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韶山行散记(八)

2019-07-10 11:20:2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彭水周
点击:   评论: (查看)

  韶山行散记(八)

  我们乘车来到韶山之行的最后一站——慈悦书院。

  这里原是韶山毛氏祠堂,在旧社会,祠堂里供奉着毛氏宗族历代先贤牌位,毛氏宗族决断族里大事及逢年过节举行祭拜祖先祈祷人丁兴旺、风调雨顺仪式都在这里进行。我党成立之初,毛泽东在韶山成立第一个党支部,选择这里作为秘密召开支部会议的会所。祠堂占地面积较大,里面回廊萦绕,房舍彼此巧妙衔接,予人百转千回之感。书院解说员——一个年轻女孩,引着我们顺着主席满门英烈人物事迹图片、雕塑长廊,逐一向我们讲解毛家群英为革命捐躯的英雄事迹以及韶山淳厚质朴的风土人情。

  “慈悦书院”较我们之前游览的景点有所不同,给人的感觉虽说仍然围绕着缅怀伟人、缅怀先烈、传承红色文化这一主题,但掺入了较多的商业元素,形成浓郁的市场氛围。

  静心一想,劲吹数十年的市场经济长风不可能被峰嶂杜之门外,每个时期的政治、人文乃至自然环境,无不打上鲜明的时代烙印。目睹眼前生气勃勃的市场场景,我想,这也算是当今市场经济体制下人文环境的一个缩影吧?继而深思,这难道是以毛泽东为首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闹革命所想要的结果吗?公道一旦沦陷,私欲便破茧而出;巍峨大厦崩坍,琐屑纷扬遍地,美好的“高大全”乌托邦幻象破灭,代之以具象的各种色彩斑驳、形态芜杂的碎片。“祖国母亲”的意象抒情具象到朱自清“父亲背影”式家庭情结,古老沉重的传统文化贴着“仁义礼智信”的法相庄严的标签,又抬起久已压下的辉煌头颅。以《读者》为嗃矢的崇尚性情、礼拜中庸的心灵鸡汤温润如玉,成为后革命时代启蒙之再启蒙,被压抑的心灵视为人生圭臬而顶礼膜拜。无尽的以小我为中心,以家族、家庭、个人的伤痕、苦难为诉求对象的五彩缤纷的文艺作品冲破禁锢的闸门,汹涌泛滥,成为新时代文化革新的旗帜,成为引导茫茫大海中社会航船前进的的灯塔。

  由计划经济体制转轨市场经济体制,或许是历史发展进程中的必由阶段,但同其它历史阶段社会体制转型一样,在摒弃计划经济体制某些弊端的同时,连同闪耀着理想光辉的珍珠也一同抛弃了。可以说,世界上任何一种社会制度皆非十全十美,都具有自然法则的不对称性。哲学辩证法告诉我们,自然万物的不尽完美即是自然的本质美。西方数百年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史所形成的诸多痼疾已经表明,市场经济体制并非人类社会体制的不二选择。诚然,以追逐金钱和效益为原动力、以物竞天择为原教旨的市场经济体制,能有效激发人性原始动力,刺激科技和经济社会高速发展,快速改善人民生产生活条件,但与此同时,它对地球能源无遏制索取、消耗和必然派生的产能过剩,以及制度条件下形成的人人“孤岛”的心理隐患,还有市场环境中人们日益膨胀的欲望形成反道德良知等等,均产生等量的反作用力。中华民族古老传统文化的重焕生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过是对现行市场体制的一种反讽,它只是敷在处于高烧昏迷之际的病人额头上的一帖清凉剂,努力对以金钱财富为终极追求目的的不古人心试作苍白乏力的补救与修正,现实利益的利刃一旦划开粉饰的温情面纱,便会露出下面丑陋狰狞的本来面目。

  鲁迅先生曾在小说《狂人日记》中写道:“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自认为与鲁迅在民族劣根性与启蒙民众心智认知问题上心灵相通的毛泽东,也曾不无警惕地告诫全党:“如果共产党也到了自己没法统治或者遇到难处了,要把孔夫子请回来,说明你也快完了。”以鲁迅和毛泽东的博学和睿智,观察事物不可谓不洞幽烛微,敢于作出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论断,自有其深刻的道理,而基于这一论断的正是思想启蒙导师和人民领袖的慈悲大爱情怀。被国民党反动派和官僚资本家遗老遗少们所眷恋的民国黄金十年,正是中华民族遭受深重灾难、中国人民饱受蹂躏屈辱的的10年。那时的旧中国,一名大学教授月薪几百大洋,仅用几个月的的薪酬便能在北京、上海等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买一栋豪华别墅,而占全体国民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普通民众,由于兵荒马乱,饥寒交迫、朝不保夕地挣扎在死亡线上。鲁迅笔下饱受封建势力及鬼神桎梏奴役迫害的的祥林嫂,在被尊崇礼教的财主老爷和虚无缥缈的宗教信仰榨干最后一滴血汗和最后一丝希望后,恰如其倾毕生积蓄为庙里捐赠的一条门槛,遭岁月风霜剥蚀和无数的脚板践踏后,枯萎的肉体连同卑贱的灵魂被旧制度、旧礼教的铁棒打下冰冷的地狱。

  市场经济体制下派生的黄赌毒和其它一切社会丑恶现象,连同寄生其上的治疗社会疾病的诸多机构,是推行市场经济体制所导致的必然现象和结果,这原本多余的赘疣加重了社会运行成本。市场本质属性还导致法律剑走偏锋,公平于金钱的淫威下在正义的代言人——律师的口中往往成为屠戮正义的叛徒犹大。

  在人类社会发展的漫长进程中,每一个发展阶段自有其合理性,但历史从来就是由人民书写的,串珠成线的每个朝代的兴衰、改写,都不过是那个特殊历史时期出现的卓越人物顺势而为的结果。站在人性的角度论品质、精神,毛泽东无疑是伟大的,他站到了一个世界历史政治人物难以逾越的巅峰之上,宛若璀璨的启明星,照耀着人类为探索建立理想大同世界而前进的方向。于广义的时空之上俯瞰,毛泽东思想及其精神财富不只是属于中华民族,还属于全世界、全人类,当世界上任何一个弱小民族遭受外侮、当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平民遭受剥削压迫时,他们都会想到这个不朽的名字。(全文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