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破产

2021-09-03 10:52:18  来源: 红墙往事   作者:红色卫士
点击:    评论: (查看)

  八月份C城,酷热难耐。

  早上七点钟左右,太阳还没出来,凉飕飕的,正是舒服的时候,失眠了一晚上的小林准备抓住机会再休息会儿。

  “呜,呜呜,呜呜呜”,楼下一阵阵彪悍的发动机声音吵得她无心再睡。打开窗户一看,果然又在拖车了。楼下这条公路不足十米宽,两侧还经常有违停的,有时候堵得自行车都难走。一般也就是贴条子,但最近连着几天早上不到七点就开始拖车。

  楼下拖得不亦乐乎,楼上正在睡梦中的打工人难免要骂一声“mmp”。

  最近教育行业整顿,不少公司听到风声开始裁员。最惨的是那些应届生,刚刚租好了房子,第一个月工资还没到手就要失业了,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城市套路深”。有的公司则直接跑路,家长和老师们去退费和要工资,却发现大门紧锁,桌椅板凳锅碗瓢盆搬得一干二净。

  想告?到哪儿告去?大部分人只能认栽,花几千块钱买个教训,损失大的,也只能干着急。

  小林也是一家教育公司——小矮人教育的员工。

  他们公司还没有倒闭跑路,但却拖欠起了工资,不上不下地把人卡着有些难受。公司发通报,说目前形势复杂,要让员工和老板共度难关。他们六月份的工资发了一半,七月份的还没发,问了公司老板好几次,都说现在没钱了,要等九月份再给发。

  他们几个同事越想越不对劲儿,《劳动法》可没允许公司拖欠工资啊,必须得要个说法。

  小林的一位有些维权经验的朋友也说,公司这是缓兵之计,让他们赶紧想办法要工资。他们语文组的几个老师在群里商量了几天,有查资料的,也有找朋友咨询的,还有不闻不问的,终于定下来要在今天——八月份的发薪日到公司去把工资要回来。

  昨天一晚上没睡好也是因为这事儿,这对于她来说还是头一遭。

  她是个善良天真待人热情的女孩,她没遇到过什么坏人,总是相信生活中美好多一些。她不是个计较的人,教课就只管教课,从来没想过工资的事儿。直到现在,她还不认为公司会坑她,之前电话微信和负责人沟通,负责人都说让她放心,他正在和帝都总部沟通。

  说起讨薪,她还觉得有些新奇和激动,因为以前没这样的经历。“经历经历也好,可以让自己长点见识”,她这样想。

  公司离她租的房子不远,步行二十分钟就到了。她在路上想买个肉夹馍,十块钱一个,最终还是买了个四块钱的菜夹馍。“等要到工资再吃肉夹馍吧”,小林叹了口气。

  她准备考公务员,可惜去年没有上岸,今年二战。大学毕业三年了,再不能跟家里要钱了,所以她年初找了一份工作,边赚钱边复习。更何况父母都是建筑工人,已经快六十岁了,挣的是血汗钱,她不忍心再给父母增加负担。

  她忽然想到,已经一个月没和母亲通电话了,打过电话去,母亲总是说很忙,等回头再给她打过来,最后却总是失去了下文。她决定今天晚上再给父母打个电话,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公司拖欠工资的事她一直没给家里说。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也学会了报喜不报忧,一个人在外漂泊,是喜是悲,只能自己和自己倾诉。

  她是第一个到办公室的,负责人坐在里面的沙发上吐着烟圈,旁边行政在收拾东西,这里已经停课了。其他伙伴陆陆续续到了,她们组有十来个人。

  一个老师按捺不住自己的愤怒,说:“赶紧给我们发工资,不能再拖了”。

  “对,公司困难,我们就不困难了吗?”有人附和道。

  “好好好,大家不要着急,我已经联系帝都总部了,钱到了就能发,一分不会少。请大家放心。”负责人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自认为对付他们这些年轻人绰绰有余,说话的底气十足。

  这套话大家已经听烦了,有人大声说道:“拖欠工资是违法的你不知道吗,再不发我们就去告你,找政府解决问题。”

