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军旅的战友——纪念“八一”建军节

2019-08-01 14:12:4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郑朝晖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

  曾记否:

  当年的学生穿上了棉布的军装,

  的确良的无檐帽是女兵精致的"妆容",

  鲜红的领章帽徽在闪耀,

  那是先烈热血浸染的旗帜,

  在我们这代军人手中仍高高的擎起!

  虽没有当今军礼服的帅气,

  但那时也是我们无比高傲的自豪!

  

  曾记否:

  新兵连每日步操的训练,

  连长的讽刺打击着女兵:

  不会匍匐卧倒只会摔跤?

  步枪咋就成了烧火的棍?

  单手持枪跑是我们女兵狼狈的“囧考”。

  

  新兵第一次的站岗正值午夜,

  陌生的环山孤零零的毛坯房,

  偶有凄厉的叫声划破夜空,

  山上忽闪着黄绿色的亮点,

  寂静中的低嚎拨弄着城市女兵的神经,

  我们握紧手中的枪背紧紧的靠在一起。

  

  全连汇歌前排长的急吼吼:

  要的不是好听要的是力量!

  阵阵寒风里渐渐黑了的天,

  面对着黄泥墙的女兵排,

  一遍大过一遍的声浪放声高唱!

  

  新兵连会操是最后的一课,

  女兵排行进的队列,

  没有男兵的孔武憨拙,

  倒也在摔打中恰到好处!

  钢铁意志就是从点滴锤炼。

  

  《二》

  曾记否:

  从调防的闪电出动,

  是搬迁的一道命令,

  收拾打包装箱装车再到打好背包,

  排队进入没有窗户的“闷罐”车厢,

  都是在飞也似的不间断中进行。

  

  “咣当”“咣当”车轮的伴奏下,

  摇摇晃晃中一盏忽明忽暗的灯,

  我们或坐或躺在地铺上,

  它陪着送走了白天黑夜。

  兵站里跳下车厢休息,

  我听到远处有人喊道:

  快看这车厢都是女兵。

  

  曾记否:

  从缺水的山头炕头窝头的临汾,

  含着黄土地枣梨陈醋的醇香,

  来到青翠茵茵江南的水乡马鞍山,

  还没欣赏够雨山湖异样的清新,

  就遭遇“南京火炉”的名不虚传,

  不动都已是“翰林”的夏衣不干;

  又怎堪零下十几度夜不寐的冬成团,

  屋里的杯盆到处都是“睡着了的水”!

  “魔幻”之旅的严苛是今生不忘的磨砺。

  

  《三》

  曾记否:

  从黄河河底到深山的慰问演出,

  行进中的前车突然消失的惊心,

  那是陡然下行猛然急转的盘山!

  而后看到的是早已等待的老乡,

  和正在制作平常舍不得吃、

  “珍藏”的食品的战士,

  在小米高粱的年代那是诱人的美味,

  那份不忘存到至今。

  

  曾记否:

  老乡围看的是怎样用卡车拼搭成舞台,

  声光电道具在各司其职的全员参战中,

  呈现在大山的中间。

  至今我不能想象曾经扛起过,

  装着两个聚光灯的不比我矮多少的箱子!

  

  演出过后老乡久久不肯散去,

  她们想知道大山的那边的那边是什么?

  用手去抚摸汽车的轮子鼻子窗子和灯,

  甚至是穿着军装的女娃娃的我们,

  想知道和穿着缅裆裤的她们有啥不同。

  

  《四》

  曾记否:

  向来时那样的棉绿戎装,

  没有了领章帽徽三点红的映衬,

  转身走出营房离别军旅的战友。

  

  曾经的八一牵挂几十年的沉淀,

  军歌声中花甲的人已渐渐走远,

  曾经的聚后来的散何为凭何为忆,

  惟有——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的倔强,

  惟有——猎猎军旗在脑海深处高处的永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