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邓铁涛:为什么中医没有细菌学说,却能治疗传染病?

2022-11-29 11:38:02  来源: 人民健康论坛公众号   作者:邓铁涛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邓老指出中医虽然没有细菌学说,但是我们知道病毒进入了人体以后,人体和病毒作斗争的反应,然后因势利导就可以了。所以中医不仅能治疗传染病,而且对病毒性传染病的治疗效果,甚至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

  以下为邓老的视频讲座及文字内容。

  现代人不了解,为什么中医没有细菌学说却能治疗传染病,而且对病毒性传染病的治疗效果,甚至处于世界领先的地位。原因何在?因为中医走的是不同的道路。

  中医没有细菌学说,但是细菌病毒是一直存在的,不是今天生出来的。所以香港找来找去不知道淘大花园的病毒从哪里来?找来找去,最后说是老鼠传的,其实不是的。其实整个南中国都存在SARS病毒,那个时候的气候环境对它是有利的,可以无限地发展,所以淘大花园本来就有。果子狸也是替罪羔羊,病毒本来在空气里边就有的,但是没有那个气候环境它活不了,繁殖不了,作恶不了而已。

  比如去年的SARS,去年运气是什么年?癸未年是“太阴湿土司天,太阳寒水在泉”,所以去年是湿多痰重的一个年份,就适合于SARS病毒的生长。大公报春节以前就问我说,大家都怕SARS再来,我说不会来了。结果后来广东说有几例病人,但是还是没有再来,因为只是4个人,它都没有传染性,所以我认为那4个人其实不是SARS,因为检测最后没找到罪魁祸首冠状病毒,就算是它,也变得和平了,那么多人接触都没有传染,那还是SARS流行吗?所以我说不会来就不来了。

  我把它归纳起来的理论就是这个(示意图):气候环境的变化;致病物质的活跃;正气不足以拒邪,因此就发病。现代的医学只看到中间(致病物质的活跃),所以今年他们就恐慌,怕SARS再来,因为他们不知道气候环境对致病物质是很有作用的,他们更不知道正气足以拒邪,所以怕得要死,怕非典再来。

  因为是太阴湿土司天,太阳寒水在泉,明报月刊用我的稿件,我4月份给他,我说6月非典就会走了,结果香港是6月就走了。那我是预言家吗?我不是。因为非典是寒湿致病的,6月就温暖了,就没有SARS生存的空间了,它就要死了。而且他们研究SARS病毒结果也是温度到一定它就活不了,干燥它也活不了。所以我们就根据气候环境的变化来判断它。

  我认为它今年不会再来,我也是根据运气学说,不过我声明我对运气学说还不懂,你不要以为我懂,等一下问我答不上来出洋相。我只知道皮毛,我是根据吴鞠通说的跟运气是有关。所以去年一来我就找运气学说,根据《圣济总录》60个图,就找到了今年是什么年,原来是癸未年是太阴湿土司天,太阳寒水在泉,所以湿气寒气是主要的。那在病人身上验证得出来吗?我的学生杨志敏他们把每一个病人的舌像都用数码相机拍下来了,后来拿回去给我看,每一个人的舌像都是腻苔,腻苔就是有湿,说明这个病始终都是和湿有关的。所以我的文章里就说,这是春瘟病,是伏湿病。所以有些病人他们一来就很重了,全身的肿,虚寒的症都来了。所以他打电话问,能不能用附子肉桂,我们壮下了胆说能用,因为温通温阳才能够根本去湿。有些病人没有那么深的,用了温阳的方法就救过来了。不过他问我那个病例救不过来,因为他已经是临终了,没办法,拉不回来。但是有些比他轻的用温阳的方法拉回来了。所以你不要看中医的风寒暑湿燥火那么简单,其实里边就有很多道理在。

  像1956年石家庄的乙型脑炎,因为传染病医院病死的人太多了,所以就请了老中医去治疗。老中医一看是暑症,暑必兼湿,但那个暑略重于湿,热中遇暑热为主,所以他就用了白虎汤,一剂白虎汤死亡率就降低了,治愈率就90%多。而且中医的治疗没有后遗症,西医的治疗抢救过来的也有后遗症。这就是一个暑治。

  到了1957年北京流行了,也是乙型病毒引起的脑炎,治疗用了白虎汤不行了,死亡率又高。卫生部说你看中医就是不行,不能重复。后来北京的儿童医院请了蒲辅周老先生去会诊,蒲辅周说湿重,所以否定了白虎汤的治疗,用温病治暑症的经验去治疗,疗效又百分之九十几了,死亡率又大大地降低。这就是一个暑和湿,偏热偏湿,治疗就不一样。

  到了1958年广州又流行了,广州流行我参加了,我到儿童医院去会诊,发现广州的治疗又跟北京的治疗不一样。因为广州前期老下雨,后期热得要命,40度,所以有些小孩就在这个疫 情里面(得病)。我们去治疗,就先给他清暑,清暑以后,(凡是利舌苔以后就得救)因为前头下雨的这个湿气一化舌苔就出来了,舌苔出来就死不了,所以我们的治疗也90%。而50年代世界上治疗乙型脑炎死亡率是30%~50%,就是死亡以外的人也有后遗症。

  所以你说中医不知道电子显微镜才能看得到的病毒,但是我们就知道病毒进入了人体以后,人体和病毒作斗争的反应,然后因势利导,湿重了给他祛湿,祛了湿这个病毒生存的环境大概就很难了,它就从小便去了,用利尿它就有出路,化湿它也藏不住了,所以它就走了。

  另外一个就是流行性出血热死亡率也很高的。它有对照组,西医那一套病死率上面是1.11,下面是5.08;江西组上面是3.66,下面是10.071。江西组的病比较重,但是那两个的治疗不一样。南京组的治疗就是用清血凉营的办法治疗,万有生的治疗,又用祛湿毒的方法治疗了。如果那两个地方同等年份,但是地理不一样,反过来治疗的话,那中医的死亡率肯定比西医高,所以就要讲辩证论治。就是病毒到了人体以后,根据人体的反应,根据天时、气候都算在辨证里面,然后就能够取得很好的疗效。所以我们不能以西医的坐标去衡量中医,符合的就对,不符合的就是落后、是保守,对中医的精华的视而不见。

  有些中医很奇怪,他学了西医以后,曾经有人发表,他说中医“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应该改为“抗体内存,邪不可干”。他就学了那么一点点,打了那个免疫的东西就产生抗体,他就以为这就比中医高明了——蠢材。你有几个抗体呀?中医“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是一个理论体系,你这个抗体是外界给它产生的,只是那么一点点的东西,就代替了我们的宝贵的理论吗?我们很多中医学了西医他就怀疑中医,所以现在我们国家培养了很多中医,其实是还不及格的中医。用崔月犁部长讲的,西医中专和中医中专的两个医生,都是半桶水,半桶水他又不知道,他还用那半边来补这半边,蠢得很,把精华当作糟粕,把糟粕当精华。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