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学者观点

黎阳:吴建民,顶着外交官光环的泼皮无赖

2016-04-15 09:26:26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黎阳
点击:    评论: (查看)

顶着外交官光环的泼皮无赖

——从与罗援的论战看吴建民

黎阳  2014.8.3

QQ截图20140731092038.jpg

罗援与吴建民凤凰卫视激辩  【上集】【下集】 

 

  看了“罗援与吴建民论战”,对吴建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顶着外交官光环的泼皮无赖。

  泼皮无赖之一:如此“世界潮流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

  吴建民斩钉截铁宣称“世界潮流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

  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响前夕、德国发动“巴巴罗莎”进攻苏联前夕、日本偷袭珍珠港前夕都曾被说成“世界潮流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历史上不知多少次战争没打响之前都曾被说成“世界潮流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实际呢?

  “欧美相继宣布对俄罗斯采取迄今为止最严厉的制裁”、“伊拉克爆发大动乱中国五大预言全实现”、“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说,中东地区局势比以前更加恶化了”、“利比亚正在坍塌”、“圣战者建大伊斯兰国伊拉克乱成一锅粥”、“以色列发动大规模地面进攻”“随着巴以冲突加剧、乌克兰危机恶化,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7月27日说:‘这个世界一团糟’”……这些地方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呢还是“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难道这些地方不算“世界”的一部分、不包括在吴建民的“世界潮流”之内?

  如果吴建民说,我这“世界潮流”的世界只包括没打仗的地方,俄罗斯、乌克兰、中东地区以及凡是闹战乱的地方统统不算这“世界”的一部分,那不叫耍无赖叫什么?

  如果吴建民说,我这“世界潮流”的世界包括俄罗斯、乌克兰、中东地区,那上述地区的现况岂不证明吴建民所谓的“世界潮流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的斩钉截铁漏洞百出?

  不顾事实瞪着眼说瞎话,把连美国前国务卿都认同的“这个世界一团糟”硬说成“世界潮流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这还不泼皮无赖?

  泼皮无赖之二:客观事实不算数,吴建民的一厢情愿才算数:

  客观事实:

  ——美国的六个航空母舰作战群、60%的水面舰艇、60%的海外作战飞机、60%的攻击性潜艇派到亚太地区;

  ——美国在军费捉襟见肘的情况下,国会一下子批准制造10艘核潜艇;

  ——美国《星条旗报》网站7月28日报道称,美国海军部长雷·马布斯周一称,美海军将把最新隐身驱逐舰、濒海战斗舰以及一个两栖预备群派往太平洋;

  ——“美军最新隐身驱逐舰DDG1000逼近中国”;

  ——“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针对‘太平洋支点’的计划”、“我们正在派遣最新型、最现代化的平台到太平洋”;

  ——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开宣布日美安保条约包括钓鱼岛;

  ——2013年7月29日,美国参议院通过决议谴责中国,强调亚太地区的航行自由“事关美国的国家利益”,称美国将“毫不动摇地根据日美安保条约,应对任何武力攻击”;

  ——2014年7月10,美国参议院通过决议,要求中国必须立即撤回“南海981”钻井船;

  ——美国国防部“海空一体战办公室”2013年5月发表的《军种协同,应对“反介入和区域拒止”的挑战》政策文件中,明确指出拥有“反介入和区域拒止”能力的就是中国;

  ——美国总统前脚离开菲律宾,菲律宾后脚就在南海抓人扣船;美国总统前脚离开日本,日本后脚就给集体自卫权松绑;

  ——日本修改和平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

  ——日本已在为开战准备正在打造“战俘收容所”、即将设立的“战俘情报局”;

  ——安倍公然鼓吹“钓鱼岛驻军”;

  ……

  吴建民的一厢情愿:

  1.宣称美国重返亚太并非针对中国——“美国你讲重返亚太,这个不对,他从来就没有离开亚太,什么重返?”

  ——“重返亚太”是美国人讲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是美国人提出的,不是罗援的发明。吴建民不同意,干嘛不敢直接冲着美国人说“你这个不对,你来就没有离开亚太,什么重返”?在电视机前跟罗援吹胡子瞪眼睛算什么本事?

