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尹帅军:美国合法腐败、合法强盗让人发指

2022-09-23 10:04:4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尹帅军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总部位于柏林的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公布的《世界各国廉洁印象指数排行榜2021年》,对全球180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排名,其中美国名列第27,位于前列。在他们的排名中,美国是一个很廉洁的国家。但是这个廉洁排行却与美国公众对国家的感受形成鲜明对比。

  一、美国的“四大恶人”

  首先来看美国公众对政府和体制的评价:2011年9月全球著名民意测验与商业调研机构盖洛普(Gallup)公司民调显示,81%的美国人不满政府管理国家的方式。而另一民意测验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10年4月发布的民调结果显示,近80%的美国民众不信任政府。

  再来看美国公众对国会的评价:2010年盖洛普公司民调显示,在民众心目中,国会议员是道德水准和诚信度最低的人群,对众议员的评价甚至比汽车推销员还低,55%的人把众议员列入道德水准“低或很低”一类。2010年2月,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和《纽约时报》共同推出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约有92%的美国人不希望现任国会议员继续连任,81%的美国人希望现任国会议员下台。而80%的美国人认为国会更热衷于为特殊集团的利益服务,而不是为了人民。2012年2月8日盖洛普公司民调显示,86%的受访者不满国会,民众极度厌倦参众两院议员。

  再来看美国公众对统治阶层华尔街及主流媒体的评价:2011年10月,美国《华盛顿邮报》与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联合所做的民调显示,高达7成美国受访者厌恶华尔街金融机构,68%对当今美国政府没有好感,53%不喜欢主流媒体。

  华尔街、政府、国会、媒体成为美国民众厌恶的“四大恶人”。

  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激化了美国国内矛盾。2011年,占领华尔街运动爆发。美国民众宣称,“这次游行活动旨在表达对美国金融体系的不满”,他们宣称“我们代表社会的99%,我们不再忍受那1%的贪婪与腐败”。

  2011年8月数据显示,美国全国有4600万人靠领“食品券”维持生活,大约占总人口的15%,每6~7人中就有一个人靠粮票度日。

  2010年美国有462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下,人口贫困率达到创纪录的15.1%,其中儿童贫困状况尤为严重,儿童贫困率高达21.6%,每5个儿童就有1个生活在贫困中,贫困儿童总数高达1575万。1700万妇女生活在贫困中,妇女贫困率达14.5%,其中有750万妇女生活在极端贫困中。至今,美国政府还未签署联合国《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和《联合国保护儿童权利公约》。

  二、资本主义腐败的三个层次

  美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在国际排名中美国的廉洁程度又如此之“高”,理应让民众过上幸福的生活,但是为什么会产生相反的社会现象?一方面是美国廉洁排名靠前,另一方面却是美国民众对于国家的极端不满意。

  笔者认为,国际透明组织的统计方法、统计数据存在一个问题,由于意识形态和西方世界的偏见等因素,他低估了美国的腐败程度,高估了美国的廉洁程度。但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在美国存在着大量的合法腐败行为、合法强盗行为,这样的行为被国际透明组织完全忽略了。

  资本主义掠夺的第一个层次是资本家对工人雇佣劳动的剥削。第二个层次则是资本主义国家对普通公众的掠夺,国家的公共职能的私营化,仅仅为一小撮统治精英服务,同时剥夺大部分的公众职能。在此之外,还有一部分非法的腐败行为,这也是损害公众利益的一个层次。这几种行为的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损害公众的利益,为一小部分统治阶层、利益集团服务。

  与非法的腐败行为比较而言,合法的掠夺、腐败行为其实占据更大的分量,他对公众利益的损害更为严重。

  另外,同一个行为到底是非法还是合法,也是因国体而异、因人而异。同样的掠夺、腐败行为,在中国可能是非法,但是在美国却是合法。同样的掠夺、腐败行为,对于美国老百姓可能是非法,但是对于美国国会议员、法官等却是合法。明白了这里面的差别,我们就更能理解资本所控制下的美国国家权力的本质。

  美国是一个政商财团一体的国家,一小撮垄断资本家集团控制了国家的方方面面。三权分立下的行政(政府)、立法(国会)、司法(法官、警察、监狱、律师等)存在大量的合法腐败、合法强盗行为;号称“第四权力”的媒体也存在大量的合法腐败、合法强盗行为;国家暴力机器的军事部门也存在大量合法腐败、合法强盗行为;而在经济领域更是存在大量的合法腐败、合法强盗行为。

  三、政府高官的“旋转门”

