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杨百胜:共产党的民主可不是盖的——《伟大的转折》(38集)观后感之(二)

2019-09-26 09:55:4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杨百胜
点击:    评论: (查看)

  共产党的民主可不是盖的,通过电视连续剧《伟大的转折》第38集(即最后一集)中的会理会议那种民主的氛围和讨论的热烈程度,可见共产党是非常讲民主的,发挥各级广大指战员(也包括人民群众)的聪明才智,群策群力来做出决策、解决前进道路上的问题。

  开会、议事,发扬民主,然后解决问题,这是共产党不断走向胜利和成功的传统与法宝,也是现代民主的重要实现形式,我们要继承和发扬这种形式,将新的时代的新的伟大斗争不断推向新的阶段,努力使我国社会主义伟大的事业走向新的局面,走向最终彻底的成功与辉煌。

  有道是,共产党的会多,国民党的税多。这是什么意思呢?我认为,会多,说明共产党讲民主,集思广益;税多,说明国民党统治时期经常搜刮民脂民膏,人民生活压力大。

  今天,在这里,我仅就共产党的会多,特别是针对红色电视剧《伟大的转折》中的一场重要会议——会理会议,谈谈我个人的一点粗浅看法,不当之处,尽请同志们批评指正、不吝指教。

  众所周知,仅仅湘江之战后红军召开的会议就有通道会议、黎平会议、猴场会议、遵义会议、土城战地会议、扎西会议、苟坝会议以及会理会议等众多会议。红军一路作战(走)一路开会,大小会议很多。就我的理解,开会其实就是通过民主方式,各人发表意见(建议),集思广益,最后进行集体表决和决策的一种政治形式,是民主集中制最好的体现和过程。

  《伟大的转折》第38集是全剧的最后一集,在这里召开了著名的会理会议。个人感觉内容非常精彩,里面的主要内容是中央军委主要负责同志在云南会理这个地方召开重要会议,解决林彪同志信中的疑虑,也是在彻底摆脱国民党四十万大军几个月来围追堵截后,胜利跳出包围圈的情况下召开的。同志们的心情是相当愉快的,在会上能够畅所欲言,充分发扬民主,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不要有任何隐瞒。会上张闻天、王稼祥、朱德、周恩来、彭德怀等均有发言,凯丰和博古同志也表了态。表示非常赞同毛泽东的战略战术,是保障革命胜利的重要法宝,而反对林彪同志的固执己见,并对林彪进行了耐心的说服和解释工作。

  其中毛泽东同志是林彪信中问题的主角,当然要发言阐明自己的观点和想法,进行辩驳。他做了长篇总结发言,据理力争,十分精彩。可以说,这一次会议的气氛是十分融洽的,大家都能够开诚布公,把心中所想,和所不理解的问题都提出来,让大家分析分析,毫不保留。这是一次民主的大会、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也是极为成功的一次大会。自此以后,中国共产党,全体红军指战员上下一心,同心同德,不断取得一个又一个革命的胜利和骄人战绩。

  这次会议的重点在于回答林彪同志信中所提出的疑虑和问题:为什么毛泽东同志的指挥总是让我们走弓背路,而不走直路,这样下去会不会把部队给拖垮啊?以及要不要把毛泽东等新三人团换掉的问题,同时也全面总结回顾了五次反围剿以来的胜利经验和惨痛教训,为下一步的革命行动该怎么办、朝哪个方向走,打下了基础,指明了方向,统一了认识。最重要的是稳定了新三人团特别是毛泽东同志的领导地位,为革命最终成功奠定了最坚强的组织保障和领导基础。

  下面是会议转录过来的文字,比较长,需要大家有点耐心看完,判断是不是很精彩,很有道理啊?如下,请慢慢欣赏:

  张闻天:我这儿有一封林彪同志写给中央的信,他在信中啊,对于三人团的军事指挥,提出了一些自己的意见,当然啦,最近这段时间,有这种想法的不单单是林彪一个人,所以呢,我觉得今天我们就把这个问题讨论明白了,在思想上形成一个高度的统一。

  朱德:好啊,我们就着这个会议,大家都议论议论啊。对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张闻天:既然这个会啊,是针对林彪同志写的这封信,那么,还是请林彪同志先把这封信给大家读一下,来吧,就念一下吧!

