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读书

孔庆东:无限江山无限情

2011-11-04 01:17:40  来源: 东博书院   作者:孔庆东
点击:    评论: (查看) 字体: / /


关于《无限江山》答记者(附书评一篇)

 

孔庆东

 

一、您近年有些躲着媒体了,是真的吗?为什么躲媒体?

答:谁说我“躲着”媒体了?你选择词汇很有杀伤力啊,一个不小心就被你坑害啦。希望你不是故意的,我先宽容你。如果回答了你的“为什么”,就等于承认你强加给我的“躲着媒体”的事实了,对吧?不要采用这样不够高尚的提问方式哦,这些汉奸美狗发明的采访伎俩,是有伤阴德的。你冷静听取我的批评,对你绝对有好处。不是我“躲着”媒体,是有些媒体躲着我,他们怕我怕得要死,恨我恨得要命啊。当然有些是误会。比如我今天批评你,本来对你的业务提高有好处,但是假如你心胸狭隘,就会恩将仇报,以后躲着我,或者疯狂攻击我。我对待媒体一向是坚持“在斗争中合作,在合作中斗争”的,这也是从鲁迅那里学来的。对于坏媒体,坚持打击和追杀;对于好媒体,坚持合作和表扬。比如有些汉奸媒体组织上百篇文章围剿我,我会让他们尝到苦头的。我有生以来,凡是恶意欺负坑害我的人,至今没一个有好下场的。比如对于你的这第一个让人觉得“不怀好意”的问题,你自己觉得挺得意,但是我假如今天心情不大好,就可能已经记住你不是个好人了。你如果继续这样,或者变本加厉反唇相讥,只要有机会,我不会让你好好活着的。

二、据说您的身体情况也不是很好,除了北大讲课,还继续在全国各地的高校进行演讲吗?

答:你看,我上面没说错吧。你这个问题仍然令人觉得有点“不怀好意”,你不需要解释,你自己心里明白。第一,我的身体情况很好,全世界没有像我劳动强度这么大而又能这般没心没肺傻吃呆睡的人。可能王八蛋们希望我身体不好,就像鲁迅写的,希望人家自己忧愁死、恐惧死,省得自己费力去杀害了。第二,我没有在全国各地的高校演讲,邀请我去演讲的很多,大多数都谢绝了。我只是在极个别的高校和其他单位演讲,次数比很多学者都少。但是我讲一次,就被传播一万次,影响太大,结果好像我天天在演讲似的。这我也没办法,时代太庸俗了嘛。比如以沈阳为例,我去过几次啊,演讲过几次啊?你连我的《四到沈阳》都没读过吗?我热爱沈阳啊,但是谁有时间老去说这说那的呀?

三、如今,更让您觉得激动和快乐的是在北大里讲武侠,还是在全国各地畅所欲言?您有没有更想做的研究和计划?

答:这个问题仍然暗含陷阱啊,表面上客气,骨子里害人。按照你问题里的意思,我不做研究,只讲武侠和到处胡说八道,并且以此为乐。你可以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啊,不要误解我呀,我对您一万个尊敬啊”等等,那我就相信你一回,暂且迁就你的问题。第一,我最重要的工作是在北大的授课和研究,研究什么讲授什么,没有必要告诉你这种连问题都不会提的同志的。第二,我很少讲武侠,你连我的专业是干什么的都不调查一下,你算什么记者呀?我希望这是你故意给我当个托儿,让我借着骂你,来警示那些王八蛋记者。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你算是为中国的媒体做了一份贡献。第三,天下没有人能够百分之百地“畅所欲言”,比如在美国不能攻击同性恋,在阿拉伯国家不能攻击穆斯林。我想骂死那些王八蛋记者,但是现在也只能借着你的问题稍微警示一下。我也曾说过,不能完全畅所欲言,才产生了“语言艺术”。比如你提的问题,虽然我批评了你,但是要表扬你具有一定的“语言艺术”水平,如果这种语言艺术跟“与人为善”结合起来,你就会明白孔和尚为什么会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了。

