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滴滴风暴,凸显“资本无祖国”的真相与无耻

2021-07-07 11:56:14  来源: 热风2021   作者: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点击:    评论: (查看)

  {摘}说直接点,面对这种情况,把思维仅限于一般资本主义国家可容纳的所谓“反垄断”是不够的、不行的,我们的思想认识决不能停留在孙中山“节制资本”的资产阶级左翼水平上。必须空前坚定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和信心,落实并坚持无产阶级专政,首先下大气力保证“公有”真正属于公有、“国有”属于公有。如果不先做到这一点,那么,再怎么“反垄断”、再怎么“收归国有”,也不过是在资产阶级国家主义的旧圈圈里打转,依然是不会有真社会主义可言的。

  如果把“工人无祖国”*看成比较遥远将来的事情(共产主义终究是要消灭国家民族的),那么,“资本无祖国”,则已是活生生、赤裸裸、冷冰冰的现实!滴滴严重违法违规以致涉嫌危及国家基本安全,不过是以最新的事例,凸显“资本无祖国”之铁打事实罢了。

  (*当然,在《共宣》所说的“工人没有祖国”里,“祖国”是指的资产阶级民族国家,而这恰恰是压迫工人的机器。我们在这所用的“祖国”,跟《共宣》不同。)

1.jpg

  在此,我们不禁要让平时那些,动不动就指责左派“不要国家不要民族”的“中派”分子,出来走两步:到底谁“不要国家不要民族”??是你们视如寇仇的“极左”,还是你们一贯护着捧着、生怕吓到了的宝贝“民营企业家”???

  我们所说的“共产主义要消灭国家消灭民族”,乃是一个人类进步的远景问题;换句话说,谁马上就要消灭国家消灭民族,谁就是反动的,也是幼稚可笑的。而被我们可爱的“中派”朋友们视为雷打不动的“健康力量”的民间资本,特别是其中起领导性作用的部分,即垄断大资本,早已目无国家目无民族啦,“资本家无祖国”早已是个迫在眉睫的现实问题啦!

2.jpg

  请问“中派”人士:你们睁眼瞎,不顾“资本家无祖国”这一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单单揪住马列主义者关于共产主义要消灭国家民族的长远观点不放,是什么意思?还能是什么意思?你们这样就不能不在客观上庇护卖国的资本势力,你们才简直是目无国家目无民族!恰恰相反,我们要求旗帜鲜明抗击资本主义,要求坚定不移走马、恩科学社会主义的道路,才是真正为国家计、为民族计!无产阶级是全民族利益的真正代表者,只有无产者才是真正彻底的爱国者。

  当然,这并不是说,不会有少数几个还算“爱国”的资本家了;而是说,少数几个爱国资本家,改变不了他们所在的整个资本家阶级根本的逐利性,在这种逐利性面前类似“祖国”之类的神圣字眼是起不到一丁点作用的!还是那句老话:只有背叛阶级的个人,没有背叛利益的阶级。在绝大部分资本家心里,只有“利益”,没有“国家”!有网友说得好:资本家考虑的是钱而不是国家利益,更不要说个人隐私了,细思极恐啊!

3.jpg

  在这里,完全有必要重温马克思引用过的这样一段话:

  “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证明。”

  更何况,在帝国主义即垄断资本主义的历史时代里,资本家作为一个阶级的先进性,比起在近代早期,已大为缩减了!在伟大列宁所指明了的、我们至今仍处在的资本帝国主义时代里,大体上,除了在一些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新兴独立国家等的民族资本家,还带有若干进步性;在资本世界的主体部分,即在“发达”的帝国主义国家,资产阶级已进入腐朽反动阶段,政治上的全面反动和经济上的高度垄断一样是帝国主义的基本特征。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还是网友说得好:(从根本上看)不是反垄断法不给力,而是资本背后还有人。事已至此,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是绝对不行的。

  今天,面对近几十年来已经“成了气候”,而且是“大气候”的私人垄断资本势力,姑息纵容是不行的,“以资反资”更是不行的。说直接点,面对这种情况,把思维仅限于一般资本主义国家可容纳的所谓“反垄断”是不够的、不行的,我们的思想认识决不能停留在孙中山“节制资本”的资产阶级左翼水平上。必须空前坚定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和信心,落实并坚持无产阶级专政,首先下大气力保证“公有”真正属于公有、“国有”属于公有。如果不先做到这一点,那么,再怎么“反垄断”、再怎么“收归国有”,也不过是在资产阶级国家主义的旧圈圈里打转,依然是不会有真社会主义可言的。然后,才谈得上有领导、有组织、有步骤地对私人资本特别是其中垄断性的成分采取新一轮社会主义公有化改造性质的重大决定性举措。应当说,对私人资本势力,是限制、利用、改造,还是姑息、被利用、投降,是区分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资本主义道路的一个重要标志。

  如果退一万步而言,把几十年前允许他们“成气候”看做是什么“合理的让步”“必要的退却”之类;那么,显然到了今天,再怎么“合理”的“让步”、再怎么“必要”的“退却”,都已经到了尽头了。够了就是够了。再“让”再“退”下去,我们很快就连讨论对他们怎么办的资格都没有了,我们的生活乃至思想必将被他们完全控制。

  100年前那个灼热的夏天通过的第一个党纲,旗帜鲜明地主张要“废除资本私有制,没收一切生产资料,如机器、土地、厂房、半成品等,归社会所有”。这表明,我国先锋队在革命的真正“初心”上,与马克思科学共产主义不容“修正”的理论原则完全一致,从一开始就实现了国内共运与国际共运的伟大的“初心”对接。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今天,我们不但已经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而且同时也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具备走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客观物质基础。不论是现实社会日益资本主导化、资本压迫日益沉重的事实,还是马克思科学共产主义的理论原则,都在呼唤我们拿出比100年前更大的自觉,走科学理论指导的伟大道路——这其实并没有多了不起,走共产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由之路罢了。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