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第三世界 > 亚洲

后沙:伊拉克共产党,令美国头痛的力量

2022-12-05 14:28:30  来源: 后沙月光   作者:后沙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土耳其军队近期频频发动对伊拉克库尔德人地区的军事打击,12月2日,土耳其国防部长阿卡尔声称,土军在“爪锁”行动中打死了491名库尔德武装人员。

  “爪锁”行动是在4月18日发起的,专门针对伊拉克库尔德地区。

  同时,土耳其还有“爪剑”行动,主要针对叙利亚库尔德地区。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昨天还表示,不排除采取地面军事行动的可能性。

  伊拉克方面谴责了土耳其的非法行为,包括伊拉克共产党和库尔德共产党也发声谴责。

  对于土耳其这种跨境军事行动,中国向来是反对的。埃尔多安这样做,不仅解决不了库尔德人问题,更会激起库尔德人对土耳其国内的报复行为。

  库尔德人作为中东第四大民族,人口超过3000万,近一半在土耳其境内。埃尔多安寄希望于外部军事行动来震慑国内库尔德人,是本末倒置的行为。

  11月底,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呼吁土耳其和以色列立即停止跨境袭击库尔德人地区,同时,外国在叙利亚的驻军也应当立刻撤出。

  库尔德人问题长期存在,他们分散在土耳其、伊朗、叙利亚、伊拉克四国境内。而美国则想以“保护者角色”去利用库尔德人,激化这里的局势,从中渔利。

  这一点,美国在伊拉克表现得犹为明显,从萨达姆时代到今天都没有停止过。

  伊拉克库尔德地区差一点就宣布“公投独立”,美国最终收手,因为它怕无法控制局势。

  美国支持的主要力量是“库尔德工人党”,瑞典、挪威、芬兰也为库尔德工人党成员提供长期庇护。

  但在库尔德人政治力量中,也有美国极为讨厌的政党,那就是“库尔德共产党”。

  “库尔德共产党”与“伊拉克共产党”是政治同盟,由于伊拉克现状是天下三分(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所以,他们在组织上并不统一。

  不过,无论是“库尔德共产党”还是“伊拉克共产党”都与中国保持着相当友好的关系。

  去年6月1日,中国驻伊拉克大使张涛会见伊拉克共产党领袖法赫米,双方就多个问题交换了意见,法赫米同时祝贺我们建党一百周年。法赫米曾出任伊拉克科技部部长,但不被美国所喜欢。

  今年3月15日,中国驻埃尔比勒总领事倪汝池会见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共产党领袖马哈茂德(埃尔比勒是库尔德自治区的首府)

  这表明,中国与伊拉克这两个共产党组织都保持着良好的互动关系。

  美国在伊拉克的情报人员则对此非常“警惕”,总是疑神疑鬼,对伊共既讨厌又头痛。

  讨厌,是因为他们都主张反对霸权,反对一切形式的剥削、压迫和侵略,争取真正的自由和民主。期待中国在维护世界和平,解决国际争端上发挥作用。

  头痛,是因为如果伊拉克及中东地区的共产党力量发展壮大,美国的政治操作空间会被严重压缩,这意味着美国在中东影响力被弱化。

  很多人或许不知道,在库尔德人争取女权方面,共产党员扮演着重要角色,但西方媒体从来不说。伊朗“头巾事件”,搞得好像是西方在为库尔德人争取“女权”。

  伊拉克库尔德共产党有一个“女子同盟”,领导人是37岁的阿尔莎莉,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一直在为女权奔走,以唤醒这里的妇女。

  然而,在2008年11月28日,她在家里被一伙来历不明的人杀害,并且斩首。

  谁干的?至今没有查明,伊拉克亲美派只是说“这是一起令人不愉快的事件”。

  一位真正的女权斗士被暴徒斩首。但只是因为她是共产党员,BBC、CNN、推特、脸书当时就跟瞎了一样。这事几乎是无声无息就过去了。再看看伊朗“头巾事件”,西方媒体炒作得有多厉害。

  中东的共产党才是在真的为女权而战,而西方那些女权NGO,它们追求的并不是女权,而是充当美国的政治工具而已。

  阿尔莎莉死后,被她激励的共产党员们在这十几年来继续为女权而战。但令人遗憾的是,在舆论场上,她们的功绩被西方摘桃了

  伊拉克共产党组织于1934年3月31日在巴格达成立,1935年正式命名。

  其革命目标:推翻英国殖民者的傀儡政权--费萨尔王朝。

  伊共发展高峰在1941-1958年。1958年推翻费萨尔王朝时,其干部有25000多人,普通党员50万人以上,还有工人联合会、学生联合会、青年团等同盟军,力量占绝对优势。

  当时伊拉克复兴党的骨干不过2000人,党员也只有1万多人。所以,尽管他们仇视伊共,但还是装出了一副与共产党共同革命的面目。

  革命成功后,伊拉克共产党却没有选择武装夺权,反而相信复兴党领袖卡塞姆的政治谎言。

  伊共有自己的武装组织--“全民抵抗力量”(民兵),但伊共领导人却迷信议会斗争那一套,想凭借多数票获得组阁权力。

  于是,在所谓国内“和解”气氛下,伊共解散了武装,而莫斯科也支持他们这么做,北京是不支持的。

  放下枪杆子,伊共能通过议会选举上台执政吗?

