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中医在魔都的战绩如何?

2022-05-14 15:49:34  来源: 针砭药石   作者:重楼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笔者上月19日写过一篇《尽锐出战,中医组队,整建制接管魔都方舱医院》,文中介绍了多省派出中医医疗队,接管魔都方舱的行动。

  那么,效果究竟怎么样呢?

  虽然鲜见媒体报道,但我们依然从网络的汪洋大海中捞出了一点有用的信息。

  如,5月6日,湖南日报报道,自4月17日开仓以来,湖南援沪中医医疗队负责的古丹路方舱医院,累计收治病人5209人,转诊54人,解除隔离(出院)4224人,尚有在床患者931人。

  其中,除足月孕妇和婴幼儿外,实现了患者中医药治疗率100%。大体而言,无症状采用中药一号房,轻症采用中药二号方;对特殊病人进行专家会诊,给予个性化治疗;此外还有推拿、艾灸、耳穴压豆、芳香疗法、传统养生功法、情志疏导等配合,最大程度做到了“一人一策,一人一方”。

  成效是显见的,患者平均在仓时间5天(均比西医治疗和未做任何干预短),患者零死亡,队员零感染。

  又如,据辽宁日报报道,截至5月11日中午,辽宁援沪医疗队负责的上海宝山区方舱医院共收治患者2765人,累计治愈出舱2026人,舱内还有739人,中医药使用率超过93%。

  一般而言,方舱收治的无症状和轻症患者中医药治疗后5天左右可出仓,但该方舱有15名“长阳”患者已经超过两周,之后,经专家组多次会诊,因人因时因地制宜,一人一方一策,帮助患者加速转阴,截至11日,已经有10名“长阳”患者顺利出舱。

  虽然天津、山东、湖北、安徽等地的中医援沪医疗队未见相关报道,相信在对无症状和轻症的治疗成效方面,与湖南、辽宁大差不差,其效果正是笔者前文中所提及的缩短核酸转阴时间(平均5天),降低转重率、减少后遗症。

  这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在上海确诊病例中90%为无症状,其中三成为老年患者,合并基础病的又占其六成多。这就相当于从源头上控制了病人转为重症、危重症的关键。

  按照张伯礼的说法,“西医认为无症状,但中医确有证候”,从无症状到有症状是一个过程,在早期用中医药进行干预就能很好的“先症而治,截断病势”,以此避免转重,从而减少死亡的发生。

  实践表明,当地近80%无症状或轻症老年患者基础疾病稳定,通过中医药早期积极干预,核酸很快转阴,就可出舱。

  至于重症,同样有效。

  中国中医药报8日就报道了一名百岁重症患者经中西医结合治疗后,治愈出院的案例(4月23日收治,5月8日出院)。

  大体方案为:

  针对老人病情进展快、痰液较黏稠、咳嗽能力较差且主动活动能力弱的病情,中医团队为徐老开具了宣肺化痰的中药汤剂;辅以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等中药注射剂强化益气扶正治疗;针刺、高流量湿化氧疗、震动排痰等治疗多管齐下……

  经过连续几天的努力,患者的肺部情况明显好转。

  另据媒体报道,目前当地已经形成了中西医联合查房,强化危急重症患者中西医协同治疗,中西医专家每天进行危重病例会诊和讨论的机制。

  而这正是张伯礼、刘清泉等中医专家进驻当地之后逐渐形成的。

  之前,当地的自媒体搞了个标题党,“张伯礼来了,死亡人数就开始增加了”,暗戳戳地将当地危重症大幅死亡的上升指向刚到当地张伯礼,进而指向中医,笔者为此曾专门写文驳斥(详见《“张伯礼来了,死亡人数就开始增加了”还可以更无耻些吗?》)。

  是的,当地的确诊死亡率和重症死亡率在全国都独树一帜,遥遥领先。

  以5月11日数据为例,此轮累计确诊56527人,在院重症349,危重61,当日死亡5人,累计死亡565人——这是继武汉以来,最大规模的死亡,相比之下,吉林累计确诊4万左右,死亡2例。

  由上述数据可得当地的确诊死亡率为0.9995%,重症死亡率为57.95%,这还是张伯礼领导的中医专家组紧急救场外加全国重症精锐支援,大幅降低重症率、死亡率的结果。

  这背后原因令人深思。

  截至目前的实践看,当地死于基础病的高龄老人数字在几天高位之后急剧下降,很大程度上恰恰归于中医对重症、危重症患者的有效介入——这是短时间内最大的变量。

  相比某地此前总是将死因归为“高龄”、“基础疾病”,给人一种他们的死“是时候了”的奇怪感觉,张伯礼委婉地提出自己的批评:“不是说老年人有基础病的都不行了,不是这样的,大部分都是没有问题”。

  对于重症,与一般人的刻板印象不同,中医依然有着自己独特的优势。

  除了外行印象中的“扶正固本”外,其实中医可以做的还有很多。

  刘清泉就指出,比如,针对某些重症患者持续黏痰难咳、咳至血压升高、肺部渗出难以改善,中医清热化痰、理气祛痰的方药就有明显疗效;又如,许多重症患者大便密结,中医认为肺与大肠互为表里,腑气不通,肺气就不降,便秘问题解决了,患者咳喘就明显好转,血氧饱和度也就上去了。

  严世芸也介绍,“在一些重症治疗难点上,如神昏不清、发热不退、渗出吸收慢、高凝状态、胀满纳呆、正气虚弱等,中医可以很好地彰显学术特性”。

  无论是对于无症状和轻症的治疗,还是对于重症的治疗,种种迹象都表明,中医深入参战,是力挽狂澜的关键一招。

  现在回头看,中医为何不能在更早时间深入、全面地介入呢?如果这样,恐怕,悲剧会少上那么一些。

  这或许就涉及到当地主导治疗的专家组的思路了,毕竟救治组组长是一个将美国给捧上了天、认为国外‘苗’是优于国产车的“进口车”,写个博士论文还存在大量“写作不规范”的人,这又是何其的难啊。

  幸运的是,在联防联控机制下,中医从更高层面介入了,并参与到了预防和治疗的全过程。

  这一次,中医又没有辜负她所护佑的子民们。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