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反转国际歌》从深圳唱到南街村-2.25红旅纪实(四)

2011-05-07 12:57:1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何承高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个晚上几乎没有睡着,,离南街村越来越近了,心里愈来愈暖和和激动,有时候觉得有些莫名的兴奋,有时候觉得有点紧张。

一个晚上翻来覆去时不时拿出手机看时间,几乎是数着数字读秒 的感觉,心里过一会就有看时间的冲动。到了凌晨5点左右就起来了,加了些防寒衣裤,洗刷后站在镜子前好好梳理自己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来之前在深圳吹过头发的,睡觉的时候尽量保持着姿势不让发型变形。仔细端详自己的样子,笑一下,抿一下嘴巴,活络一下面部肌肉。有那么一点神采奕奕了,感觉到了“对得起毛主席和对得起党”的感觉。梳妆打扮停落后,赶紧到吸烟区,一根烟后,精神抖擞,从口袋里拿出《反转国际歌》的词谱,生怕唱错了似的,看着词谱来回踱步地哼了起来。  

7点过几分到了漯河站,天色蒙蒙亮,可我心里好似阳光高照。尽管下车之前预想到车外比车厢内冷些,但真正下车后,2月的寒风好像作最后的告别仪式一样,来势凶猛,零下摄氏度数让人不免打了一个寒战。“也许是冬去春来特殊的欢迎礼遇吧”,这样想着,抖了抖身子,昂首矫健地出了站。

漯河站形成鲜明的对比,比较清淡的场面,可能是清晨的缘故。也许是我比较理想化吧,因为之前在南街村的网站上,每次稍微市级别以上的领导来视察,都有漯河市的领导陪同,总是想到漯河市的建设也应该有些红色的主题,多少有些“赤化”吧,但是出站后,我找不到一丝这样的感觉。反倒“双汇集团”的阴影有些浮现在我眼前,网络中质疑的“瘦肉精”早已流传,起码给漯河市不太光彩的印象。这也是我以前总想研究漯河市正反极端走向的原因:一个是我们向往的南街村,一个是让全国人民深恶痛绝的双汇“瘦肉精”。都处在漯河市,不能不说漯河市既是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也是卖国汉奸的藏身之所。

风很大,肚子有些叽里呱啦,出站左拐是到临颍县的汽车站。中间地段靠公路旁边一排早点,开始总想到南街村的湿面,误把漯河的打卤面当成了湿面。一口还没有下去,一股腥味直入我的肠胃,差点让我翻江倒海。。。我个人最怕的就是腥味,这倒不是因为我有什么挑剔的味道,在我周围的人都知道我的个性,那是“潲水缸”,有什么吃什么的人,从来不挑食。摊主是位大姐,看到我如此般“娇气”,问我是不是从外地来的 ,我说是从深圳过来的,到南街村红色旅游的。她说难怪的,好的吃惯了的人,打卤面还真的吃不来什么的。这句话让我僵了三秒钟,本来我没有打算要在这里反转宣传的,但是给了我这个机会我是不会放过的。我笑着说“大姐,你说错了,我没有您说的那么娇气,您看您这碗面是5元钱一碗,我在深圳每天早上要么不吃东西,要吃也是在小摊上吃,也就是2到3元钱,一碗稀饭、一碟咸菜和一个馒头,今天对我来说已经算是奢侈了,真的。。”“真的吗?深圳都是有钱人,2到3元钱能吃早餐?我才不信。。”,没有想到大姐的爱人在旁边擀着面把话接了过去,“啥不信啊,在东莞打工那会,我都没有2元呢”。我接了过来“大姐,是这样的,如果是在酒楼,那当然不止这点钱,少说也要100以上,但是那个地方我吃得不放心,真的,不放心。。”“啥不放心的?”,我接着说“他们花钱是吃毒品,我少花钱吃健康食品,真的,真的。。”“那是为啥”,大姐干脆放下洗碗瞪着眼睛看着我。我说“现在市面上的面料,几乎都是转基因的玉米磨成的,酒店和饭馆里面的面食、粉类、调料几乎都是转基因的,吃了转基因,那不是让我断子绝孙吗?哈哈哈。。我吃的那个小摊子,是我们洪湖健身团一个东北的哥们搞的,稀饭和馒头都是非转基因的东北大米做的,稀饭一元钱一碗,馒头五毛钱一个,您说划算不划算,哈哈哈。。”“啥子为转啥子基因?”,这个时候还有三到四个吃打卤面的朋友时不时注视我们这边的谈话,看来今天这位大姐的生意不怎么好,看来也到了我出手的时候了,我从托包里面拿出来了资料,发了7张,“这个是转基因食品的科普资料,您看看,了解一下。。”大家都“谢谢”之后,我收装完毕,按照大姐笑眯眯的手指方向往汽车站走去。。。

