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竟然有人认为被拐卖的女性是去“享福”了?

2022-02-23 11:53:1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风雷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由于最近丰县被铁链锁在破屋里的八孩母亲事件,“拐卖”这一古老的罪恶再一次进入网友的视野。

  这一话题,在过去的几个月内,热度一直不减。电影《失孤》原型郭刚堂寻子案、电影《亲爱的》原型孙海洋寻子案、刘学州寻亲自杀案,无论是孩子被拐后破碎的家庭,还是被遗弃/拐走的孩子,无一不牵动着网友们的心,每一次都引发了大量的讨论。

  这一次,八孩母亲的事件,无疑,被“拐卖”妇女的状态血淋淋地展现在了世人面前(当然,既往通报尚未明确她是否被拐)。

  这让人心疼、让人愤怒、也让人惶恐。

  而当地最初几份前后矛盾,回避要害的通报,无疑每一次都成了网友情绪的助燃剂。

  然而,有些人不是这么想的,他们在苦心孤诣的将一切给合理化。

  那种理所当然,那种高高在上,那种冷漠冷血,简直让人目瞪口呆又怒火中烧。

  典型的言论如下:

图片

  这种说法,拐卖人口的简直就成了大善人

  ——正是他们的努力,那些贫困地区的妇女才得以走出西部贫瘠的大山,到达了富裕的东部地区,过上了相对富足的生活;

  ——如果被拐卖的妇女精神有问题,他们不是去追究这问题是否在拐卖中及之后长久的虐待中给产生的,一股脑推到之前,然后一句轻飘飘的“多赢”就完事了,在他们看来,原家庭摆脱了难缠的精神病人,后家庭有了媳妇,精神病患者有了个吃饭能活下去的地方,有什么不好呢;

  ——如果生了孩子,尤其是多个孩子,那更好了,所有对于被拐妇女的解救都成了拆散人家家庭的“罪恶”,将孩子置于不利于成长的破碎家庭境地。

  这样的看法,还真的不是一个两个。上图那毕竟还只是高高在上的网友的言论,更可怕的是在近四十余年来,某些将拐卖当做正常现象的地方的某些人,真的竟然有了做善事的感觉。

  下图是丰县附近县份的人给网友“九龙河”的留言。

  简单说就两点:一是穷地卖到富地,正常,并且是穷地人自己卖来换彩礼的;二是那些被买回来的媳妇,有没被链子拴住的,比她们家乡好多了,简直就是莫大的恩赐和幸福。

图片

图片

  作为一个家乡在西南地区的人,笔者感受到了巨大的恶意。

  以云南为例,的确,云南有贫困地区的极少数人利用信息差,将身边的熟人给拐卖到东部地区的,但是这并不是被拐卖者的主观意愿。

  的确,云南经济条件一直在国内排不上号,但除了极少数地区,因为气候、物产等原因,居住体验还是不错的,若非不得已大多数云南人其实都不愿长期远走,因此得了一个“家乡宝”的称号。

  再有,虽然云南汉族多为明清从北方来的移民,但妇女不上桌之类的陋习可还真没有,男女是相对平等的(四川类似,四川男人还被称为“耙耳朵”),同样,彩礼在全国也是排的上号的倒数——结果,这些人不但高高在上觉得是施舍是拯救,还要倒打一耙,说西南地区的人直接卖女性换彩礼。

  这真是高啊,被动的受害,一下子就变成了主动的贴靠,加害者也摇身一变成了拯救者。

  事实上,从目前披露的信息看,西南地区被拐卖的妇女最初都是以打工等类似名义被骗走的,之后就是下药、囚禁、虐待、强奸一整套。

  浙江社科院社会所王金玲的《跨地域拐卖或拐骗:华东五省流入地个案研究的新描述》中有这么一个案例:云南宜良(昆明近郊县)的D在15岁那年被用迷药弄到XZ,因为死活不从卖不掉,后来还找机会逃走了,结果人家看一脸云南人的长相,小女孩如实告知之后,被现任“丈夫”给拖回了家,之后她一直装疯卖傻,后来有了孩子,她就好了。

图片

  这个案例,生动地告诉了我们什么叫“捡”,而被“拐”妇女的正常化,往往都是因为有了孩子因为母爱,同样重要的是,这个案例中村支书是知道的。

  这也再一次说明,拐卖和绝大多数的刑事案件不同,是有着完整犯罪链条的有组织犯罪。其中儿童拐卖一类是弄残了做乞丐,更多的是弄去当孩子养;而妇女拐卖,因为受害人已经有明确的自主意识,所以必然伴随着故意伤害、非法拘禁、虐待、强奸等暴力犯罪,而在被拐妇女身份洗白的过程中,村乡级别必然会发挥作用,同时,当地人都会帮忙盯着防止受害人跑了。

  然后,这被那些王八蛋给说成小日子过得还不错,是到东部地区享福来了?!

  我们可以再看另一个案例。

  下图是丰县的一个本地号,原文太长就不放全文了。

  文章大意如下:

  经过爷爷的反复杀价,最终以1500元买了个“蛮子”回来,她19岁的年纪,是四川绵阳的一个小姑娘,被人以到XZ大城市打工赚大钱的名义给骗出来贩卖的;“婚”后,爷爷、奶奶、父亲、本家两位大娘轮流看着她,有大半年的时间,她过的是牢狱般的生活;后来,已有身孕的她乘着半夜跑了,当她狂奔到五十里外的县城之后,开三轮车的村里人早就在那里等着她了,带回去后,她被一顿暴打,这是第一次出逃;

  之后,她先后生下了两个孩子,再后来取得信任的她和老家联系上了,得到了却是晴天霹雳的消息,她的母亲相思成病,精神也变得不太正常,在第三年外出“找”女儿的路上,失足滑入小溪,离开了人世;或许正是因为这,加上“夫”家不允许回去,她再一次逃了,回到了老家;但是架不住思念孩子之苦,她躲过父亲、嫂子/弟妹等的看守,又“逃”了回来。

图片

  在文中,为两个孩子做出的无奈选择,最终却成了“大圆满”过上了平静幸福的生活,而此前的那些罪恶,仿佛可以就此一笔勾销。

  对了,文中还提到了,这些被拐卖来的“蛮子”在村里一直是被歧视的。

  这是上过大学的“拐二代”的文字,在文中看不到她对这一“现象”的半点反思,看不到对母亲过往的痛——于她而言,这毕竟不是“现象”,是她母亲的经历过的苦难,是她外婆生命因此的过早凋谢。

  家中的掌中宝沦为货物,被拐被卖被禁锢,还要被看不起,一副你是来我们这儿享福的嘴脸,有这么颠倒黑白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吗?

  这就是那些人所谓的被拐卖妇女是从贫苦落后的西部山区到富饶发达的东部地区享福来了?!

  类似这样的言论,连善叼飞盘的老胡都知道恶心:

图片

  都到现在了,说实话,只有抛开这些遮遮掩掩的辞藻,让现实呈现,让问题自然浮出水面,过往几十年因拐卖产生的罪恶才有可能得到彻底的清算,这也才为杜绝未来可能发生的类似问题留下解决的可能性。

  【文/风雷,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准风月谈续集”,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