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武大郎何辜

2018-11-20 11:08:5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昨天有人和顽石说,某人心胸狭窄,就像武大郎开店,容不下比他高的人。听到这个话,一向同情弱者的顽石便很有些不忿,武大郎碍着谁了?天生侏儒是他的错吗?这般老实本分,却千百年来被人嘲讽,什么世道啊!

  武大郎形象出自《水浒传》。小说中的武大郎是个很忠厚的主儿,以卖炊饼为业。从未听说大郎做炊饼使用过转基因材料,也不闻他在炊饼中添加了苏丹红、三聚氰胺、膨大剂之类害人的东西。走街串巷,沿路叫卖,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不知道是不是得益于循规蹈矩遵纪守法,反正这个先进的个体小商贩,从未遭黑社会勒索交保护费,也没有被城管赶得亡命奔逃。万幸!

  

  其实,武大郎完全不用这么起早贪黑地忙碌,稍微灵活一点,他早就富甲一方了。坐拥两大优势而不知利用,活得如此艰难卑微也就怪不得别人了。

  想一想,在笑贫不笑娼的时代里,武大郎完全可以开个“天上人间”、“地下仙境”之类的高档会所,凭着头牌潘金莲的天仙美貌和杨花水性,那还不是尚书摩肩,知府接踵,富商满室,巨贾盈门,车水马龙,门庭若市,日进千金,夜敛万贯,三年五年便可跻身胡润富豪榜前茅?倘如此,风流成性财大气粗的西门大官人何至于要靠贿赂王婆来偷偷摸摸地与潘金莲勾搭?西门庆、潘金莲得其淫乐,武大郎得其钱财,各得其所,岂不是真正的双赢?武大郎(这个时候该叫武大官人了)不仅小命无虞,还可藉此赚得盆满钵满,何苦而不为?

  

  再说,有个武功高强且在县里做警察局长的弟弟,这是多硬的靠山!如果武大郎因为顾及脸面,不愿意拿潘金莲和大腕大鳄大款大家共同开发,他完全可以依仗弟弟的威风与人脉,在阳谷县搞搞房地产、挖挖煤矿什么的,不就顺理成章进入了上流社会?最不济也可以开个香堂,做个大佬,招一批地痞,弄一些砍刀,日抢商铺,夜拆民房,走私贩毒,坐地分赃,钞票还不是大大的有?然后在大街上横冲直撞,旁若无人,喜欢谁就是谁,想要什么就是什么,谁招惹了他,只要说一句“我弟是武松”,人家还不吓得屁滚尿流?

  由武大郎蜕变为武大官人的时候,那卑贱的出身自然就有人附会出神奇的色彩,而成为底层人逆袭的典范;虽然身材矮小,但因为浓缩的才是精华,也一定会倍受众多佳丽和各路媒体青睐。

  可武大郎既没有利用潘美人发家致富,也没有靠着武松撞骗招摇,还是老老实实卖自己的炊饼,让弟做他的局长去吧。这么好的武大郎,为什么如此不受人待见?

  

  读过《水浒传》的都知道,水浒人物倒还真有一个妒贤嫉能的典型,那就是梁山泊首任寨主白衣秀士王伦。靠着小旋风柴大官人的提携,王伦才得以坐上那把虎皮交椅,他装模作样广纳贤才,可当遇到武艺高强的林冲、晁盖来投奔的时候,却又百般刁难。为什么没有出现“白衣秀士王伦——比我强的不要”的歇后语?因为做过大头领,就要为尊者讳?抑或是因为武大郎属于弱势群体,就可以随意作践?

  武大郎何辜?!

  2018.11.1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