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比洪水更可怕的是谣言和诋毁

2021-07-21 15:30:45  来源: 淮左徐郎   作者:淮左徐郎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日来,大规模强降雨席卷了中国的多个城市,其中,尤其以郑州降雨最为迅猛,据@中央气象台发布微博称:“经过同事反复核实,郑州(7月20日)16-17时一小时降雨量达到201.9毫米。”

  201.9毫米/小时,这是什么概念呢?首先它刷新了国内单小时降雨量的记录,其次,被德国总理默克尔定义为无法用德语形容的最近发生在德国的洪灾,其降雨量最高的科隆地区单日降雨量为175毫米,德国人已经视其为历史级的降雨量。可是,郑州一个小时降水量就比其一日的还多。

  中央气象台7月20日18时继续发布暴雨橙色预警:预计,7月20日20时至21日20时,河南中北部、河北南部、山西东南部以及广东中西部沿海、广西东南部、云南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暴雨到大暴雨,其中河南北部局地有特大暴雨(250~270毫米),上述部分地区伴有短时强降水(最大小时降雨量30~50毫米,局地可超过70毫米),局地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全国人民都心系河南、心系郑州人民和灾情的时候,一小撮坏蛋又不安分了。首先,是一张网友自己制作的抒发关怀之情的图,原图是这样的:

  原图没有任何问题,可是在一帮宵小之徒的心里,怎能容下这样的团结和温情,他们在人们转发的过程中偷偷做了手脚,在“郑州挺住”下面加了一行细小的白色的英文“CHinese festival”,他们把中国人的灾难说成是中国人的节日,幸灾乐祸,灾难关头竟然在中国人民、河南人民、郑州人民的伤口上撒盐,误导群众,利用群众的热心肠来攻击中国人,其心可诛!

  在此,我特意提醒各位朋友,请仔细检查您发在朋友圈的是不是被宵小之徒夹杂了恶毒诅咒的“黑心图”,如果是,请删掉!

  另外,请有关部门一定要将这帮恶心的长着一副比下水道还要黑臭心肠的小人抓出来,不要放纵他们,务必给予他们应有的惩罚。

  除此之外,不出所料的是,公知们再一次借题发挥。他们一方面吹捧西方防洪设施的完备(比如德国的下水道),一方面攻击中国的水利工程建设。青岛的德国人造的下水道这个谎言已经烂到不能再烂,根本不值一驳,笔者不想在费口舌,但是笔者在许多微信群里看到另外一个恶毒的攻击新中国前三十年的谣言,它说:

  “1975年8月,特大暴雨引发的淮河上游大洪水,使河南省驻马店地区包括两座大型水库在内的数十座水库漫顶垮坝,1100万亩农田受到毁灭性的灾害,1100万人受灾,超过2.6万人死亡,经济损失近百亿元,成为世界最大的水库垮坝惨剧”,而这是因为当地“1957—1969年代,新建水库200多座,由于片面重视蓄水,忽视防洪,导致隐患四伏”。一句话,水利工程建设导致水灾。”

  其实,只要稍有一点脑子的人都可以看出这种说法的荒谬。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水库等水利工程的修建是可以增加当地储水、泄洪等抗洪能力的。极而言之,以三峡大坝为例,根据长江防总公布的数据,每年的七月初,三峡工程平均削减洪峰40%,避免了长江上游洪水与中下游洪水叠加的遭遇,有效减轻了长江中下游防洪压力。换言之,如果没有三峡大坝这样的水利建设设施削弱洪峰的情况下,现实中的洪水只会造成更大的灾难。

  换个角度,假使公知关于“水利工程建设导致水灾”的逻辑成立,那么公知极度吹捧的民国,因为几乎没有什么水利工程,是不是就应该没有任何水灾了呢?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现实中的民国,不仅常年洪水泛滥,而且通常是头一年的洪水到第二年还没退去,比如:

  1921年是旧中国比较突出的大水年,河南遭特大洪涝。据邓云特《中国救荒史》,是年“豫、苏、皖、浙、陕、鲁、鄂、冀大水,以淮河区域罹灾最重。灾区达二七,方里,鲁、豫、晋三省被灾区域一四八县,灾民九,八一四,三三二人。”在被水淹的各省中,北方以河南省灾区最广,计58县,其中“一片波及全境,田庐荡然者约占三十二县,风雨为灾秋成绝望者计二十六县。”

  1931年是旧中国历史上数得着的特大水年,河南也遭受了严重的水灾袭击。《河南水旱灾害》一书将这次水灾称之为河南近代最严重的水灾。七、八月间,河南大部分地区阴雨连绵,结果造成山洪爆发,河流泛滥,八十余县不同程度遭灾。据当时的《民国日报》所载:“遭害最深损失最大者计有确山、镇平、鄢陵、桐柏、商丘、遂平、沈丘、邓县、潢川、襄县、信阳、罗山、西华、内乡、唐河、郾城等数十县治,一片,水深数丈,庐舍倾塌,秋蜀荡然,牲畜粮食漂流净尽。”1931年,河南全省有82个县受灾,3 666.67公顷耕地被淹,有13万多人、33万牲畜死亡。苏北7.7万人丧生,千万亩农田绝收,泰州城淹水4米,城里半年才退尽了洪水;而里下河地区到1932年春天才退尽了洪水,哪知到了夏天又来了洪水,给里下河地区造成了彻底的毁灭性破坏。