  林彪:好,那我就念念。“洛甫同志,近一两个月以来,部队走的路太多,太疲劳,在云贵川绕来绕去,走了很多的冤枉路,是否改变一下指挥,改变一下这种状况,这是眼下我们亟需解决的重大问题,不然像这样下去,会把部队拖垮。建议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同志,最好主持军中大计,不做具体指挥,前敌指挥最好由彭德怀同志负责。”

  张闻天:是啊,你总得听他把话说完吧,唉,坐下坐下,给我吧,同志们,这封信哪,我是第一个读到的,那么我就先说一说我的想法,遵义会议以来啊,我们的行军路线的确是非常的复杂,不是所有的同志都能够理解毛泽东同志的战略思想,那是因为啊,在敌人的重重围追堵截之下,我们中革军委不可能把每一次行动的原因都给所有的指战员解释的清清楚楚,对不对?这段时间以来,我军啊,经历了急行军,夜间行军,长途行军,所有的官兵都非常的疲劳,而且啊,也出现了不少的非战斗性减员,但是啊,我认为在这种敌强我弱的大环境之下,这样的行军是正确的,而且是必须的,恩来啊,你也说两句啊!

  恩来:我呀,我个人呀非常赞成洛甫同志的观点,那个大家喝水啊,自己倒,我觉得呀,大家呀,别光纠结于土城之战和打鲁班场战役的失败,我们得看总体上战役的胜败,我们想想,如果我们没有四渡赤水,南渡乌江,西进云南,咱们要是不绕这么大一个弯路啊,咱们是不是就过不了金沙江,要过不了金沙江,怎么去四川跟四方面军会合,现在啊,咱们总算是过了金沙江,今天坐在这儿开这个会,可以说呀,是完成了这个重大而又胜利的大转折呀,呵呵呵呵!

  朱德:恩来同志总结的好啊,大家想想,我们在贵州行军打仗,是在没有根据地,没有后方的情况下打的仗啊,所以我们要避敌锋芒,声东击西,经常跑夜路,长途奔袭,大家是非常的辛苦,林彪同志,如果我们不这么打的话,会不会被敌人吃掉呢?我敢肯定,我们肯定会被敌人吃掉。可是事实就证明,老毛的这种作战方针是正确的,恩来和洛甫的总结,我非常赞同,林彪同志唉,我觉得,我不赞同你的观点。

  王稼祥:老总说的对呀,那么我也发表一下个人意见。

  恩来:稼祥,你身体不好,坐下说就行。

  稼祥:唉,对对对,我就坐着说,以上三位同志的建议,也是我的个人建议,林彪同志提出更换中革军委领导,由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同志主持红军大计,而让彭德怀同志来指挥红军,我个人认为啊,这样的想法和建议是完全错误的,是完全错误的。

  彭德怀:是,是完全错误。同志们,虽然这封信提到了我彭德怀,但是我觉得我有必要讲两句,成绩是有目共睹的,在这个时候要改变前敌指挥,那是绝对不妥当的,特别是,林彪同志,你在这封信里提到了我,就更不合适了。我不知道林彪同志什么时候写的这封信,但的确他亲自给我打过电话,说了与这封信的内容基本相同的话,我当时就表达了我不赞同的观点,啊,尚昆同志可以作证嘛,他在场。

  杨尚昆:对,我就在现场,可以作证。

  大家:彭老总,我们没有不相信你说的话。

  彭德怀:这不是不相信啊,这是原则问题,而且我彭德怀做人做事是最讲原则的,我再表达一下我的观点,前敌指挥这件事情,我没想过,也不会做,我讲完了。

  毛泽东:彭老总还是这个脾气啊!

  张闻天:老毛啊,你作为当事人之一啊,我觉得还是你来讲一讲吧!

