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旅游

沿着父辈足迹重走长征路,自驾行46天全纪录第18天

2021-07-05 16:39:21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茶杯
点击:    评论: (查看)

  2015年9月29日 第十八天 寻访会理会议遗址-西昌-冕宁

  会理会议遗址位于会理县城以北大山上的老街乡“铁厂村”,距县城有7公里的山路,这里地势高出会理县城许多,在上山途中就可以俯瞰会理县城全貌,当年红军的总部机关驻在这里,估计一是出于安全考虑,二是便于战场观察和战场指挥。

  通往铁厂村的路况时好时坏,不太好走。到达遗址附近时,就可见到参观导览指示牌(图),令人愉悦的是,在指示牌处还播放着《长征组歌》中“飞渡大渡河”一曲:“水湍急,山峭耸,雄关险,豺狼凶。健儿巧渡金沙江,兄弟民族夹道迎。….”更让我们的情感融入了当年红军的征途之中,使人感到格外亲切,陡增了参观红色景点的氛围。

  顺着导览指示的山路石阶向上走,不多远,即见到一座会理会议领导人的集体雕像,下方刻有会理会议简介。上到坡顶,在树木环抱之中,散落着大小几块岩石,其中最大的一块岩石上刻有“会理会议遗址”字样。当年中央领导和红军指挥员就是席地围坐在这里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

  红军会理战斗失利后,在红军指战员内部产生了一些埋怨情绪。遵义会议后,虽然毛泽东和中革军委指挥红军在四渡赤水战役中取得了胜利,使红军由被动变为主动,甩掉数十万敌军的重围,顺利地渡过金沙江,到达四川会理地区。但由于部队连续作战,非常疲劳,加上有些战斗,如土城、鲁班场、会理等几次战斗都没有打好,再加上红军基层指战员对行军中不走直线尽走“弓字路”的运动战不太理解,因而在红军指战员中出现某些怨言,这种情绪在中央和红军领导层中也有所反映,出现了一股小小的风波。本来教条主义与宗派主义者对毛泽东在遵义会议后指挥红军机动作战就不服气,借机散布毛泽东指挥不行,要求撤换领导。会理战斗后,林彪给彭德怀打电话说“现在的领导不成了,你出来指挥吧。我们服从你领导。你下命令,我们跟你走。”林彪同时也写信给中央三人小组,要求更换前敌指挥。

  针对当时部队思想情绪,1935年5月12日,中央政治局在会理县城郊山上铁厂的几块岩石上席地而坐,举行了扩大会议。毛泽东、朱德、陈云、周恩来、张闻天、博古、王稼样、邓发、凯丰、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以及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等参加了会议。会议对林彪所谓“走了弓背”和要求彭德怀任前敌指挥的意见提出了批评。毛泽东在会议上非常恼火地批评林彪说:“你是个娃娃,你懂得什么!?”

  会理会议总结了遵义会议以来在川滇黔边实行大规模运动战的经验,进一步阐明了机动作战的正确作战方针,统一了认识,维护了党和红军的团结,巩固了毛泽东同志在党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同时也总结了会理战斗失利的教训,为保存红军仅剩余的有生力量,确定今后凡遇坚固的县城均不再攻击,绕道前进,减少伤亡。

  会议还讨论了渡过金沙江后的行动计划,决定组成以刘伯承为司令员、聂荣臻为政委的红军先遣队立即北进,通过彝族区,抢渡大渡河,向红四方面军靠拢。

  会理会议在当时虽然解决了红军中存在的一些思想问题,但当年红军领导人在会理期间产生的矛盾、疙瘩和嫌隙却并没有随之消失,其后期影响一直延续到了1959年党的八届八中全会(即庐山会议)开展对彭德怀的批判。据有关资料提到,当年林彪打电话给彭德怀要他出来任前敌指挥,虽然彭德怀不同意,不支持,但也没有在会议上表达反对的意见,因此毛泽东同志一直误认为这是彭德怀同志背后指使,心有不悦。在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同志大批彭右倾时又再次搬出此话题,后林彪出面说明,当时的意见是他的主张而非彭提出的。

