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红色中国 > 红色人物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十六 ——熊瑾玎

2021-07-15 11:07:35  来源: 昆仑策网   作者:王立华
点击:    评论: (查看)

1.webp.jpg

  【编者按】毛泽东在湖南一师读书期间,不是那种孤独清高、孤芳自赏的迂腐书生,而是一个广交天下奇杰的热血青年。在他看来,人不可能单独一个人取得成就,交结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奋斗,是至关重要的大事。他不但重交友,更为特别的是交友之奇,朋友间不谈金钱,不谈男女之事,不谈家务琐事,只愿意谈论人的天性,人类社会,中国,世界,宇宙!他认为,这样的人不在官府庙堂之上,也不一定在自命不凡的精英圈子中,那些一无所有的贫寒学子,那些被看不起的下层百姓,往往隐匿着一些非常之人,能做非常之事,能创非常之业。一师毕业时,毛泽东周围真地聚集起一批奇友,看起来无特别之处,但却个个胸怀远大,有救苦救难、救国救民之志。这些年轻人虽然人生道路各异,却以改变中国和世界的伟业永载史册。

  为庆祝建党百年,我们连载昆仑策研究院副院长兼秘书长王立华同志著作《一师毛泽东要为天下奇》中“交奇友”部分内容。该系列文章内容精彩、领悟独到,既可从中学习中国共产党早期的历史,也可得到刻骨铭心的事业人生启迪。已发第一至十五篇(见文后【相关阅读】),此为第十六篇。

  学子毛泽东奇友之十六——熊瑾玎

1.webp (1).jpg

  【熊瑾玎(1886-1973.1.24)】

  熊瑾玎,又名熊楚雄、熊庆庭,湖南长沙人,大毛泽东7岁。

  熊家祖上行医,熊瑾玎也懂医道,但20岁时却弃医从学,到徐特立开办的师范速成班读书。1914年春,应聘到长沙楚怡小学任教,喜读陈独秀主办的《新青年》杂志,结识了正在一师读书的毛泽东、何叔衡等人,因常在一起探讨社会问题而成朋友。后一起参加革命,在党内发挥了特殊作用。

1.webp (2).jpg

  【1918年楚怡学校师生合影,前排中坐者右起:何叔衡、萧子昇、熊瑾玎、魏振明】

  熊瑾玎也是新民学会首批会员之一。学会赴法留学活动他没去,而是让自己的大儿子去了。因儿子年少无知,在国外总感觉不如意,常发牢骚,萧子升还责备他“不能坚忍”,并在信中要熊瑾玎不要姑息,要教训他。

  1918年底,熊瑾玎因参加进步活动被校方辞退,时任湖南孤儿院院长的徐特立,安排他到孤儿院授课。期间,他读了徐特立许多藏书,尤其是读了些理财书籍,不久就到湖南通俗教育馆任会计,并参加办报和组织经营销售。毛泽东创办《湘江评论》他也是积极撰稿人之一,写了不少锋芒犀利的言论。1920年下半年,毛泽东领导驱张运动成功,被新任一师校长的易培基聘为附小主事,熊瑾玎同时被聘为一师秘书兼庶务主任。毛泽东在长沙创办文化书社,他既是总社社员,也是议事会成员,捐资纸洋10元,钱200文,属贡献最多的社员之一。

  1921年元旦,新民学会召开的那次转型会议,熊瑾玎是参与策划的少数几个会员之一。围绕商定问题讨论时,他的发言也很有特点。

  在讨论学会共同目的时,熊瑾玎率先发言说,这个问题没有必要多讨论了,因为新民学会素来就是要改造中国与世界的。但毛泽东不以为然,认为这个问题在国内会员中显然有两派,一派主张改造,一派则主张改良,所以有讨论清楚的必要。

  事实证明,毛泽东的意见是对的。在学会内部确有两派,还有个别会员介于两派之间,讨论中统一认识很难,有的甚至成为一生坚守的政治理念。最后表决时,熊瑾玎等几位会员主张删去中国,因为中国本来是世界的一部分,所以可直接用改造世界。他的主张与毛泽东实质一致,只是文字表述上稍异。

