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林爱玥:十问《十问丹东警察》

2022-06-25 09:22:49  来源: 林爱玥   作者:林爱玥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昨天的文章大概是我十年来受到非议最多的文章了,有几个多年的读者更是不依不饶,一副我不“低头觉悟”就不罢休的架势。好在沟通后,大多情绪都恢复平静了,也不那么激动、冲动了。这就对了嘛,我写了那么多文章,总不可能有一两个观点和你们不一致就成“反革命”了吧。

  早上,有老读者向我推荐了《十问丹东警察》。大概是看待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吧,反正他觉得振振有词的“十问”,在我眼里完全不值一哂。多余的话就不说了,让大家来评判吧。

  第一问:被赋黄码不去医院,在家坐着自动解除?

  丹东解除黄码的具体机制我不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视频中的父女去医院肯定不是为了做核酸解除黄码的。视频中,女子的说法是“治病”,“网传”的说法是“取药”,既然大家都是认真的人,我特意给“取药”加个“网传”的定语,但无论是“治病”还是“取药”都与“去医院(解除黄码)”没有任何关系。这点,没人会否认吧?

  第一问就问了个寂寞,我真的很奇怪此人哪来的勇气“十问”的。

  第二问:要是得了重症急症,黄码人员是不是坐家里等死?

  别说丹东了,也别说“黄码人员”了,疫情两年多了,我还从未听说过哪里的人得了重症急症只能“坐家里等死”的,这纯属无视事实为了煽情而煽情的多余之问。就我所知,无论是黄码人员还是红码人员的就医都是有规定的流程的不是你说你有病了,就可以无视红黄码自行前往医院看病了

  如果有人对此都有质疑,那我认输,我们一别两宽,各自安好吧,你都对,我认输、认错、认怂了还不行吗?

  第三问:警察被人呼一巴掌就是袭警,推搡群众就是正常执法?

  同上,我从未听说过“警察推搡群众就是正常执法”的说法,警察执法的过程规范不规范,这个以上级的调查结论为准。

  警察执法过程中,与执法对象难免会有身体接触,但男警察肯定是要注意与女执法对象保持距离的,要不然视频中警察也不会特意提醒“靠近点录”了,这叫避嫌。

  但如果女执法对象执意靠近呢(视频很清楚,女子一直尝试回到车里“回家”,与挡在车门前的警察有身体接触),请问,这种情况下,男警察该怎么办?

  这里我倒有个好的建议,在地铁拥挤时段上下地铁时,我大多是双手习惯性高高举起的,不为别的,就是怕说不清楚。建议男警察以后向我学习,千万别试图推开,万一推倒了,后果就是“推搡群众”的话,这犯不上。虽说警察高举双手不太雅观,但至少别人挑不出毛病来。

  至于“警察被人呼一巴掌就是袭警”,这点没疑问,警察在执法时是不容侵犯的,谁要是有疑问,可以去学习学习相关法律。

  第四问:警察身体如此虚弱,演技却如此爆表,是不是人尽其用?

  有人一口咬定警察“表演”“演技爆表”。是不是“表演”,只有当事警察最清楚,外人只能从动机去分析。那我们就分析下警察“表演”的动机。

  袭警罪是行为罪,只要你有袭警的行为就是罪了,跟你打没打到,打轻打重是没任何关系的。这就是说,警察执法时,被人呼一巴掌,不管打到没打到,袭警都是实锤的,或者说,就算没有坐着、躺着,挨一巴掌还站在那里那也是袭警。既然如此,那“表演”的动机是什么呢?谁能告诉我!

  视频中,女子父亲一巴掌扇过去时,警察有明显的下意识的格挡和躲闪动作(注意截图中的蓝色手臂,路人拍摄的角度更清楚),至于他到底是被一巴掌呼倒的,还是后退过程中脚底拌蒜摔倒的,这同样要问当事警察了。但无论是哪种解释,都算不上“表演”吧。难道以后警察录用之前要先学挨打,打个几巴掌屹立不倒才能做警察?

