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评

陈先义:“改革”,还有多少糗事假以你的名声

2021-08-19 09:25:51  来源: 淮左徐郎   作者:陈先义
点击:    评论: (查看)

  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冯军涉嫌违纪违法被查,这个人一下子惊动天下。冯军就这么个业务上的门外汉,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在疫情弥漫全球的背景下,他把原来的国际国内航班的隔离区合并成一个区,把保洁人员也整合在一起。这种事恐怕只有与我们有深仇大恨的美国人才能干,而冯军美其名曰叫“改革”。结果造成“输入型”新冠病毒在全国十几个省迅速扩散传播。如今谁都知道中国防疫的关键是把好国门,防止输入性传播,但是冯军的只有傻子才犯的错误居然可以横行无阻。

  现在,就是不管怎么处理冯军这类责任人,我们从南京、到扬州再到全国十几个省开展的防疫排查、筛查隔离,以及全员核酸检测、全员复查所付出的巨额代价和天文数字的费用,以及由此给整个国家经济建设造成的巨大损失,恐怕普通百姓都会算得出账来,怕是几亿十几亿都打不住。

  痛定思痛,当下的社会冷静下来都在思考一个问题,堂堂一个大的航空集团公司,冯军一个人不懂业务,其他人呢?尽管这个人独断专行、官僚主义,但是还有大批有经验的专家和业务人员,还有真正“懂”的技术骨干啊?为什么就没有人加以制止和抵制呢?因为这毕竟发生在全民抗疫和疫情横行的特殊时期啊?当然,这里不负责任的侥幸心理、盲目服从等等因素都会有的,否则不会造成如此严重的问题。

  但是,大家思来想去,认为其中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绝不可忽略的,正如调研中有的群众直言不讳的反映的,冯军在推行这项所谓新举措的时候,用了一个高大上的冠冕堂皇的名字,那就是“改革”。在他看来,对原来约定俗成的规矩如果不动、萧规曹随,那还叫啥本事?还怎显得自己政绩,而要动原有章法,最好也最为冠冕堂皇的旗号就叫“改革”,大凡各类事情,只要扯上改革的旗号,任谁反对都要思虑再三。

  这就提出一个问题,难道真的所有的“创新”和“别出心裁”都叫改革?所有的变化都叫改革?我们这些年社会一提改革都鸦雀无声、噤若寒蝉,这种现象难道就没有问题吗?

  我看这个里边大有问题。假如当初冯军这号人不是打着改革的旗号,而是主观硬性地把两种航班合在一起,东部机场集团那么多高人专业人,恐怕不会大家都那么装聋作哑。但是,只因为冯军“改革”旗帜这么一竖,便可以让错误的决定横行无阻了,把那些看着不顺眼的举措也当作改革的创新之举了。所以,直到捅了天大的窟窿,人们才发现,这个打着改革旗号的所谓创新,扎根就不是什么改革,简直是胡求来,是胡扯蛋行为,是自己为了创造政绩的别出心裁的胡来蛮干。

  由此我们想到我们日常生活中,像冯军这样打着改革的旗号,胡干蛮干的事情的确不少。不过在全民抗疫的这个特殊时期,冯军的胡干蛮干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最坏的效果,结局立马可见,因为由于冯军的错误,立即破坏了全民抗疫的大好形势,立即将全国已经取得的巨大成就缩了水。给全国人民增添了不应有的巨大负担。冯军的违纪违法全国人民都看见了。但是实际生活中还有大大小小看不见的呢?那些打着改革名义做出的错误决定,那些不该做的工程项目,那些仅仅为了个人政绩搞的面子工程,它给人民给国家造成的损失和代价那可是大着呢?那叫温水煮青蛙,马上看不见,有的是几年之后才看得见的。

  比如,前不久,我去太行山老区,山里人好不容易盖起一些希望小学,但市里来了新政策,说要“改革”,怎么改?说教育资源要集中配置,这些新名词时尚得很,其实就是要小孩子去数十里外的平原上学。这样一来,原来好不容易盖的学校就报废了,孩子因为太小,怎么办?还要家长去陪读,这就牵涉到在镇上租房买房等等一系列问题。好了,镇里市里房地产又一波高潮,这就无形中给百姓生活添了巨大负担。老百姓叫苦连天,当发现这个“改革”不合时宜,甚至不叫改革,已经给群众造成因为求学而返贫现象的严重问题时,已经数年过去了。已经给百姓生活造成了巨大压力。但是谁来为这样的“非改革”的“改革”担责呢?工作组来了一次又一次,没有下文。不了了之。而这样一个“改革”,当初推行时,山里父老可曾跪拜求告,说千万不要废了他们苦心办的小学,但在“改革”的旗号下,老百姓最终还得服从大局。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