  美国的“旋转门”政治,早已使得其资产阶级民主政治成为一个笑柄。今天是大公司的负责人,明天就是政府的负责人;今天是政府的负责人,明天又是大公司的负责人。还有更离谱的,同一时间内既是政府高官,又是商界人士。

  这样的行为如果放在中国,肯定是违法的,老百姓肯定民怨沸腾。但在美国却是合法行为。不仅合法,而且已经是美国政治最鲜明的代表,政界、商界人人乐此不疲。

  小布什、老布什都是总统,布什家族的产业遍及石油、银行、军工企业等。小布什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任期内卖掉了洛克希德、波音与其他国防承包商的股票,但却依旧持有吉里德公司股票,是该公司的大股东之一。该公司拥有非典、禽流感、猪流感疫苗“达菲”的专利权。有意思的是,拉姆斯菲尔德任内也是“禽流感”、“猪流感”舆论恐慌的盛行期。

  高盛是美国“旋转门”现象的代表公司之一,屈指即可道来:克林顿政府的前财长罗伯特·鲁宾曾在高盛工作36年,后来又担任花旗银行副总裁;布什政府的前财长亨利·保尔森曾担任高盛集团的主席和首席执行官;现任世界银行行长、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曾担任高盛副总裁;小布什政府的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史蒂芬·弗里德曼曾担任高盛董事长;小布什的白宫办公厅主任乔舒亚·博尔腾曾担任高盛执行董事;纽约证券交易所首席执行官约翰·塞恩曾担任高盛原总裁兼首席运营官……

  这样的例子在美国政界和商界俯拾皆是,已经形成了一条顺畅的流水线。在如此明显的合法腐败行为下,即使是美国最重要的战略家、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深信美国价值观并为美国霸权尽心尽力的布热津斯基也不得不感叹:“华盛顿已沦为世界上最腐败的首都。”

  国会议员享有立法权和投票权,能够决定重大政策、法律、法规的制定,比如金融危机期间就可以投票决定拨款和救市行为,因此国会议员便成为各大公司、利益集团公关的对象。“金钱购买了沟通的途径”,这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参议员麦凯恩的讲话,也是国会议员的真情告白。国会议员是利益集团的代言人,议员、官员和私人资本成为紧密连接的一体。

  国会议员同样有旋转门的渠道。离白宫和国会山咫尺之遥是著名的K街,这条街集中了大批游说集团和公关公司。大公司、利益集团通过游说公司对国会议员、官员进行公关,影响国会立法和政府决策。在国会议员任职时,游说公司可以给议员提供很多好处。而在国会议员去职之后,则大量进入游说公司任职。

  《环球视野》第451期“美国游说政治面面观”一文披露,前众议院议长纽特·金里奇离职后为房利美提供咨询服务;原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罗伯特·利文斯通创办“利文斯通集团游说公司”,公司网站首页打出广告:“公司创办人罗伯特·利文斯通,院外游说业中独一无二,曾担任过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主席。”

  2006年8月8日《财经》杂志“游说美国:K街游戏”一文报道,美国“公民”(Public Citizens)组织在2005年公布的一份调查发现,1998年以来,43%的议员离开国会山之后到K街从事游说。

  美国宪法保护这种游说行为,国会议员已经变成利益集团的说客而已。当然,不仅国会议员会进入说客公司,还有超过一半的高级行政官员在去职后也进入说客公司,或兼职,或专职。

  曾任克林顿政府白宫办公厅主任的约翰·波德斯塔(后来任奥巴马胜选后交接班子的主管)创办了K街著名公关公司波德斯塔集团,这家公司的广告语便是:“白宫的许多人能告诉你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们则帮助你改变结果。”

  美国的“旋转门”在争议巨大的转基因产业同样存在。很多人不知道的是:FDA(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不检测、也不负责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由转基因巨头检测并负责其安全性。

  在美国,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同样是一个引人关注的问题。美国民众于2011年10月1日至16日举行了“争取转基因食品标识知情权”的大游行,从纽约出发,经新泽西、宾夕法尼亚等州至华盛顿,游行队伍要求“我们要知道我们的食品是不是转基因”。此次活动因为时间与占领华尔街运动相冲突,所以未能产生太大影响。

  早在老布什当总统时期,孟山都等转基因跨国公司就促成转基因与非转基因“实质性等同原则”。实质性等同,安全性当然也等同,因此无需特别的科学检测和实验报告,上市前无需进行复审及批准,也无需特别标注。转基因与非转基因是不是“实质性等同原则”,本来应该是科学家的事情,但是总统布什却代替科学家做出了决定。

