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资讯中心 > 时事

公卫专家:南京现在事实上已经封城,但还是有点晚了

2021-07-28 18:25:03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彭丹妮
点击:    评论: (查看)

  “南京现在事实上已经封城,但还是有点晚了。”一位不愿具名的公卫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疫情扩散的城市已经比较多,而且禄口机场直到昨天才关闭,传染源难以阻断。

图片

  南京市江宁区开展全员核酸检测。泱波 摄

  本刊记者/彭丹妮

  7月20日上午,南京市江宁区疫情防控指挥部接禄口国际机场报告,在禄口国际机场工作人员定期核酸检测样品中,有检测结果呈阳性。最终发现了9名感染者,其中8位是机场保洁人员,1位是客舱保洁人员。从那时到7月27日,南京已经累计报告了106例确诊者、无症状感染者6例。

  与此同时,在过去的一周,南京疫情传播链已外溢至5省9个城市,分别是辽宁沈阳、安徽马鞍山市和县、安徽芜湖、广东中山、广东珠海、四川绵阳市、四川泸州、辽宁大连以及江苏宿迁市泗阳县。加上南京病例在内,此次南京机场疫情感染链已增至126例感染者。

  外溢病例与机场有关

  在南京目前已报告的112例感染者中,江宁99例、溧水6例,高淳区2例,玄武区、秦淮区、建邺区、鼓楼区、栖霞区各1例。江宁区感染者多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有密切联系。《中国新闻周刊》不完全统计,目前112例感染者中,至少有50余人都是该机场的工作人员,多数从事保洁工作,另外还涉及到机场的司机、地勤、辅警、水电工等。

  而目前从南京外溢的感染者中,除去安徽马鞍山的一例密切接触者和泸州的一例,剩下的10例都有在禄口机场乘机或经停的流行病学史。

  7月26日,大连市在对途经南京禄口机场人员主动筛查中发现3例无症状感染者,三人7月17日由大连乘坐MF8058航班途经南京禄口国际机场中转,其间在南京禄口机场停留约2小时,而同一航班上,还发现了一名安徽芜湖的感染者。且大连市这3例无症状感染者在被确诊之前已乘坐4趟航班、途经5省,轨迹涉及辽宁大连、江苏南京禄口机场、湖南张家界、贵州铜仁凤凰机场、陕西西安咸阳机场。

  7月25日晚,广东省中山市疾控中心通报,中山市于7月22日发现的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郭某某,根据基因测序结果,与南京禄口机场的1名参与CZ5846航班机舱保洁的感染人员的结果高度同源。这位感染者乘坐航班为南方航空CZ5846,7月19日从南京禄口机场T1航站楼飞往珠海,而珠海一名乘客也在该航班上感染,25日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

  据禄口机场官方网站介绍,2006年,禄口机场召开物业管理公司成立大会。新成立的物业管理公司主要职能为机场保洁、园林绿化、环卫、物业管理等业务。

  2010年5月1日,候机楼保洁业务正式实施外包管理;2011年11月1日,机场公司飞机客舱保洁职能正式移交四川至诚保洁公司。2012年8月28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有限公司召开维修和绿化服务外包动员大会,继候机楼保洁、食堂托管、客舱保洁、免税店经营、客票销售外包后,又有部分职能将通过服务外包实现管理职能的转变。

  有媒体报道,机场漏洞之一是,“保洁公司是外包作业,机场认为是外包公司管理,外包公司以为是机场管理,结果两边都不管,出了大问题;同一个公司既负责国内航班也负责国外航班,导致了交叉感染;保洁人员同家属混住。”

  四川至诚保洁公司前称四川至诚环保园林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10月,是由四川省机场集团有限公司与上海至诚环境服务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环保及园林绿化专业企业。2011年8月,公司参加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客舱服务招标活动并成功中标。公开资料显示,四川至诚保洁公司有一家南京分公司,地址位于禄口机场内。

  《中国新闻周刊》多次试图联系该公司,询问保洁人员工作中的防疫要求落实情况,但是电话均未接通。

  禄口机场为江苏省规模最大的机场,2020年吞吐量2000万人次,位居全国12位。同时,该机场还是中国主要干线机场之一,是华东地区的主要客货运机场。东部机场集团是依托于南京禄口机场组建的省级机场集团,原董事长为冯军,7月23日,江苏省委决定暂停冯军职务。

