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唱读讲传 > 讲故事

我的俩位赤脚医生老朋友

2021-08-11 15:44:24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范洪利
点击:    评论: (查看)

  我的故乡川沙县位于黄浦江东,所以,现在成浦东新区了。生我养我之地,是日日夜夜能听到海涛喧嚣的江镇人民公社东滨大队。因为《人民日报》、《红旗》杂志曾经转载过《从赤脚医生的成长看医学教育革命的方向》的调查报告,因为毛主席称赞“赤脚医生就是好”,作为我国赤脚医生的发源地之一,江镇公社从此声名大震。因为我们东滨大队是《报告》中所提及的“富队”、俩位赤脚医生也被双双写入了《报告》而也曾引人关注。

  他们,都曾经是我的良师益友。那是因为我回乡务农后,承蒙党支部信任,担任过大队学习毛选辅导员和“土记者”(实际上是公社广播站的通讯员),有幸参加大队党支部“中心组”学习、出黑板报和拟写农业学大寨中涌现的新人新事新气象消息报道,所在的办公室与卫生室仅一墙之隔,所以和他们有了较多的接触和交流,还成为了“忘年”之交。

  俩位中的张医生女,蒋医生男,他们背着药箱出诊时,我还是在校的初中学生。出于对“白大褂”的敬畏,我开始见到他俩,也是毕恭毕敬,一口一个“张医生”、“蒋医生”。回乡务农后接触中,觉得他们不是那种一本正经油盐不进的“假严肃”,也就入乡随俗,称呼张医生为“张大姐”。蒋医生呢,因为祖上与他家有亲,按辈份,我就叫他“爷叔”。两人对社员真情热心,与大家打成一片;工作很刻苦很负责,据说在当时公社的这支队伍里,他俩的医德和医技均属“前八尺”,群众口碑很好。

  巧的是,这两位医生,都在《调查报告》中留名。同为钻研业务,前者是文化不高但刻苦努力勤奋学艺而受褒扬,后者是因为“买了九块钱的洋书在农村夹出夹进”而被贬损。

  张大姐的确“文化不高”,因为在家里她是老大,下面“挨肩头”的弟弟妹妹还有六个,父母不堪重负之下,她读完四年级就不得不停学,回乡种地成“半劳力”了,听说她在学校可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呢。《调查报告》中所指的那位希冀“进编制”而夹洋书的,是爷叔蒋医生。不过,他所夹过的书根本不姓“洋”而姓“土”,是两本中医传统典籍,没啥值得大惊小怪的。但那时的写作模式,已经侵染了“有正必有反”的形而上学和“帮腔帮调”,为突出赤脚医生成长也有“路线站队”,刀笔小吏罔顾事实,牵强附会,没经过大队党支部审阅,就自说自话,硬是把蒋医生的“土书”打成“洋书”。事实上,这俩位赤脚医生土生土长,“根正苗红”,都很淳朴,很优秀,能够走上这个岗位,那是在生产队酝酿提名、大队党支部反复征求意见后报到公社审批了的。据说当时各个生产队推荐的候选人至少有九名(每个生产队一名),“好中选优”拔了又拔,得到公认没有异议的,也就他们二位。经过培训和实习,他们不离地不离土,一天隔一天在大队看病,一天隔一天在生产队下田,对谁都很热情,很负责,服务方面那真是全心全意,完全彻底,“男女一个样”,“老少一个样”,“生熟一个样”,“干部群众一个样”,给谁都是温暖和放心。我那时尚在老年组、妇女组处于“学农”阶段,年少腿快,又为老人妇女“差得动”,因此,只要有谁头疼脑热伤风感冒了,大多会“差”我去请医生。期间五、六年光景,这样的“差”我“当”过数十回。无论月黑风高还是天寒地冻,俩位医生都有请必到,毫不迟疑,第一时间拎起药箱就走。对于有些确诊不了的疑难病症,他们还陪同家属星夜送往江镇卫生院(约九里)甚至川沙县人民医院(约十二里),那可是争分夺秒一路连奔带跑的。见到他们这么忙碌这么负责,钦佩有加,我觉得他们挺不容易,他俩是一个口径:没啥不容易的,人家是无奈之下才半夜三更来敲门,我们早赶到一分钟,病人就会早放心一分钟;病人适意了,我们心里也就踏实了,没啥不容易的。日积月累中,他们的言行举止,让我实实在在地见识了赤脚医生为民服务的那种真诚和切心。因此,毛主席赞扬“赤脚医生就是好”后江镇公社召开万人庆祝大会,我随同民兵连长带领的基干民兵前往会场,在人山人海中维持秩序,望着主席台上就座的张医生蒋医生,是非常引为自豪和兴奋的。

  赤脚医生很忙。逢看病那一天,他们六点半就进入卫生室,先是“烧针头”,看值班记录,七点钟开始接待上门的一个个男女老少,把脉,测心率,量血压,问长问短问寒问暖,了解症状很耐心很细心,确诊病因后,开方,发药,记档案,还有为外伤患者创口消毒、敷药、包扎等等,内外科妇科都检查都治疗,医生护士的活计全干,是地地道道的“全科”。里里外外门诊接待忙完后,大约九点半左右,便要去各生产队巡回出诊,对一些行动不便的病人上门作跟踪服务。下午病人不太多,就会忙着种植中草药。因为四季农作有忙闲之分,农闲时并不需要按部就班下田,所以两人也有一道“坐班”的时候,一般是上下午分别轮流出诊后,张医生忙在草药地里,蒋医生守候在值班室内,一天服务的病友,少时二十来人,多则三、四十人,抽空还去现场指导打水井、粪缸加盖、灭钉螺等卫生防疫工作,比正规医院正规医生忙乎多了。六八年起,计划生育提上日程,落实“一对夫妻一双子女”政策,两位、尤其是张医生,就配合着妇女主任走村串户,深入农家,耐着性子,上门动员,做通工作后,还得陪同适龄男女去公社卫生院做人流、做结扎,一件件、一桩桩都做得有板有眼,从不含糊。赤脚医生对大伙亲,大伙对赤脚医生敬。赤脚医生因人而异对症下药,打什么针配什么药配多少药,都中规中矩很有分寸;病人对赤脚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满有信心“言听计从”,一样的五分挂号费,没人会指这要那,挑挑拣拣,根本不会浪费药物或者出现“一人看病全家吃药”的现象。

