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何新答问:关于国际形势及美日胎毒

2021-07-30 09:54:19  来源: 何新文史   作者:何新
点击:    评论: (查看)

  AndyChenZiWen,7.20 13:11提问,问题价值:500.00:

  关注何先生多年,却未与先生谋面之小盆友向先生提点问题:

  一、地缘战略问题

  有心人不难发现,是何先生您最早将地缘战略学这个当初被视为偏门的学问引入C国的一一地缘政治学,我以为也是一种深刻的见解。

  但是正同马克思主义一样,都不是象自然科学那样严密精确的“真理”,其适用范围也都是有限度的。一切都用它来解释,就未免穿凿了(李慎之语,见慎之与您之信件)。

  通观自80年代末之始这几十年,在C国学术界、知识界和思想界,如果没有何先生您的存在,则C国今日之历史未必然是现在这样的,这已是历史对您个人价值之最大肯定!

  二、关于米日关系及倭国与湾湾之未来

  1、近日倭国副首相麻生、正副防长岸信及中山纷纷表态示强欲阻大陆统一湾湾云云,甚至不惜拽上米鬼一把。然而有趣的是,米鬼负责印太事务的主管坎贝尔在关于湾湾问题上的表态却是在降温和拐弯。

  2、1992年,日本学者和外交官冈崎久彦(后来成为安倍晋三的国师)到北京找何先生盘道时说,如果抛弃米日同盟,世界对日本将会是极其刻薄的(《中华复兴与世界未来》)。何先生您说当年写《诸神》,其目的之一是要告诉日本人:日本古文化不折不扣是中国文化之衍生次文化,告诫其要收敛一下政治文化之野心。未来东方将是由C国主导,如果这样,日本的前途会是悲剧性的,不可避免地成为东方和西方即C国与米鬼两大强国的边缘国家,处于两国政治、经济角逐与交换的地位(当年与矢吹晋论道即明言倭国乃米鬼之小老婆矣;无独有偶,深知日本的戴季陶在其《日本论》中说:C国强,日本就是妾;C国弱,日本就是贼)。

  3、何先生尝曰C国问题不在台湾而在自身内部,两岸统一是历史的一种必然!而且脚步在加快。但是从C国历史看,凡南北分裂,从来不可能以南统北,历来只有以北统南。当年孙蒋北伐,也未得真正统一,最后还是毛泽东以北统南(见《老何闲聊马英九》)

  4、昔司马昭欲伐蜀,未知西蜀民心若何,或曰:吴主使臣聘于蜀,及还,吴主问蜀政得失,对曰:主闇而不知其过,臣下容身以求免罪,入其朝不闻直言,经其野民皆菜色。臣闻燕雀处堂,子母相乐,以为至安也,突决栋焚,而燕雀怡然不知祸之将及,其是之谓乎!(见《资治通鉴》)观

  今岛蛙湾湾处处跪舔依附米鬼对我搞边缘试探战略,自以为有高科技之半导体罩身却不知此乃取祸亡身之道也,通鉴所云正湾湾之谓乎?

  三、百年未有之变局

  从冷战结局上看,是海权战胜了陆权。从地缘战略学的角度又当怎样理解“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四、何先生工作计划

  何先生可否预告一下接下来待出版的重要著作,当前您对于总结和归纳自己完整的学术思想有没有紧迫感,又及。

  何新老家伙回答:

  答:你的问题,有的很有意思,引人思考。

  但是你的问题题目太大、太多、太敏感,一言难尽。

  鄙人择要以隐喻略答,你懂的。言不及义,言不尽意。供品味。

  1、关于地缘战略

  自马汉、麦金德以来,此学曾经是国际政治中之显学。地缘战略理论是古典殖民主义和古典帝国主义时代,西方寻求建立全球地理控制的意识形态反映。

  但是,随着地理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全球控制体系的失败,特别是米国在中东以及阿富汗战争遭遇的失败和撤离,地缘战略思潮正在退潮。