  因为民国没有建设水库等储水的水利工程,洪水过后,便是干旱。据1932年4月23日《申报》载:“暮春之时,以树皮、水藻采食殆尽,灾民乃联群结队,纷往田间,剥取大麦苗,回家煮食,因缺乏滋养性,食后面皮无不浮肿。尸骸遍野,无人掩埋,加以天气亢旱不雨,以至时疫流行。穷乡僻壤之所,卫生毫不设备,一旦染疫,速于瓜蔓,一人得病,传染一家,死者无棺盛殓,往往弃尸田野,种种惨情,目不忍睹。棺木出售—空,大小木店概改制棺木。”

  1935年是继1931年大水灾之后的又一个大灾之年,尤其以长江、黄河流域的洪灾为重,河南受灾甚为严重。1935年7月以后,大部分地区忽然暴雨不断,黄河漫溢,洪河、沙河、漯河、泊河泛滥,白河溃决,丹江、浙河暴涨。共58个县市受灾,其中偃师、淅川、新野、巩县、郾城、汝南、襄城、邓县、唐河、内乡、滑县、封丘、兰封等13县为重灾区。灾情最重之偃师城内房屋倒塌殆尽,伤500余人,财物损失不计其数,居民多逃奔城北一带村庄。县府临时迁往北窑村办公,后迁槐庙街。这是县城水灾史上最严重的一次。上海《晨报》惊呼:“偃师陆沉”

  如果说上面都是天灾的话,接下来这个就完完全全是蒋介石的民国政府作出的人祸了。1938年6月国民党号称为了阻止日军西进,于6月9日,将花园口河堤掘开,黄河之水由花园口穿堤而出,奔腾直泻东南,大部分沿贾鲁河经中牟、尉氏、鄢陵、扶沟,以下经西华、淮阳至安撤亳县,顺颍河到正阳关入淮;一部分自中牟顺涡河经通许、太康、亳县至怀远入淮。此外,还有一小部分自西华向南至周口,注入颍河。遂出现了一场惨绝人襄的大灾难,据不完全统计,河南、安徽、江苏三省,受洪水泛滥之灾的达44县、市,1250万人口,约67万公顷土地,遭受此次黄河洪水袭击,总计89万人口死于非命。

  然而,对新中国的水灾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三峡扒开、把毛泽东鞭尸的公知谈到民国的水灾时马上换了一副面孔。仅仅以1935年水灾为例,有公知如是说:“不包括东北地区的全国人口约为4.24亿人,仅以上湘、鄂、赣、皖、冀、鲁、豫七省灾民已经占了全国总人口5.7%;7省总人口为1.94亿人,则灾民占达12.4%。这是非常恐怖的比例……然而,也正在1935年,至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却是南京国民政府政治最统一、社会最安宁的历史巅峰期。因此可以推论,1935年水灾尽管规模空前、损失巨大,但并没有导致国家和社会出现颠覆性破坏后果。这该如何解释呢?还是应该从当时赈灾活动中去探寻答案……”一句话,民国水灾体现了民国赈灾得力,深得民心,很有“民国范”。呵呵,要点脸可以吗?

  为何同样是水灾,民国时死亡的人数还是新中国的几十倍,公知却对其有着冰火两重天的评价?说到底还是政治站队在作祟。公知们向来标榜“不问政治”,事实是只不过是把美国和国民党当成政治正确,把毛主席、中国共产党以及新中国当成政治不正确罢了。这就好像美国自诩言论自由,却绝对不容许美国的教育部网站引用毛主席的名言一样, 是长久以来驰名国际的“政治双标”。甚至,当年在美国教育部网站将毛主席的名言换成了林肯的名言之后,有美国参议员仍声称美国教育部必须解释为何引用“共产主义者”的话。

  今天,在中国的广大知识分子队伍中,隐藏着这样一些人,它们形成了自己的一个个的文化小圈子。在这些小圈子里,美国、西方甚至国民党占据着政治正确,毛主席、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则是政治不正确,即某知名公知曾说过的“不黑一下毛,你就不好意思说话”。这是一种积蓄中的由谣言和诋毁构成的政治洪水。本次雨灾中,这些人不顾暴露的风险,公然与人民为敌,再次表明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古语是有道理的。

  但是,在灾难面前团结一致起来的人民群众,哪是那么好欺骗的呢?郑州人民,河南人民,中国人民在灾难面前一定会雄起的!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