  对俩位的了解和熟悉,既是因为有相处交流的机会,更有自己接受过他们治疗的经历和体会。六九年的夏天,我不慎被马蜂咬了一口,满脸肿得眼睛也几乎睁不开了。顶着炎炎赤日,张医生闻声赶来我家,为我打针服药后,又赶回大队部,采来“猪专头”、“打官司草”等一大把草药打汁,敷在我面部用以消肿。当天吃过晚饭、第二、第三一天两次,连着为我打汁换药,直到红肿消退恢复如常。蒋医生的服务,是因为有段时间我老是鼻血不止还连带痢疾发作,好不恼人。向蒋医生告知实情后,土霉素黄连素四环素都用了,但效果不太明显。为此,他为我寻医觅药,特地去祝桥镇请教了蛮有名气的吴老中医,听说“仙鹤草(我们老家说的“接力草”)素”有制血制痢功效,但当时人民医院却缺味着,他就摸索着自己制作,用仙鹤草和几味草药熬成流汁,不苦也不腥,口服后第二天就见效。我当时又感激又敬佩,他也觉得惊奇,后来就经常用于临床上,还对我说“由此而对中医中药的认识跨前了一大步”。

  蒋医生是完完整整的六三年初中毕业生,在赤脚医生队伍里,他的文化程度算得“高知”了。因为偏爱中医,经常会借一些有关方面的书籍阅读和钻研,我曾经见到过的就有《黄帝内经》、《伤寒论》等。懂得中医,需要一定的古文和哲学功底,难度很大,蒋医生倒是一个“认准了钻到底”的“有心人”,非常舍得下功夫,有时走路也会默默背诵一些概念和原理。遗憾的是,他的行为却遭至了六队、七队、九队里一些“假积极”的嫉妒和看不惯,居然无中生有诬他是走“白专”想跳“农门”,“进城穿白大褂当大夫”了,于是,就有了《调查报告》中的“夹出夹进”那一段。“假积极”现象在那个年代、尤其是文革期间还是不鲜见的,我至今还记得这些貌似革命、实质对革命一窍不通的“假积极们”对人马列主义、对己自由主义的那副伪装、那些谬论和那种丑陋,打心底里篾视他们。一次讨论,我说改造主客观世界必须同时进行,有个“假积极”指责我这是“小资产阶级情绪“,我不服气争辩了几句,他竟然说,你到农村是来接受“再教育”的,得听从贫下中农的指教——你说气人不气人。但那个时候的气候下,这些“假积极”虽然毫无真才实学只会扣帽子打棍子,但还是有点市场的。

  张医生蒋医生“一根银针治百病”、“一颗红心暖千家”,是大多数社员心目中的“向阳花”,成长之路普通寻常但并不平坦,离不开党的阳光照耀。张医生风里雨里夜半出诊不让须眉,但评工分时却只能比别的同等劳动力(妇女最高每工十分)高出半分(每工十分半),因不能同岗同酬而有过“想不通”;蒋医生被污为“白专”典型,那更是被“冤枉”了。好在大队党支书老金同志是个做思想工作“对症下药”的实在人,以“极端负责”“极端热忱”,跟包括赤脚医生、民办教师等在内的讲“老三篇”,讲“完全彻底”,讲“全心全意”,言简意赅,语重心长,意思只有一个:为人民服务不能计较得失。中心组学习后,金书记还分别与两人谈话,我都听得清清楚楚。他对张医生说,你是共产党员,要理解大队在分配上的大局,男女同工同酬不错,但目前毕竟还是“有别”,不能为了兼顾一名党员不吃点亏而开出口子,产生不利影响,消除了张医生的不愉快;对蒋医生的“冤情”,老金则点拨他“无则加勉”,应对“乱嚼西瓜籽”那样的谎言,用行动证明才最有说服力。一次,我与蒋医生聊《三国演义》无意中涉及此事时,他已全无耿耿之意。

  一九七一年离开故乡后,我先后去了云南、山东等地,得知俩位并未被风浪卷入漩涡,张医生进入一家乡办企业做厂医;蒋医生经卫生部门推荐后有了进修深造的机会,成为一名中医内科医生,工作环境不一样了,日常生活改善了,不变的是他们都依然在踏踏实实地继续着他们的服务。“叶落归根”回到故乡,俩位依然是我的故知故交,与张医生交流较多的是当时那片全心全意的“赤诚”怎样练成,与蒋医生探讨较多的是辩证法在中医领域的运用。对于那段经历,他俩和我一样,深有感慨而无怨无悔。

  如今药房满街,诊所遍地,一些曾经的“根正苗红”落入了“铜佃眼”里“翻筋斗”。但出于“信得过”,家乡还是有人来请教咨询,张医生蒋医生初衷未改,真诚接待,让老乡们怀着希望来,带着满意归。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