  据财新网报道,一位知情人士透露,7月21日江苏省委曾召开正厅级会议,会议提及,冯军在东部机场集团运营中管理不专业,其将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引发新冠疫情传播。此外,在发现阳性样本之后,禄口机场对相关人员的防控管理也不到位,造成疫情蔓延。

图片

  南京市要求,全体市民旅客离开南京均需携48小时内核酸阴性证明。申冉 摄

  专家认为南京“封城”不够及时

  南京越来越多的地区因为染疫而风险升级。7月26日当天,南京部分区域疫情风险等级调整:高风险地区增加至4个,中风险地区达到25个;到了27日,中风险地区增至36个、高风险地区仍为4个。《中国新闻周刊》不完全统计,其中至少有20个地方属于村庄。

  禄口街道政务服务网上的介绍信息显示,该街道是南京空港枢纽经济区腹地,区域总面积165平方公里,下辖30个村(社区),户籍人口9.1万人。从地理位置来看,机场周边的一些社区或村庄距离机场的直线距离只有几公里。

  从目前已经公布的感染者行程来看,禄口机场多名保洁人员并非居住在单位提供的集体宿舍中,而是散居在附近社区或村庄,很多是骑电动车通勤。

  7月27日下午,南京发布最新政策,禄口街道围合区域所有机关单位、办公楼宇、经营单位、居住点出入口实行24小时值守,人员进出严格执行测温、验码、戴口罩、一米以上间隔等防控措施。围合区域之外所有外卖、快递、投递等一律不得进入围合区域,实行无接触配送,在围合区域出入口指定区域中转存取,由志愿者取送。

  广州曾在5月~6月发生过一波较大的境外输入所致疫情。5月30日,广州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要求从广州辖区内机场、铁路、公路客运站等离穗的旅客,需持有72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从5月31日22时开始执行。从6月7日12时开始,核酸阴性凭证有效期缩短至48小时。

  相比之下,南京管控措施陡然升级,且更加严厉。南京一开始便倡导,市民非必要不离宁,确需离宁的,需持有48小时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南京江宁汽车客运站已于21日暂停运营,自7月27日零时起,南京汽车客运站、客运南站等全市8个长途客运站暂停运营;全市19条毗邻公交线缩线至市域内运营;全市出租汽车(含网约车)不得离宁并按要求严格落实好相关防控措施。

  7月21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各家航空公司原计划执行的航班663架次,已取消521架次。到了7月26日,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官网显示,原计划进出港航班各一班,其中,出港航班为南京飞海口的FU6702,到达航班为海口飞南京FU6701,但这两趟航班后来均航班取消。

  “南京现在事实上已经封城,但还是有点晚了。”一位不愿具名的公卫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目前疫情扩散的城市已经比较多,而且禄口机场直到昨天才关闭,传染源难以阻断。

  7月26日下午,南京市委召开会议,强调机场防疫工作组加大力度,对禄口机场及相关工作人员进行全面封闭管理,对驻场单位人员进行疏散、集中隔离;加强集中隔离场所储备和规范管理。

  作为发达省份江苏的省会城市,南京是华东地区中心城市。《新华日报》在今年5月解读南京人口数据时曾如此总结南京:高人口密度、高人均产值、高能级城市。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南京常住人口达到931.47万人,人口总量上升至全省第二,仅次于苏州。南京市流动人口达到265.18万人,占全市常住人口的28.47%。其中,江宁区流动人口最多,近68万人。

  南京官方一直没有通报此次疫情的基因测序与溯源结果。不过,从疫情外溢的其他城市公布信息可以得到一些线索。“中国广州发布”21日披露,南京截至7月21日共发现17例新冠阳性患者,已检出1例感染的是德尔塔变异株;“合肥发布”26日下午4点曾在微博上透露,“变异株‘德尔塔’外溢安徽”,但该微博目前已删除。

  7月25日,一名32岁男性从上海返回四川泸州后,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7月26日,泸州市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从四川省疾控中心获悉,其感染的是德尔塔变异毒株,且该变异毒株与南京禄口机场疫情的病毒基因高度同源。然而,从该无症状感染者目前已经披露的轨迹来看,与南京并无交集,其如何感染仍待查明。

  在7月2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透露,从完成的病例看,结果显示为德尔塔毒株,剩下病例的测序工作还在进行。丁洁介绍,德尔塔毒株目前已成为全球疫情流行的最主要的毒株,此前相关疫情看,有几方面新特点:病毒传播力强、更加适应人体、复制快、体内载量高,病人转阴速度慢、治疗时间长、容易出现重症。

