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传正气

南京疫情的启示:官僚主义是群众永远的敌人

2021-07-31 10:31:28  来源: 阳春白靴   作者:欧洲金靴
点击:    评论: (查看)

  有段子云:

  我感觉我活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河南人民在抗击洪水,全国人民在交战日本鬼子,同时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在喊“毛主席万岁”——以及,骂南京政府……

  中国大陆境内的疫情从前年12月份的武汉开始,至今已有五六轮之多,竟然依旧会在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经济强省的核心省会,爆发出极端业余、且是相当“欧美化、欧美式”的错误怪像。

  只能说,反官僚主义,仍旧任重道远,从来就没有结束过,从来就没有摸到尽头过。

  本轮南京禄口国际机场输入又外溢的为德尔塔变异毒株,目前在国际上属于无解,尤其英国已经在“群体免疫”的幌子下几乎躺平送死。

  中国一直对德尔塔严防死守,但还是在南京关口这里破防,且是在全国已经大规模接种疫苗(16亿剂次)的情况下。

  一方面,凸显了新冠疫苗根本不可能作为尚方宝剑之事实,以及各地管理部门“疫苗迷信”、“强制接种”之可笑;另一方面,暴露了江苏省、尤其是省会南京市在应急防控层面的政治失位。

  同样是机场输入,去年11月的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和今年6月的深圳宝安国际机场,这两座城市在疫情露出苗头之后的迅速反应,完全碾压本次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的迟钝表现。

  南京机场的保洁是外包给保洁公司的,这个已是所有人了然。通常为防止疫情入境,机场国内航班的保洁和国际航班的保洁是被分开的。

  但是南京机场是混在一起的。

  且注意,南京机场属省管。

  2020年,南京禄口机场吞吐量2000万人次,位居全国12位。该机场还是中国主要干线机场之一,是华东地区的主要客货运机场。

  这种人员流动规模,理应匹配最严格的防疫标准,包括保洁系统。

  但是当防疫监管工作落地时,外包公司方面和机场方面竟然出现了互相推诿、以至于酿成了最后谁也没管的结局。

  同时为了省钱,外包公司还让原本两个护工的活由一个护工来完成…

  病毒就这样顺畅地从负责T2国际航班的清洁工,传染给了负责T1卫生间等地保洁的清洁工,又传染给了T1航站楼的乘客。目前最早确定被感染的是14日晚上沉阳经停航班的24岁女士。

  然而清洁工这里,其实已经是南京机场第二道被攻破的防线了。

  南京机场的第一次失守,始于把T2航站楼设置为“国内国际合用航站楼”。

  拍板这项操作的人叫冯军,东部机场集团前任党委书记、董事长,他已于23日被江苏省委革职。

  随后,61岁的钱凯法——已退休的老党委书记——被“返聘”救火,紧急代理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

  7月20号当天,禄口机场已发现9例,结果机场方面竟然让所有工作人员照常回家!然后一直正常地上下班!

  这种恐怖的情况持续了多久?

  足足6天!

  一直到26号下午,南京才宣布整座禄口机场全部封闭(26日的南京市委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暨市疫情防控指挥部扩大会议)。