  当然,FDA敢于逃避责任,并不仅仅是因为老布什总统一人的决定,而是因为孟山都公司已经控制了政府相关部门。

  据恩道尔所著《粮食危机》一书收录:小布什的农业部长安·维尼曼,曾任职孟山都公司旗下卡尔京公司董事长;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任孟山都旗下西尔京公司CEO;孟山都制药事业部西尔公司的高级副总裁迈克尔·弗里德曼,曾任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代局长;孟山都董事米奇·凯特,曾任美国贸易代表、克林顿的律师;孟山都董事威廉·鲁克尔斯豪斯,曾任尼克松和里根时期的环保署署长;孟山都董事玛莎·霍尔,曾任克林顿政府间事务助理;孟山都公共事务副总裁琳达·J·菲舍,曾任美国环保署预防、杀虫剂和有毒物质办公室主任;孟山都的法律顾问杰克·华森,曾任卡特政府白宫办公厅主任。

  这就是转基因巨头孟山都公司与华盛顿之间的旋转门。

  列宁说过一句话:几何公理一旦违背了资本家的利益,也会被资本家当做敌人而打倒。转基因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

  四、国会议员的软性腐败——内幕交易,你违法,国会议员不违法

  不过旋转门和说客只是国会议员的一门生意,他们还有更多的生意。

  彼得·史威泽(Peter Schweizer)的著作《把他们全部扔出去》(Throw Them All Out,2011年11月出版)披露了美国国会议员大量的合法腐败行为。

  国会议员可以利用自己手中掌握的内幕消息大发横财,比如金融危机救市前夕,掌握内幕消息的议员就可以大量购买某只股票或者股指期货,救市政策出台后他就可以发大财,这样做合法。

  议员也可以用低价购买大公司的原始股,而后获得股票涨价的收益,这相当于大公司变相送大礼给议员,这样做也合法,因为这是议员的个人投资行为。

  还有大公司直接给议员的政治捐款等行为,这也合法。还有付给演讲费用、稿酬、借助开会长途旅游等行为,类似的还有很多。

  华盛顿州的前众议员布赖恩·贝尔德(Brian Baird)是议员中的另类。他曾三次提出《禁止利用国会内幕信息进行交易》“Stop Trading On

  Congressional Knowledge Act”的议案。“一直到他最后一次提案,贝尔德才争取到一次众院听证会机会。让他和一些专家向议员们论证此法案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众议院有435位议员,但是却几乎没有人来听他的论证。当时贝尔德已经当了10年半的众议员,是一位资深国会议员,可他的提案经过6年的争取才得到的听证会,竟然遭到如此冷落。贝尔德对CBS《60分钟》节目主持人说,“他没有利用内幕信息做买卖,被同僚们看作是一个白痴。”中国学者方鲲鹏的《美国议员软性腐败警世录》记录了此事。

  “2011年11月中旬,史威泽的书《把他们全部扔出去》和CBS电视节目中的软性腐败专题推出后,社会舆论一片哗然,惯于哗众取宠的国会议员也一反常态,参议院和众议院很快出现了三个版本的《禁止议员内幕交易法》提案,并且联署的议员达200多位。然而,仔细研究了这三个版本的提案后,耶鲁大学法律教授乔纳森·麦西(Jonathan Macey)得出的结论是,这些提案又是些玩弄选民的通常把戏,其中的漏洞大到可以让一辆坦克通过,提案成为法律后,内幕交易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因为议员们会比以前更清楚怎样操作内幕交易不违法。此外,这三个版本的《禁止议员内幕交易法》,都只关乎股票交易,没有涉及利用国会内幕信息买卖土地这一类行为。”

  方鲲鹏指出,在应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时,国会议员和普通公民是双重标准,是两套不同的法律。普通公民必须遵守的法律更为严苛,而国会议员却可以合法腐败。

  前几年的玛莎·史都华案件就是一个例证。玛莎·史都华听到内幕消息,ImClone制药公司的抗癌新药未获得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审批,公司股价有可能下跌,该公司的负责人正在出空其股票,史都华因此卖掉了该公司股票,避免了45673美元的损失。为此史都华被判5个月监禁,罚款22.5万美元,差不多5倍于她通过内幕交易避免的损失。要知道玛莎·史都华不是ImClone制药公司的管理层,也不是其员工。

  毫无疑问,国会议员利用内幕交易的行为,其性质和危害程度远远超过玛莎·史都华案。但是国会议员却完全能够使自己的行为合法。国会的新提案甚至利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开了更大更合法的后门。

  本文摘自尹帅军著《错的不是我们是世界》。原标题《这就是美国,合法腐败、合法强盗》

  【文/尹帅军,80后青年作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号“尹帅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