  中国由于意识形态原因,90年代以前很少关注地缘战略问题。我1987年曾较早讨论此理论。根据这个理论,我当时曾建议忽略意识形态问题,联合当时的苏联,利用中苏地理接近的地缘关系,开发苏联资源。以及在周边建立中日韩经济圈等等。这些论点,现在看,已是过时之论。

  事实上,全球化时代,旧的帝国主义理论,根据地理区位发展国际关系的理论,意义已不大。今天的全球博弈,已并非仅是全球地理空间的博弈,而是深入空天的宇宙空间的博弈。

  更重要的是,地理控制已非国际政治的第一控制形态。金融控制,数据控制,已成为主导未来全球关系中新的控制形态。

  2、中美问题

  米国与C国的关系,高度复杂。

  复杂性在于,米国既是中国最大的敌人,但同时也是最大的经济利益关联者。这是一种非常独特奇怪的关系。

  事实是,即使在打贸易战,发生尖锐的意识形态对抗,但是从海关数据看,米国目前仍然是中国最大出口市场,最大的进口来源,最大的贸易顺差来源,最主要的贸易伙伴。

  很多人说米国亡华之心不死。的确,由于C国经济快速发展,引起米国的极大恐惧。但是米国已经没有力量从外部灭亡中国。米国不敢主动攻击C国,热战打不起来。原因是:

  第一双方不可能打核战,否则只能互毁。

  第二也不可能打有限战争。因为有限战争的后果难以控制,一旦失控,结果必然导致核战。

  举例来说,如果米国军事工具侵越海界,如果C国击落米机或击沉米舰,而米国必然报复,势必会攻击C国国土目标,那么可能会遭受针对米国本土的反击。战争会就会恶性循环地步步升级,最终后果还是触发核战,互毁。

  所以米国不会主动攻击C国。C国也不会主动攻击米国,因为后果不可测。

  因此尽管近年米国以军事力量在玩危险的战争边缘游戏,但是也仍然理性地恪守着避免触碰可能触发战争的红线。近日米国提出建立所谓“护栏”(guardrails)。米国知道中米继续直接对抗,谁也受不了,所以试图划定一个界,“负责任和健康地激烈竞争”。

  米国现在把中米关系定义为“3C”关系——竞争、合作和对抗,这实际是一种新型冷战。

  但是,米国已经拿不出像样的意识形态武器,什么人道主义、自由主义、民主共和等等意识形态都过时了。现在只能不断用造谣撒谎来制造敲诈C国的理由,非常愚蠢地侮辱和激怒C国民众。比较邪恶的是,西方对C国输出“娘炮”文化和“奶头”文化,糜烂青年人。但是,这些下三滥做法得罪了C国大多数人。

  事实上米国政策不是历届总统自行制订的。总统都是工具和傀儡。确实有一个深层影子政府,通过米国政府而试图控制世界。其最终目标甚至是反人类的,即消除“垃圾人口”,减少地球人口总量。

  米国实际上是伪装成一个国家的国际联盟。而美联储,是伪装成米国国家银行的私人银行,也是西方主要国家央行背后的隐形央行。

  通过银行的跨国一体化,米国、英国、日本、欧盟包括五眼联盟,以及韩国、巴西、印度等亚非拉国家,金融上紧密地连接于一体。所以试图拆解这个联盟,我个人认为几乎没有可能性。金融资本一体化决定了这一纽带的紧密性。

  米元不是米国一国货币,是这个国际金融联盟的主要通货。欧元或其他货币不可能取代它。

  另一方面,米元无锚滥发导致其不断贬值,米国政府债台高筑,米国经济萎靡不振。但如果因此认为米国经济即将崩溃则也是误判。

  米国现在的目标是让C国退群。施加各种压力,从经济、科技关系中剔除C国,隔离、孤立C国。阻遏C国经济继续参与全球化进程。限制及隔断C国产业、科技与商业海外扩张的可能性。