  正是这6天时间,病毒从南京机场走向了全国。

  到29日,已达15省26市。

  所谓“一市毁全国”、所谓“全中国孩子们2021年的暑假没有了”,如此由来。

  除了这些,这当中还有很多让人愤怒的点。

  早在22日,广州方面率先披露南京此次疫情爆发的病毒正是德尔塔变异毒株,当时已进入广州境内,广州政府相当重视、有效控制了扩散。

  但是南京却拒绝对外播报德尔塔,且彼时仍不封锁禄口机场。

  紧接着,26日,病毒外溢至安徽境内。

  合肥方面第一时间向省内、市内播报了南京传入病毒为德尔塔毒株。

  而南京方面却依然不对外播报德尔塔。

  在26日当天,南京禄口机场终于被封锁,但是却又出现了另一件吊诡的事儿:「合肥发布」官方微博的关于南京机场德尔塔病毒的公告,竟然被一股神秘力量给要求删帖了……

  「合肥发布」,这可是合肥市人民政府的官方宣传口啊,不是合肥的什么媒体、自媒体啊……

  合肥本地的市民网友们,26日反正是格外的愤怒:你南京捂着不宣,这病毒都溢到我家门口了,那就我合肥来帮你宣,结果还被你施压删帖??邻省兄弟不是这么做的吧?……人广州22日就帮你宣了,你怎么不去删广州的公告……

  第二天,27日上午,第七次召开通报会的南京,终于终于终于是张开了金口:“本次疫情爆发的病毒,为德尔塔变异毒株…”

  金口张开时,南京疫情传播链的总感染人数早已破百,中风险地区增至36个,高风险地区4个。

  还是27日的那场通报会,南京市卫健委副主任杨大锁提醒:“南京市民切不可有任何麻痹思想、侥幸心理!”

  不禁想问:南京市民什么时候有麻痹思想了?

  从南京市民自20日就在不停追问毒株情况、扩散情况、测酸情况、居家办公政策……我没看出南京市民在素质和意识两方面有什么问题。

  到底是谁在“麻痹”?是谁在坏事儿?

  从27日开始,南京市一直在“规劝”市民尽量不要出门、减少聚众接触——但是,却又不下发文件强制要求企业员工居家工作。

  这又让南京市民怎么办呢,是翘班扣工资,还是顶着病毒去公司?南京的打工人心累啊……

  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何止这些。

  到28日上午,南京爆发疫情已逾一周时,南京市卫健委终于宣布:“我们即将公布流调!”

  全市喷饭…

  此前第一个替南京市有关方面公布流调的,竟然是南京的一家中介公司……

  我只想说,南京一线的医护人员、日夜兼程全城测酸的白衣天使们,你们辛苦了!

  同时,南京市民在本次疫情中表现出的经验性和专业性,也是值得其他省市市民学习的!

  但唯独让人难以释怀的,就是有关方面被这一场机场失守所捅出的官僚主义顽疾,再度让群众深感无论到何时,「反官僚主义」都是恒久不破的阶级真理。

  毛主席曾引用一首《咏泥神诗》来给官僚主义者画过像,他说:“除了三餐不食这一点不像外,官僚主义者的其他方面都很像一个神像:一声不响,二目无光,三餐不食,四肢无力,五官不正,六亲无靠,七窍不通,八面威风,久坐不动,十分无用。”

  1957年3月20日,正是在南京市的党员干部会议上,毛主席曾语重心长地教育:“我们的同志应当注意,不要靠官,不要靠职位高,不要靠老资格吃饭……要靠解决问题正确吃饭。靠正确,不靠资格。靠资格吃不了饭,索性不靠它,等于还是什么官都没有做,就是不摆老爷架子,不摆官僚架子,把架子收起来,跟人民见面,跟下级见面。”

  在六亲不认的病毒面前,仗着群体接种疫苗,没用;仗着身处发达地区、依靠邻省管控风险,也没用;仗着舆论控制、降低民众恐慌,还是没用。

  只有时时刻刻绷紧神经,以群众利益、特别是生命安全为导向,事必躬亲地严防死守,才是唯一的对抗疫情的政治思维。

  就在29日,中纪委就南京疫情发表文章,要求南京市方面“汲取教训、查漏补缺”

  这个信号已经很明显:本轮南京疫情,不仅是卫生问题,更是政治生疾。

  2020年初湖北一场疫情,扫掉了湖北官场超过3000名尸位素餐的蛀虫。

  这一轮江苏省和南京市的衙门,大概率同样会在疫情过去后迎来大洗牌,甚至是一场大地震。

  官僚主义,是群众永远的敌人。

  中央不会放松,人民更不好愚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