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反转国际歌》从深圳唱到南街村-2.25红旅纪实(二)

2011-05-07 12:59:5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何成高
点击:    评论: (查看)
2月18号定的票,2月22日就拿到了票,广州到漯河的T256,拿到票那刻,心情非常激动。
   
去年就准备去南街村的,跟毛主席旗帜网的几位同志约好了的,但是因为儿子的特殊情况没有成行,别说当时还真有些遗憾。这次票拿在手里的那个瞬间,也还不敢相信是真的,好像怕车票飞走了似的,一激动,把票拽得紧紧的,两头一用力,中间上部分明显露出褶皱,差点撕裂。媳妇看到我有些颤抖的窘态,“你怎么了”当时听起来不知道是责怪还是安慰的口气,让我很快回过神来。一是后面排着队取票,售票员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二是我答应媳妇的,拿到票后我就立马带儿子去公园溜冰。当我从人缝中抽身出来,面对媳妇我马上嬉皮笑脸地赔不是。媳妇的愁眉也舒展开来,“去吧”一声令下,我带着儿子飞似的逃走了。
   
南街村对我来说,虽然没有去过,但是好像已经是我的故乡。对自己公司的网站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但是南街村网站、乌有之乡网站、毛主席旗帜网站,我是每天都没有放过。南街村的新旧二个网站,旧站从去年7月份前看南街新闻和留言部分,新站看去年7月份后的新闻部分。哪些领导人、多少将军、哪些电台、多少人三五成群或者组团去视察、采访、参观和学习,在我的脑海里有一本流水账。好像我是南街村的统计员,该来的还没有来,不该来的都来了;好像我是南街村网站的管理员,总是希望网站每天都能更新,有新闻有留言,又有谁谁来视察了,又有谁谁来参观了。。。稍微碰到一起能聊上几句时事政治的朋友或者网友,总是提起我心目中的圣地、我梦寐的摇篮、我心灵中的一方净土、我向往的延安!尽管也有人对我的执着不屑一顾,但我乐于忘返,乐不思蜀!
   
班长的五官,记忆十分深刻,浓眉大眼,正气凛然。有时候瞎想:贼眉鼠眼者肯定不是好人,主席是伟人,气宇轩昂不说,那是5000年一修。班长的眉宇间也略显主席的那股英气,难怪被世人誉称为主席的好学生。所谓的报告视频,至少也看了七八遍,每次看,每次都深深被班长的睿智、逻辑、口才、节奏所折服和温故而知新。至少让我认为:班长政治命题严谨,斗争艺术高超。南街村才是真正的党校,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发展方向。自我提升一下:南街村践行了“英特耐雄纳尔就一定要实现”的誓言!尽管只是一个共产主义的小社区,但是从《国际歌》诞生以来,无数为“英特耐雄纳尔”前赴后继、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英勇牺牲的中国人民英雄和世界人民英雄可以真正永垂不朽、含笑九泉了!“就一定要实现”铿锵豪迈的乐章响彻着天宇,震撼着全球!难怪德国电视台来了,到中国南街村来找马克思;难怪法国电视台来了,到中国南街村来听《国际歌》;难怪全世界都来了,到中国南街村寻找国际共运的星火;难怪连南方都市报也来了,到南街村去看怎么样能绞尽脑汁把星火扑灭。总之,该来的还没有来,不该来的都来了!该不去的地方还有人带头去,没有想到这个该不去地方的人反而来了。

《国际歌》唱来了希望和理想的南街村,唱来了200多名将军曾经入党宣誓为之奋不顾身、英勇善战的诺言。唱来了一波又一波《东方红》热,也唱来了美帝国主义、国内官僚、汉奸买办势力的末日。所谓“末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困兽之斗无非是想鱼死网破,来一场超限生化战,战不见硝烟,杀不见猩红,妄想一战终结,决胜千里。
   
中华民族和世界人民又到了生死存亡、种族灭杀最危险的时刻!
   
2009年农业部的三个“安全许可证”以来,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说以前偷偷摸摸被转,以为一般奸商和小汉奸所为。但是以方舟子、张启发为代表的伪科学真卖国之流反倒树立为“打假斗士”和“农科院士”的时候,以“转基因是个好东西”和“救美国就是救中国”实质撕掉“打左灯向右转”肆无忌惮公开为美帝国主义直接代言的时候,心情开始沉淀:这是正义和邪恶的最后摊牌,是民族存亡的最后抗争。跟阿根廷、乌拉圭、巴西、印度等世界人民一样,善良的人民很多还蒙在鼓里,殊不知大难已经临头,猩红喋血而浑然不知。
   
