不具约束力,反而会转移对一些更紧要问题的注意力,包括打击“伊斯兰国”这一要务。

  联合国对伊拉克库区独立公投计划也持异议。联合国秘书长伊拉克问题特别代表库比什9月14日曾致信巴尔扎尼,提议让伊拉克中央政府和库区代表展开受安理会监督的谈判,并在3年内就双方关系达成协议。谈判期间,独立公投推迟。

  国际上对伊拉克库区独立公投表示支持的,只有以色列。

  库尔德人建国梦难圆

  对于库尔德独立问题,目前既有机遇,又面临挑战。所谓机遇,是2011年中东剧变重塑了中东地缘政治格局,一些国家政权更迭,伊拉克持续混乱,叙利亚巴沙尔政权遭遇重创。这对早就伺机独立的库尔德人来说是难得机遇。尤其值得指出的是,在中东反恐大战中,能征善战的库尔德武装不断取胜,在“伊斯兰国”曾经占领的叙利亚和伊拉克北部地区打出了一片天地,为库尔德人扩大伊拉克库区和在叙利亚的可能自治提供了可能。

  然而,库尔德独立也面临严峻挑战。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俨然已是一个国中之国,似乎已具备独立建国的条件。然而,一旦伊库区宣告独立,不仅将造成伊拉克分裂,还可能使土耳其、伊朗、叙利亚等周边国家的库尔德人起而效仿,给动荡的中东局势增添更多变数。牵一发动全身,其可能产生的“潘多拉魔盒”效应是国际社会不愿看到的。

  当然,不管怎样,伊拉克库区政府在同中央政府的斗争中似已取得首胜。通过公投计划的公之于世和由此引发的轩然大波,伊库区宣示了对中央政府的不满,提高了自治权限的诉求,增加了今后谈判的筹码。伊拉克库区驻伊朗代表达巴格上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库区向中央政府提出的条件包括:把以库尔德人为主的有争议地区(如基尔库克)并入库区管辖范围、批准新的石油收入分配法案、让库区军队吃中央财政等。

  此外,库尔德独立问题已引起国际社会的重视,被提上21世纪国际社会的议事日程。

  分析人士认为,纵观此次伊拉克库区独立公投计划引发的国际社会反响及所折射出的前景,在当今的中东局势和国际背景下,库尔德人争取独立的斗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其独立建国梦依然难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