 四、现在很多评论也说您在不断地与“果粉”(民国范儿粉丝)为敌,您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答:没有“很多”评论呀。你提问题的方式,总是“据说”、“有人说”的模式,或者直接强加于人某种论断,这属于鲁迅说的“捣鬼”,不知道你是什么新闻专业毕业的,一定要改掉这种毛病哦。关于你提的问题,可以去读摩先生写的《孔庆东为什么反对“民国范儿”》。很多人把地狱当做天堂,跟媒体界的长期颠倒黑白、无知无德,是有密切关系的。我从来没有主动跟任何人为敌,是有些人,坚决与中国人民为敌,与你我这样的普通老百姓为敌,想让我们过上家里七八个孩子就死掉三四个的那种社会的生活,让我们过上四万万同胞水深火热、只有四万精英作威作福的那种社会的生活。我不过是表达了一点不同意见,就被人家坚决地进行了民主自由的围剿,与我为敌啦。

五、也有人说您老与现在流行的文化观点和趣味过不去,您同意这样的说法和评价吗?现在文化的问题和症结出在哪里了?

答:这又是一个捣鬼问题呀,你这一系列的问题,不管你主观上对我有没有善意,客观上是不断地在对我进行妖魔化。你这样就很容易跟央视那几个汉奸主持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记住,随便伤害我这样的一个善良的人,会遭到报应的。现在流行的文化观点和趣味,有大量都是我支持的,有的还是我首倡的,比如堂堂正正地阅读武侠,我孔和尚不就是第一功臣吗?虽然我讲得不太多,但不是“一句顶一万句”吗?堂堂正正地批评政府和党政干部,我孔和尚不也是一等劳模吗?我总的原则是扬善惩恶,我是站在大多数人民的立场上讲话的。当然大多数人民的判断也有不对的时候,那可以通过时间来检验和纠偏。现在文化的问题和症结很多,其中一个关键,就是不读书不思考却自以为了解一切的、自鸣得意的糊涂人太多了,继续糊涂下去,用伤害人的办法获取名利、获取自己的工作业绩,就危险了。

六、130周年,今天谈鲁迅,您觉得新的东西在哪?如果让您讲讲鲁迅,您会从何说起?

答:这个问题不是捣鬼了,显示出你的善意。但这却是一个非常外行的、不是问题的问题。看来你这样的记者,被洗脑很深,业务都荒疏了,将来很可能离开捣鬼和坑害人,就什么都不会了。一部二十四史,你说从何讲起?提问题一点不过脑子,案头工作怎么准备的?去翻翻我关于鲁迅的论著或者博客也行啊。不要问那种老大老大、大得没边的问题。130年也好,180年也好,为什么就一定要有“新的问题”呢?

七、现在好像一个词挺热的,就是“文化啃老”,您看待和如何评价这样的说法?

答:哎,这回提的是个问题了,但是回答起来,没什么深度。文化啃老,跟物质啃老一样,是不对的,啃老者是没出息的,这说明时代不是进步了,而是退化了。我们学者里边,很多都是混事儿的,没有学问,只会拿着以前的学者的思想当做自己的思想。你们记者里边也有大量混事儿的,啃老的。别看我批评记者,其实我对记者还是很宽容的。相比之下,我更看不起那些不学无术的学者,抄袭剽窃前人的成果,其实也是一种啃老啊。

八、又一个热点就是穿越,清朝穿越,明朝穿越。现在什么都在穿越,武侠小说里似乎也有穿越。我个人甚至认为,金庸的小说也是一种作者创作的穿越。您怎么看待现在的穿越热潮?

