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让历史告诉未来:从农民问题谈起

2021-06-07 16:26:47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叶风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的农民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农民,这不仅因为中国自古以来是粮食生产大国,最早就开拓性的发展了农耕机具,也得益于中国历代较好的农民政策。中国是历史上第一个建立了类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就开始推行井田制。所谓井田制就是一块田分成了九份,中间那块田是给国家的,剩下的都是自己的,也就是说农民可以保留粮食总产量的近九成。后来,由于战争不断,这个比例才有所降低,但是依然很高。那个时代的政治家,谆谆告诫君主,低于7成,就会有动乱,低于6成,就会危及江山。由于农业政策实在是太好了,所以中国古代的粮食实在是太多了。只要没有战争,人口数量就可以快速增长,是全世界超级人口大国。

  人口增长太快,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因为土地就不够分了,所以有很多失去土地的农民,就沦为雇工;有的农民,摇身一变,就成了地主。几千年来,每隔一定时期,就爆发一次农民革命。无它,就是为了土地的重新分配!反过来看世界其它国家的农民,真是苦不堪言。或者土地贫瘠,不长粮食,只长草,老百姓只能放马;或者连草都不长,老百姓只能在沙漠里四处流浪,凭运气找到一块绿洲;即便是土地再肥沃,也是领主的,自己只能做农奴,比如说欧洲。

  日本农民相对就幸福多了,因为他们有自耕农,自己差不多可以留一半以上的粮食。即使这样,日本农民依然食不果腹,和中国农民比不了,到了冬天更是吃不上饭。古代日本有个传统:女人上了年纪,既不能生孩子,又丧失了体力,冬天的时候,自己就上山去等死,好给家里人省下一点口粮,这个山叫做舍弃山。后来,随着海上贸易的发展,中日民间有了来往,中国的咸菜腌制方式传到了日本,日本人在冬天能吃上咸菜,才不用去山上等死了。日本的农民感恩戴德,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他们在自己使用的汉字“井”的中间,又加上一个点,告诉你他们家的饭是有咸菜的。有的人说这个字是古汉字,其实日本农民能认识几个汉字。你看看,就是这么一个穷的连饭都吃不上的民族,却梦想着要发展现代工业,去和世界上最大的国家叫板,你说给当时的任何一个人听,大家都会觉得你是说笑话。

  这个世界还真是奇怪,偏偏是那些农民生活更加艰苦的国家,却孕育出了现代工业文明,走上了技术强国之路;反过来,我们这个拥有世界上最幸福的农民的国家,后来却落后了,成了被列强欺负的对象,特别是甲午战争,我们输给了小日本。为什么人家做到的,我们就没有做到?就是因为我们的各朝各代,都太注重保护农民利益了,都害怕重蹈历史的覆辙!据说清朝的时候,一个日本农民的税负是中国农民的6倍!看上去大清的农民还是满幸福的,可是我们扪心自问:你不牺牲农民的利益,到哪里去完成工业化的原始积累?没有工业化的原始积累,怎么可能建立现代化的工业体系?

  新中国建立以后,帝国主义搞封锁,修正主义搞制裁,中国拿什么搞建设?我们都知道中国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过去说天灾,现在说人祸,真相无非就是中国要提高经济建设的速度,所以不得不要农民做进一步的牺牲而已。只不过这次的牺牲代价实在是有点大,点也有点背,伤筋动骨了。有的人说了,你说的那些都是过去,我们今天的农民多好啊,也不用交公粮了,现在还全面取消了农业税,比历史上的农民不知道要幸福多少倍了!真是惭愧啊,比起农民曾经的巨大付出,我们给予农民的回报还是太小了,因为农民的收入太低了!粮食这个东西,主要是体力劳动,人均粮食产量很难提高,你怎么可能提高农民的收入水平呢?在任何国家,农民收入都非常低,这个是机制决定的。有的人还说了,粮食价格可以随行就市啊,你粮食价格提高了,农民的收入不就上去了吗?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它是一个逻辑悖论。

  我们大家都知道,货币是一般商品交换的等价物。有些喜欢经济学的人非常糊涂,说货币是代表了劳动价值的信用货币,我们可以用货币进行劳动量的交换。真是太幼稚了!货币不是劳动的等价物,它是商品的等价物!表现上看,我们所有的商品价格,锚定是货币;本质上,我们所有的商品,都是和现实中某种真实商品锚定的。最适合做这种锚定的,当然是黄金,也可以是粮食,理由是它们的总量不会发生明显的变化,或者很少发生变化,属于有限资源。换句话说,不论这个农民怎么给自己的粮食涨价,因为他的粮食是被其它商品锚定的,他的真实收入都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提高。为什么我们国家的粮食价格不放开?就算它放开了也不会真的提高农民实际收入,反过来还造成了通货膨胀。那么有什么好的办法解决农民收入问题吗?没有!这个是社会问题。西方国家怎么做的呢?就是给农民大量的补贴,让你的实际收入,虽然比不上社会其它行业,但是大体上也差不出很远。

  好了,我们的问题就来了,粮食生产可以补贴,然而其他的各行各业也会多多少少面临类似于农业的这种情况,是不是都需要进行补贴呢?如果都需要进行补贴,等于说你把企业利润拿走了,再重新分配,那么这和计划经济还有个什么区别?如果不补贴,怎么去弥补整个社会越来越大的收入差距呢?没有办法!在当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这个问题极其严重,所以他们实际上是采取了打补丁的办法,提高政府的税收,发挥政府在二次分配中的调节作用,大力推行高福利。可是就算你打的补丁再多,也只是在劳动者之间打补丁,资本家这个补丁很难打,因为资本家是市场经济的投资环节。

  农民问题只是个引子,我们真正要阐述的是一种机制。市场经济靠的是看不见的手,更准确的说,它靠的是自然法则,而生物界最明显的自然法则就是食物链,在这个食物链的底层,是最容易发展的基础产业,通过汲取下一层的养分,才能哺育出更为先进和更为复杂的高级产业,收入不过是整个食物链进化的结果。这个食物链的顶层,就是资本家。过去我们说他们不劳而获,现在我们说的很好听,叫财务自由。通过野蛮的自然法则,解决人类自身的问题,绝非智慧;社会主义才是方向。我们可以负责任的说,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什么真正的市场经济,从人类社会告别了农业化社会开始,从资本主义诞生的一刻,社会主义就开始了生根发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