  在讨论达到目的的方法时,毛泽东等多数会员主张,采用俄国式激烈方法的共产主义。而熊瑾玎则主张,现在只要破坏,不要建设,不必言主义,只做破坏功夫。何叔衡发言不赞成他单要破坏的说法,认为建设要随时着手。

  在讨论着手方法和个人打算时,毛泽东与其他一些会员的发言,着手方法侧重于研究宣传、办学校、办报纸、办出版社、办书社和联络同志等,而熊瑾玎则提出两个重要问题,一是有组党的必要,多联络,不惜大的牺牲;二是事先宜厚筹经济。他说:

  “我觉要做事,就要有钱,因此我就早有发财的念头,常常找些‘十大富豪’‘货值传’……看……我觉得私利可以不要,团体资本是该要的;增进我们的资本,方能发展我们的事业。苟可发财,不必择术。”【1】

  熊瑾玎认为,必须建立政党,而组党要有经济基础,发财不是为自己发财,只要有目的有组织。他说,自己早就做好了准备,已经读了不少相关书籍,觉得在中国这种社会,发财有两条路:一是做官,二是经商。做官要钻营,自己不愿干;曾经试验了一下经商,因其他原因也停了;想从生产事业下手,与萧子升商量到东三省垦荒,因各种困难未成。现正在筹度他种方法,只要能发财,不管哪种方法都行。

  在个人生活方面,熊瑾玎说不大喜欢俭啬,认为生活奢一点,欲望必定也大一点,做事必定也勇一点。而毛泽东则赞成简单,反对奢泰。

  在会员中,大都耻于言利,而熊瑾玎则提出做事就要有钱,主张创办经济实体。虽然他曾在会上提出要组党,或许认识上有一些差异,却没加入湖南共产党的早期组织,但一直参加党的活动和工作。因他年纪稍长办事老成,常被大家委以筹款等事。

  1921年夏,毛泽东和何叔衡到上海,参加党的一大成立会议,是他帮助筹措的路费。毛泽东从上海返回后,组建湖南自修大学培养革命人才,聘请熊瑾玎为教务主任。后来,他又应徐特立之邀,到女子师范学校任庶务主任。在后来的北伐战争中,他担任长沙县的财产保管处长,受托向工会和农会提供活动经费。国共合作时期,他接受共产党指示参加国民党,并被推举为国民党长沙市党部常委。大革命失败后他也遭到通缉,潜赴武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中共湖北省委机关工作。1928年春中共湖北省委遭破坏,熊瑾玎转移到上海。

  在上海期间,他担任中央机关会计,负责管理和筹措经费。他以商人身份租用上海云南路447号楼,打起“福兴”号招牌经营湖南纱布,这既是为中央筹措经费的经济实体,又是中央政治局开会办公的秘密地点。他还开办了3个酒店和一个钱庄,作为党的秘密联络点并筹集经费,并协助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经营印刷厂,秘密印刷党的报刊。由于以商人身份活动频繁,大家称他为“熊老板”。为了掩护工作,党组织还调来一位19岁的女党员朱端绶假扮“老板娘”,几个月后,经周恩来促成结为革命夫妻。在白色恐怖环境下,这个党的秘密机关持续3年之久未被发觉。

1.webp (3).jpg

  【熊瑾玎朱瑞绶夫妇】

  1931年春,顾顺章叛变后党组织遭破坏,熊瑾玎被迫转移到洪湖苏区,任省苏维埃宣传教育部长和秘书长。翌年秋洪湖苏区全部失陷,他夫妻双双被俘,由于自称是被红军扣留的商人,找到证明后被释放。回上海后,又担任党中央的内部交通工作,曾因给寓居法租界的贺龙家属送生活费被捕,经宋庆龄亲自出面营救,租界当局将他判刑8年,未引渡给国民党,这才免遭杀害。

  抗战爆发后,熊瑾玎被释放出狱,受周恩来委派任《新华日报》总经理。他发挥经营才能,不仅使报纸得以维持,还为中共南方局筹措了经费。许多老同志说:在当年的报馆里,可以缺少任何一个人,惟独不能没有熊瑾玎同志。