答:不要乱用穿越这个词。穿越本身只是手段,无所谓好坏,就像小说里的意识流啊,就像围棋中的宇宙流啊,关键在于你怎么用,关键在于思想与形式的结合。不用结合到鲁迅那样的高度,只要很多人能够结合到孔和尚的水平,就差不多实现共产主义啦。现在的人们,一会热衷于这个词儿,一会儿热衷于那个词儿,其实对哪个词儿都没有搞懂,就是跟风。实际上这不叫热潮,就是一群没头的鸭子乱窜,没头的苍蝇乱飞。你说那个没头的苍蝇从屋里穿越到院子里,又从院子里穿越到马路上,看上去很潇洒,其实它什么也没看到啊。

九、从您的博客里也有所感觉,您近年来似乎缓和了很多,平和了很多,文人锐利与否真的与年纪有关吗?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答:你的感觉恐怕不对啊。很多人说的完全相反,他们说我越来越尖锐了,有些朋友说我年纪这么大了,怎么还是愤青,怎么还动不动就教训人或者骂人。看一个人的文字,要看得全面。如果看得不全,那也可以,那就不要对人家做全面的论断。我对待人民,就平和平缓,对待人民的对立面或者疑似非人民,就锐利一些。遇到那些对俺不怀好意或者疑似不怀好意之辈,那就枪对枪刀对刀嘛。这跟年纪无关,你五十年后采访我,咱俩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了,我大约还是这样。

十、《无限江山》里依然有您一贯的回忆风格,笑中带泪的感觉,作为作者,您更喜欢写那些回忆的文章,还是批判文化现象?

答:这属于问人家你喜欢蓝天白云,还是喜欢白云蓝天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逼迫人家做选择性的回答呢?好的东西,有价值的东西,我们都可以喜欢;反之,都可以不喜欢。正因为不必勉强选择,正因为我们喜欢一切美好的事物,反对一切假丑恶的事物,我们的世界才是“无限江山”。

 

无限江山无限情

----读孔庆东新书有感

 

俞金龙

 

毛泽东《沁园春·雪》曰:“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最近重读孔庆东先生新书《无限江山—孔庆东谈文化》,也是类似感受,真是“无限江山”无限真情!

北京大学著名学者韩毓海曾经这么说,“如果鲁迅没有遇到毛泽东,那他也就只能是个孔庆东!”教授的话讲得非常准确,也很深刻!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讲,老孔的意义甚至超过了鲁迅,因为老孔站在鲁迅的肩膀之上,又掌握了新的时代精神。另一方面,这也是时代的进步使然,鲁迅那个时候,人们看不了电视上不了网嘛!一句话,老孔就是升级版的鲁迅!

道理很简单,像祥林嫂、阿Q、柳妈这样的人们是基本不看书的,而今天的中国,仍然是祥林嫂、阿Q和柳妈们的天下。但老孔的博客和节目他们却是可以看到的,而且老孔语言的通俗化、幽默性使得老百姓能够看明白,所以我们说东博书院和孔和尚有话说,打击了敌人,比如狠批奥巴马的无耻和虚伪;揭露了汉奸,比如揭露了猫与屎的汉奸罪行;传播了思想,每一篇博文、每一期节目都是在用非常诙谐、生动、通俗的语言传播思想;觉醒了民众,从网友的留言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网民在和东博书院、孔和尚有话说在一起成长;发展了队伍,在孔和尚博客和节目的引领和鼓舞下,更多的人们加入了正义的队伍,揭露腐败打击汉奸;丰富了生活,很多很多的朋友把上东博书院、看孔和尚有话说节目当做生活的组成部分了,如果一天不听不看总觉得少了什么,还有朋友为了看节目,很早就起床守候在网络前面了,还有一些朋友因为博客因为节目找到了自己的爱人和友谊。

而老孔的这本书----《无限江山》,是借了韩毓海先生“江山走笔”中“江山”二字,原文出自李煜词《浪淘沙》,全词如下: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于李煜,王国维认为,在词的发展史上,李煜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他在《人间词话》里说: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仕大夫之词。

然后,王国维引用尼采“一切文学,余爱以血书者”这句话为前提,进一步说: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然后他拿北宋徽宗赵佶类比,说,赵佶的词作不过是“自道身世之戚”,而李煜的词则是俨然有释迦牟尼、耶稣基督担负人类罪恶的意思。我想,这也是孔庆东先生的意思吧。