  事实却是血淋淋的,伊共不仅夺权无望,还被复兴党杀得人头滚滚。

  1959年,军人出身的卡塞姆就动手了,他先是让暴徒在摩苏尔烧毁当地共产党办事机构。

  当基层共产党员进行武装反抗时,卡塞姆立刻派大军到摩苏尔“平叛”,双方打了四天四夜,最终以“叛军”被消灭告终。

  在这种情况下,苏联却出来“调解”,要伊共与卡塞姆继续合作,因为赫鲁晓夫喜欢卡塞姆的亲苏政策。

  1963年11月,政变上台的卡塞姆,遭到了复兴党反对派的政变,新总统阿里夫上台后,对外与埃及决裂,对内全面压制共产党。

  “白色恐怖”一天比一天可怕,每天都是对共产党人的逮捕和杀害,阿里夫之所以能如此及时地找到伊共高级干部,是因为CIA提供了整份名单,包括家庭地址和亲属信息。

  1967年,伊共分裂成两个组织:

  亲华派:“中央指挥部”,主张重建武装,在农村开辟革命根据地。

  亲苏派:“中央委员会”,幻想与复兴党的开明派建立联合政府。

  1968年,复兴党又爆发政变,阿里夫被推翻,贝克尔成为伊拉克总统。

  由于贝克尔起初根基不稳,对伊共采取拉拢手段,把一切罪行归结于阿里夫,希望共产党员加入内阁,共同执政。

  “中央指挥部”拒绝了邀请,而是“中央委员会”选择合作,签署《全国行动宪章》,加入复兴党领导的“民族进步阵线”。

  在共产党力量分化的情况下,复兴党负责军事和情报的二号人物对“中央指挥部”进行疯狂追杀,这些共产党员的尸体或飘流在底格里斯河上,或横尸于大街小巷中。

  最终,“中央指挥部”五位领导人全部被捕,两人被折磨致死,两人永久监禁,最高领导人哈吉熬不过酷刑,同意在电视上露面宣布“认罪”。

  这位一手打垮“中央指挥部”的复兴党二号人物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中央指挥部”其余党员逃往库尔德山区。“中央指挥部”一垮,就轮到对自己同志遭杀害而袖手旁观的“中央委员会”了。

  “中央委员会”也被杀得很惨,但莫斯科出面干预,1972年4月,《苏伊友好条约》签订后,针对共产党的大屠杀才告一段落。。

  1979年,萨达姆成为伊拉克总统,伊共无论哪一派都被抓的抓、杀的杀。

  剩下的逃亡到库尔德人山区或海外,曾经如日中天的伊拉克共产党被宣布为“非法组织”。

  1991年海湾战争后,伊共在库尔德地区成为了合法组织,并进入了自治政府,保住了革命的火种。

  但库尔德地区并不好混,“库尔德工人党”才是老大,所以,库尔德共产党只能默默发展自己的“红军”。

  2003年萨达姆垮台,随着库尔德人力量壮大,伊拉克共产党人也走出了地下,成为了合法政党,并进入内阁。

  2013年,ISIS在伊拉克兴起,虽然媒体总是说库尔德人打得最为卖力,其实,伊共发挥的作用要大于库尔德工人党武装。“红军”有九个兵团,近20万兵力,而且女兵很多,她们被称为“山中玫瑰”。

  2014年6月17日,伊共还召开了中东地区共产党大会,沙特社会主义劳动党、土耳其共产党、伊朗共产党、叙利亚共产党、约旦共产党都派人参加,誓言与恐怖组织战斗到底。

  6月20日,伊共发表《告全国同胞书》,号召青年人加入“红军”,参加对ISIS的战斗,不要逃离国家当难民。

  虽然伊拉克共产党和伊拉克库尔德共产党现在的发展都有起色,但都必须吸取历史教训,跟得到西方支持的“库尔德工人党”合作一定要小心,不能把枪放下。

  枪杆子里出政权!这句话一定要记住。

  伊拉克共产党只要保持正确路线,未来大有希望,只要中东地区存在这样一支红色武装力量,霸权主义国家就会寝食难安。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