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历史

伏牛石:毛主席当年为什么重评《水浒》?

2021-07-27 17:16:43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伏牛石
点击:    评论: (查看)

  对于毛主席生前为什么要发起了评《水浒》运动,几十年过去了,一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的那场针对文革而发起的拨乱反正,把毛主席晚年为了防止国家改变颜色而发起的一系列政治运,动无一例外地彻底否定了。在后来的所谓历史定论中,毛主席搞的几乎所有政治运动,都假借四人帮之名,被批判得体无完肤,揭露得罪恶昭彰,统统以误国害民之罪,被载入所谓直至今天也未曾变更的历史史册中。

  毛主席那样千年不世出的伟大人物,不要说在他同时代的中国人中出乎其类,拔乎其最,即便放在千年的世界历史上,也高居所有伟大者之前列。他少年励志,终生不懈,击水中流,救国救民,为国家民族乃至全人类的解放事业立下了不朽功勋,指明了人类未来发展必然要走的不二方向。就连西方世界里的许多智者,也对毛主席身居的才华,建立的功勋,由衷佩服,叹为观止。一位西方著名人物说:毛泽东大于或等于马克思加列宁加斯大林。要知道,马克思可是被西方主流媒体评为世界千年世界历史第一人的超一流伟人,列宁、斯大林的历史业绩不仅在俄罗斯本国高居历史人物前列,就是在世界历史的伟人行列里也名列前茅。而毛主席被认为是大于或等于此三位伟人的塔尖伟人,可以想见他那样的人,会干出连一般引车卖浆之人都看得出的误国误民傻事吗?

  毛主席年轻时所处的中国,政治腐朽,科技落后,人民麻木,官僚反动,民族分裂,人心涣散。东西方列强在中华大地上横行无忌,为所欲为。中华民族历史上曾经拥有的尊严损毁殆尽,中国的国家主权旁落他人之手,中国完全成了列强们随意宰割的肥羊。

  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难关头,我们民族历史上潜隐着的血气开始奔涌,一批以拯救国家民族为毕生追求的热血男儿横空出世。毫无疑问,毛泽东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他是中国共产党能够立足中国并最终建功立业的最主要代表和决定性人物,他是共产党内第一个觉察到红色革命可以成功奥秘的唯一一人,他是第一个建立中国共产党自己武装革命根据地的第一人,他是中国共产党内第一个创立了新兴人军队的第一人,他是外侮犯我中华时力促国内建立起民族统一战线的第一人,他是奠定了中国共产党根据中国国情赱自己独立革命之路的第一人,他是中国共产党每当生死存亡之时能为全党指明未来正确道路的第一人,他是具有新民主主义革命正确理论与成功实践的党内第一,人他是为新中国社会主义道路做了最充分理论奠基与正确实践的第一人,他是中国共产党内真正代表人民利益并毕生为之奋斗不止的第一人,他是最能窥察到党内谁是真革命谁是假革命的具有敏锐洞察力和能随时挽狂澜于既倒的第一人,他是把人民政权人民利益人民主人翁地位看得最高,落得最实,最不希望这个政权变色走味的党内第一人,他是为了捍卫人民利益巩固人民政权敢于同所有强权势力做不妥协斗争的第一人,他是为了捍卫人民政权不惜与那些思想上已经完全不革命甚至沦为反革命的昔日战友同志勇敢决裂的党内第一人,他是天下为公毫无私心把自己一生彻底献给中国人民的党内第一人。

  为了巩固来之不易的人民政权,毛主席呕心沥血,毕生努力,从不懈怠,从不妥协。晚年的他,没有躺在自己早已名垂青史的功劳簿上坐享其成,也没有为此马放南山刀枪入库,更没有向一切有损人民利益的思想言论行为做丝毫妥协与退让。毛主席是人类历史上极其罕见或者说前所未有的真正革命者、奋斗者、探索者。惟因如此,一些曾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共舟过的民主人士不理解,他昔年一同出生入死为新中国成立与国家建设立下了卓越功勋的部分同志和战友不理解,当然,那些来自旧中国的思想深处依然依恋旧制度的各色知识分子工商业者以及被打到的旧势力们的子孙后代更是仇恨在心。

  毛主席建国后最担心也最不愿看到的现象,就是共产党人尤其是共产党内那些手握大权的共产党人思想上不革命了,或者不愿革命了,或者敷衍塞责地搪塞革命了。他心里时刻想着建党初始的信仰,想着人民的国家主人翁地位,想着党内同志继续革命的意志,想着无数先烈用鲜血与生命换来的人民政权能否万古千秋巩固下去。

  然而,毛主席担心的事情,不仅发生了,而且越来越严重。当年为了新中国建立敢于抛头颅洒热血的党内同志在和平时期,逐渐丧失了革命热情的持续性、革命意志的坚定性、革命信仰的永久性;一些在党内身居高位的领导人思想逐步皈依了共产党人曾经深恶痛绝并将其打倒推翻的旧思想范畴里去了。正如他在晚年的一首词作里对最亲密的战友周恩来所言: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诸东流?毛主席那样睿智之人,历来目光如炬,烛照千万里,他身边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只要有违共产党人革命初心,他都能敏锐地洞察到,更能准确无误地捕捉到。

