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一代天骄(一)

2011-05-04 11:27:4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华英雄
点击:    评论: (查看)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让思想冲破牢笼。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趁热打铁才能成功!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压迫的国家,空洞的法律,苛捐杂税榨穷苦;豪富们没有任何义务,穷人的权利是句空话;受监视的“平等’呻吟已久,平等需要新的法律,它说:“平等,没有无义务的权利,也没有无权利的义务!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矿井和铁路的帝王,在神坛上奇丑无比。除了搜刮别人的劳动,他们还做了些什么?在这帮人的保险柜里,放的是劳动者的成果。从剥削者的手里,劳动者只是讨回血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国王用谎言来骗我们,我们要联合向暴君开战。让战士们在军队里罢工,停止镇压离开暴力机器,如果他们坚持护卫暴君,让我们英勇牺牲,他们将会知道我们的子弹,会射向自己国家的将军。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吃尽了我们的血肉。一旦把他们消灭干净,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首国际歌歌词是法国巴黎公社的领导者、工人诗人欧仁·鲍狄埃于18715月创作而成。

 

1870年,法国同普鲁士(德国)发生战争,法国战败。战败后的法国对外屈膝投降,对内残酷镇压人民。18713月政府军队与巴黎市民武装——国民自卫军发生冲突,巴黎工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爆发起义。起义工人很快占领全城,赶走了资产阶级政府。不久,人民选举产生了自己的政权——巴黎公社。然而,资产阶级政府不甘心失败,对巴黎公社发起了进攻。52128日,公社战士同攻入城内的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三万多名公社战士英勇牺牲,史称“五月流血周”。28日,巴黎公社最后一个堡垒——贝尔?拉雪兹神甫公墓被攻陷,巴黎公社革命失败。

 

革命失败后,反动政府对全城革命者实施了残酷的大屠杀,无数革命志士倒在血泊中。面对着这一片白色恐怖,欧仁?鲍狄埃怀着满腔的悲愤,奋笔疾书,写下了这曲气壮山河的歌词。

 

巴黎公社革命虽然失败了,但一个幽灵——共产党的幽灵,从此在欧洲大陆徘徊。巴黎公社模式也是无产阶级建立政权的第一次伟大尝试,特别是公社战士在强大敌人面前表现出的大无畏精神激励着世界各地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使无产阶级最终能打败资产阶级、建立起自己的政权来。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单说世界的东方,有一个古老的帝国——中国。他曾经为世界文明发挥了极大影响,著名的造纸、印刷、指南针和火药就是那个民族的人民发明的。元朝时,其疆土北抵日不落之山(在北冰洋沿岸),最南到今天的泰国北部,西部边界沿苏尔士运河、额尔齐斯河、鄂毕河直至北冰洋,仅岭北行省就基本含盖了今天俄罗斯的远东地区。其疆域之宽广,旷世未有。

 当法国巴黎公社的无产阶级革命被镇压之时,由女真族统治的大清帝国在中国已经有二百余年。其时,正是同治年间。同治帝自五岁即位,终生都是其母亲慈禧太后的傀儡。大清帝国的实际掌权者是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在这个老妖婆的淫威之下,清政府官场中结党营私、相互倾轧、买官卖爵、贿赂成风。军队里装备陈旧、操练不勤、营务废弛、纪律败坏。财政上国库日益亏空、入不敷出。

 而远在西方大不列颠的大英帝国却利用中国的火药和指南针,制造出坚船利炮,于1840年悍然发动了侵略中国的鸦片战争,清政府被迫签订了第一个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1856年英国借口“亚罗号事件”、法国借口“马神甫事件”共同发动侵略中国的第二次鸦片战争,俄罗斯也趁火打劫,从1850年到1880年三十年间侵吞中国北方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领土。

 自鸦片战争以来,侵略中国的列强有,英国、法国、日本、俄罗斯、美国、意大利、奥地利、荷兰、西班牙、比利时、葡萄牙等。领土除俄罗斯侵吞的北方一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外,还有日本侵占的琉球群岛、台湾及澎湖列岛,英国割香港,葡萄牙割澳门等。赔偿白银共计十二亿九千多万万两之多。

 各国在中国大陆割据,各领事地更是明目张胆地布告“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中国人民生活在人间地狱之中。

    希望后世子孙能牢记这段国仇家恨,有朝一日能报我国仇,雪我国耻!

    为了反对外来侵略,反抗残暴的清政府统治,各地人民革命运动风起云涌,著名的有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义和团运动、捻军起义等等。

    话说安徽雉河集有个张宗禹,绰号小阎王,涡阳城北十二里张大庄人,乃捻军首领,曾受太平天国梁王封。此人身高体健,骁勇善战。虽家有肥田四千余亩,却乐善好施,广交友朋,暗中联络贫苦民众,潜蓄实力。虽闭户读书,却不屑应试,常对人曰:“必须文章足登台阁,吾方应试。”

    其时,距张大庄八里的张老家之张乐行举义,张宗禹遂揭竿而起,率部随张乐行一道反清。

    咸丰七年,攻打六安时,张宗禹奉命率多旗赴五河打捎。宗禹问张乐行说:“如果其他部众不遵守我的号令怎么办?”乐行回答说:“杀之!”