  大家:对啊,没错啊,你讲两句话啊,说两句,说说吧,好不好?

  毛泽东:要我说呀,洛甫同志你这个明君啊,当得很不错嘛!

  张闻天:真扯到我这儿了呀!

  毛泽东:有事情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讨论讨论,议论议论,唉,议论议论,有些事情就讲清楚了。

  毛泽东:那我啊,也针对林彪同志这封信讲两句。

  大家:讲两句,说吧。

  毛泽东:对于林彪同志这封信呀,我在这个会上只讲三点:第一,这个冤枉路冤不冤啊?第二,我,还有恩来,稼祥,我们这个新三人团该不该换呢?第三,这个会议开完之后,我们该去哪儿啊?

  大家:确实啊,是啊,啊,是这样的。

  毛泽东:遵义会议呀,解决了老三人团该不该换的问题,会理会议要解决新三人团行不行呢?唉,尤其是我毛泽东行不行?这个问题能不能讲,我看当然可以讲,在会议上讲,公开讲,这是我们党走向成熟的标志,为什么要讲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不搞清楚,下面的事情就搞不下去了啰,啊,我们呀,都在一条船上,你说你划你的桨,他唱他的调,心不往一处想,劲不往一处使,志不同道不合,就会军心动摇,军心动摇了就会天崩地裂。那么怎么讲?我看这第一,就是人人讲,畅所欲言嘛,第二啊,就是当事人先讲,林彪同志,你是当事人,你先来讲讲?

  林彪:我想讲的都在信里。

  毛泽东:好,那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就来讲讲,啊,这从哪儿开始讲呢?嗯,就从这会理开始讲,会理这个地方,山川清净,政治清明,我们中央红军借此会理一方宝地,一开会,二讲理嘛!我们为了一封信,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这在我们党的历史上是头一回呀,所以说这个会,不是可开可不开,而是非开不可,林彪同志这封信上的意思很明确,就是两个字:换将。为什么换将呢?这信上讲得很清楚,我们尽走冤枉路,再这么领导下去很可能队伍会被拖垮,所以啊才要换将,林彪同志这封信啊,是有凭有据,有礼有节,有错吗?要我说呀,有错但又没有错。我先讲一讲,这没有错。给中央写信,表达我们每一个党员是什么观点,这是每一个共产党员的责任,也是每一个共产党员的权利,就这一点,林彪同志你没得错呀,但是呀,从通道到会理,确实,如林彪同志讲的,我们走了不少弯路,错路,险路,回头路,甚至还有弓背路。

  恩来:老毛会举例子呀!

  毛泽东:这是为什么呢?大家应该都知道,正是因为我们前面有长江天堑,风高浪急过不去,后面呢,又有穷凶极恶的国民党中央军,左面是四川军阀严防死堵,右面是王家烈、龙云步步紧逼啊,四十万敌人兵强马壮,上下左右铁壁合围啊,而我们呢,经过丢失瑞金而出走,再到湘江浴血之后,伤的伤,亡的亡,病的病,逃的逃,缺医少药,缺吃少穿,人地生疏,弹尽粮绝,三万红军要面对40万的敌人,唯一的出路就是夹缝里求生存,那么我请问林彪同志,我们有什么条件不走弯路,不走险路,不走回头路,不走弓背路呢?我想啊,在座的大家都走过山路,对吧?都明白一个道理,这走山路怎么能够走直线呢?你要走直线,累死个人不说,还很有可能爬不上去,掉下来摔死。所以啊,人在生活之中啊,往往是聪明的,唉,遇到这种事情怎么办?多绕几个弯子不就好了吗?再险的山,再陡的坡,只要你盘山而上啊,多绕几个弯子,自然就翻过去了。但是这一路上,我们也不是没有硬着头皮走直路,换来的结果是什么呢?一败瑞金,二败湘江,走向了灭亡之路。一个坑里,我们不能掉下去两回啊,这不是很蠢吗?我毛泽东可不做这样的蠢事啊,也不会走这样的路,更不会让我们的红军走这样的路。通道我们为什么转兵,就是因为湘江战役血的教训,遵义会议之后我们打土城,过赤水,到扎西,渡乌江,时南时北,时东时西,无非是想给我们剩下的3万红军找一条生路。敌人围困万千重,你走直路,走得通吗?不走弯路,难道跟敌人死拼啊?所以啊,林彪同志,你所说的错误的路,恰恰是我们红军必须要走的路,而且这四个月我们走出了什么?我们走出了红军的英勇卓绝,走出了敌人万千围困,走出了蒋介石妄想落空,走出了中央红军的精英得以保存。

