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人民健康 > 中医

强烈呼吁:拿出推广疫苗一半的劲头普及中医药预防!

2021-08-05 09:28:25  来源: 子夜呐喊   作者:子午
点击:    评论: (查看)

  就很多地方出现的“强制打疫苗”现象,笔者已经写过多篇文章提出反对意见。

  再次声明:笔者反对的不是“疫苗”本身,而是地方官僚“强制打疫苗”行为体现出来的“懒政、惰政、怠政、庸政”态度,笔者担忧的是官僚因为对疫苗的过度迷信,而忽视了中国防控既有的成功经验(即党的领导+群众路线下的严防严控+中医药),这才是最可怕的。(见《南京失守:没有什么“疫苗永逸”!》)

  目前,南京机场的破防以及多省市的蔓延已成既成事实,Delta毒株已攻破国内14省30地。而造成这一恶劣问题的首要责任人就是那些负责防控的地方官僚,目前了解的信息是南京机场、郑州、张家界等多地的相关官员已经被免职或处罚。然而,从“维护中国抗疫成功大好局面”的角度出发,仅仅事后处罚是远远不够的!

  微博上力挺“强制疫苗”的网民和某些网红专家声称,“南京本轮只感染了两百多人,这还是因为都打了疫苗;如果没打疫苗,感染人数远远不止这个数字……”这样的说法完全是不负责任的、且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假设。

  按照西医的“随机双盲对照”试验的说法,至少也要拿打过疫苗和没打过疫苗的两组人群,进行对照测试才能得出科学的结论。与上述假设恰恰相反,即便是上一轮被指责为疫苗接种率远远不足的安徽、辽宁,也没出现这么多的感染病例。当然,这并不直接说明“疫苗无效”,它主要反映的是南京机场相关官员的渎职!

  武汉的阳性病例仅仅是与某旅行团在荆州高铁站候车时有过轨迹交集就被感染,这个事件一方面说明Delta毒株的传染力很强,另一方面也说明疫苗对Delta毒株的免疫能力并没有网红专家说的那么强。

  关于疫苗,有一种担忧是ADE效应(“抗体依赖增强症”),通俗的说法就是,面对变异病毒,打过疫苗的人可能反而不如没打过疫苗的人具有抗病毒能力。不过高福院士表示,“ADE目前尚未明确”。

  但是,钟南山此前也曾明确承认,“建立群体免疫只是假设,代替不了医学实践。”


 

  既然群体免疫是假设,ADE效应不明确,基于实事求是的立场,我们就不能把防控境外输入特别是防控变异毒株的希望寄托于“全民接种”,否则就是误国误民。

  但实事求是地讲,通过中医药进行预防已经被医学实践证明是行之有效的!为什么放着行之有效的成功经验,非要“把宝压在”一个假设的理论之上呢?

  抗击非典的真正功臣——国医大师邓铁涛先生也曾讲述过他们通过中医药抗击非典的成功经验。在钟南山院士对非典束手无策且过量使用激素给患者造成巨大伤害的情况下,邓铁涛先生的中医团队才得以介入,并实现了患者的零死亡、零转院、零后遗症以及医护人员的零感染,就连钟南山的女儿也是邓铁涛团队的救治。可恨的是,这样的巨大功绩,在后来的主流宣传中被抹杀。毕竟廉价中医药的普及推广,威胁的是医疗资本财团的巨大利益。

  去年,央视制作的中医抗疫纪录片记述了这样一个案例:作为定点救治医院的河南省通许县人民医院的1200多名医护人员,靠着中医药预防实现了医护人员零感染。他们不仅靠中医药迅速、有效地救治了感染病例,还给医护人员提供中药预防汤剂、在医院楼道艾熏消毒,而他们仅仅采取的是二级防护措施,并没有那些成本高昂的“几级防护服”、“负压病房”。(倒不说这些防护“宝贝”不好,如果条件允许当然应该采用;但如果因此增加地方医院负担,再转嫁到医保基金和广大患者身上,就得不偿失了。)

  作为一家以西医为主的医院,通许县人民医院从2018年开始全院学习中医,这充分贯彻了毛主席在建国初就提出的“西医向中医学习”、“中西医一定要结合起来”的方针。

  去年全国抗疫阻击战,中医药异军突起。面对Delta毒株,西医没有“特效药”,广州就全面中医药为主、西医救护措施为辅的治疗方案,截至6月底,已有1例危重症患者撤出ECMO,3例危重症患者拔管,8例重症患者转为普通型,并阻断57例有重症倾向的普通型患者转为重症。实践证明,中医药不就是“特效药”吗?那些骑驴觅驴的网红专家们还要找什么“特效药”?