  还有人说警察一步一步在“诱导刺激”父女俩犯罪,至少从网传的9分多钟视频里,我看不出来。倒是那女的一直在大吵大闹,以及大声对着群众诉说“委屈”,由于女的声音太大,前面男警察的声音几乎一句都听不清楚,警察唯一做的就是站在车门口阻止女的上车,此外未见任何针对父女俩的动作,更谈不上“诱导刺激”。

  有人说,老人给警察一巴掌是因为看到女儿倒地后,“爱女心切”做出的“应激反应”。首先,别管你是不是“应激反应”,打警察就是袭警,这是没跑的;其次,爱女心切的第一反应不是扶起女儿,问伤没伤着,反而是一巴掌朝警察呼过去,这是我不能理解的,反倒是,老人一巴掌扇过去后,女子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马上站起来把老人拉住。

  说警察“表演”的人,无一例外注意到了警察倒地后“马上”起身,但又无一例外忽视了女子倒地后的“马上”起身,这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呢?

  这事在公知那里另有说法。有人说“疑似是警察动手在先”,还一口咬定“(警察)发觉父女俩是黄码后,既不让他们过去,也不让他们返回”,合着先后两次闯卡的事被他吃了?接下来,还将“推倒”直接升级成“殴打”,这也就是有视频,要不然顺着此人说法,你还以为警察是唐山的小混混呢。

  如果有人对此有怀疑的话,建议多看几遍视频,几遍不够的话,就多看几十遍,总能看清楚的。

  那么,警察阻止女子开车离开算不算“诱导刺激”呢?如果这个问题不好回答,那反过来看,如果警察任由“黄码”且“先后两次闯卡”的父女俩驱车离开,他就是好警察,就对得起他的职责了吗?

  恕我愚昧,这问题,我怎么想都想不通,希望有想得通的人能给解我困惑。

  但这事,到了公知那里可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成了“在发觉父女俩是黄码后,既不让他们过去,也不让他们返回。在这种情况下,纠纷升级”,这是要把所有责任往警察身上推的节奏了,至于女子先后两次闯卡的事,此人则完全忽视了,对警察的动作也先后从“推倒”到“殴打”再到“随意打人”,请问,你会信不,你敢信不?如果你信了的话,那原谅我说点心里话,你特么信这些人的胡说八道,都不信我,还说我“糊涂透顶”,你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

  第五问:老人一巴掌倒地,立马问录像没,得知录了,立马起身再执法,外加一句卧槽,这警服警徽你穿戴的合身吗?电影学院毕业的吗?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录了”是确认证据有没有被固定吧,如果有人有更好的解释,还希望分享,但要说“碰瓷”就太扯了。前面说过了,无论警察是坐着、躺着还是站着,袭警都是板上钉钉的事。至于“卧槽”,我是没听到,但如果真有“卧槽”就更合理了,那警察哪能想到在他执法时会有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朝着他脸上呼一巴掌呢?

  第六问:社区开了证明,这不行那不行,到底谁说了行?

  扯“社区证明”的纯属胡搅蛮缠,连当事女子都承认她的“父亲没有开证明”了。如果两人有证明,谁吃饱了撑得要拦她,她就更不可能“先后两次闯卡”以至于被警察拦停了。

  还是那句话,你有你的理由,警察有警察的职责,要是为了显得“温度”“人性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防疫就形同虚设了。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别和我说“特殊情况”,真有“特殊情况”,父女俩应该在出门前就和社区沟通好,而不是拿着一个人的证明当两个人的用。如果这种明显违反防疫政策的行为被默许、被承认,那就等着吧,以后这种事绝不会是一起两起,而很可能是一百起、一千起了,如果未造成疫情扩散还好,如果造成了,你们就为你们的“共情”哭去吧。

  第七问:人家说回家不看了也不让走,难道黄码还要被抓?