很不好意思的是,在深圳带过来的二包“好日子”在火车上就消灭完了,还是星子看到我没有烟了,分给了我八根烟,晚上和早上的时候早就断炊了,现在还憋得慌。老远看到汽车站的时候我又折了回来,因为刚才路过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岗亭,里面有买东西的摆设,折回去的后,果然是买东西的地方,奇怪的是卖东西的人穿戴是保安的制服。买了二包“红旗渠”,等保安朋友还在找钱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撕开了一包,赶紧点上,收到找零后,准备离开,没有想到旁边一个低搭篷布内钻出来一个大姐出来,“吃不吃小米粥和热馍馍?”,听到有小米粥吃,我弓腰往里面一看,我觉得有点防空洞的感觉。大姐忙跟我解释说风太大了,这样搭个篷布严实。其实我心里一阵窃喜,小米粥我是最喜欢的了,顾不得体面跟着大姐我弓腰钻了进去,一看“好家伙”,二排人围着一张长桌子闷声闷气地“埋头苦干”,只听见“吱吱”喝小米粥的声音,难怪刚才在外面没有发现,真难为这群“偷吃”的朋友们。我的到来打破了这样的沉寂,“大姐,来一个热馍、小米粥一个大碗的,哈哈,怎么这里只许吃东西不许说话啊,哈哈,不是大姐吆喝,还真发现不了。。”“哪啥,那个卖烟的就是俺爱人啊,没有跟你说小米粥?”,我说“没有啊,哦,我知道了大姐,是不是我看起来像坏人啊,哈哈哈。。”“说啥,看你都像个老板,他不好意思跟你说吧。。”“大姐,您真行,外面有保安老公放哨,里面静悄悄的,这个热馍肉馅弄点‘双汇瘦肉精’也不怕啊,哈哈”。这个时候二排朋友中开始有人抬头看我,“瘦肉精?”其中一个道。我说“是啊,网上早就有了双汇瘦肉精的传闻,不知道是真还是假,反正小心一点为好,是吧。。”“老板做啥子的?”大姐有点奇怪或者说有点警觉地问我,我说“大姐,我是到南街村去旅游的,南街村您知道吧?”“当然知道了,临颍县的那个南街村,全国都有名气”。看得出来大姐脸上露出的自豪的笑容,我补充道“不光是全国有名气啊,大姐,全世界都有名气,全世界唯一的共产主义小社区啊,哈哈。。”“大姐,您的小米粥真好喝,这些都是非转基因的杂粮啊,吃起来就是那么香,谢谢了啊,哈哈”。大姐又开心地出去吆喝客人去了,也看得出来,什么“转基因”,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意识,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的一个专用词,这也是我觉得很无奈的一个事情。善良的人民都是这样勤劳和艰辛,被“三聚氰胺”也好,被“瘦肉精”也罢,不到最后被揭露、被毒害得无路可逃,不会反目成“愁”,一旦由“愁”积压成“仇”后,他们发出的“怒吼”也是爆发型的,是排山倒海的。

饱腹之后,来到汽车站。无需要问,在里排的一辆中巴是“漯河—临颍” 的,车上只有3个人,我准备上车,售票员说要先去买票才能上车。我赶紧去买票,乐呵呵地把票交给售票员,来到司机位置的后排,安顿好拖包,就和售票员攀聊起来。才知道到南街村大概要1:30左右的时间,售票员也许看惯了这些南街村红色旅游的游客,对我的话爱搭理不搭理的,也许是天气比较冷的原因吧。与我当初的想象有些差别,我以为南街村是林颖县的镇县之宝,如果我生在这个“红色延安”的周围,我一定觉得很幸福很自豪。但是,周围的人未必是这样的想法,虽然他们其实也沾了南街村的光,每年都有大批的游客来为他们带来利益,但是这种乐于享受而不饮水思源的人,可能在当今社会大有人在,这个售票员的态度就说明了问题。这使我想起了毛主席时代,艰苦创业,奠定了工业国防基础,到头来被小人得志,支取了主席的政治资源,透支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命脉,最后反来个“丢掉旗帜倒栽赃,捡起猫论丧忠良”。