  更加令人欣慰的是,此轮Delta毒株在全国大面积扩散的第一时间,很多地方都推出了“大锅药”的预防措施。先是南京启动了中药漫灌,南京市江宁中医院按照江苏省中医救治专家组开出的“中药预防方”,精心煎煮预防汤剂,送往集中隔离点等地,供一线医护人员和居民免费饮用。郑州、成都等多地也再一次出现了大锅药免费赠送居民的局面。

  8月2日,成都市成华区中医医院的医护人员顶着炎炎烈日,在成都东站东广场为旅客免费派发中药大锅汤

  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在第一时间就发布了中医药预防建议方案:

  这份建议方案不仅详细提供了普通人群、体弱人群以及儿童预防的处方建议,还有很详细的日常起居保健和穴位按摩、艾灸等中医外治的保健预防方案。

  应该说,作为中医药工作者已经是做到了尽职尽责。然而,中医药预防方案在全社会的普及推广却并不乐观,哪怕是在第一时间出台中医药预防建议方案的四川。

  据笔者在成都某社区居住的一位朋友反映,这两天他们社区发现一例疑似病例之后,小区封闭、整个单元楼栋隔离。然而,在省中医药管理局早已提供中医药预防方案的前提下,社区并没有给居民提供任何的大锅药预防汤剂,而是让网格员挨家挨户动员居民去打疫苗。可见,在地方官员心目中,疫苗的地位远远高于中医药,对于高风险人群他们首先想到的是疫苗,而不是中医药预防!

  因而,这位朋友专门打电话,希望笔者呼吁一下普及中医药预防,她甚至想自费购买一周的预防中药、熬成大锅药,免费提供给本小区的居民,却又担心没有社区的支持没法公开发放,甚至要被指责为给防控工作“添乱”。

  如此状况,实在悲哀!

  笔者具体研究了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提供的中医药预防建议方案:

  仅就普通人群的预防处方方案而言,批量采购的话,每剂成本仅需3元左右,一周下来也仅需20多元;如果由社区卫生服务站等部门出面,向居民提供“大锅药”形式的预防汤剂,人均成本会更加低廉!

  反观目前的疫苗,采购和接种费用主要是由全民的医保基金支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免费”。所谓的“强制接种”是什么行为?明明是老百姓自己的钱,至于怎么花这笔钱,难道不应该听一听老百姓的意见?

  这几年因为医保账户的紧张,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缴纳金额连年上涨,从百余元一路涨到四百元,看这个架势,完全可能会进一步上涨。

  疫苗的采购价格并未完全公开,去年年底透露的价格是每剂200元,今年上半年看到的信息是100-140元。每人完成两剂接种的话,仅采购费用人均就至少需要200元。疫苗生产企业及其背后的资本的确可以大赚一笔,但免疫屏障是不是真的可以建立起来?

  当然,笔者并不反对疫苗,也不反对花这笔钱。只是,能不能拿出哪怕100元向全社会关键人群普及“大锅药”预防?!

  所谓的关键人群,当然不是向14亿人大水漫灌、天天喝中药,这个成本也会很高昂;

  笔者所谓的“关键人群预防”是指分时、分级建立中药预防屏障:

  对于进出口口岸的工作人员及医护人员(这个群体数量并不大)日常提供中药汤剂预防;对于病毒突防地区的中高风险群众,在风险解除之前的一定时间内全民提供“大锅药”进行预防保健;通过各种传媒手段向全社会推广自己在家就能操作的中医按摩、艾灸等日常保障知识,促进居民日常自我保健,这不仅仅能预防病毒,更能增进居民自身的身体健康。

  而以上各项的成本绝不会超过全民打疫苗成本的一半!

  笔者诚恳地希望,有关部门在大力推广疫苗的同时,能不能认真地考虑一下这个方案。

  在毛泽东时代勒紧裤腰带搞建设,为新中国初步实现了工业化和现代化,为改革开放奠定的物质基础的前提下,毛主席还能培养出五六百万赤脚医生,采用中西医结合的办法服务人民健康事业,消除了多种传染病,让平均人口寿命在短短20多年间翻了一番。以今天的物质条件,全民普及中医药保健和预防,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宣称无法做到——这也是对“初心”成色和“为人民服务”宗旨的一次检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