  大家:拍巴掌,一致叫好,好好好。

  毛泽东:同志们,我们现在还可以坐在这里开会呀,啊,我还有口热茶喝,说明什么呀?就说明啊,我们走的这个弯路,险路啊,回头路,弓背路都是正确的,所以啊,对林彪同志所说的啊,我们所谓走的冤枉路,总之我毛泽东,我的态度啊,是不接受,不采纳,稼祥啊,恩来呀,我们新三人团的态度啊,也是不接受,不采纳。我相信啊,在座的大多数同志都不会同意你的意见。说完了我们要走这么多路啊,再讲一讲你到底错在哪里了?我们每一个人啊,有自己的情绪,这是可以的,给中央写信,表达自己的观点也是可以的,但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坚持你片面的观点,甚至还要联合其他的同志在军中散播你的观点,这种做法可就变质啰,这样会使军心动摇,这个后果你承受得了吗?你负得了这个责吗?唉,是不是我的话有点多了啊?我把话全都说完了,你们说,你们说!

  朱德:我说老毛啊,你说的一点都不多,你该讲第二条了啊,大家都等着呢!

  毛泽东:好啊,那我就接着讲第二点,那就是遵义会议之后,这新三人团该不该换?也就是新三人团到底行不行啊?我毛泽东行不行啊?同志们啊,遵义会议的召开,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独立自主地解决了我党和军队核心领导该不该换,换谁的问题。使我们党从不成熟走向了成熟,由完全听命于共产国际走向我党自主决策,既集中又民主,勇敢的纠正了左倾机会主义路线,走客观实际独立自主的军事路线,完成了我党从挫败到胜利,生死存亡的伟大转折,唉,富有十分深刻的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但是这一点,是由我们千千万万红军将士的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是我们集体智慧的结晶。当时还有很多,有不同意见的同志,到现在也已经基本达成了共识啊!所以说啊,一个政党,一个领导核心甚至是一个人的检验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历史长河的检验,和客观现实的验证。历史长河的检验是真理啊,但是一千年,一万年确实太久了,它不能解决眼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那么我毛泽东到底行不行?剩下的就只有一条,外人的话我们暂且先不管了,先由坐在屋内的人来评说一下,为此啊,洛甫同志已经准备好了充分的时间,按说呢,我就此可以打住了,但是我们湖南人就是这么倔啊,霸蛮得很哪,在大家评说之前为什么我不能自我评价一番呢?我们都是共产党员,都怀有同样一颗革命的信念,信仰和目标,在一样的前提下,自己来说说自己行不行,我看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呀!

  大家:好好,(鼓掌),我们就看老毛说说他自己。

  毛泽东:我这么一想啊,中国不是有一句俗语吗?叫做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大家不要笑啊,我觉得人家王婆卖瓜,自夸的,夸的是自信,求的是互相了解,人家王婆婆错在哪了?我看一点错都没有。

  恩来:老毛啊,我们呀很爱听你说,而且啊,我们特别想看看你这个毛婆婆是怎么把这个道理讲透的?

