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顽石:袁崇焕死亡之谜

2018-11-02 17:27:44  来源:依旧顽石  作者:顽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几次去过袁崇焕故里(广东东莞)的袁崇焕公园,一直想探寻这位清正廉洁、智慧超群、功勋卓著、爱国爱民的明末最闪亮的政治明星的真正死因,可我一直没有觅到能说服自己的答案。在内忧外患,各种矛盾激化,靠高压也维持不了稳定的严峻形势下,明末统治者本应倚重赤胆忠心、德才兼具的袁崇焕,可自诩英明的崇祯皇帝为什么要自毁长城?我百思不得其解。近日,我再一次去袁崇焕公园,在袁公事迹展览的回廊前徘徊良久,唏嘘再三,追昔抚今,终于恍然而悟——袁崇焕死于太另类。

  

  关心民生,身先士卒,成了官场上的出头鸟

  明末官场和历朝的末代官场一样,极其腐朽。特别是在几任昏君和魏忠贤这样的权奸的统治下,官场尔虞我诈,贪腐成风,攀龙附凤,结党营私,相互倾轧,死气沉沉;一个个满口礼义廉耻,公平正义,却鲜有官员将百姓和国家放在心头。就在这样黑得深不见底的丑陋官场,坚守清廉、崇尚官德、关心民众疾苦、以“不爱钱”“不怕死”为做官准则的袁崇焕当然就是一个异类。

  袁公在担任邵武知县的时候,想的就不是如何巴结上司,早日升迁,而是“尽心民事,冤抑无不伸”。百姓家的房子着火了,县里最大的公仆袁老爷居然“尝出救火,著靴上墙屋,如履平地”。后来督师辽东,镇守宁远,和十倍于己的清兵殊死决斗,袁公不仅亲冒矢石锋刃,还“置母妻子百口於军中”,上下齐心,士气大振,使得宁远成了清兵不可逾越的屏障,从而取得了宁远大捷、宁锦大捷。这是明末抗清以来获得的最辉煌的胜利。在生死关头,袁崇焕将母亲、妻儿接到城中,以示全家老小与士兵百姓和宁远城共存亡的决心,这是何等的气概!这样一个将身家性命置之度外的袁崇焕,和那些贪生怕死、自私自利的文臣武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时,也为自己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打黑除恶,严重触犯了整个官权集团的利益。

  袁崇焕在担任永平道的时候,未经请示,就将手下的两名违法乱纪的下级军官处以死刑,结果招来督师辽东的孙承宗的不满,被勒令反思。

  袁公犯下的致命“政治错误”就是杀死平辽总兵毛文龙。毛文龙早年屡立战功,从下级军官累迁至总兵之职。随着地位越来越高,毛文龙也越来越专横跋扈。他纵容手下为非作歹,成为管辖之地黑恶势力最大的保护伞,根本不把没有背景的袁崇焕放在眼里。袁崇焕为了严肃军纪,公开宣判毛文龙十二大罪状,义正词严的申斥毛文龙:“尔不知国法久了,若不杀尔,东江一块土,已非皇上有也。”最终请出尚方宝剑,将桀骜不驯的毛文龙杀了。毛文龙为官多年,之所以敢肆无忌惮,就因为他背后有一个强大的既得利益建团,上至皇帝,下至各级官员,他们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杀了毛文龙,就等于公开与整个既得利益集团为敌。于是,从崇祯皇帝到朝廷大员,没有不将袁崇焕恨之入骨的,只等一个杀他的借口了。

  

  屡立殊勋,却不知道归功于皇上。

  在取得了宁远大捷之后,袁崇焕欣喜不已,他是这样报告皇上的:“十年来,尽天下之兵,未尝敢与奴(清兵)战,合马交锋。今始一刀一枪拚命,不知有夷(清兵)之凶狠骠悍。职(我)复凭堞(城墙)大呼,分路进追,诸军忿恨此贼,一战挫之,满镇之力居多。”这几句话就是说:前任,还有前任的前任,他们胆小怕事,无所作为,只有我袁崇焕亲自指挥的将士奋勇杀敌,才大败清兵,扬我军威,扬我国威。

  书生意气的袁崇焕只知道实话实说,全然不知道自己的上奏犯了要命的大忌。按照惯例,袁崇焕应该将宁远大捷归功于皇帝的决断英明和宰相及兵部诸公的调度有方。功高震主,锋芒太盛,不招来皇帝和朝中重臣猜忌才怪呢!

  

  巍巍长城,内外势力均欲杀之而后快。

  《清史》载:“(努尔哈赤)自二十五岁起兵以来,征讨诸处,战无不捷,攻无不可,惟宁远一城不下。”在己巳之变中,袁崇焕率部英勇抗击清兵,致“四面攻打,皇太极军大乱,随移营出海子”。由此看来,袁崇焕是后金想要侵吞大明江山无法跨越的鸿沟。不搞掉袁崇焕,后金统治者的灭亡明朝的梦想就不可能实现。无奈之下,后金统治者采用反间计,故意放走被俘的明朝太监,使其回到明廷向皇帝报告袁崇焕暗中勾结清兵出卖朝廷。崇祯还有一众大臣早就想杀袁公了,只是没有找到可以塞住天下悠悠之口的借口罢了。

  勾结清兵谋逆,这是再好不过的杀人理由了,于是皇帝降旨将袁公下狱,最终以法律的名义,给袁崇焕定下这样的罪名:“咐托不效,专恃欺隐,以市米则资盗,以谋款则斩帅,纵敌长驱,顿兵不战。及至城下,援兵四集,尽行遣散。又潜携喇嘛,坚请入城。”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崇祯三年(1644年)八月,袁崇焕被处以碟(zhe)刑(即“凌迟”,口语谓“千刀万剐”),弃尸于市。行刑那天,五花大绑的袁公毫无惧色,他吟诵着“一生事业总成空,半世功名在梦中。死后不愁无勇将,忠魂依旧守辽东”的遗言,慷慨赴死。最惨烈的一幕是“刽子手割一块肉,百姓付钱,取之生食。顷间肉已沽清。再开膛出五脏,截寸而沽。百姓买得,和烧酒生吞,血流齿颊”。

  

  呜呼!一个三军统帅没有死在战场,却死在了“自己人”的屠刀下;一个为国为民的好官,未获封侯拜相之赏,反而让愚夫愚妇生啖其肉;一个有赤子情怀的理想主义者,却被黑恶势力生生折断了飞翔的翅翼……

  写到这里,顽石禁不住热泪滚滚……

  看看梁启超是如何评价袁崇焕的:“若夫以一身之言动、进退、生死,关系国家之安危、民族之隆替者,于古未始有之。有之,则袁督师其人也。”一代忠良,国之干城,就这样被昏庸皇帝、丑恶官场扼杀了,被无知百姓生食了。这不只是袁崇焕个人的悲剧,更是一个国家的悲剧,民族的悲剧!

  2018.11.0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