1.webp (4).jpg

  【时任《新华日报》社长潘梓年(中)、总经理熊瑾玎(左)、总编辑吴克坚(右)】

  熊瑾玎自称,不惯酒来不惯烟,惯把吟毫信手拈,常把所见所闻写入自己诗中。1945年9月,毛泽东为和平建国到重庆谈判,他也去机场迎接。毛泽东握着他的手说:还是在长沙一别,今又重逢了。

  他非常激动,事后写诗一首记叙:

  胜利欢腾日,高车降九龙。

  为开新局面,因示大谦恭。

  望见果身胖,迎谈真兴浓。

  长沙一长别,重庆又重逢。

  握策确无误,驱倭力正雄。

  成功今有此,领导足尊崇。

1.webp (5).jpg

  【熊瑾玎诗手稿】

  久别重逢,他注意到毛泽东比年轻时胖多了。甚至由此联想到延安在开展大生产运动后,一定程度上克服了经济困难,是可以丰衣足食的。他始终关注的是党的经济问题。

  由于在党内长期搞财务,经手的钱款不可胜数,为革命工作提供了难得的物质支持。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等方方面面的负责人,见到熊瑾玎往往都会尊称一声“熊老板”,如此待遇在党内也算独一份。

  他是新中国福利事业的奠基人之一。建国后一直担任全国红十字总会副会长、全国政协委员。

  毛泽东曾三次请他到中南海,在家中聚餐聊天。

  熊瑾玎之子熊笑三,一直在国民党阵营。解放战争时期,官至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第5军的军长,后追随蒋介石到了台湾。因为有这种家庭关系,在国家机关工作的女儿政治前途受到一定影响。1966年元旦,住北京东皇城根的熊家正为熊瑾玎贺80岁生日,周恩来突然亲临带来两样礼物,一样是两瓶绍兴花雕酒,另一样是亲笔写的证明材料。上写道:

  “在内战时期,熊瑾玎、朱端绶同志担任党中央最机密的机关工作,出生入死,贡献甚大,最可信赖。”

1.webp (6).jpg

  【周恩来亲笔为熊瑾玎朱端绶写的证明材料】

  熊瑾玎写了不少情趣盎然的诗歌,真诚歌颂伟大的毛泽东时代。诸如参加开国大典,看天安门人民英雄纪念碑,志愿军回国,读革命烈士诗抄,中国登山队到达珠穆朗玛峰,学习雷锋同志,学习南京路上好八连,实现石油自给,欢迎周恩来总理等访问14国胜利归来,我国发射导弹核武器和人造卫星成功等,都进入了老人的诗篇。从中,我们看到一个不停地行进在革命道路上的老人,那热情磊落的内心世界。

1.webp (7).jpg

  【《熊瑾玎诗草》】

  1971年元旦,85岁的熊瑾玎乔迁新居,小院清幽平坦,四面走廊通达,朝来红日满窗,院中还可养鸡生蛋,引来他诗兴大发。写道:

  鸡窝偏设大门西,

  每日晨鸣不听啼。

  生蛋天天七八个,

  兵儿捧入笑嘻嘻。

  1973年1月熊瑾玎去世,享年87岁。周恩来曾亲到医院探询,中央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临终他留下两句诗,写在一张纸条上:

  叹我已辞欢乐地,

  祝君常保斗争身。

  逝去的,已在欢乐中从容地逝去。

  活着的,还要不懈奋斗下去。

  为了那神圣的信念追求。

1.webp (8).jpg

  【熊瑾玎同志永垂不朽】

  注 释:

  【1】中国革命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编:《新民学会资料》,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第36页。

  【相关阅读】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一——陈昌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二——易昌陶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三 ——罗章龙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四——李立三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五 ——萧子升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六 ——蔡和森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七 ——何叔衡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八 ——萧三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九 ——罗学瓒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十 ——张昆弟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十一 ——周世钊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十二 ——陈书农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十三 ——陈赞周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十四 ——邹鼎丞
王立华:学子毛泽东奇友之十五 ——邹蕴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