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胡懋仁:​用什么形式来表述这个病毒毒株

2023-01-26 08:31:32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胡懋仁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突然想起一个话题。抗疫三年来,对于国外给病毒的命名,我们都用汉字来音译。比如希腊字母Δ,这个字母的希腊发音就念德尔塔。可是跟这个字母一比,这三个汉字写起来笔划实在不少。这等于给我们自己添了不少麻烦。那么如果只写这样一个符号行不行呢? 严格地说来,也不是不行。可是写出来总是要念出声来的。一念出声,必然就要念成德尔塔。那么有没有简捷的办法呢? 应该是有的。这种简洁的办法就是在这个三角形的后面注上汉语拼音。对于这个Δ,汉语拼音应该写成derta,或者硬要写成deerta 也可以。不过还是前一个derta 更简便一些。比如,咱们国家东北城市哈尔滨,汉语拼音一般不写成haerbin,而写成harbin。

  美国的达美航空公司,这是中国翻译过来的称呼。而英语的读音就是derta。它的LOGO就是Δ。美国有个特种部队,也是用这个Δ来命名的。而这个特种部队,中国译成三角洲。

  至于现在这个极为猖獗的病毒奥米克戎,写起来笔画就更多了。但是在希腊字母里,这其实就是一个O字,即与英语中的O是相近的。但是写起来,英语中的O可以直接念成ou,但是,念起这个希腊字母来就应该念成aomikerong。既然咱们采用了这个希腊字母作为这个病毒变异的代码,也不一定都写成那么复杂的汉字。写成汉语拼音aomikerong,好歹也比写那四个汉字要简便得多。至少在我们的报刊上,在提到病毒奥米克戎的时候,可以写成O(aomikerong),这样看起来是一目了然,读起来也一目了然,而写起来也比写四个笔划繁多的汉字要简便一些。

  即使在电脑上打出来汉字,无论是用拼音输入,还是五笔输入,都比这个汉语拼音的击键数要多一点。汉语拼音击打键盘10次,五笔输入汉字击打11次,拼音输入汉字击打15次(包括空格键以及选择用的数字键)。

  当然,我们不知道世界卫生组织为什么要用希腊字母来命名病毒的名字。或许,从医学角度上说,世界卫生组织或者国际医学领域,最早就偏爱使用拉丁字母。可是,在今天的世界上,能读出拉丁字母的人实在太少了,所以拉丁字母要读起来是让很多的人们感觉到不便的。而希腊字母虽然会念的人也不多,但毕竟这还是现在希腊国家人民仍然在使用的语言。而且人们可能还有其他的一些观念上的问题。

  比如,我们如果采用英语字母的读音,人们是不是感觉会更为便利?毕竟,在今天世界上,能说英语的人要更多一些。但是如果用了英语字母,法语国家是不是就会有意见。凭什么要用英语字母,这是不是对英语国家的一种偏好? 是不是对非英语国家的一种歧视? 本来是医疗卫生界中的问题,一下子就会扩大为政治方面的问题。这似乎给所有的人都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如果不用英语字母,那用什么字母? 用法语的? 那么英语国家的人们也会有意见。用西班牙语的字母,一方面,它与英语或者法语字母在外形上并没有什么区别,而会读西班牙语字母的人,除了拉美之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口可能就更少了。

  所以最终选择希腊字母,估计也是无奈之举。讲希腊语的人大约只有希腊国家的人们,反正选择希腊字母,虽然有很多人未必会念。但是只要告诉世人们,这是希腊字母,这个字母应该怎么念。这样一说明,世人们很快就都会知道了。而且下次再让大家念,也不会有什么问题。至少在母语是英语或者法语国家的人们之间,不会引起更多的争吵。

  那么在中国,在涉及到病毒命名,或者其他用希腊字母来表示的医学名称,我们到底要怎么做? 是继续按照现行的方式,把这些字母都按照希腊字母的读音来写成汉字,还是直接用汉语拼音,这恐怕得由国家语言委员会来做最后的决定。如果大家意见不一致,甚至有可能上报到全国人大常委会,由人大常委会来拍板。毕竟,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不能太轻率了。如果从相对省事的角度来说,即使用电脑的汉字输入,把希腊字母打成汉字也是比直接用汉语拼音要复杂一些。从省事和简洁的角度上来看,汉语拼音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说起中文名称的翻译,这里还要提出一个问题。现在中国的地名在译成外文,无论是要译成英语、法语、德语还是西班牙语,只要是使用罗马字母的语种,都一律用汉语拼音来表达。这似乎是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明确规定的。当然,对于非罗马字母国家的语言,例如阿拉伯语、俄语、乌尔都语、泰语、缅语、斯瓦希里语等,因为大多数中国人对这些语种的语言都不熟悉,所以肯定不能用汉语拼音直接表示。

  但是在把中国的地名译成英语时,本来是应该使用汉语拼音的,但是在我们国家,有两所大学,顽固地拒绝使用汉语拼音。一所是北京大学。北京市早就使用Beijing这个汉语拼音符号来称呼北京市了,但是北京大学却偏偏要使用Peking这个威妥玛式的拼音。北京大学的英文缩写就一定要写成PKU。清华大学虽然没有使用地名的汉语拼音,但“清华”二字也一定要使用威妥玛式拉法的Tsinghua,而不是现行汉语拼音的Qinghua,甚至有人还会写成Tsinghwa。似乎越不像汉语拼音就越显得洋气。有人问过北大和清华,为什么他们一定要使用所谓威妥玛式的拼音,他们的回答时,这是历史延续下来的。写成PKU,或者写成Tsinghua,外国人一看就明白这指的是北大和清华。似乎如果写成汉语拼音,外国人就看不明白了。只是我们不清楚,原来北京写成Peking时,外国人能明白。现在写成Beijing了,外国人也并没有不明白,更没有人提出异议。可是为什么一到北大或者清华的校名那里,外国人就看不明白汉语拼音了? 就非得用威妥玛拼法不可了。不知道这到底算不算崇洋媚外? 而且,对于中国来说,似乎只有他们两家在继续使用这个所谓威妥玛式的拼法,中国的其他所有地方都不再用了。而就全世界来说,全世界不管是不是学汉语的国家,至少都知道汉语拼音用来表达中国地名的拼音,估计世界上,包括英国和美国,都没有什么人使用威妥玛拼法来拼读中国的汉字了。所以北大和清华坚持使用他们校名的威妥玛拼法,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呢? 外国人会怎么看,我们不知道,但是看到北大和清华的英语译名的中国人,都是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的。

  如果今天中国的大学,把自己学校所在城市的名字,也都用威妥玛式拼音表达出来,不知道北大与清华会做何感想。

  【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