    进至五河,捆载而归。途中接令追杀降清叛贼李昭寿,宗禹受令返回拒敌。然蓝边黄旗旗主张文的亲信随从十八人,傲不听命。宗禹怒诛之,将尸首尽数投入水中。余人大骇,听从宗禹挥军反攻,大败李昭寿部。

    张文归来后,向张乐行哭诉亲信被杀之惨状,乐行责备宗禹,宗禹回曰:“叔命之矣,禹何敢违!”

    张乐行说:“汝真阎王哉!”自此,众将均称宗禹为小阎王。

    同治三年,张宗禹会同赖文光、马永和等合围湖北麻城,被清科尔沁王僧格林沁部健将陈国瑞所败,退至皖中宿松、望江、潜山、太湖之间。僧军追至豫西邓州,蓝旗首领任柱对张宗禹说:“你黄旗挫衄之余,恐难挡大敌,末将愿以蓝旗冲锋,黄旗接队,可乎?”

    张宗禹说:“不能冲锋,焉能接队?今日吾不与胡虏俱生矣!”激励士卒一鼓而破僧军。进而围邓州,又败僧军于确山。僧军望风披靡,皆称宗禹善战,不敢与之敌。接着,在水推磨和火烧崖,张宗禹两次全歼僧军,自此,僧军锐气尽失。

    同治四年,张宗禹于曹州西十八里的李庄击溃僧军,并击毙僧酋于麦垄中。

    张宗禹用兵出没无常,善于避实击虚,敌势雄厚即疾走避之;敌势脆弱即奋勇碎之。有时化整为零,到处盘旋,使敌人不知其主力之所在;有时合零为整,并力冲突,使实力出于敌人所料之外,故能出奇制胜,迭奏肤功。

    张宗禹歼除僧酋之后,拟即督师北去,直捣虏巢。忽闻汉奸曾国藩继僧酋督办军务,命淮军将领潘鼎新,开花炮队余在榜布防景德二州。知北京有备,未易攻克,乃与任柱、赖文光等共返雉河,败英翰于台子寺之北,遂围新涡阳县城,旋为淮军将领刘铭传所挫,随即装旗于王家洼。

    张宗禹部将有张琢者,乃敏行之第五子,美秀而武勇,锐为全军之冠,所部皆百战健儿,所向无敌。僧军陈国瑞部,号称二十五人包打一百者犹避其锋。唯任柱与之不协,遂与张宗禹分道,此后张宗禹西行,任柱东行,终不复合。这就是后来所谓的东捻、西捻。

    张宗禹入豫后,于同治六年(1867年)元月在西安灞桥大败陕抚刘蓉之师三十余营,围攻西安,旋即被湘军宿将刘松山所败。十一月破德州,得任柱告急书,将东出潼关,赴任柱、赖文光之急。

    有父老教之曰:“ 清军蚁聚山东,直隶必虚,若引兵出彰怀,踽大明,直逼北京,则山左敌军,必返师宿卫,而任、赖之困不战自解矣。”

    宗禹从之,由延安至延长,探悉龙王场冰桥方结,而东岸清军防守甚严。宗禹命张琢带短刀队五百人,夜渡冰桥,拔其鹿角,焚其营垒;宗禹自建大将旗鼓,鼓行而前,破吉州,道平阳,出横岭关,走泽潞。

    次年正月,宗禹北至定州,四月转入南皮,直扑天津,北京震动。清帝(穆宗载淳)下诏戒严。谕:“湘、楚、鲁、豫、直、皖、吉里之兵星夜入卫。”

    督师李鸿章奏请:“坚壁清野,分地设防。”由此亦可想见清廷之张惶与宗禹之声势矣。

    五月,张宗禹迎击清军刘松山、陈国瑞、张耀、宋庆等部于滨州之白桥,不利;再战于海丰,又不利;败走吴桥,遇周盛所设之伏兵,又失利。

    宗禹之犹子二彪,黄旗中之斗将也,殁于阵。

    六月豫军张耀、宋庆等会合诸路清军,环攻宗禹于济阳东北黄河、徒骇河之间,捻军大败,著名旗主死伤甚多。

    张宗禹踯躅于鄢家渡,冀渡黄河。会黄汛陡涨,灌入运河者三尺,清水师炮船猖集;又阴雨弥月,河海漳运,汇为泽国,宗禹马队尺寸不能驰骋;居民避水入圩,粮草乏绝,渐入窘境。

    捻军淮工邱远才力竭降清;张宗道战死;张琢骑经梨树,纵身摘梨、睾九为流弹所碎,诡称天花,以安众心,不久亦死,抢军溃散,不复成军。

    宗禹率亲兵十八骑,杀开一条血路,突出重围。突围出来的张宗禹看着远处的追兵,对身边几位亲兵说:“我必死无疑,你们快逃生去吧!”

    亲兵不忍,流泪道:“就是死我们也要跟大帅死在一起!”

    张宗禹无奈,掏出手枪推上子弹说:“再不走我就开枪了!”

    亲兵只得各自逃命去了。

    张宗禹脱下血迹斑斑的战袍,叠好放在河边,将枪抛入激流之中,然后跃入河中,奋力向南岸游去。一身好水性让他躲过了一个又一个险滩浪头,傍晚时分,他终于游上了对岸。

    他一路南下,经安徽、过湖北,几经辗转,进入湖南境界。由于连日风餐露宿、疲于奔波,张宗禹终于晕倒在路上。当他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在文芝仪家,身体康复后,张宗禹便在云盘山隐居下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