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莆田命案:我想说四句话,问三个问题,提两个建议

2021-10-20 09:14:19  来源: 红歌会网   作者:陈曾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2021年10月10日,福建莆田平海镇上林村,55岁的村民欧金中因为宅基地导致的多年积怨,冲进正在对自己一家进行辱骂的邻居家里,挥动着手中的刀子,致使邻居家一家五口二死三伤,包括一名10岁的孩子。此案,引起了网民的热议,也引起了强烈的争议,甚至产生了严重的对立情绪。

  一、说四句话

  第一句话:在农村,娶不上媳妇,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当爹当妈的及其一家人在亲戚朋友面前、整个村子里面抬不起头,没脸见人;意味着这家的男孩子要打光棍了,被社会无情地排斥了,一辈子都了无希望,一辈子都毁了;更为严重地是,意味着这个家庭从此要断子绝孙,当“绝户头”。欧金中的孩子三十岁了娶不上媳妇,你知道他的心吗?大概心都灰了,心都死了。

  第二句话:没有房住,住不起房,谁知道这是什么滋味?都指责要结婚的女子要房子,谁有能耐娶个媳妇住荒天野地?怕是没有人敢冒“打光棍”这个风险吧。“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这是千年前唐朝诗人杜甫秋雨夜住茅草破屋的愁苦,今天那台风暴雨中的欧金中望着他那八十多岁老母雨中的白发作何感想呢?住在高楼大厦,开着空调的人理解吗?

  第三句话:欧金中写在纸烟盒上的电话号码、政府部门、媒体地址,智能手机里发过的救助信息,我们一一对照,逐一发送一遍,看看能收到几个回复,看看能有几个领导下来,看看有几个媒体关注?五年了,欧某一次次充满希望的发出,一次次满怀希望的等待,一次次杳无音讯的失望,谁有过这样的经历,这样的体验?当社会当政府不给一个村民任何的希望的时候,你知道社会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第四句话:村民宅基地纠纷,真的是无解的问题,农村的老大难问题吗?莆田平海镇上林村欧金中和邻居的宅基地纠纷,村干部、镇领导、警察都来过,都做了工作,但五年都没有做通做好?你们这是有担当呢、还是有作为呢?对得起杀人的欧金中一家、被杀的邻居一家吗?我们是人民的政府、共产党的干部,千难万险、千山万水的二万五千长征,红军一年都走过,上林村的这点小事都要拖上五年?还没有解决,直到动了刀、见了血。

  二、问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凡暴力都是可恶的,凡杀人都是违法,凡杀人都是犯罪,凡杀人者都是罪犯,都是不能同情,都是需要遣责的吗?这是哪家的法律,谁家的规定。京剧《打渔杀家》、《逼上梁山》看过没有?是不是要统统禁止演出呢?

  第二个问题:法制能够统揽一切,法治能够包揽一切吗?浦田案发后,即有网友发文:“以前法律未曾帮过他,现在法律却不饶他。曾经他到处找人,现在人到处找他。他唯一享受到的法律权益是杀人后的审判……”在法制化的今天,法制化的时代,出现这样的问题,本身就是法制化的笑话,法制的悲剧。

  第三个问题:法制是与网情民意相向而行呢,还是与民心民愿背道而驰呢?许多网友对欧金中表达了“哀其不幸,悲其不法”的看法,但也有网友认为:杀人不对,是人都知道杀人不对,问题是你让他怎么办?一直等吗?等到老母亲去世,等到自己80,等到儿子60吗?暴力确实不应该被鼓励,但绝望的抗争值得理解。

  浦田命案,定义什么,如何定义,结论大不一样,结果大相径庭。

  三、提两个建议

  第一个建议:建议浦田县委、福建省委分别在平海镇上林村举办一期党史学习班。学习我们党当年如何为农民打倒土豪劣绅,给农民分田分地的,学习人民军队如何为百姓担水劈柴、扫地抹桌,赢得人民支持的。希望各级领导抽空到欧金中的铁皮房前站一站,到他的邻居家里看一看。

  第二个建议:建议浦田有关方面帮助欧金中家里把房子建起来,把他的老母、妻子、儿子安顿好,能让他的儿子说上媳妇;帮助欧家邻居医治好受伤者,帮助他们把后事料理好,把幸存的人安置好。然后在上林村召开一个群众大会,让捕获的欧金中及其家人、被害邻居家人倾吐倾吐各自心中的苦水,相互见见面,帮助他们认识各自的对错,让村镇干部当众作个检查,最后让欧金中去伏法,要让他死的瞑目,不要让他带走仇恨。

  我知道,我的建议可能是奢侈的、多余的,甚至是不合时宜的。但盯着欧家残破的铁皮房图片,默念着其邻家逝者的鲜血、伤者的呻吟,我们是怨谁责谁呢?是让矛盾转移、仇恨固化、血债遗传,还是消散冤恨、消除隐祸、绝禁仇杀呢?

  现代社会治理并不复杂,党史里到处都是宝,不要拾了别人的牙慧,丢了自家的宝贝。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