  2.对美国派驻亚太地区的六个航空母舰作战群、60%的水面舰艇、60%的海外作战飞机、60%的攻击性潜艇、最新隐身驱逐舰DDG1000等等等等视而不见,单单抓住“8000美军”大做文章:“你这个八千人根本不算回事,当年越南战争美国军机在这亚洲40多万人呢”——选择性玩弄数字游戏,典型的泼皮无赖行径。

  3.一口咬定美国针对中国的一切仅仅是“美国军方的言论”、“各国的军队都准备打仗,包括中国军队,哪国军队不准备打仗,这是一个方面”,宣称不能“把军方这个言论就是认为整个是美国”——那美国参议院谴责中国、宣布亚太局势“事关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将“毫不动摇地根据日美安保条约,应对任何武力攻击”、勒令中国撤除981钻井船等官方决议呢?美国总统奥巴马关于日美安保条约包括钓鱼岛的公开宣言呢?美国国防部“海空一体战办公室”2013年5月发表的明确针对中国的《军种协同,应对“反介入和区域拒止”的挑战》文件呢?美国总统前脚离开,菲律宾后脚就在南海抓人扣船、日本后脚就给集体自卫权松绑等事实呢?这些也不能“认为整个是美国”?如此强词夺理信口开河,不是泼皮无赖行径又是什么?

  4.“解禁集体自卫权不违背中日友好条约”、“有条约在,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算不了什么”、“日本是修改了和平宪法,可是中日友好条约还在啊,日本撕毁了这个条约了吗?”

  ——希特勒德国发动“巴巴罗莎”闪电战攻击苏联,是先撕毁苏德友好互不侵犯条约再进攻吗?日本偷袭珍珠港,是先撕毁了条约再偷袭吗?日本自甲午战争以来跟中国、俄国、美国三次战争,三次都是不宣而战突然袭击,从来就没有按国际惯例循规蹈矩“按部就班”打过一次战争。吴建民对这些历史事实知道还是不知道?如果不知道,还有什么资格当外交官?如果知道,那为什么还如此迷信条约,尤其是日本签定的条约?——如今人家已经在打造“战俘收容所”、即将设立的“战俘情报局”、鼓吹“钓鱼岛驻军”了,你还硬要中国人相信有了条约就保证了一切,这是真糊涂还是耍无赖?

  泼皮无赖之三:把“自卫”与“侵略”说成一回事:

  吴建民说:“潮流来了,你跟他对抗肯定倒霉。美国发动两场战争倒了大霉”、“美国发动了那么多战争,哪一次不是惹得一身麻烦?”“罗将军,你不要绕圈子,你回答我这个问题,战争能解决问题吗?”“中国人决不能举起战争的旗帜”、“不能改变和平发展、和平崛起的基本战略”、“不要轻易言战”、“好象我要发动一场战争”……