我不想无聊等候,从口袋里拿出《反转国际歌》词轻轻哼着,仔细勘琢歌词改编的用词达意是否准确。8点20分左右发车,我身边坐的是一位大约70多岁的大娘,我里她外。开始跟大娘说让她坐在里面,大娘说外面坐得舒服一点,可能是因为我的拖包露出的部分不好放脚。随着车的启动,我的心情开始紧张起来,因为下一站就是我魂牵梦里的南街村。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这个曾经让我“心神陶醉、智神麻醉”的地方。是的,毛泽东是人不是神,但是南街村人用他们的行动证明了毛泽东思想胜过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当我的心被陶醉在神往中的时候,当我的智被麻醉在愿望中的时候,我不能不说:“南街村,因为您是我永久的神往;南街村,所以您是我不落的太阳”。

所以澎湃在心中的激动让我的情绪变得高涨起来!

从漯河出发到临颍县,没有想到必须经过“双汇集团”,以前在深圳的时候,我们都很形象的形容它“命名实质意义”,所谓“双汇”就是“两头在内榨取国内资本,两头在外输送国家利益”!当车驶过这个“双汇”时,当我们也真实感受到一个公司的利益直接道白“概念定义”时,我早就用鲁迅先生“横眉冷对千夫指”的眼光拂过!

从漯河到南街村,没有想到还必须让我重新体验一下人性的无奈。我身边的大娘,在车发不久,一路呕吐,我拿出装洗脸毛巾的塑料袋,递给大娘,拿出一卷纸巾一路帮大娘擦拭。开始的时候,站立扶手在身边的乘客有些牢骚,特别是售票员那句“脏死了”让我十分不悦。中途的时候,大娘有些歪歪倒倒的,体力不支,我就索性右手搂着大娘的肩膀。虽然我很喜欢平原,窗外新露出的麦芽郁郁葱葱,但是我的心情确实忧忧郁郁;虽然我很喜欢白杨,窗外两边20米从公路延伸到麦田的一排排白杨像一排排主人在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宾客,但是我体会不出欢歌笑语。

没有想到从漯河到临颍县城,先经过的是南街村。在快到南街村前面的时候,右边的窗外,是一个加油站,很红很红、耀眼夺目、鲜活的大字“南街集团欢迎您”,我感觉是不是快到了?可能还是要先到车站,然后转车?那怎么这个地方就有个加油站,而且根据品牌宣传,应该是南街村的加油站,南街村到底有多大?不就是总面积1.78平方公里吗?是不是南街村搞的石化产业?

还没有等我多想一下,右窗外一片开阔的地带闪入眼中的是一排排厂房方阵和一排排公寓方阵,突然一个穹形的牌坊从眼前掠过,——“南街村”!我的心咔嚓一下从喉咙管子里跳了出来,“是不是南街村?”,连我起码经常的用语“请问”二字都激动得不见了。售票员变得很礼貌地“你到南街村的吧,南街村到了”,我笑得合不拢嘴巴,“谢谢,谢谢。。”,扶起大娘,道声再见,拉出拖包,飞奔车外。。。

“你妈妈,你妈妈。。”,周围几个不明白的人扯着嗓子叫唤,车已经走了,司机同志和售票员知道我是谁,售票员最后投过来的眼光,我看到了有点真诚的悔意和感动。。

什么是乌有之乡?通俗地讲,没有或者海市蜃楼的地方。。。

什么是理想之光?通俗地讲,是沐浴着阳光去寻找前进的方向。。。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那一刻,我现在回味,是热血沸腾到凝固,任凭热泪盈眶!

我的疑惑、我的迷茫、我的张望、我的彷徨都在释放;我的委屈、我的坎坷、我的怒火、我的悲愤都在“南街村”母亲的怀抱里里变得更加坚强!

我是带着歌来的,那是一首反转基因的国际歌;我是带着唱来的,那是我从深圳一路过来的反转传唱!

我谢绝了南街村牌坊门前的三轮车,紧握拳头,唱响了庄严沉重、铿锵豪迈的《反转国际歌》!

2011年2月25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