  会理会议遗址处还有两座反映红军在途经会理期间学习和养伤的雕塑,引人感慨。

  寻访完会理会议遗址,我们匆匆继续赶路,今天的行程任务除了寻访会理会议遗址外,我们要赶到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西昌市转道去红军长征途经的冕宁县。

  从会理去西昌是走108国道,过了西昌后才转入京昆高速的雅西段(即雅西高速的南段入口)。我们刚进入108国道还没出会理县,就遭遇了大堵车,急也急不得,大家就只好在路边与卖石榴的小摊贩询问起会理的石榴来了。

  会理可是中国的石榴之乡、所产“青皮软籽石榴”,果大、色鲜、粒大、籽软、汁多,享誉海内外。小时候倒是常吃石榴,酸乎乎的,籽多肉少,吃起来挺麻烦。近二、三十年在我们那倒是很少见到卖,算是个稀罕物件了。我们到达会理时节,却正是会理石榴上市盛期,到处都堆摆着卖石榴的小摊,家人中有爱吃石榴者,也算是饱了口福。

  堵车耽误了半个多小时,我们到达西昌时已过了中午。西昌是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相当于一个地级市,是全国知名的卫星发射基地。进入西昌,航天城的氛围扑面而来,到处都有显示航天城的标记,路牌、雕塑等,比比皆是。西昌市距卫星发射基地有60公里,路人告知说,除非有发射任务时值得一看,平时去,发射基地除了能看到一架铁发射塔外,别的就什么也看不到了。我们原有去一睹为快的念头,经此一说,大家也就算了。

  西昌当地彝族群众刚过完的第七届火把节,大街横跨着不少庆祝火把节的大型条幅。据了解,火把节是彝族、白族、纳西族、基诺族、拉祜族等民族的古老传统节日,有着深厚的民俗文化内涵,被称为“东方的狂欢节”,但每个民族过火把节的时间却略有不同。我们错过了时机,无缘欣赏这独特的民族风情了。

  红军当年路过西昌时,接受了攻打会理的教训,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战斗减员,只是绕过西昌城而直奔冕宁,通过彝族区抢渡大渡河,留下了一段“彝汉牵手,彝海结盟”的佳话在彝人区广为流传。如今,在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西昌市中心,就矗立着展现这历史画面的雕塑刘伯承与小时丹“歃血为盟”。

  尽管我们是途经西昌,但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至少要对西昌市有个大概印象吧,于是我们开着车在城内绕行了一圈,“走车观花”,看多看少,总是一份额外收获。

  西昌市的街道宽阔干净,花丛点缀,让人赏心悦目,尤其是街道中间的城市雕塑颇具民族风味特色,造型新颖独特,吸人眼球,我们忍不住数次冒着交通违章被探头拍摄的风险跨道行驶去拍摄那些美丽的画面,好在事后未曾收到当地交通警察发来的“红包”和“请柬”,实属侥幸。

  虽说是“行车观花”路过西昌市,但这里还是给我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虽然地处祖国的西部,但城市面貌和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还是有了很大提高,让人感触颇深。

  从西昌出发到冕宁是走京昆高速公路,92公里左右,一个多小时也就到了。但即将进冕宁时,我们却被道路旁的挎枪警察拦下,逐车检查车辆行驶证、驾驶证,可能因为我们是外地来的车辆,所以易让当地警察同志倍加关注。出行以来好像这是第二次在路上被查验证件了,第一次记得是在贵州的鲁班场附近

微信朋友圈的评论

  今天我们已寻访了不少地方,可以早点住下来休息。我们这一路出来,因行程都是根据寻访的任务而变动,所以每晚临时寻找住宿的地方都要耗费我们不少时间,有时要找到价格合适的宾馆常要花费一个多小时。今天倒是很顺利,一下子就住进了冕宁宾馆,这是原县政府招待所改建的,房间宽大,卫生条件也不错,还地处县城中心,每个标间才148元,还有比较宽大的停车场所,大家都很满意。吃罢晚饭早早洗漱完,就各自急着去发自己的微信朋友圈报告“新闻”啦……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