  十问中最荒唐的就要属第七问了。警情通报都说了,“因其健康码显示为黄码先后两次闯卡被执勤民警依法拦停”。两次闯卡的人被拦下来,如果“人家说回家”就让回家了,那还要设卡干什么,那还要警察拦停干什么,这是玩呢?

  至于“难道黄码还要被抓”的说法就更可笑了,丹东有多少黄码我不清楚,但见警察抓哪个黄码了?请睁大眼睛看清楚了:先后两次闯卡被执勤民警依法拦停。

  奉劝急着为父女俩说“公道话”的人别被气昏了头脑,就算要为父女俩说“公道话”,也要尊重客观事实吧?想想吧,要是以后谁犯事了说句“想回家”,警察就给放了,那这世界该有多荒谬吧。别说闯卡了,你就闯个红灯,警察看到了也要教育你几句,同时,你也要态度极好的听警察说完吧?

  这件事,警察的执法过程规范不规范我说了不算,但我可以肯定他拦停车辆是没问题的,要求女子和自己保持距离是没问题的,构不构成“推搡群众”那要看上级怎么界定,还有,倒地也是没问题的,要是倒地都能有问题,那就太可笑了,那以后警察没事先在家练练如何挨揍不倒吧。

  有要打脸的朋友记得保存好了,我坐等你们来打脸。

  第八问:如果担心父女二人乱跑,最优的选择是警察开道,带他们快速就医及时返回,不仅可以防止他们乱跑,岂不是更是做到了健康至上和对生命的尊重?

  这第八问我只能说太想当然了。如果患者切实需要,警察自然会义不容辞的为患者开道,这样的事情网上报道的多了去了,丹东警察大概还不至于没这个觉悟,这是多好的暖新闻啊,但那大多是紧急情况,如孕妇要生产,患者有急性疾病或意外重伤等,但视频中的女子的父亲恐怕都算不上吧。

  退一步讲,就算女子父亲真有什么急病,急到需要“警察开道”,那女子在第一个卡口讲明白就是了,当时就能获得这样的待遇了,何必要“闯卡”呢?甚至,她都不要出来,直接在家打110求助,警察大多也会第一时间赶到的,说不定还会为老人安排好医院的绿色通道。这些都是选择,为什么那女的就是不选择呢,她对我们的人民警察不至于连这点信任度都没了吧。

  说起来,“十问”中第八问是最有欺骗性的,问题出在完全回避了黄码以及闯卡的事。退一步讲,就算没这两件事吧,如果警察真的像此人所说的那样“警察开道,带他们快速就医及时返回”,那其他黄码、红码是否都能有样学样了?

  反正我病我有理,先把车开到街上再说,警察没拦最好,拦着了也无所谓,还有“警察开道”,简直美滋滋,但同样的问题又来了,那还谈什么疫情防控?

  事实上,别说警察了,就连我们小区保安,疫情防控期间都是高度紧张、高度负责的,什么人能进,什么人能出,什么人不能进,什么人不能出,都要一个一个核实的。要是人人都抱着“轻视、无所谓、自以为是”的态度,那我们的抗疫怎么可能有现在的成绩?

  或许,有人觉得黄码无所谓,完全可以“弹性处理”,但我不这么看。要是黄码真的可以“无所谓”,那早就取消黄码了,反正无所谓了,还留着黄码做什么?既然黄码还存在,本身就说明这样的措施是必要的,或者说,你就必须要遵守相关规定的。

  第九问:这是不是一刀切,是不是层层加码?

  任何看过视频的人都能看出现场的围观群众有多少,多没有,大几十个人肯定是有的吧,能让那么多人在大街上溜达,请问哪来的“一刀切”?