  当然,这类事情比起冯军把中外航班拼在一起的“改革”造成的损失,这可算是看不见的。叫隐性损失。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冯军这号人的“改革”举措的重大错误,不是靠漫卷全国的重大疫情来检验,或者是说没有发生南京、扬州乃至遍布十几个省的疫情传播重大事件,说不定以后某一天,冯军的这种荒唐做法,还可能被某些荒唐的领导当作什么经验呢?这绝非玩笑之言。我们很多官僚主义者,就是冒着这样给百姓生命财产造成巨大损失的危险和代价,来贸然推行一些错误行为的。

  此时想起马云曾经说过一句话,在所有给他的赞誉中,他说最为看重的还是“改革先锋”的称谓。对此话,如果不细琢磨,好像也没啥大问题,在这个改革被当作主题话语的年代,你敢说求新求变不是改革?恐怕没人敢,因为弄不好给你扣上一个质疑改革、反对改革的大帽子,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但凡事最怕较真,仔细推敲,这是有问题的,问题在哪儿?问题你那做法叫不叫改革,马云的那些类似垄断性的投机行为叫改革吗?今天老百姓才知道了,这是一些压榨百姓的资本家的行为。

  生活中从来不缺乏标新立异者,弄一点什么海外新花样儿,胡吹烂侃一煽呼,吆三喝四一忽悠,就被称为“改革”。就像冯军一样,当初他的行为如果明眼人立即阻止,与其进行毫不留情的辩论和斗争,遏制他错误决定的实施,我想不至于后来那么大的代价。问题是现在官僚主义猖獗,很多人一旦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官气大得很,好像官大就一定掌握了真理一样,不让下边讲话。其实,实事求是讲,历史上有很多东西,有的需要改需要变,而有些东西,本来就根本不需要什么“改”的。有的甚至是怎么学习和传承的问题。毛泽东主席在谈及这个问题时,说历史文化、包括过去优秀的传统,要继承和创新。这里边排在第一位的首先是继承。

  冯军的前任制定的那些规定,应该说那是去年在全国人民抗疫实践中总结的成功经验。你新官上任,能够好好学习人家前任的,把人家现成经验发扬广大,就已经很不错了。你非要不懂装懂打碎原来的旧制度,自己又根本是一个外行,这还能不出大错。

  很多事情,都是在吃了亏尝到苦头才发现有些好的东西是不能随便否定的。是不能随便“改革”的。对待马云这号人也是这样,开始都认为他是引领时尚的排头兵,如今才发现,此人一步步暴露了它贪婪的本相,原来是一个极其贪婪的吸血虫。是一个走向垄断的资本家。这样的贪婪的资本家这些年可是出了不少,对待这样的人,我们可不能轻易地把他们当作能人高人,有的其实就是当年的“周扒皮”和“黄世仁”。

  坚持公有制还是私有制,这些年,一些社会公知们打着貌似“新理论”“新思想”“新概念”的旗号,与我们大多数坚持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的共产党人斗争的焦点,也是美帝国主义和他们在国内的代理人与我们争夺的最前沿阵地。直到今天,有些人还照抄种种西方资本主义理论,打着“改革”的名义,要我们放弃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所有制关系。改革呀改革,这是一个多么靓丽的字眼,可有多少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有仇恨心理的魑魅魍魉,也在时时想假以你的名声啊!

  我们毫不怀疑,改革,这是一个代表社会进步发展的字眼,谁都懂的,这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也是我们四十年取得巨大进步的根本原因所在。但是,在改革发展的历史过程中,我们必须严格防止那些盗用改革、滥用改革名义,把我们共产党人最优秀的最值得坚持和弘扬的优秀文化给革掉了,给废止了,把毛泽东主席给我们制定的很多好规矩当作腐朽和保守给中止了。

  我们作为社会大众,也必须动脑筋思考问题,别认为对改革一提点意见,发表点不同见解,就觉得反对改革似的,公知们就是利用这样的大众心理,推销他们的那些打着改革旗号的货色。还是坚持毛泽东主席的老话:实事求是。

  经过这场疫情,中国老百姓已经发现,原本我们有些人对于国内这也看不惯那也不满意,一切好像都是外国和西方的好,认为外国月亮最圆的人,今天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是我们自己国家好,还是只有中国共产党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党,走社会主义道路,才是中国人民的康庄大道。一场疫情的教育作用,可以说超越了我们以往的许多政治教育运动。人民已经清醒了,已经大大觉悟了,任何漂亮的口号,都不如给人民做点实事好事管用,让老百姓铭记在心里。今天如果说老百姓除了恨美帝国主义和西方反华势力,恐怕最为恼恨的是那些卖国求荣的一些吃里扒外的人,一场疫情,让人民彻底看清了这类与西方反华势力沆瀣一气的内鬼。包括对待冯军这类不把百姓利益放在心上的官僚主义者。

  本文作者:陈先义,系解放军报文艺部原主任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