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旅游

赵东民:四川德阳什邡之行备忘

2018-11-03 18:34:27  来源:四川麻辣杂谈  作者:赵东民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前因

  

  2012年9月17日,我和老兵在苏州太湖边留影。

  

  2018年10月31日,我和老兵在德阳什邡关帝庙前留影。

  我10月21日从俄罗斯回国后,便决定把因出国而推迟了的,原本早该去德阳什邡探望同样患癌,目前比我严重的同年好友的计划,尽快提上日程。2018年10月31日,我乘西安到成都的动车来到德阳,再拼车到达什邡市。

  我的老友叫尹佳,家在德阳什邡市,是原国营什邡印刷厂(后改制成为“四川金印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下岗后长期在苏州一带打工。因为尹佳曾在西双版纳当过兵,所以他给自己取了个网名叫“版纳老兵”。我习惯称他为“老兵”。既显得亲切,又表达了我对革命军人的敬意。我和老兵认识整整十年了,虽然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但是因为共同信仰的原因,让我们的感情比常人深厚。2009年8.19我以法律工作者的身份,因通过义务普法,帮助陕西十几个破产改制企业的离退和下岗职工,引导他们维权找工会被捕之后,老兵一直悲愤的在网上网下为我呼吁,他因此被苏州公安国保部门约谈过几次,但是他毫不在乎,直到我被强判缓刑释放。那时我们还未曾谋面。我出狱第二年,即2012年9月15日到的苏州,在苏州第一次见到老兵——一位精神矍铄,面目清秀,体形瘦高的退役军人。

  我们苏州一别整整六年之后,这次在德阳什邡重逢,真是感慨万千。我有感而发,赋诗《重逢》一首:苏州一别整六载,你我“有幸”都患癌。因何陌路成战友?只为红色信仰来。当我还沉浸在久别重逢的感慨中时,老兵告诉我,他们厂下岗职工历时十余年的维权活动现在进入瓶颈了,请的律师准备诉讼也遭遇挫折。大家着急又没有办法。听说我来什邡了,希望我能传经送宝,和维权代表见面交流一下。我稍有些犹豫,还是很快欣然答应了。

  二、和原四川金印股份有限公司下岗职工的座谈会总结

  

  

  11月1日晚七点半左右,我在什邡市一个茶楼大厅里,和十几位职工维权代表坐到了一起。

  现场的每位职工维权代表都发了言,给我介绍了他们十几年来曲折艰难的维权情况和前途迷茫的维权现实。其实从2008年8月10日,陕西毛泽东思想学习小组发起后,我们就践行“坚持自我革命,把学习毛泽东思想和工农维权运动相结合”的指导原则开始,在陕西接触到了不下几十家破产改制国企职工的维权材料。归结起来,不外乎都是官商勾结,通过各种不法手段侵吞国有资产,损害职工合法权益的情况。具体的维权材料所体现出来的触目惊心的问题,其实都是大同小异的。 十年来参与、帮助和引导职工的维权活动实践给我的体会是,几乎每一部国企破产改制史,都是工人阶级当家做主的法定权利,被勾结起来的党内践踏党章宪法的叛徒、工贼和资本家野蛮剥夺的血泪史。每一起国企职工的维权史,实际上都是一部工人阶级和党内叛徒、工贼及不法资本家的阶级斗争史。必须引导越来越多的维权职工认识到这一点,认识不到维权斗争的本质,从长远看,职工维权是不会取的根本的胜利。现行宪法赋予工人阶级在社会主义国家当家做主的政治权利,才是每位职工应该维护的属于自己的最大的权利。正如工会法第五条规定的:“工会组织和教育职工依照宪法和法律的规定行使民主权利,发挥国家主人翁的作用,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参与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协助人民政府开展工作,维护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所以职工应当是依法通过工会来实现当家作主权利的。很可惜,职工不明白这一点的情况很普遍。陕西如此,四川亦如此。所以,原四川金印股份有限公司下岗职工(以下称金印职工)经历了十几年的维权之路,不但把各级党政机关、公检法部门跑遍了,而且反复跑,结果遭遇哄骗拖,言无信甚至还被不断威胁而频繁受挫。不可思议的是,期间竟然没有一个职工想到应当去找职工的娘家——工会。席间绝大多数金印维权职工代表居然连什邡市总工会的地址都不知道。维权怎么能不进入瓶颈?

  

  

  直接找什邡市委书记和市长解决问题当然直接力度大。但是首先党政首长不仅仅要关心群众维权的问题,更要抓地方政治稳定和经济建设,其中社会治安、经济增长、环境保护、教育、医疗等等分门别类,工作繁杂众多,所以书记市长解决职工维权问题肯定会顾此失彼。再者,如果什邡市委书记和市长是不负责任的官员,直言不会管职工维权的事情怎么办?书记是上级组织部门任命或者市党的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市长是市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按照现行法律规则,维权职工不是党员更不是党代表的情况下,你连提出罢免市委书记的资格都没有。同样的道理,维权职工不是市人大代表,也没有提出罢免市长的资格。但是所有职工根据《中国工会章程》,对各级总工会的工作人员,包括工会主席在内,就有“进行监督,提出意见和建议,要求撤换或者罢免”的权利。有了如此巨大的权利,还担心工会不帮职工维权吗?维权职工不克服自私自利,团结起来去行使这个权利,甚至只关心眼前的、局部的和个人的私利,都不去认真了解,那么怪谁?只能怪我们自己了。在职工维权找工会的方向确立之后,就是解决维权力量的问题。习总书记为什么现在也强调“自我革命”了?没有自我革命就没有“跨越行业、地域、民族和年龄等差别的阶级大团结”,没有团结就没有力量。 所以我们2008年11月,就在陕西提出,陕西毛学组式的维权,“绝不是一种维权方式的改良,而是工人在维权思想上的自我革命!”

  维权职工必须清楚,权利从来都是争取来的,没有天上掉下来的。维权没有包办代替,更没有坐享其成。如果有一天走在最前面维权职工代表被“收买”的话,只要他或她没有出卖工友利益,就不应该认为是可耻的事情。想得到就应该付出行动,这是个常识。

  

  

  金印职工维权代表在经过交流座谈后,一致接受了我的建议,趁中国工会十七大闭幕不久的契机,找什邡工会维权。要求什邡工会按照全总主席王东明的指示:“要切实加大维权服务力度,旗帜鲜明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满腔热情服务广大职工群众,推动构建和谐劳动关系,使各级工会组织都成为名副其实的职工之家,所有工会干部都成为职工群众的娘家人、贴心人”。

  11月2号上午,金印职工维权代表到什邡市总工会寻求维权帮助,收到总工会保障维权股工作人员的热情礼貌接待,无论之后会有什么困难,这都是个好的开端。毕竟只要方向对了,失败是暂时的。坚持就会胜利。

  陕西毛泽东思想学习小组临时负责人

  赵东民

  2018年11月2日星期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