而文化问题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尤其在文化战的今天。我们这个时代,战争早已不仅局限于热兵器,什么坦克、飞机、导弹之类,而更多的表现为金融战、意识形态战、文化战、生物战(基因战、病毒战)、网络战、教育战等形式。战争的目的是遏制、消灭敌人,并攫取相应的物质经济利益。所以,我们需从文化战略高度来把握文化产业,比如新闻媒体、影视、文学创作等,因为这些都是关系到我们民族根本生计的领域。教育也是一样,因为教育的本质其实就是民族不远的将来,今天我们怎样教育我们的孩子,明天我们的民族就是怎样的民族,我们的国家就是怎样的国家。在教育和文化问题上的短视,是在对民族进行犯罪。

从历史来看,美国对苏联进行“和平演变”,就是采取了文化战、意识形态战等多种形式的斗争。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认为“从长期看,我们可以鼓励苏联内部的和平演变”,并且“我们将获胜,而且是不战而胜”。杜勒斯说:“我们将从文学和艺术中逐渐抹去他们的社会本质,使(他们的)艺术家疏远它,使他们不想去描写和了解人民群众内部发生的事情,让(他们的)文学、戏剧和电影都来表现和颂扬人的最鄙劣的情感;我们要千方百计地支持和鼓励那些往人的意识里灌输崇拜暴力、色情和叛卖行为的思想,简言之,灌输崇拜各种不道德行为的思想的所谓艺术家。”美国国会的一份文件这样写道:“电台、广播是足以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唯一手段。”可见新闻媒体在西方对社会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战略中的重要地位。到今天,网络日益取代广播成为西方文化战的工具。Google被美国中情局控制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而我们很多的网站比如腾讯、百度、搜狐、新浪等在美上市,其控制权也都转移到美资的手里,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们要采取措施逐步收回控制在外国人手里的股份,比如可以用水分越来越多的美债专门成立一个机构来收购这些股份,从而更好的引导舆论,影响人们的观念。

孔德说:观念,支配世界;否则世界就是一片混乱。确实如此。新的观念创造新的世界,观念之更新即人之更新即世界之更新。有什么样的人便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念的更新推动人的更新,从而推动世界的更新!

文化即包含观念,故而文化之重要无可比拟!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文化,就会有什么样的动机,相应的就会有什么样的行为。为什么我们今天少有民族品牌?根源还是在于文化,阿霉离家利用媒体、好莱坞等对我们国人洗脑,使得我们很多人对其充满好感,而对自己的东西产生厌恶感!

早在几年前,岳撼先生就已在《大公报》的专文中指出:我国所遭受的文化打击不再停留在经济层面,已经进入民族自信和科技自主创新,以及民族的社会构成——文化的剿灭阶段。所谓经济层面,主要表现为厌弃民族文化和盲崇美国文化,从而造成国人对民族文化的逆反心理,从而造成国货的负广告状态和洋货的自动广告状态,从而造成民族产业的非经营竞争劣态。所谓负广告状态,就是这样一种商品状态:商品未做广告时该商品处于嫉恶态,而做广告后才可望进入自然销售状态。所谓自动广告状态就是商品未做广告就具有已做广告销售效果的一种营销状态。所谓非经营竞争劣态就是在非固定资本和流动资本劣势条件下,企业未发生经营失误就自然处于竞争劣势的一种竞争态势。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西方的企业通常是“不战而胜的”。在经济层面之外,海外敌对势力自己及其所收买的汉奸在强大的财政支持之下,对我国的科技自主创新、民族自信心以及民族文化进行着疯狂地打击和剿灭,对科技自主创新人士和民族自信以及民族文化的捍卫者进行残酷地绞杀。

今天的局势是越来越糟糕了。他们又批判“民族英雄”郭德纲、说什么小沈阳是“伪娘”,还借李一事件来否定道教等等等等,所以这些问题需要我们尤其重视。

鲁迅先生曾说“中国根底全在道教”,美国人看得很清楚的,道家里的整体观、辩证法思想、养生文化,跟中医是很类似的。而相声、评弹、京剧、评书等则是我们民族文化的传承形式,在占中国人口百分之七八十的广大农村,老百姓很少看书,而是听评书、相声来接受文化的传承。《大染坊》里的陈六子就是听评书长大的,包括金庸笔下的韦小宝也是这样。所以我们说,郭德纲事件、李一事件的背后其实是文化战,即使李一有问题,也应该把他和道教分开来看,这就像如果有人在学雷锋日强奸女人干坏事,这能怪罪于雷锋日吗?我们要善于透过现象看到事情的本质。