  “美国发动两场战争倒了大霉”、“战争能解决问题吗?!美国发动了那么多战争,哪一次不是惹得一身麻烦?”——这些话该对美国人说去。把该对美国人说的话拿来冲罗援说是什么意思?罗援主张发动战争了?主张“举起战争的旗帜”了?主张“战争解决问题”了?主张“改变和平发展和平崛起的基本战略”了?人家再三再四强调的是“自卫”——“该韬光养晦就韬光养晦,该有所作为就有所作为”、“积极防御”、“不能把‘积极’和‘防御’两个词割裂开”、“保持一种战略上的警惕”、“争取和,准备打”、“敢战方能言和”、“你说美国不是在遏制中国,我们愿意相信你这句话,但我们要听其言观其行。你必须给我做一个解释,你派出这么多军队,几乎是60%的军队移向亚太,你是针对谁?”“何以解释,当前世界战乱频仍,美国平均四年就打一仗?”、“和平发展不等于挂起了免战牌,逆来顺受”、“战争有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不是我们要打,是别人违背时代潮流要打我们,我们是被动地打”、“文攻武卫”——所有这一切无不体现出一个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自卫还击”、“后发制人”。这何错之有?如果连这都说不得,一说就与“美国发动两场战争”相提并论等量齐观,就成了“对抗潮流”,那岂不就得如鲁迅所说“炼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炸弹落于侧而身不移”、“只要黄河不流到脚下,炸弹不落在身边”就一概不闻不问?那岂不是新版本的“绝对不抵抗”?岂不是公然宣布中国的底线是“死不打仗”、“打不还手逆来顺受”?有你这“绝对不抵抗”的底线,人家不想打也要打了:既然你中国打了白打,不打白不打,那白打谁不打?这叫开门楫盗、送肉上砧,昭告世界欢迎侵略。这哪里是“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分明是“战争的愿望大于和平的愿望”——七.七事变怎么来的?八年抗战怎么来的?南京大屠杀怎么来的?九.一八的“绝对不抵抗”招来的:“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先以公理对强权,以和平对野蛮,忍怒含愤,暂持逆来顺受态度,以待国际公理之判断。”、“如果不发一枪,那么就可以绝对证明中国人没错,是日本人侵略,国际社会就会站在他一边,谴责日本”——多么自觉彻底的“和平发展是世界的潮流,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啊!结果呢?连复旦大学冯玮推荐的日本NHK的《中日战争扩大化的真相》都承认,正是因为中国九.一八的“绝对不抵抗”使日本做出战略判断:中国打了白打,不打白不打,不会抵抗,不堪一击——“只要派遣大军攻击一下作为恐吓,中国马上会投降,即可防止事态扩大”、“经过短期的战斗中国便会屈服”、“中国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的日记:鉴于我陆军的传统精神和作战方针即所谓速战速决,中国军队不足惧”……

  所有这些证明了什么?——“天下虽安,忘战必危”、“打得一拳开,防得百拳来”、“我们希望和平。但是如果帝国主义硬要打仗,我们也只好横下一条心,打了仗再建设。每天怕战争,战争来了你有什么办法呢?”“如果帝国主义一定要发动战争,我们也不要害怕。我们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同对待一切‘乱子’的态度一样,第一条,反对;第二条,不怕。”“总而言之,我们要有准备。有了准备,就能恰当地应付各种复杂的局面”、“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决不能把自己的解放寄托在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明智’上面,而只有通过加强团结、坚持斗争,才能取得胜利”、“希望劝说帝国主义者和中国反动派发出善心,回头是岸,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是组织力量和他们斗争……然后,才有希望在平等和互利的条件下和外国帝国主义国家打交道。”

  吴建民蛮横地把“自卫”与“侵略”说成一回事,把中国军人主张的国内自卫跟美国发动的海外战争说成一回事,把无数血淋淋的历史教训一笔勾销,拼命叫嚷“不要对形势误判”原来对内不对外,只怕中国人“对形势误判”,不怕外国人“对形势误判”,不怕外国人认定中国的底线是“改革产生的问题要靠深化改革来解决、韬光养晦产生的问题要靠深化韬光养晦来解决”、“绝对不抵抗”、“打不还手,逆来顺受”、打了白打,不打白不打,白打谁不打……这难道不是泼皮无赖行径?

  泼皮无赖之四:偷换概念,文字游戏,胡搅蛮缠,

  1.“代理人”背后的文章

  罗援:美国通过他的代理人跟我们对抗。

  吴建民:不许说代理人——“上升到代理人冲突,那跟冷战时期一样,把当年的美苏关系等同于今天中美关系,这是一个极大的误判”、“你现在好像把中美两家也是代理人,那我们就是现在是美苏,中美两家在激烈对抗了,这个是大的判断,要失误就出问题了”、“那就是讲了中美一定要大战,那非斗的你死我活不可”、“你讲代理人冲突,我们的代理人是谁?”“我们是通过谁代理人去打了?”