每当这种窒息的紧迫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每当一幕幕《末日危险》的镜头把我噩梦惊醒的时候,不由得有一种声音在向我呼唤,不由得有一种旋律最能表达我的情感。那就是《国际歌》,“团结起来。。。团结起来。。。”,旧的歌词似乎已经不能完全诠释奴隶们的诉求,“这是最后的斗争”的残酷性已经来得更加惨烈和悲壮。所以从反转基因的三个层面,我快速完成了《国际歌》的改编--《反转国际歌》,几乎是一气呵成。当我再跟着《国际歌》的旋律来重组新的《反转国际歌》时,我发现真的唱出了新时代《国际歌》的主题,当我每天把自己融入到《反转国际歌》庄严、雄壮的嘹亮歌声后,我发现自己真的唱出了视死如归的决心和勇往无前的斗志。
   
所以我决定要从深圳唱到南街村去,更希望能激发更多的人民、包括世界人民都来传唱。都有资格在事关民族存亡的问题上,根据自己民族的实际情况来重组《反转国际歌》的歌词。因为纵观世界历史,还从来没有一首歌能像《国际歌》这样曾经把世界上的无产阶级联合在一起,还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奴隶们因为《国际歌》的传唱把上个世纪此起彼伏染得通红。
   
我带上了80本深圳红歌会的刊物,300份反转基因科普宣传资料和50份《反转国际歌》歌词。有个小插曲,先去复印《反转国际歌》歌词的时候,店主和老板娘先拿了一张看了看,觉得莫名其妙。后来拿出来一张反转基因的资料给他们看,说所谓反转就是反转基因,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也非常清楚“金龙鱼油不能吃了,网上骂声一片,都吃了十几年了,TMD,我都跟自己的亲人说过了,老何,以后你们哪里有宣传活动,我们一定参加!”,因为跟他们比较熟,我也把红歌会的刊物给了他们一本,看得出来,他们很开心,以前他们习惯广东的吹捧叫什么“何总”,这次例外第一次叫了一声“老何”,我觉得好亲切,似乎自己也因此变得趾高气扬起来,离开前我很激动地当着他们的面、比划着指挥的手势唱完了《反转国际歌》,他们自己也复印了一份歌词。拖着拖包的姿势我觉得好像轻松了很多,我都有时候说自己有点阿Q的情结,“闹点革命”就屁颠似的兴奋。这不,自己以前比较心仪的一个黑皮拖包,也许是太娇气,刚从那家店出门后,还没有上车,拉杆就脱节了。无奈之下,看时间紧迫,飞也似的跑到“家满福”,换了一个扎实的拖包后,又飞也似的从三楼随电梯鱼贯而下,估计前后不到8分钟就上了一辆迎面而来的的士,“运气真好”心里嘀咕着,来不及擦一下满头大汗,就唱起了《反转国际歌》,心情别提有多美,多来劲。2月24日中午踏上了深圳至广州的和谐号,一路上高歌嘹亮,一路上斗志昂扬!
   
在和谐号上,把事先准备好的50份反转基因科普宣传资料根据自己的前后位置,一一发给了各位旅客。边发边稍微提示一点:“您好,您了解转基因食品吗?为了您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您看看,您看看,这是我们红歌会的反转基因的科普知识,您了解一下,不懂的可以上网查查。。。”。刚发到大概一半的时候,列车长从后面过来了,“发的什么呀?”,我一回头,看到了她一副很不耐烦的脸和她袖章上醒目的“列车长”标签,我马上很礼貌退后半步,左手拿着宣传单,右手稍微整理了自己红色的领带,憨厚地笑着说:“车长同志,您好,这是转基因食品科普的一些知识,您看看,您知道转基因吗?我想您肯定听说过,这个上面很详细的一个介绍,建议您还是抽时间看看,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健康。。。”,明显感觉到了车长态度的变化,“哦,听说过,你不会专门做这个的吧?”,我说“当然不是了,我是做物流的,这次去红色旅游,学习雷锋做点好事罢了,算是积点德吧,哈哈”,“红色旅游,哪里?”,我说“河南的南街村您知道吧,估计你不太清楚,那是个共产主义的地方!”,我稍微加重了一点语气,显得很自豪。“不可能吧,哪里有这样的地方啊,开玩笑。。”,我说“真的,车长,这样吧,这是我的名片”,我从口袋里面拿出我的业务名片,“我回来就跟您汇报,好吧,您也可以直接打我的电话,那您留个电话给我”,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个亲切劲,跟我以前搞音乐的职业有关系吧,车长被我的热情搞得不好意思了,我才环顾左右,没有想到几乎很多的拿着资料的旅客,都在注视着我们这边的风景。有几个老同志朝我竖起了拇指,也有几个似乎有点“不怀好意”的掌声稀里哗啦不知道从哪里响起,我知道这是赞许的声音。车长这个时候我觉得变得很美丽,和谐号本来就是国际象征,车长都是30以下,本来就有些娇容,加上一些良知和感动,人性就变得无限美好。车长收下了我的名片,收下了反转基因资料的宣传单,收下了我投手过去真诚祝福的握手。我觉得这个时候在这个车厢里传递着人世间久违的温情,被爱感动着时,人是容易发挥自己最真挚的情感,情不自禁中,我唱响了《反转国际歌》,“英特耐雄纳尔就一定要实现”完毕,掌声热烈响起,“还来一首”,我没有半点推辞,好像回到了自己熟悉的舞台主持,“亲爱的旅客朋友们,欢迎您们经常来深圳视察和旅游,深圳是一个碧海蓝天的宜居城市,我相信很多的朋友们都会对深圳留下许多美好的印象,在这里,首先感谢各位朋友对我的支持,感谢各位朋友对自己健康和生命积极关注的热情!”,“热情”二字我故意拖得较长较重,故作停顿,随后掌声一片、哄然大笑,我接着说“我以自己写的一首歌,献给在座的各位和各位的亲人们--《让朋友天天来》,好吗?”。等掌声息落后,我动情地把这首自以为写得最好的、唱得最拿手的歌诠释得淋漓尽致:
   