  朱德:我跟老毛啊,共事多年了,就喜欢听他讲,只要老毛一开口,一定是有道理的。

  毛泽东:好啊,掌声就说明人气了。你们不嫌弃,我就有底气了。这遵义会议之后啊,承蒙大家的信任,把我抬进了中央政治局常委,而我呢,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总想做出点成绩,回报各位,回报你们的信任。结果这头一遭就打了败仗,究其原因呢,一共有三个:第一啊,是我新官上任三把火,我毛泽东求胜心切;第二呢,是匆匆上任,这情况不明,这土城到底有多少人马我也没搞清楚;这第三呢,就是我初学剃头就遇见郭勋祺这个络腮胡子。究其三点,这头把火一定是烧不着敌人,反而烧到了自己啊!土城一败,我不敢有二,北上不成就折回黔东,我不敢自以为是,充分尊重前线指挥官兵的意见,所以呢,同意了彭德怀同志打遵义战役的项目。唉,这一仗可打了蒋介石的七寸啊!我们红军打了胜仗,但功成不必在我,苟坝之争,打打鼓新场,唉,恩来啊,还记得1927年9月30日吗?

  恩来:汤坑之战呀,当然记得,南昌起义为什么失败?很简单,就是因为我们南下潮汕的计划呀,弄的是人人皆知,连部队的一个士兵都知道,结果怎么样?敌人重重张网以待,弄好包围圈等着我们跳,结果导致革命失败。

  毛泽东:是啊,汤坑之战,血的教训,导致我在苟坝会议上坚持不打打鼓新场的理由不能说,但是苟坝村头那一晚,我可是火烧乌龟肚子里疼啊,讲又不能讲,谈又没得谈,关键我派出去的探子还没回来,你们一个个的又要着急打,。唉,我可真是无可奈何呀!你们常说,我经常说的一句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的调查还没回来,我怎么发言?我是半夜提着马灯去找的恩来同志,幸亏啊,我们这位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恩来同志支持了我的观点,这才让我葫芦里的药啊,有惊无险啊!但事实证明啊,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我们红军因此躲过了一劫。鲁班场之战,在座的各位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是在我看来,鲁班场之战,败在表胜在里,胜就胜在我们红军的主力,以打为走,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潜伏在赤水边上,佯奔古蔺, 甩开敌人于川黔边境之上,让我们完成了四渡赤水,为之后的道路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把40万的敌人啊,甩开了一大截啊,使我们顺利的渡过金沙江,至此啊,我这个毛婆婆就敢自信的说,四渡赤水是我们红军取得胜利的关键所在。哈哈哈哈哈哈,但是啊,这功成不必在我一个人哪,在这里啊,我更想讲一讲啊,恩来同志,稼祥同志。先说说恩来吧,遵义会议没有恩来,肯定不顺,苟坝会议没有恩来,红军战车必陷泥坑啊,稼祥同志呢,做政治工作呀,参加了新三人团,唉,人家在军事上是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呐,品格上出以公心,无私无畏,提我名,进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是他,结果一句话,想把我罢免了的还是他。呵呵呵呵呵呵,我们这个班子呀,是相辅相成,相攻相克,积极向上,朝气蓬勃呀!所以,要罢免我毛泽东啊,我不能有意见,要罢免恩来、稼祥啊,我呀,是不能没意见呀!

  林彪:主席啊,你的这些锦囊妙计要是提前说了,不就没这些事了吗?

  毛泽东:林彪啊,你今年多大啦?

  林彪:主席,我今年27岁。

  毛泽东:喔,27岁,啊啊,可你要是跟老总,还有伯承他们比起来呀,你还是个娃娃呀,其实啊,不要怪我没告诉你什么锦囊妙计,而是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锦囊和妙计。你是一个军事长官,应该明白一个道理,我们下的所有决定,绝对不会因为一个决策而贯彻到底,需要我们长期的积累经验,适时的审时度势,应对变化,只有这样,我们才敢说呀,较有把握的下决心做事情。同样的道理,在一个集体,也不是一个人去做所有的事情,往往啊,是一小部分人先明白事情的道理,感悟到事情发展的规律,再由他们领导和引导大多数人走向正确的道路。唉,这就是列宁同志所说的领袖作用,还有啊,俗话说的好啊,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唉,这个天哪,只是一个客观道理啊,并不是更高明的上天。这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这当了家,才知道这锅也是铁打的。

  大家:热烈鼓掌。

  毛泽东:哎呀,说得我口干舌燥啊,不过呀,我这个毛婆婆的瓜是卖完了,至于这个瓜甜不甜,还是你们自己说了算。

  恩来:甜得很呐!