民族的存在绝不仅仅是DNA的延续。DNA标志的仅仅是生物学意义,而人则是生物的人和社会的人的耦合和,而社会的人的行为依据的核心又是民族文化,因此,我们说,民族存在还必须有另一个指标,那就是民族文化。也正是基于这样一个道理,我们不难发现,任何民族战争的最深层较量是文化。

一般说来,迅速见分晓的战争打的是计谋和军事实力;再久一些见分晓的战争打的是经济;而再久一些的战争打的是政治;而相对最久的战争打的则一定是文化。因此,文化战是最深层、最全面和最彻底的战争。所谓“战争是政治的继续”的论断不过是对这一原理的中级认知。文化战是最彻底的战争,文化战可不“战”而屈人之兵。对于民族战争,文化战不仅可以“兵不钝而利可全”,文化战还可以是武力战的前导,而且还是最节俭、最有效的前导。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没有理由对海外敌对势力对中国的空前规模的文化战掉以轻心,任何掉以轻心的做法都是对民族的犯罪,任何在文化战中充当汉奸的行为都是罪不容诛的犯罪。

孔庆东先生曾说“金庸小说从文化角度确立了中国的民族国家形象,建立了一个磅礴宏伟的‘文化中国’,从而赢得了不同政治立场、不同价值观念的最大多数读者。这是金庸小说的决定性魅力。金庸小说大力‘弘扬传统文化’,以传统中国继承者的面貌吸引了香港、澳门、台湾和东南亚等所谓“中华文化圈”的大量读者,实际上成为大陆以外的一个‘中华凝聚力’中心。”

孔和尚这段话是讲得非常深刻的。而中华文化是什么呢?我觉得,其实中华文化的特点就是北溟神功,包罗万象,海纳百川。比如佛教传入中国以后,它就慢慢被融入了中华文化,成为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恐怕现在的基督教也会是这个命运,慢慢被中华文化所消融,文化冲突其实也是一个文化碰撞、文化融合的过程,最终会生长出一个更具内涵、更加广博,更有益于人生幸福的文化来。从历史来看,没有一个文明像中华文明这样,绵延不衰,它可以被暂时打败,但最终都绝地而起,取得最后的胜利,笑到最后。之所以这样,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华文化特别关注人的精神生活。文化的意义其实就是在于使人幸福。所以我们说,中华文化是高度发达的文化系统。

对艺术有研究的朋友清楚,国画艺术的深刻程度,西方的油画是根本不可能比得了的,这就像刚才我们引用的毕加索所说的那样:“不要说法国巴黎没有艺术,整个西方,白人都没有艺术!”“真的,这个世界上,谈到艺术,第一是你们中国人有艺术,其次是日本的艺术,当然,日本的艺术又源于中国,第三是非洲的黑人艺术,除此以外,白人根本无艺术!”艺术的本质是为审美,也就是为满足人的精神享受,那么既然是为审美,就应该追求审美最大化,国画已经发展到可以按照审美规律来塑造形象了。大家有机会可以去看看石涛、八大山人、张大千、吴冠中、潘天寿、李苦禅、范曾等的画作就明白了。

 

本期博客思考题:

 

1.你最喜欢谁的词?为什么?

2.西方不可能真的“没有艺术”,毕加索的话是什么意思?

3.孔德也是孔子的后代吗?


相关链接:

【孔和尚有话说】北大醉侠孔庆东指点天下(11月1日)

中国特工:叛逃国外的我军高级将领都没好下场

深圳反转 越挫越勇——深圳十月份反转小结

孔庆东:警惕西方的人口论阴谋

环球时报:只有不惧同归于尽决心 才能结束南海危险游戏

【司马抬抬杠】视频:假恐怖主义分子孔庆东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