  真是奇了怪了。吴建民不是说“世界潮流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吗?如果真的“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那就是说,大家都不想打仗,你想打人家还不想奉陪呢。“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仅仅因为你一句“代理人冲突”就一下子扭转世界潮流,把“和平发展合作共赢”变成新冷战,变成“中美两家激烈对抗”,那就不是“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而是“一颗小小的火星也能引起世界大战”——这不是“革命与战争时代”的赫鲁晓夫的结论吗?吴建民开口闭口时代变了,指责罗援弄错了时代,你自己呢?你这不是正在把别人在“革命与战争时代”的结论用到今天吗?不是在自己打自己嘴巴、自己否定自己的“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吗?

  “代理人”三个字怎么如此敏感?怎么就成了大是大非大原则?怎么就把中国的捍卫主权跟美苏冷战变成了一回事?

  “美苏冷战”与中国捍卫主权的斗争根本就不是一码事——一个非正义,一个正义;一个为的是世界霸权,一个为的是中国主权;一个发生在双方领土之外,一个发生在中国领土之内;一个是双方都有代理人,一个是中国没有美国有;一个可以交易妥协,一个毫无妥协余地……二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但吴建民用“代理人”做做文章就楞是把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变成了一回事:“美苏冷战是代理人冲突”——因此谁说“代理人冲突”谁就是要打冷战,就是要“把中美关系变成美苏冷战关系”,就是要“中美两家在激烈对抗”——要想不被扣上“战略性大误判”、“中美一定要大战,那非斗的你死我活不可”、“跟冷战时期一样,把当年的美苏关系等同于今天中美关系”的吓人罪名,就不准提“美国通过他的代理人跟我们对抗”——吴建民这手“四两拨千斤”的功夫实在了得,普通的泼皮无赖哪有这等本事?

  吴建民为什么那么忌讳提“美国通过他的代理人跟我们对抗”?

  简单极了——作贼心虚呗,秃子最恨说贼秃呗,保护自己和同伙呗。

  罗援说的“美国通过他的代理人跟我们对抗”是不是事实?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充当美国代理人的不仅有明火执仗的日本、越南、菲律宾、台独、藏独、疆独、港独,更有里应外合的各路“公知”(包括吴建民自己)——“专家说即使菲海军旗舰向我舰开炮也可不回击”、“中国不该造太空战机应省钱发展经济”、“国家分裂好”、“军阀割据好”、“军阀混战好”、“天下大乱好”、“三百年殖民地”、“吐尽狼奶、开口奶”、“带路党”、“国际接轨”、“大规模地融入全球化进程之中”、“中美国”、“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战略伙伴关系”、“消气外交”、“把东海变成和平之海、友谊之海”、“中国的改革成果将与世界分享”、“秦桧站起来”、“岳飞不是民族英雄”、“李鸿章忧国忧民”、“汪精卫忍辱负重”、“义和团式爱国”、“爱国贼”、为日本开拓团立碑,为外国侵略喝彩叫好:“先进文明征服野蛮文明”、“八国联军代表先进文明”、“普世价值”、“中国人的劣根性”、“文化劣等”、“中国人都被秦始皇洗脑洗坏了,老是追求大一统”、“大一统使得国家内部失去前进变革的动力,趋于腐朽”、“民族自决”、“区域自治”、“七块论”、“台湾独立”、“西藏独立”、“新疆独立”、“内蒙独立”、“香港独立”、“广东共和国”、“颜色革命”、“卖国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出卖人民才是严重的错误”、“领土不完整,少了一块,于我何干呢?”“中日东海问题应交企业家谈判”、“若谈判无法解决东海可由国际法院裁决”、“至于国家的尊严,更不是我们应该重视的事情”、“在败局已定的条件下,应该说,投降是正确的选择”、“在某些情况下,失掉一点领土,但是那儿的百姓能够生活得更自由,更富有,对百姓是有利的。这样的领土完整就没有必要去追求”、“民国时代虽是社会政治上的动荡乱世,却是人文精神上的蓬勃盛世”、“色彩斑斓的时代”、“民主受尊重的时代”、“没有政府比有政府好”、“政府不干什么比干什么更重要”……

  看看这些事实,自然就不难理解吴建民为什么对“美国通过他的代理人跟我们对抗”这一提法如此咬牙切齿暴跳如雷,为什么要拿“代理人”如此大做文章——自己的痛处嘛。保护自己的需要嘛。泼皮无赖的正常反应嘛。