  博古:同志们,我也来说两句,事实证明啊,我们从湖南的通道到四川的会理,这一路走来,我们3万多名红军战士,面对国民党几十万大军,并没有受到重大的伤害,虽然在土城和鲁班场的失利,对我们来说稍有打击,但总体来说,我们还是胜利的,尤其是遵义战役。所以,我认为遵义会议之后的军事路线是完全正确的。

  何克全(凯丰):我也完全赞同现在的军事领导,同志们,我现在正式宣布,收回我个人在遵义会议里的保留意见。

  大家:好好好,鼓掌。

  彭德怀:主席啊,您不是说有三个问题吗?现在说了两个了,最后一个呢?

  毛泽东:噢,还有一个问题吗?

  聂荣臻:就是说咱们会理会议之后去哪的问题。

  毛泽东:嗯,对对对,还有一个问题啊,啊,这会理啊,确实不是久留之地啊,开完会你回去之后呢,我们要往哪儿去啊?这个问题还是非讲不可呀,不然没办法达成共识嘛,(恩来:是啊),那我们是向北呀,还是向东啊,条条大路通罗马,我们走哪一条?这个问题呀,不能说。

  林彪:主席,在座的都是中革军委,为什么不能说?

  毛泽东:哎,林彪啊,我就说你是个娃娃你还不承认!啊,往哪里去啊?隔墙有耳啊,现在不能说,以后你们就知道了,但是啊,这近的不能说,远的是可以说的,我们中央红军要去哪里?我们要去哪里?我们的最终目标是什么?这是一个理论上的问题,洛甫同志以后会专门讲的,我在这里呢,顶多算是一个抛砖引玉呀!我们共产党人从哪里来?是从老百姓当中来,是为了老百姓的幸福和利益而来,虽然出身不一样,但初衷是一样的。我们要往哪里去呢?还是要回到老百姓当中去,为老百姓谋利益,为老百姓谋幸福,我们最终的目标就是民族要独立,人民要解放,让普天下的劳苦大众都过上没有压迫,没有剥削,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幸福生活。

  大家:热烈鼓掌。

  毛泽东:同志们,从遵义到会理,继而追溯到从瑞金到遵义,再到会理,半年的时光啊,我们每天头上飞机轰炸,脚下呢,是崇山峻岭,风霜雨雪,我们长途跋涉,说不尽的艰难险阻,算是死里逃生啊,难道仅仅凭的是这一双脚吗?不,我看呀,凭的是我们坚强的意志,还有我们手上这两大法宝啊,这两大法宝是什么呢?第一,是树立正确的目标,第二是长久坚定而为,这两者缺一不可呀!目标这个东西,一旦树立,就不能改变,我们共产党的目标,就是要实现全人类的解放,实现共产主义,这是我们的目标,也是我们的幸福。这一点不能改变啊,一辈子都不能变,这一点要是变了,我们就没有方向,这一点要是变了,我们就不会走到今天,唉,这一点要是变了,我们就不可能现在坐在这里总结经验教训喽。所以啊,要完成最后的目标,实现最后的胜利,我们只有一天天,一步步,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只有这样,久而久之,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最后的旁白:1934年,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经过通道转兵、强渡乌江、血战娄山关、四渡赤水,粉碎了国民党几十万重兵的围追堵截,这是中央红军在军事战略上生死攸关的伟大转折,通道会议、黎平会议、猴场会议、遵义会议、扎西会议、苟坝会议以及会理会议等一系列会议,纠正了党内长期存在的左倾错误,是中国共产党从幼稚走向成熟,从错误走向正确的伟大转折,是政治和军事上确立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伟大转折,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以赤诚之心和坚定信仰披荆斩棘、挑战极限,创造奇迹的伟大壮举!是永远激励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实现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努力奋斗的永恒精神丰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