  但是,这些目标很难充分达到。除非C国自身发生重大战略错误,米国困锁C国的目标无法实现。

  然而中美对峙可能长期化,最终结局目前难料。

  3、胎毒问题

  菜氏执政后,试图胎毒的绿蛙实际想做两件事,一是阻遏与大陆的统一,二是寻求这个小岛的国际空间。为此,甚至不惜牺牲台湾商人在大陆的经济利益,不断加剧对抗。

  其后果是绿蛙自身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已经愈来愈找不到出路。

  绿蛙们都很蠢,直线单线思维,又非常主观和自我。从菜氏执政轨迹看,绿蛙执政集团是一些很弱智、很偏执,思考问题幼稚简单的低能群类。这是多年米国西方殖民教育造成的文化结果,绿蛙精英多数是一群可笑而不自量的丑角人物。

  绿蛙们一些年来努力在文化上去中国化。西化教育使他们不知道中国历史文化是人类智慧最伟大的宝库的价值和意义。

  孙子兵法说“小敌之坚,大国之擒也。”我无论如何也看不出绿蛙胎毒有任何出路。

  仰食于美日,经济衰困,陷入长期自闭和困毙,可能是其前景。

  4、倭国问题

  倭国最近对胎毒发出异常声音,其实是出于自身的恐惧和绝望。姿态大于实际。

  绿蛙一直希望用米国作为纸老虎来吓阻C国。

  但是,也许真非常希望中米打一仗的却是倭国。

  由于地理原因,倭国自身空间狭小、火山地震频发,甚至未来有全岛陆沉的可能性,是一个没有前途之国。因此,登陆而殖民大陆,是倭国一个不可能实现、但是却始终存在的梦想。

  从地理战略角度,倭国把台湾看做生命供给线的咽喉部位、重大利益关连地带,同时暗中存在一个联手胎毒,与其组成经济政治共同体的梦想。

  在经济方面,倭国现在是一个全球性金融国家,本国经济对工业的依赖度不断减小,近年对华投资的产业规模也在收缩。

  倭国希望中米未来发生有限战争,导致两败俱伤,自身可以火中取栗。即使不打,只要长期对立,倭国也会加大自我权重,有利于其两面讨价还价。

  4、已经没有第三世界

  在考虑新的世界格局的时候,应该根据新的形势,改变一些旧的观念。

  冷战时期,在米苏领导的两个国际体系之外,存在一个新兴的第三世界,也就是所谓不加盟国家的中间地带。当时是一批新独立国家,受左翼思潮影响,具有主权和民族意识。

  但是冷战之后,米国实现了米元主导下的全球金融一体化,通过建立依附于西方或者IMF(国际银行家梅森联盟控制下)的债务链条,发展中国家工业化进程被遏阻,第三世界联盟早已碎片化。多数原来的亚非拉第三世界国家,成为米国、英国和欧盟国家的货币金融殖民地,比如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经济体都是实行米元化被梅森控制的国家。

  在债务经济的重负下,亚非拉多数国家早已成为苟延残喘的重负债国、要饭国,垃圾国,成为吞噬外部援助的金融无底洞。所谓亚非拉多数地区只是象征性国家,是没有完整主权与独立意识的后殖民化地区。一塌糊涂,无可救药。

  到此为止,只说这么多。

  你还问及关于我计划中的著作,我只能说,我每天都仍然在思考研究新问题,日有所进。拟议的工作远未完成。但老病体衰且常有杂事干扰,确实有一种时不我与的紧迫感。听天由命。我已经做得够多了!走得够远了!

  看你的问题,你可能是一位专业人士、有心之人。谢谢你一直关注我。老夫已老,信息头脑都不灵了,以上信口说一通,皆非定论,仅供你参考而已。

  (2021-07-29)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