  2.“现在哪个国家敢侵略中国?”“现在哪个国家敢打中国?我看不见”

  不是看不见,而是视而不见——现在哪个国家不敢侵略中国?侵占钓鱼岛、强占西沙南海诸岛、强行在中国领海打八百多口油井、扣鱼船、杀渔民、炸使馆、撞飞机、向台湾卖武器、技术封锁、武器禁运、操纵台独、藏独、疆独、港独、“颜色革命”、定点收买“公知”“学者型官员”、培养“带路党”、操纵中国经济命脉、操纵中国要害决策权、强行推广转基因主粮、“量中华之物力,结美国之欢心”、“摆脱‘土匪史观’、跳出‘内战思维’”、“重写中国近代史,彻底摆脱这种‘土匪史观’的影响”、“青天白日旗再上孟良崮”、为侵华日本开拓团建立只准日本人进,不准中国人进的“鬼子碑”、强迫方中国商店招牌必须用日文,而且连大小都有规定……这些难道不算侵略?不算“打中国”?谁规定的只有袭击珍珠港、“巴巴罗莎”那样的明火执仗大举进攻才叫侵略、才叫打?只要损害你的根本利益就是侵略就是打——前苏联一枪没放就跨了,受到的损失比战争袭击严重不知多少倍,难道那就不叫侵略不叫打?——吴建民不是口口声声说时代变了、不能用旧时代的眼光看今天吗?为什么如今又反过来要求人们按旧时代的规则来定义什么叫侵略什么叫打?如此出尔反尔,难道不是泼皮无赖?

  泼皮无赖之五:“寻找利益的汇合点”、“建立利益共同体”

  吴建民信誓旦旦一口咬定,面对外来侵略,中国只要“不是对抗,而是合作”、“通过寻找利益的汇合点,在利益汇合点的基础上建立利益共同体”、“更加全面地、更加顾全大局地处理双方矛盾”,一切矛盾就立刻迎刃而解。

  如果“寻找利益的汇合点”、“建立利益共同体”能解决钓鱼岛和南海诸岛主权问题,那与外国“寻找利益的汇合点”、“建立利益共同体”该是谁的事?军人的事还是外交官的事?当然是外交官的事。身为外交官的吴建民当然责无旁贷。但他干到退休,找到了“利益的汇合点”、“建立利益共同体”了没有?如果找到了,建立了,那为什么没能解决钓鱼岛和南海诸岛的主权问题?为什么反而越闹越大?如果没找到、没建立,那你吴建民这个外交官是干嘛吃的?解决不了问题就一拍屁股走人,如今又反过来把该由你办的事往军人身上推,泼皮不泼皮?无赖不无赖?如果“寻找利益的汇合点”、“建立利益共同体”不能解决钓鱼岛和南海诸岛主权问题,那你吴建民如此信誓旦旦岂不是在公然撒谎?岂不是加倍的泼皮无赖?

  泼皮无赖之六:拉大旗做虎皮,包着自己去吓唬别人

  吴建民与罗援的论战特色:罗援总是用事实举证,吴建民总是用权威横扫。

  ——罗援总是用事实举证:根据客观事实——美国的兵力部署、发动战争的平均时间、矛头所向何在……所以必须常备不懈两手准备。

  ——吴建民总是用权威横扫:孙中山如何如何说、邓小平如何如何说、习近平如何如何说、联合国宪章如何如何规定、中日友好条约如何如何规定……所以必须韬光养晦逆来顺受——谁敢说半个“不”字,谁就犯了“大不敬”。

  罗援的“用事实举证”与军人身份相符——打仗必须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审时度势,来不得半点凭空想象主观教条。

  吴建民的“用权威横扫”与外交官的身份不相符,倒与翻译的身份相符——外交官需要据实而断,需要透过现象看本质,需要动脑子做判断,不能照本宣科人云亦云。翻译恰恰相反,必须照本宣科人云亦云——头头说什么就用另一种语言丝毫不走样地重复什么,原封不动忠于头头权威的话就是一切,根本不必管它是否合乎实际情况,因此也就用不着动脑子自己做判断。