  德尔塔毒株传染力之强,可以找到一些例子。7月22日,南京通报一位确诊病例,为南航金城学院宿管人员。她曾于15日在小区门口遇到亲戚(确诊病例),聊天约10分钟。7月24日,沈阳市疾控中心通报,沈阳一家三口感染。一名24岁女子7月14日乘坐厦门到沈阳的MF8069次航班返沈,经停南京禄口机场,其间就餐一次,之后,她父母检出为无症状感染者。

  传播力强的突变株出现在大都市,这预示着南京此次疫情防控难度较大。前述公卫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国内几轮疫情来看,每一次疫情都有它的特点,每一次都会暴露出防控中的一些新的漏洞,然后其他城市从中得出新的经验。南京这一次显然是机场失守。

  他的建议是,下一步重点是做好重点人群的管控,包括打疫苗加强针、重点人群与一般人群的物理隔离。理论上,机场防疫人员作为重点人群,互相之间的壁垒是封死的。国际航班和国内航班一定要分区,人员要做好物理隔离,才能杜绝交叉传染的可能性,这对机场管理提出了很多新的要求。

  风险点较多 规模难以预测

  从7月21日起,南京已经出现了机场工作人员的家属、亲戚感染。近两日,也有部分感染者为社区居民、高校宿管、个体工商户、出租车司机等,他们的身份越来越多元,也就是说,禄口街道已经发生了一定范围的社区传播。

  7月25、26日,南京市没有公布这两日69例感染者的具体行程轨迹。目前已公布的57位新冠感染者活动轨迹显示,过去两周内,有17位患者曾去过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私人诊所就诊、陪诊、探视等。

  比如,一名19岁的学生7月20日下午先后去过铜山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同仁医院发热门诊就诊,两天后被判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该病例在一家培训机构任兼职老师,是一名已确诊新冠无症状感染者的侄女;一名45岁的感染者曾在7月18日下午因头疼到禄口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诊,7月19日下午再次去就诊,但20日上午仍去禄口机场上班。

  7月27日,南京市发布通告,强化卫生健康主管部门行业监管责任和医疗机构主体责任,扎实做好院感防控各项工作。除急诊、发热门诊外,二级以上医院全面推行预约挂号。严格限制探视、陪护。全市零售药店暂停向市民销售(含网络销售)退热、止咳、抗病毒和抗生素等“四类药品”。

  这是否意味着发热监测哨点失灵?前述公卫专家说,需要更加细节的信息,比如,这些自行就诊过的感染者,有没有出现发热症状,如果没有,一般门诊是不做核酸检测的,否则检测量太大了。随着轻症和无症状感染者比例增多,很多人不一定出现发热症状。

  南京疫情规模会有多大、后续走势如何?杭州市富阳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李欢龙、西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白尧在社交媒体上撰文分析,初步判断南京这轮疫情规模与广州“521”疫情相当或超出,总阳性检出(包括溢出及关联)有可能在250例左右,持续2个最长潜伏期,即疫情在8月中旬结束。

  上述公卫专家表示,南京现在公开流调信息不详细,目前本地112个感染者之间是不是彼此能找到传播链、关系是否清晰,都缺乏信息,因此难以判断。而且,目前看起来防控漏洞比较多,一开始疫情管理也不到位,比如,机场人员是否全部落实隔离了、是否已经做了多次核酸检测。

  比如,南京25日通报的一名感染者是航空公司地勤人员,属于重点人群。他的行程轨迹显示,7月20日傍晚自驾车至单位做核酸检测并留观,次日核酸检测阴性后自驾车回家;7月23日打车至某核酸检测点检测后,骑车至医院看望朋友。7月24日确诊,通过专用救护车转运至南京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隔离治疗。

  “感觉现在一切都很乱。”一位在航空公司工作的人员说,她所在社区没有通知她居家隔离,是她主动上报,居委会让她去做核酸,但这又与居家隔离政策相冲突,但基层人员称不清楚,让她自行决定。

  这次疫情很特殊的一点,上述公卫专家说,尽管之前广州也是境外输入引发的传播,但是漏洞应该是出在隔离酒店,而这次疫情直接由机场乘机扩散出去,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乘客都已经被感染了,通过航班传播,再加上德尔塔变异株,是很厉害的。”他说,在不能排查完受到病毒污染的飞机、乘客人员情况之前,难以预测疫情规模。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