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司马平邦:印度——狂欢!狂欢!狂欢!崩溃!崩溃!崩溃!

2021-04-22 09:52:0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司马平邦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欢迎收看《司马平邦说》。从2021年3月初开始,全球新一波疫情开始形成,印度超越美国,成为了此次疫情的“主角”,甚至可以说,印度已经超越美国和巴西,成了全球真正的疫情中心,疫情风暴的暴风眼。

  印度已经是世界第二大人口国,而且,印度的人口增长一直非常稳定——比中国还要稳。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到2026年印度的人口将达到14亿,而据说中国人口将从14亿降到13.68亿。

  4月12日,有超过200万印度教朝圣者聚集在恒河岸边,沐浴河水庆祝“,而且大部分人都没戴口罩

  值得注意的是,印度超高的人口数量,却搭配的是极其严重的贫富差距、严重滞后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愚昧、落后的卫生观念和公卫条件。在4月14日,印度安得拉邦一个村庄数千村民无视社交距离,互掷牛粪以祈求健康繁荣。4月12日,有超过200万印度教朝圣者聚集在恒河岸边,沐浴河水庆祝“大壶节”,而且大部分人都没戴口罩。要知道,恒河是目前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河流,甚至都不用加“之一”两个字。

  无论是牛粪也好,恒河水也罢,干净不干净咱们先放在一边,关键是无视社交距离和没带口罩。大家仔细观察印度的新增病例曲线就不难发现,印度此轮的疫情增长速度是过去的近3倍,日新增病例甚至已经达到了30万。

  正像我们此前在梳理美国疫情时说的那样,这仅仅是被官方统计出来的数字,没被统计出来的病例究竟有多少无人知晓;而与美国相比,印度的基础设施无疑极为落后,很多地方甚至连电都没有,更别说有精确的公共卫生服务调查了。

  印度某些医院,如今两个新冠病人共用一张病床

  印度如今面临极为严重的新冠就诊高峰,首都新德里的一些医院甚至出现了两个新冠病人公用一张病床的情况——哪有两个传染病人躺在一张床上的道理?印度就有。

  其实,印度严重的疫情对世界的影响,不仅仅限于又新增了多少病例,而是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全球疫苗的分配。2020年6月,全球疫苗免疫联盟、世界卫生组织和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共同提出并牵头进行一项名为“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的项目,旨在加快新冠疫苗的开发和生产,并确保包括不发达国家在内的每个国家都能公平地获得新冠疫苗。咱们中国在2020年10月8日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签署协议,正式加入该计划。根据计划,2021年底前要向全球提供20亿剂新冠肺炎疫苗,供应给“自费经济体”和“受资助经济体”。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中,印度血清研究所是最大供应商。根据印度血清研究所与美国诺瓦瓦克斯公司签署的协议,将向“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供应11亿剂诺瓦瓦克斯疫苗,原因是诺瓦瓦克斯疫苗更容易储存,可以保存在冷藏温度下。但随着印度疫情的迅速发展,以及美国对新冠疫苗原材料的出口禁令,印度的疫苗已经供不应求,被迫停止对外出口。

  可以想见,因为印度的原因,未来全球疫苗供应链出现严重的紧缺。恐怕这是比全球芯片供应链紧缺更为要命。

  现如今,印度的疫情增长几乎呈直线

  要知道,在今年1月底的时候,印度的新增病例已经下降到了1万左右,2月9日还出现单日零死亡病例。当时,印度卫生部长哈什·瓦尔德汉曾宣称“印度已成功遏制了疫情”。

  或许正是因为印度人普遍认为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所以开始放松、开始自满,最终让疫情再度复发。2021年3月至4月,恰逢泰米尔纳度和西孟加拉邦地方选战,各种大型集会和助选活动此起彼伏。与此同时,洒红节、大壶节等印度教传统节日又接踵而至。在此背景下,因疫情缓和而放松警惕的人群大都未佩戴口罩便加入了集会,大规模人群聚集使必要的社交距离难以保持。

  尽管卫生专家建议取消大壶节这一全球规模最大的宗教集会,印度政府仍表示,只要朝圣者检测呈阴性就依然能够参加。于是,4月11日,超过28万虔诚但缺乏防护的印度教徒,在疫情已起的情况下,仍从全印各地赶往北阿坎德邦哈里德瓦庆祝大壶节,结果仅72小时内就有几百人确诊患病。

  此外,来自英国、南非和巴西的更具传染性的病毒新变种也推动疫情在印度的加速扩散。例如,在疫情最为严重的马哈拉施特拉邦,大约20%的确诊病例由名为“B.1.617”的双重变异新变种病毒所致;在疫情蔓延最快的旁遮普邦,约有80%的病例由英国变种病毒所致。然而,由于缺乏资金,印度卫生机构在过去几个月中只对不到1%的新冠病毒样本进行基因测序,未能及时检测出那些更具传染性、更危险的新变种病毒,包括巴西和英国变种病毒。

  不仅如此,印度大规模的疫苗接种也让很多人产生了懈怠心理。然而,其实印度的疫苗接种比例并不足以形成免疫屏障,疫苗保护效果对部分病毒新变种效果未知。此外,不少印度人也对疫苗保护机制存在误解,认为疫苗是病毒天敌,接种之后便不需遵守严格的防疫措施。高估了疫苗保护力,导致很多印度民众在接种后过于自信,甚至有人在接种第一针疫苗后感染,印度整体防疫效果也因此大打折扣。

  更严重的是,印度政府好像已经被2020年经济衰退10%吓到了,已经决定不在进行全国性的大封锁,转而要求在隔离区实施100%检测这种保守措施。而印度虽然宣称拥有世界最大疫苗产能,但其实自身研发能力很弱,大多都是仿制或者委托生产,能不能应对激增的变种病毒也很难说。

  印度的疫情,如果给一个定义,那就是完全不可控,现在看来只能寄希望于大量人员感染和死亡之后,再形成天然的免疫屏障。喜马拉雅山把中、印两国完全隔开,也许明年它隔开的就不只是两个国家,而是天堂和地狱。

     【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说”,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官方微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