  由此可见吴建民虽然号称外交官,但骨子里翻译本色依然没变,依然只会人云亦云鹦鹉学舌,还没学会审时度势动脑子做判断。说是“外交官”,其实不过是个翻译在滥竽充数,一动真格的翻译的职业病就冒出来了。沐猴而冠——虽然穿上了人的衣服也照样不成正果。

  然而吴建民连个翻译都不称职——翻译虽然不能自己做判断,但至少得人云亦云鹦鹉学舌不走样,不能掐头去尾,不能张冠李戴,不能断章取义,不能意思满拧。而吴建民连这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吴建民用孙中山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其者昌,逆其者亡”证明“世界潮流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

  孙中山的时代是什么世代?是帝国主义瓜分世界到处战争的时代,是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的时代,用吴建民的话说,是“战争与革命的时代”。既然是“战争与革命的时代”,那孙中山所说的“世界潮流”就不可能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而只能是“民族独立民族解放”,因此也就谈不上“世界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吴建民只顾得意洋洋地援引孙中山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其者昌,逆其者亡”,却没有澄清他所谓的“世界潮流”与孙中山所说的“世界潮流”是不是一回事。如果是一回事,那岂不是说,吴建民宣布在今天“民族独立民族解放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其者昌,逆其者亡”?——按吴建民自己的标准,这岂不是“弄错了时代”?如果不是一回事,那岂不是说,吴建民宣布当年孙中山在中国被瓜分被侵略之际公然号召不抵抗,宣布“和平的愿望大于战争的愿望”、“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其者昌,逆其者亡”?这岂不是蓄意歪曲栽赃孙中山?就凭这就足以证明吴建民连当翻译都不够格——翻译起码得忠于原文,不能意思满拧。

  韦小宝的撒谎诀窍是九句真话夹一句假话,最关键的地方来假的。吴建民更绝,表面上给你真话,但最要害的部分给贪污了——只说邓小平讲“韬光养晦”,不说邓小平讲的是“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只说邓小平讲“当前的时代主题是和平与发展”,不说邓小平讲的是“当前的时代主题是和平与发展,到目前为止,这两个问题一个也没解决”——就这么一掐头去尾,意思就满拧了。可见吴建民开口闭口搬权威不是当真把权威的话当回事,纯粹是为了“拉大旗做虎皮,包着自己去吓唬别人”。这是什么行径?泼皮无赖的行径。

  泼皮无赖之七:鸽、鸡、驴

  得知安排罗援吴建民进行电视论战,我的头一个反应是:这是谁的主意?真够蔫坏的——军人的专业在战场,外交官的专业在官场。把军人弄到电视机前来跟外交老油条打嘴仗分明是让军人以己之短对人之长,这不是明摆着存心让军人出洋相吗?辩输了,正好得意洋洋大吹大擂:“中国鹰派将校和知识分子的电视论战一败涂地”、“中国鹰派军人惨遭鸽派痛斥狼狈不堪”、“中国鹰派军人遭到鸽派迎头痛击”、“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罗援、吴建民颠峰对决意义深远”、“今日对罗援的揭露就是清除民族主义病灶的最好时机”……辩赢了,那更要大做文章:中国军人只会卖嘴,连职业外交官都不是对手……总而言之军人辩输辩赢都有罪。

  然而罗援吴建民的电视论战实况却让我大跌眼镜——到底谁是“鹰派”、谁是“鸽派”?号称“鹰派”的罗援彬彬有礼不卑不亢有根有据据理力争,行为举止之心平气和比“鸽派”还“鸽派”;号称“鸽派”的吴建民飞扬跋扈气势汹汹蛮横专断暴跳如雷,动不动就打断对方的发言,一再抢话插话,甚至跳起来手指头直接冲着对方指指点点声嘶力竭大喊大叫:“你讲代理人冲突,我们的代理人是谁?”“你根本回答不了我这个问题”、“罗将军,你不要绕圈子,你回答我这个问题”……其行为举止之咄咄逼人比“鹰派”还“鹰派”。一开始闹得我直傻眼:这究竟演的是那一出?难道“鹰派”“鸽派”来了个角色大反串?等回过神来仔细琢磨,才觉得太有意思了——实在意味深长。