  任何一支革命队伍里,最可怕的事情不是自己的敌人有多强大多凶恶,而是自己的队伍里曾经的同志战友思想上的异位,革命意志上的消退,革命初心的泯灭,甚至是精神意识上对敌对阶级的投降。

  从新中国成立后三大改造的完成到社会主义制度初步确立以后,在中共党内就存在着严重的路线分歧。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继续走所谓的新民主主义道路甚至是资本主义道路,这是摆在党内最严俊的两大问题。许多党内高层人物,虽然表面上遵从党中央毛主席的决策部署,但他们不是积极主动的,更不是自觉自愿的。只因如此,他们在实际工作中有意也许是无意地故意犯所谓的“错误”,使新生的社会主义制度在世人面前显得弊端重重。或许他们就是用这样的消极办法,来促使更多的人和他们一样认为中国走社会主义道路行不通。只有走他们坚持的道路,才是符合实际的,才是完全正确的。只要反思一下浮夸风的盛行,只要反思下反右扩大化,便可略知一二。

  因为党内许多身居高位的领导人,他们不差个人的智慧与能力,何以就鼓动人们放高产卫星?何以就能相信粮食亩产几万斤,山药亩产十万斤?这些领导人为了能使中国走他们心仪的道路,几乎无所不用其极。

  道路的探索,历来都是一个重大问题,来不得半点麻痹。道路决定方向,方向决定路线,路线决定成败。一旦道路错了,后果不堪设想。一盘大棋,真正伟大的棋手,是不会贪图眼前吃对方个卒子或者马、炮这些微小利益的。他的目标是最终把你老将将死,赢得全棋。

  毛主席是一个胸怀共产主义伟大理想的超一流棋手,他思虑深远,行事周密,目光远大,意志坚定。他的深谋远虑在他的同时代战友里面,许多时候确实有点曲高和寡,很难遇到真正的知音。通说起来,在中国共产党内,只有与他长期共事、对他知根知底、与他革命信仰高度一致的周恩来、朱德才是他最完全意义上的知音。不要听某些别有用心之人瞎编什么周恩来、朱德与毛主席之间的什么八卦那奇闻,其实只要稍稍想一想,就可识破他们的阴谋。

  周恩来曾经对党内高层同志说过这样的话:凡是毛主席做出的决定,你即是一时想不通,也不要轻易提反对意见。因为时间会证明,常常是毛主席对了,我们错了。由此可见周恩来对毛主席是多么的信赖。

  别人只一个劲儿地说文革中周总理保护了党内多少老干部和多少民主党派人士,其实看看《毛泽东年谱》你就知道,凡是周总理保护的人,无一不是毛主席亲自批示或由毛主席让中办通知给周总理办的。许多人更不知道,文革中,周总理始终与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工作生活在一起,当时所有大的批斗会都是由中央文革小组和周总理点头同意才召开的。

  如果周总理不赞同毛主席的方针路线,凭他的政治智慧,他完全可以拿自己那时候的健康情况请示主席,退居二线养病,没必要把自己放在风口浪尖上承担过多的风险。以毛主席对周总理的无比信赖和他们之间的战友深情,毛主席完全会批准他的请求。可周总理就是那样鞠躬尽瘁坚持不懈工地为党为国家为人民作着,实实在在达到了为了自己革命初心死而后已的至高境界。

  无论如何审视周总理一生的奋斗历程,我们都能感觉到周总理的革命意志是无比坚定的,他的革命初心是始终如一的,他自觉自愿地以自己的病弱之体为党工作,为毛主席分忧,与毛主席一起完成他们毕生为之奋斗不渝的伟大事业。

  毛主席晚年最担心的就是中国会像苏联那样变修,中国会不会在他身后走资本主义道路。他曾不无忧虑地说:如果哪一天中国大地上出现了资本家,企业主、出现了童工,妓女,吸食鸦片的现象,许多革命先烈的血就白流了。

  毛主席觉察到了建国以来和平年代里党内日益猖獗的官僚主义思想作风,觉察到了部分党的各级领导背叛革命初心,思想生活腐化堕落的现实,窥察到了党内一些人一心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危险性。他知道革命者一旦背叛了革命初心,一旦对曾经被我们彻底打倒的旧思想、旧观念、旧传统投降,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前苏联卫星上天,红旗落地,毛主席在世的时已现端倪,时光仅仅往前走过了二十几个春秋,强大的苏联终于一朝解体,十月革命的成果瞬间化为乌有。

  时间到了一九七五年,毛主席已经走到了自己人生的最后时刻。按一般观念,他完全不必要再过度操劳了,因为那时候他的身体状况很不好,随时都有休克的危险。可作为毕生奋斗不止的伟大革命家,毛主席依然不放心党内那些向旧势力投降之人,仍然担心着他身后资本主义的复辟,担心着人民政权能否巩固。那年七月,刚刚做过白内障手术的毛主席,暂时不能读书看报了。这对一声嗜书如命的毛主席来说,那是万万不行的。于是他希望一个有相当古文化功底的人来能到自己身边,为自己读四大名著等古代典籍。就是这个时候,北大青年教师卢荻来到了毛主席身边。在读《水浒传》时,毛主席同芦荻说了一段关于水浒传主题的话。