  负责人也上了头,把“华子”狠狠地扔在地下,站起来把烟头死死地踩在脚下,冷冷地说:“哼,那你们去告啊,欢迎你们走法律程序,反正我这里是没钱。总部不发钱,我能怎么办?我还想去告呐,平时收的学费都交了总部,现在我的工资也还没拿到手,比你们的都多”。

  说完叹了口气,坐下又点了一根儿“华子”吞吐起来,满屋子都是他的惆怅。

  大家都失去了主意,事情就这么僵住了。

  时间已是中午,她吃了一碗臊子面往家走。屁股后面来了一辆垃圾车,热气腾腾的,臭味儿弥漫了整条街,熏得她差点吐出来。“TMD垃圾”,她心里骂了一句,她之前从不骂人,骂了却感觉挺爽的,真是离谱。

  晚上终于和母亲通上了视频电话,小林正犹豫要不要和家人诉说自己的遭遇,因为她的花呗额度也用光了,如果工资要不上,那就要破产了。

  母亲却抽泣起来,眼泪哒哒地往下掉,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小林急坏了,忙问怎么回事。她父亲接过电话说:“闺女啊,你妈妈差点儿就见不到你了。前段时间你妈在工地干活从楼上摔下来,差点丢了命,过了好长时间才缓过来,休息了几天才继续上班,已经一个月了”

  父亲说完也忍不住抹了一把泪。小林这才知道母亲为什么一直不愿接电话,因为怕她看出自己身上的伤担心。

  通完电话,父母又给她转来两千块钱,让她在外面别亏待自己。

  讨薪陷入了僵局,小林的朋友给她出主意,让他们来点“猛”的,不行就去“拉横幅”,联系媒体,扩大影响,政府总会重视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搞得温情脉脉的,这是缓兵之计,你们老板肯定在骗人,估计他们很快就会跑路了,你们得抓紧时间。别相信老板那一套,先把钱拿到手再说,你不要,他们肯定不给你。资本家就是这样,哪里有什么信誉,不信你去看看《共产党宣言》”

  小林的朋友有些愤怒,他在大学时在社团学习过一些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小林被拖欠工资就是“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阶级斗争”。小林之前觉得他有点儿“激进”,如今也不得不点点头。

  今天又碰了个软钉子,群里的几位同事都愤愤不平,大家商量着怎么办。“拉横幅”,“集体到劳动局告状”……,讨论得热火朝天。

  他们达成了一致,得赶紧把工资拿到手,明天准备一下,后天去拉横幅,把事情闹大,拼它个鱼死网破。他们当中被拖欠的工资少则几千,多则上万,怎能善罢甘休。

  小林的朋友听说了他们的计划,觉得可行,但意外总是不期而至。

  第二天小林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有司请他喝茶,如果她不去,对方就要上门!

  这可如何是好,有司为何突然造访,小林有些心慌。她的朋友都劝她不要去,因为对方没说什么理由,又没有什么正当手续。但小林还是惴惴不安地走了一趟。原来最近正要开什么会,有司警告他们不要“闹事”,要“合法维权”,注意影响。

  出来一问,其他几个同事也接到了警告的电话,原来是微信群聊曝了光,虚惊一场!但杀手锏被没收,再没什么好办法,他们的讨薪计划要破产了。

  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八月底,小矮人教育不再遮遮掩掩,发出来一则通告,向大家表示歉意。家长教的学费没法退了,但课时可以转到其他公司。拖欠老师的工资怎么办呢,公司没有表示。但如果给老师们把工资完完全全地发上,公司还有什么必要破产呢?

  什么狗屁共度难关,不过是缓兵之计,估计他们的财产都转移了,然后放一个“破产”屁跑路了。小林悔之晚矣。这家经营了二十多年的教育公司破了产,坑了一大笔工资和学费跑路了。

  小林无可奈何,她觉得,除了资本家和他们的讨薪计划破了产,还有什么东西也破了产。但她还是有点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干活却拿不到工资呢,当初不是说得好好的吗?

  “也许,自己是该看看《共产党宣言》了”,小林心想。

  红色卫士

  2021年9月2日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