  号称“鹰派”的罗援的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倒不令人意外——解放军的传统就是“对敌狠,对己和”,对外是“鹰派”,对内是“鸽派”,所以如此表现顺理成章。

  号称“鸽派”的吴建民的飞扬跋扈气势汹汹蛮横专断暴跳如雷则让我大跌眼镜——看到吴建民跳起来用手指点着罗援大喊大叫“哪个国家敢打中国?”我突然觉得似曾相识,好象在哪儿见过,仔细一想原来有两个场景与此类似:

  第一:电影《列宁在十月》里被人当猴耍的那两个临时政府官员恼羞成怒的样子:“你到底服从谁?你说,你到底服从谁?”——“哪个国家敢打中国?”“罗将军,你不要绕圈子,你回答我这个问题”,“哪个国家敢打中国?”

  第二,公鸡斗架的样子——羽毛直竖,张牙舞爪,恶狠狠大眼瞪小眼,恨不能你吃了我,我吃了你,一个猛扑就把对手撕成碎片。

  这倒让我一开始有点想不通——我曾听说,英语适合打官腔,法语适合跟女士说话,德语适合跟人吵架。按我过去的想象,吴建民是学法文的,又混了个驻法国大使,整天在上流社会泡着,怎么着也该熏出点温文尔雅来。即使他擅长泡洋妞、甚至变得男不男女不女发公嗲卖老骚都不会让我惊讶,但他这一副斗鸡相却让我着实大吃一惊——“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不,“鸽派”变斗鸡:“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不过等冷静下来仔细一想,这其实再自然不过——“公知”的本性嘛:“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对外如羊,对内如狼”、“对外是鸽派,对内是斗鸡”,“耗子扛枪——窝里横”……这一切早已经是“司空见惯寻常事”,本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我之所以一开始惊讶,是因为我过去把吴建民看高了,以为既然是“鸽派”,又是“资深外交官”、见过大场面,总得有点水平吧?总得有点教养吧?总得讲究点外交礼仪吧?面对电视机这个大厅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总得有所顾忌吧?没想到人家浑不吝这一套,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的一切美丽光环砸了个稀烂。

  吴建民用一副斗鸡相让人们发现了中国“公知鸽派”原来是鸡——对内是“好斗的公鸡”,对外是“胆小的草鸡”(难怪英文中“鸡”chicken的喻意是“胆小鬼、窝囊废”)

  吴建民的气急败坏暴跳如雷让我除了想起了斗鸡还想起了《黔之驴》里的警句:“驴不胜怒,蹄之,虎因喜,计之曰:‘技止此耳!’”“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向不出其技,虎虽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如果不是吴建民这次在电视机前来了个“驴不胜怒,蹄之”,我再数落“公知”也不会想到把他跟斗鸡扯到一起。如今可好,他的外交官形象再也斗不过斗鸡加蠢驴的形象了——“今若是焉,悲夫!”

  吴建民实在了不起,一场电视论战让人们发现他们这些“公知鸽派”居然如此丰富多彩:对内是斗鸡,对外是草鸡;对内是“贵州虎”——跳踉大阚凶神恶煞;对外是“黔之驴”——逆来顺受任人宰割。

  能集“鸽”、“斗鸡”、“草鸡”、“蠢驴”、“恶虎”等形象于一身者,吴建民也。吴建民何人?以翻译之能窃居外交官之位的泼皮无赖也。

 

相关链接:

罗援舌战吴建民 让软体“外交家”四次无言(实况)

罗援将军舌战“外交家”吴建民 当代岳飞斗秦桧(图)

胡锡进VS吴建民:总编和外交官,俩“杠上了”

吴建民发文谈南海 被网友痛斥“汉奸”

后沙月光:吴建民的苛责和戴秉国的豁达 

黎阳:吴建民,顶着外交官光环的泼皮无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