  据@丹东发布(6月23日),丹东的疫情总体可防可控,未发生规模性反弹和疫情外溢。但疫情来源不明、多点散发,规模性反弹风险依然存在,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这说明丹东的疫情防控是不能松的,但从路上还有诸多行人来看,丹东的疫情防控也没有多紧,有没有“层层加码”不清楚,但“一刀切”是肯定不存在的。

  疫情防控的松紧程度是与疫情形势直接相关的。6月22日,丹东市新增5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6月23日,新增7例无症状感染者,这说明丹东距离“动态清零”并不远,这种时候,大家咬咬牙彻底战胜疫情,然后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第十问:丹东封了马上俩月,快递三月到现在无法到达,成绩呢?各种各样离谱骚操作是不是该变了?

  这最后一问是冲着丹东的疫情防控政策去的,与“丹东警察”本身并没多大关系,大概是为了凑数,又或者是为了借机发泄对疫情防控的不满吧。至于丹东到底有没有或有多少“离谱骚操作”,这我不了解具体情况,请恕我无法评价。

  回过头看,这样的事本可以避免的。从女子角度,她如果在出门前和社区沟通好,拿到两个人的外出证明而不是一个人的外出证明两个人用,就没有后面的事了;退一步讲,在第一个卡点,她如果配合防疫工作,不放行就“回家”或打110求助,而不是强行闯卡,同样不会有后面的事;再退一步,在第二个卡点被拦停后,她如果配合警察工作,而不是大吵大闹,很可能后面的事也不会发生。

  在回应视频中,女子说了社区开了证明去“取药”,我很好奇,到底有多少药,一人一车还不够拿,以至于她宁可违反疫情防控的规定,也要两个人一起去拿,更不要说,执意让年老又患病的父亲和自己一起去拿药,这好像不仅于理不合,还于情不通吧。

  从警察角度,要是他拦停女子的车后,一直高举双手,也就不会有什么“推搡”了,更不会被卷入舆论风暴了,教训就是,警察高举双手的姿势虽然不雅观,但实用啊!当然,要是能像乌克兰警察那样跪着执法,就更万无一失了。

  说点题外话,我写文章十来年了,我从没觉得水平多高,纯粹就是分享观点。任何人的观点都是一家之言,你认同,我感谢,你不认同,我不遗憾,至少我是不会强迫别人接受我的观点的,那些反对我的人,你来我这里坐坐是我的荣幸,但你能否给我同样的尊重,也别强迫我接受你的观点呢?

  你有你的理解,别人有别人的看法,只要有事实、有逻辑,别人是会信服的,我更是向来服从事实和逻辑,如果你真说的对,我自然会听的。但如果沟通后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那只有一种可能:你没能说服我,你所摆的事实和逻辑在我面前站不住脚。

  或许,这一次,我没能和你一起骂警察,没能和你一起为父女俩说“公道话”让你失望了,我又“冷血”了,但我并不介意,说实话,我要跟着你骂警察很容易,不仅有流量,还有捧场,我何乐而不为呢?昨天有多少人靠骂警察赚得盆满钵满,我又不是没看到,但我为啥就是不低头,你就没想过为什么吗?

  这说明我有比“讨好”你更需要坚持的。如果哪天警察真的只能高举双手执法的话,后悔的是你,不是我。因为我早就提醒过你了,可你还是做了别人手中的枪,除了怪自己,你还能怪谁?

  借用网友的话,“有朴素正义,不是什么坏事,但在当今这种舆论生态下,滥用朴素正义,约等于傻X”,所以,这件事上,我们还是求同存异吧,你们怎么想的我无所谓,反正我这事我支持警察,我问心无愧,如果你一定要说是警察就(有可能)是坏警、恶警,那还请你给出证明。

  丹东这事,后续更详细的通报一定会有的,还请稍安勿躁吧,省得到最后愤怒了个寂寞,那种试图用《十问丹东警察》这种没水平、没营养、胡拼乱凑的文章来说服我的事,以后还是别做了。另外,我也等着你们来打脸,这么说,该不会还有人要对我不依不饶吧,我都认怂了,你们还要怎么样?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