“给您一杯泉水,洗清您昨日的疲惫,给您一阵微风,吹开您心中的花蕾;给您我的关怀,让我走进您的岁月,给您我的期待,让我和您共创未来!让大家一起来,共创美好时代,让眼泪都抛开,让笑容向您走来;让大家一起来,共创美丽时代,让大家都幸福,让朋友天天来!”。
   
第二段的时候,我故意修改了最后的歌词:“。。。让大家一起来,共创反转时代,让眼泪都抛开,让笑容向您走来;让大家一起来,共创绿色时代,让大家都幸福,让朋友天天来!”。把“共创美好时代”改为“共创反转时代”,把“共创美丽时代”改为“共创绿色时代”。
   
完毕,答谢了各位旅客,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我右边位置上的一个青年同志,大概30多岁,伸过来友好的礼仪握手。他的话来得很突然:“不错、不错,大哥,你觉得蒙牛怎么样?”,听得出来,京味很浓,我反问“您是怎么认为的?”,他笑着说“我先问你的,哈哈。。”,我不假思索,“既然是蒙牛,当然是蒙一个算一个了,好像是盲人摸象,先让您变成盲人,然后去摸,是象是牛那就不太重要了”。其实我有些调侃的味道,自己也是略有一丝讥笑。我没有退却,补充说道“也许是因为我儿子吧,我比较关心奶粉的问题,据我所知,蒙牛的奶粉也有每公斤70毫克含量的三聚氰胺。。。”,我的话有些机关枪似的,跟我平时说话的语速有关系,调整不好就有点数落的味道。这个青年朋友沉吟了片刻,“大哥有才,的确是这样的。。”,听得出来有些愤愤不平的语气,打消了我的最初印象。“大哥,有名片吗?我回北京后,介绍几个大人物给你认识,以前都是王X的部下。。”,我倒是镇定地说“介绍就不必了,名片我给您,交个朋友,另外我再给您一本我们红歌会的刊物”,说完我还得起身去前面一排的上面行李架去取下拖包。前后二排的旅客一看我的拖包里面那么多资料和红歌会的刊物,都要一本,那的确不好意思,我只发了6本,跟他们解释没有多带,因为到南街村还有大概60位同志,他们也很随和的接受了我的名片,我的名片带了二盒,200张自以为够了,其实我太小看了自己的魅力(开个玩笑,也真的不够用,回来的路上都没有了)。   
   
有几个深圳工作的青年朋友,问我的QQ,我很乐意这个,估计跟自己喜欢网上交流的兴趣有关。他们直接拿出来手机来加我,估计有5-6个吧,还在登陆的那个朋友,不知道加上了没有,和谐号就到站了。也就是说,从上和谐号到下和谐号,一个小时左右,我没有空下来的时间。北京的这位朋友最后跟我道别“大哥,送你一句话,虽然你让我有些感动,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我很感谢这位跟我聊得最多的北京朋友,在当今体制下,危险无处不在。在我实名注册乌有之乡的时候,我都选择好了自己的人生。虽然包括我在内这样极力反转宣传的同志们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显得微不足道,但是,中华民族劫后余生的伟大历史进程中,中华儿女二十一世纪的人民反转斗争肯定会留下光辉灿烂和可歌可泣的壮丽篇章。我相信这点,因为我坚信毛主席的教导:“一切帝国主义和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