  毛主席说:《水浒》只反贪官,不反皇帝。屏晁盖一百零八人之外。宋江投降,搞修正主义,把晁盖的聚义厅改为忠义堂,让人招安了。宋江与高俅的斗争,是地主阶级内部这一派与那一派的斗争。宋江投降了,就去打方腊。

  这只农民起义队伍的领袖不好,投降。李逵,吴用、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是好的,不愿意投降。

  这段谈话可以看出,毛主席看任何问题都是高其他人一筹的。在一般人眼里,水浒不就是一群英雄好汉如何讲哥们义气,如何反贪官污吏,如何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嘛。而毛主席以一个伟大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深邃眼光品评水浒,一语中的,切中肯綮。一个好端端的农民起义,原本就是穷苦的底层人民起来造旧世界的反的,他们造反的初心就是为了改变自己贫苦命运的。只因为他后来的领袖宋江出身于小地主阶级,骨子里潜伏着忠于封建统治者的阶级基因,因此导致这支队伍最终接受朝廷诏安,并且反过来去攻打自己曾经的阶级弟兄与战友方腊。

  毛主席借水浒里宋江的投降,直接比喻党内某些领导干部丧失革命立场,向旧制度投降,向官僚主义投降,向传统的旧思想旧文化投降。党内不少人早已在思想深处彻底地背叛了无产阶级革命的信仰,试图把为广大人民谋利益的人民政权变为只为少数人服务的反动政权。

  与芦狄谈话之后,毛主席后来在其他场合有进一步谈到了水浒的投降主义本质,他说:(水浒)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员,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

  毛主席关于水浒的谈话,受到了当时党中央文宣部门的高度重视,根据毛主席的意见,三个版本的《水浒传》重新出版发行。新出版的水浒前面登载了毛主席关于水浒的谈话,同时还登载了鲁迅先生关于水浒的评论。鲁迅先生在他的杂文名篇《流氓的变迁》里这样评论水浒:一部《水浒》说得很分明:因为不反对天子,所以大军一到,便受招安,替国家打别的强盗——不“替天行道”的强盗去了。

  毛主席曾说,鲁迅的心是和我相通的。毛主席毕生未见过鲁迅先生,可他熟读鲁迅先生的著作,赞同鲁迅先生的观点,推崇陆宣先生的风骨。在不朽论著《新民主主义论》中,毛主席对鲁迅先生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鲁迅先生对水浒的看法与毛主席不谋而合。他们二人才是真正的知音,真正的战友,真正的同志,真正相见略同的大英雄。

  毛主席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水浒中的宋江为什么要投降的原因,说他与高俅这个朝廷大员之间的斗争,是地主阶级之间这一派与那一派的斗争。

  水浒里的梁山好汉里,凡是出身底层的人都是坚决既反贪官也反皇帝的。除了毛主席列举的那些人之外,还有武松、鲁智深等,他们深受当时官僚地主阶级的压迫,内心里具有天然的造反基因。当宋江一旦宣布接受朝廷诏安之时,基层出身的造反者们无不义愤填膺,纷纷表示反对。而出身统治阶级层次的卢俊义、柴进等人则欢天喜地,如获新生。这就是阶级的差异,这就是阶级之间的壁垒,这就是阶级之间存在矛盾的难以弥合。其他任何什么说辞在这里都是苍白无力的,都是难以立足的。

  水浒里的梁山好汉们在一场轰轰烈烈的斗争之后,由于领导人的投降,一个个都做了时代可悲的牺牲品,都走向了当年造反的对立面,终使自己初期的革命初心彻底销毁,试图建立的革命大业毁于一旦。

  毛主席批水浒之意十分明了。共产党内出了一心要投降的宋江。不少当年曾经的革命者已经放弃了革命信仰,皈依了资本主义制度,背叛了人民革命事业,放弃了人民当家做主的无产阶级专政,希望把中国拉入资本主义的行列。这是毛主席最为忧心的,极力防止的,坚决打击的。

  在毛主席的字典里,中国共产党是永远革命的政党,是永远人民利益至上的政党,是永远为劳苦大众谋福利的政党,是坚决彻底消灭人民敌人的政党,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到底的政党。

  如果党内出了宋江之类的投降者,毛主席是决不心慈手软的,他必须坚决地惩处他们,打击他们,改造他们,革新他们。

  今天,当我们历经沧桑之后,只要你是站在人民立场上说话,只要你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你就应该为毛主席当年重评水浒这一举措感到由衷敬佩。因为前苏联一朝覆灭的惨痛教训已经最好地证明了毛主席的无比正确,我们国家现存的某些社会现实已经完全证明了他的伟大正确。

  如何看待毛主席重评水浒,还是用周总理的那句话作答吧:凡是毛主席做出的决定,你即是暂时不理解也不要急于表示反对。因为时间会证明,常常是我们错了,毛主席对了。

  2021.7.25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